刚刚更新: 〔夺鼎1617〕〔我的姐姐是天尊〕〔修仙琐录〕〔慕少的千亿狂妻〕〔温阮霍寒年〕〔我的相公很腹黑〕〔老婆是花瓶,得宠〕〔万相之王〕〔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十八)“恋爱的犀牛”
    胜宇出差回来之后开始健身,还在肖萧健身的俱乐部开了卡。

    肖萧双手撑在跑步机上看着正在慢走的胜宇,“你说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怎么想着健身了?之前是谁死都不来的?”

    “就是因为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所以才来练练肌肉,争取当个业余举重运动员什么的。”

    “你是不是发烧了?”肖萧伸手摸胜宇额头,被胜宇躲开,“小蕊说喜欢爱运动的男生了?”

    “那次蕊姐不是喝多了我背她回去嘛……我觉得我应该多练练。”

    “噗哈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小蕊很重吗?不怕她知道了弄死你?”

    “嘘,你可别告诉她。我得为以后做准备。”胜宇开始幻想。

    “前两天和她见了面,我把视频的事跟她说了,只说是一个朋友发我的没说是你。”

    提到视频胜宇的神色变得不那么自然,“她说什么了吗?”

    “她说她放下了,还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说病了之后很多事情的记忆变得模糊了。”

    “那我是有机会了?”胜宇的眼睛突然亮起来。

    肖萧笑了,“你的机会不是来自于小蕊有没有忘记渣男,你又不是备胎,随时等着补位吗?”

    胜宇沉默,自嘲地笑笑,“好像也是,怎么突然我变得这样……”胜宇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肖萧继续说着,“小蕊的自尊心太强,她不是还爱渣男,她放不下是因为伤自尊了。她想挽回,不是想挽回渣男,而是早已经碎了一地的骄傲。她需要的是时间也可能是一个瞬间,让她放下所谓的自尊看清现实。这一次她看清了。”

    “可她也不喜欢我。”

    “未必,我跟她聊起你的时候,她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厌恶烦躁,变成了期待,而现在我跟她说起你的时候她在害羞闪躲。小蕊生病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听你的话,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怂,会紧张,是因为在乎对方的想法和感受。”

    “喜欢我?那为什么拒绝我?”

    “小蕊不是小孩子,喜欢就一定要在一起,她有自己的考量,比起喜欢还有自己的人生,等你到我们这个年纪啊,就知道喜欢是世界上最不值一提的感觉。”

    “又是年纪,烦死了!”

    “诶,我们玩个游戏,用我、兔子、桥jsshcxx.、钥匙四个词造句。”

    “这什么啊。”胜宇吐槽,却还是说出了答案,“我揣着钥匙抱着兔子在桥上。”

    肖萧噗嗤一笑,似有深意地看着胜宇。

    “怎么了?”胜宇一脸懵逼。

    “没什么。”为了防止胜宇穷追不舍地纠缠,肖萧又聊起了田蕊,“听小蕊说你说出差回来请她吃饭,结果了无音讯?她那天还开玩笑说是不是不想请所以躲着不见了。”

    “她要想见我,我随时出现。我这几天想好好准备一下,郑重地向她告白。”

    肖萧摇摇头笑道:“我真的是佩服你,每天这么忙还有时间做这些事。”

    “只要是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再忙都有时间。”胜宇突然酸起来,让肖萧受不了,“你说她老拒绝我,是还有什么疑虑吗?”

    看胜宇这么认真地发问,肖萧突然心里一坏,“疑虑……嗯……可能觉得你脏吧。”

    “啊?”胜宇一愣。

    肖萧捂嘴忍住笑,“你看,你女朋友那么多,兴许怕你有什么病。”

    “怎么可能,我可注意了!”胜宇没看出是肖萧在逗他,反倒一本正经,“再说我女朋友多可我也不滥交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弄个体检报告,让她打消这个疑虑?”

    “嗯嗯,可以可以,这样至少小蕊觉得你是个健康的……男人~”

    “怎么觉得你这话怪怪的。”胜宇一边说着一边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起一旁的毛巾若有所思地往更衣室走。

    “喂,你干嘛?”肖萧看胜宇这不正常的行为扯住他。

    “回去早点睡觉,明早去做体检。”

    “这才下午,你是不是魔怔了?”

    “临时抱佛脚懂不?补充一下睡眠调养一下身体。”

    “慢走不送。”肖萧对着这个“白痴”挥了挥手。

    -----

    次日。

    田蕊起得很早,蓝牙音响放着歌,突然想看看电影,才九点多就听到江胜宇在门外呼喊。

    “姐,你在家吗?”

    田蕊刚把窗帘拉上准备投影,转身去给江胜宇开门,“你要来为什么不问我在不在家?万一我不在怎么办。”

    “那就坐门口等你咯。”

    田蕊笑着摇摇头,“进来吧。”

    “你就该给我录个指纹,免得我坐门口。”

    “好,来吧。”

    胜宇随口一说,没想到田蕊就这么答应了,其实田蕊也没想到自己会直接答应。

    “其实这样也不太好吧。”胜宇录着指纹突然说,“你说万一我开门进来里面是两个人,我情何以堪,你多尴尬。”

    “也是,那还是不录吧。”田蕊准备开门进去。

    “诶诶,我就说说,以后我先敲门,要是没人呢我再自己进去。”

    “不对啊,你知道我家门密码吧?”田蕊突然意识到之前她发烧被送去医院,还有肖萧来医院那次,江胜宇是怎么进的门?

    胜宇偷摸着笑,“你那次喝醉了跟我说的,你这密码……可真是符合你的脑回路。”

    “国际通用密码怎么了!”田蕊不想再继续下去于是换了个话题,“你怎么这么早?”

    “我体检去了,在你家附近就想着顺便蹭个早餐咯。”

    “行了,进来吧,牛奶自己热一下,家里只有面包和饼干了,哦对,还有麦片,如果你要吃就自己煮。”

    “什么都得自己来,我抽血了,手痛。”胜宇撒娇但是田蕊并没有理会,转眼看到窗帘全部都拉上了于是问,“你这黑灯瞎火的是准备干嘛?”

    “嗯……打算看个电影什么的。”

    “那你看吧我自己解决。”胜宇在厨房搜寻了一番,突然问道,“这首歌叫什么?”

    “什么?”田蕊一愣神,反应了一下答道,“恋爱的犀牛,黄雨篱的。”

    回应田蕊的是厨房传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也不知道胜宇是听见了还是没有。

    田蕊也没有特别在意,继续在手机的视频软件里寻找着“最终选项”。

    房间黑下来,胜宇端着盘子和杯子走来和田蕊一起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盘子里是煎蛋和面包,杯子里煮的牛奶麦片。

    看到胜宇盘里的煎蛋,田蕊好奇地问:“你很喜欢吃煎蛋吗?”

    “也不是。”胜宇陷入认真的思考,“读书那会儿只会煎蛋所以只能吃煎蛋,久而久之好像就习惯了。”

    投影黑幕白字之后,一个女生坐着唱着:love  tender,love  long,take  to your ......

    “你.xgchotel.在看什么?真是画质感人。”胜宇不禁好奇又嫌弃。

    “恋爱的犀牛,99年郭涛那版。”

    “话剧,不太了解。”胜宇思考了一下,“我只知道暗恋桃花源,挺火,你怎么不看?”胜宇问,可田蕊没有回答。

    女生唱完,下一幕众人齐唱:“这是一个物质过剩的时代,这是一个感情过剩的时代……”

    “暗恋也很好,但这是我最喜欢的话剧。”田蕊反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喜欢的不是暗恋桃花源而是恋爱的犀牛吗?”

    胜宇吃着他的煎蛋喝着麦片“嗯”了一声,还未沉溺在这部话剧里。

    “因为我接受不了生活了几十年的男人临死还想着另一个女人。”田蕊说着。

    众人依旧在唱:“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们有太多的东西要学,我们有太多的声音要听,我们有太多的要求要满足。”

    方才唱歌的女生和几个男生接着唱:“爱情是蜡烛,给你光明,风儿一吹就熄灭。爱情是飞鸟,装点风景,天气一变就飞走……”

    “那个看起来就很高冷的短发女生叫明明,是郭涛饰演的马路最爱的女人。”田蕊继续说着,“因为我喜欢马路最后那段发了疯的独白。”

    不知是被歌词吸引还是田蕊说的话,满不在意的胜宇抬起眼看着投影。

    演员们还在唱着:“爱情是鲜花,新鲜动人,过了五月就枯萎。爱情是彩虹,多么缤纷绚丽,那是瞬间的骗局,太阳一晒就蒸发……”

    “为什whhryl.么叫恋爱的犀牛?”胜宇发问。

    配合着话剧的音乐,田蕊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讲述关于这个话剧的一切,“因为犀牛的视力很差,大概和人近视800度差不多,可恋爱中的犀牛为了心上人精准无比地扑向了猎人的枪,正中心脏,然而它活下来了,心上人却不知去向。恋爱中的人们就像固执的犀牛一样盲目,盲目的喜欢而不自知,还以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义无反顾地撞上这把爱情的枪。”

    最后众人合唱:“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

    “这里面说得多好,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田蕊一边欣赏一边笑着说。

    胜宇不再发问,田蕊也不再说话,两人沉默不语。

    舞台上的演员们大喊着口中的台词,夸张的走位,戏剧化的演绎。影视剧占据主流的现在,这样剧场化的表演显得陌生又好笑,却也更加深刻……

    投影里,明明躺在地上,马路站在她身边,明明突然嘶吼,“我还要对他顺从到哪一天?我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事情不能为他做的。我眼睛里带着爱情,就像脑门上带着奴隶的印记。他走到哪我跟到哪,我简直像条狗似的跟着他,这样下去我要受不了了,我要是不爱他该多好啊!”明明伏跪在地突然起身,又继续说,“可要是不爱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如果没有这么多的痛苦,这么多的感动,在绝望和狂喜的两极来来回回,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这样的男人,我下了多少次决心,可我只要看见他,完蛋了……”

    看到这里,胜宇觉得自己就像马路,而明明就是田蕊。

    可在爱情中,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明明,田蕊是,胜宇也是。

    胜宇想开口,却不敢问出那句“你还爱他吗”,他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因为他知道田蕊不会选择说谎。

    田蕊侧脸看着胜宇,“你想说什么吗?”

    “你……你还爱他吗?”

    田蕊低头轻笑,美不胜收,原来踌躇不决是想问这个,田蕊认真的思考,“不爱吧,现在想想,其实一直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爱。我现在都有点记不清他的样子了。”

    胜宇有点发愣,“哦”了一声继续看着。

    过了一会儿,胜宇支支吾吾,“姐,其实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你说呗,什么时候这么拘谨了。”

    “那天,其实那天,电梯里的视频是我给肖萧的。”

    田蕊心里咯噔了一下,“嗯。”原来肖萧说的那个朋友是胜宇。

    “对不起。”

    田蕊看着胜宇,笑了笑,“扇我的又不是你,说什么对不起。”

    “反正……就是对不起。”胜宇起身把地毯上的盘子拿到厨房去,逃离此时的尴尬。

    “谢谢你,还有肖萧,谢谢你们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屏幕上的话剧还在继续进行着……

    明明对马路说:“答应我,不要离开我,也不要让我离开你。”

    马路说:“我不会离开你,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田蕊喝着水嗤笑一声。

    “笑什么呢?”胜宇问道。

    “你以为我笑什么?我笑是因为以前我说,‘无论怎样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后来却成了他用来嘲笑我理由,所以觉得这里有点好笑。”

    “可是我们在发誓在许诺的时候是真心这样希望的,不是吗?”

    “你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田蕊问道。

    “嗯。”

    “明明给马路过生日,是因为把马路当成了陈飞,可马路却不假思索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爱着明明,向她献媚向她许诺,最后马路绑架了明明,就是我们一开始看到的那里,他献给明明图拉的心,要和她死在一起。”

    “最后呢?”

    “最后……”田蕊想了想,笑着回答,“你自己看吧。”

    胜宇被吊起的胃口瞬间落到谷底,“砸”了一声再次看向投影。

    那你会把我当成他吗?胜宇不禁在心里问着。

    或者我也会这样心甘情愿地当他的替代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