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二十九)“Luv Letter”
    不知是年纪的关系,还是今年冬天确实比往年冷,一直以来靠呢大衣过冬的田蕊,开始向羽绒服低头。特别是看着谢宇胖乎乎的身子穿着大红色的短款羽绒服时,觉得又可爱又暖和。快过年了,班上好多小孩子的衣服开始从深色慢慢往红色系转变,徐老师也应节组织老师们挂上了春联、窗花、灯笼,整个环境看上去热闹且喜气。

    江一然的电话时常响起,田蕊不知道为什么江一然就是不肯放过自己,是不是有的人就是这样,我不再拥有你可也不允许你自己独活,更加不能让别人拥有你。虽然很不愿承认,但偶尔田蕊还是会想起一些和江一然一起的画面,可越是想起越让田蕊清楚地明白自己原来早已不爱江一然,曾经以为的感情早被时间稀释殆尽,只剩下无关爱情的回忆。可田蕊从不接电话,她不想让江一然以任何方式了解到自己不爱他的事实,江一然总能轻易地探知田蕊的想法,这一点不可否认,所以她仍然希望江一然在心存侥幸和悔恨遗憾中度过,田蕊的对赌很少输,一直以来她都赌江一然会后悔和那个女人复合,就如江一然当初所言,“如果不是因为两人之间有问题,也不会分手。”

    一年的时间去难过去释怀已经够了。人生还有很多事情等在前面,所以难过或者高兴只要一小会就行了,不必要永远沉溺。

    刚上完课,胜宇的电话就来了。

    “姐,上完课了吗?”

    “刚完,怎么了?”接到胜宇电话的田蕊有一些开心,说不出什么感觉就觉得心里痒痒的,莫名想笑嘴角上扬。但田蕊很少在感情方面去窥视自己的内心,所以这些变化她从未感知。

    “之前不是说请你吃饭嘛,今天周天你明天也不上课,就想着该兑现承诺了,免得又跟你好闺蜜吐槽我。”

    “哈哈哈,那不是开玩笑嘛,肖萧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

    “那我发你地址吧,你自己过来一下,我有点事,就不来接你了,一会儿见?”

    “好。”田蕊想了一想,“你忙要不下次吧?”

    “不不不,不是,不用,我地址发你了,挂了!”

    胜宇急匆匆地挂掉电话,同时消息发了过来,是一个很陌生的地址,可胜宇总是能在这个田蕊本以为已经很熟悉的城市找到一些自己从未觉察过的新意,就像“知鱼美”。

    田蕊打车一路从拥堵到僻静,要不是导航提示,田蕊真怀疑司机师傅准备随时对自己图谋不轨,果然天秤座时时刻刻都活在被迫害妄想症中。

    车已经开到城郊,经过了一片花圃后错落着出现了一些欧式小楼和玻璃房,也有不少车停在路边。田蕊的出行轨迹都集中在市区、市中心,从不知道原来城郊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有这样一处静地,兴许有公众号推荐过,只是田蕊没有关注。

    “到了。”司机师傅停车回头。

    田蕊探头看了一眼,旁边是一片小花圃,穿过花圃有一个白色简欧玻璃房,“谢谢。”田蕊下车,往玻璃房走去。

    天已经暗下来,地灯指引着前进的路。虽然是冬天但还是有很多耐寒的花争奇斗艳,何况南方的冬天本就没有那么寒冷,不像北方一到秋季便开始了无垠的萧瑟和荒凉,不过田蕊非常喜欢这样的萧瑟与荒凉,似乎只要这样就能与世隔绝。

    渐渐走近田蕊听到了阵阵钢琴声,暖黄的灯光从玻璃房透出来,远远看去像是一个会发光的八音盒或者说是一个会放音乐的风灯。

    玻璃房门敞开着,走进去才发现原来这栋房子隔了两层,一层是一个花房,在满墙藤蔓和满地花朵的簇拥下,田蕊好奇地往二楼走去,黑色的大衣在白色的背景和斑斓的花草中显得格外出挑。钢琴声渐行渐清晰,田蕊听出了这首曲子——《luv

    letter》,是日本人创作的。田蕊十分欣赏喜欢日本的作曲,或许从小看动漫的缘故,也或许是久石让、坂本龙一这些大家对她影响深远。她觉得日本电影也好音乐也罢,总是在表面的悲伤中让人能够寻觅到温暖,绝望中给人们希望。

    楼上的琴声比原曲要缓慢调也更低,使整个空间变得更加敏感寂静,也让时间变得更加细腻冗长,原本的跳跃感显得更加温暖厚实。

    田蕊也缓缓走上楼梯,黑色的三角钢琴和弹琴的人也慢慢出现在她眼前。弹琴的人很沉醉,田蕊就呆呆地站在最后几级台阶上,看着,不愿打扰。

    最后一个尾音结束,弹琴的人抬眼扭头看向面对自己的田蕊,笑着起身,“姐姐,你来了。”

    胜宇白色系的休闲西装加毛衣,整个人看起来轻松又端正,平日里胜宇都穿得很阳光、休闲,也很潮,而今天像是从雨雾中走出来的翩翩少年,有微风吹过少年在笑。

    从未见过胜宇这番模样的田蕊瞬间被吸引住,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回答。

    “饿了吧,快来。”胜宇两步走到田蕊跟前拉着她的手腕往餐桌走去。

    胜宇手掌的温度让田蕊瞬间清醒,“你冷吗?”

    “有点儿,哈哈哈。”胜宇憨厚地搓搓手,“刚来的时候有点热,把外套给脱了,弹了会儿琴又冷了。”

    “想不到你还挺多才多艺嘛。”田蕊坐下,“这儿就我俩吗?”

    田蕊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栋玻璃房是一个半跃结构,与楼下不同的是二楼是玻璃地板看上去更加简约,天花板也是玻璃做的,因为远离闹市抬眼可以看到几颗星星眨巴着眼睛。

    “这儿本来是花房,后来被改成了餐厅,现在又因为你把楼下改成了花房。”

    “什么?为什么?”

    “这样显得我比较有诚意,也比较正式。”

    “你是打算在这儿表白吗?”看到一旁的乐队静悄悄地吹奏,田蕊冷不丁地回一句。

    “咳咳咳咳咳。”正在喝水的胜宇被呛到,“才没!只是觉得说吃饭说了这么久,正式一点更能表示歉意。”胜宇这次选择的是法国料理,看上菜的顺序应该是相当传统且正式的十三道菜式。

    田蕊一边吃一边点点头,“看你最近挺忙的。”

    “怎么说?”胜宇反问,“是不是最近没来烦你格外想念?”

    “你想多了。”

    “不过最近是挺忙的。”

    “你能忙什么呢?喝酒泡妹?”

    “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吗?”

    “是。”

    “我也是有正经职业的!”

    “正经开酒吧撩妹?”

    “姐,你这话吧,换个人我会觉得是在吃醋。”

    “换我就是关灯吃面吗?”

    两人依旧互不相让地回怼着对方,不知是近来被祖安人训练出师还是和田蕊的关系已经非常熟络,胜宇不再像从前那样小心翼翼地调节着气氛,去缓解在爱与被爱间顿生的尴尬。

    两人吃着最后的甜品,胜宇突然抬头看着天空说:“你看星星。”

    田蕊抬眼指着天空,“你看,那颗最亮的是金星,是我的守护星。”

    “这都知道。”

    “那是,我小时候可喜欢看星星了,可惜长大之后都是高楼大厦,很少能见到了。”田蕊说完回神看到胜宇将一个打开的红色盒子放在中间空的餐盘上,戒指映着灯光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晶莹闪亮。

    “那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其实在田蕊下车的那一刻心里就有这个猜想,可没想到当它真正来的时候,还是会如此措手不及。

    田蕊没有回答,她看着戒指盒里的那枚戒指,回想起很早很早以前,早到好像还是大学时代,她和肖萧有一天在网上翻看钻戒……

    “那天在商场试了戒指,我发现我的手很适合排钻呢!”

    “你买了吗?”

    “没,钻戒嘛,当然要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戴才可以。”大学时期的田蕊开始幻想。

    肖萧伸出自己又细又长的手,“我觉得我的手,什么戒指都适合。”

    “你手真的是又小又长又细。”田蕊羡慕,“看看我的,又小又短。”

    “你的手指也细。”

    “可是不长。”

    “算长了,当然跟我比是短哈哈哈哈哈。”

    “完了,好纠结,你看蒂芙尼这个叫什么?embrace这个排钻好好看!适合我适合我哈哈哈哈哈!这个tro系列也不错!”

    “婚戒吧,还是独钻好,显得典雅,你那些就是戴着玩玩。”

    “哇,你看梵克雅宝好贵,但是这个排钻也好看,而且更细。我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然后给自己买!”

    “你说你自己花钱买婚戒,是打算一个人独活吗?”

    “是哦!”天然呆的田蕊反应了一下,再次被吸引,“我还是喜欢卡地亚,我对这个品牌有情结。”

    “什么情结。”

    “edison喜欢这个品牌,哈哈哈哈哈!”

    “花痴,这又是从哪儿扒来的小道消息。”

    “这个love系列真的好看,就是宽了些。”田蕊突然兴奋大叫,“我决定了!以后结婚戒指就要蒂芙尼这个六爪,订婚戒指就这个排钻吧!哎呀,你说是卡地亚这个还是蒂芙尼这个排钻呢?”

    “你的梵克雅宝呢?”

    “太贵了,结婚挺花钱的,得省着点。”田蕊转念又开始念叨,“要不还是卡地亚吧?全是蒂芙尼也不好,可是卡地亚这个带钻还是不带钻呢?不带感觉就像你说的像戴着玩的,可带吧,好不低调哦,只是订婚,万一又分手了怎么办?我看好多人都是在谈婚论嫁的时候分手了。可是卡地亚这个你说什么颜色好呢?玫瑰金是很经典,但我还是喜欢银色的,白金这个颜色我感觉更适合。”

    “你可以这样,表白一个求婚一个订婚一个结婚再一个,你那还能多选一个。”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田蕊一拍脑门儿。

    “你一个母胎单身的人,一天天都想些什么。”肖萧猛推田蕊的脑袋,让她清醒。

    “哎呀,我不管,反正你以后就偷偷跟我男朋友说!”

    “分手了怎么办?”

    “不行,我第一个男朋友一定就要是我未来的结婚对象。”

    “嗯,蓝图很美好~”肖萧故意拖长尾音……

    田蕊从记忆中回到现实,看着眼前这枚卡地亚。

    “我比你大。”

    “没事,女大三抱金砖。”胜宇期待的眼神看着田蕊。

    “我比你大六岁。”

    “那就抱俩金砖,划算。”

    “你抱金砖又不是我抱。”

    “哦对,还有这个。”胜宇从旁边掏出一份件,“我的体检报告,你放心,我真的没有病。”

    胜宇特别真诚又认真地翻开体检报告,田蕊突然笑了,这孩子真的太可爱了。

    “胜宇,我真的不想谈恋爱,我也不喜欢你。”

    “你还喜欢那个谁吗?”胜宇突然问。

    “不喜欢。”

    “你不喜欢那谁了,也不喜欢我,那你还喜欢别人?”

    “我不喜欢你不代表我喜欢别人。”田蕊被胜宇这个逻辑搞得有点想笑,发现胜宇和自己所思所想其实根本不在一个平面上,“胜宇,我暂时不想谈恋爱,这跟我心里有没有谁没有任何关系。我想平静一下自己,认真地思考一些问题。也许在你看来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可以了,可是我不行,我想对恋爱这件事情也同样保持认真的态度。”

    “那你当我是什么?弟弟?”

    “胜宇,人与人之间不是只存在亲情和爱情。我把你当朋友,你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可朋友也有很多种,酒肉之交、市侩之交、泛泛之交、金兰之交,更有伯牙子期这样的知音。”

    胜宇很认真地听着,也努力地理解田蕊说的这番话,可他再次深切地意识到,他对田蕊的喜欢仅仅停留在表面,他不了解田蕊的思想,更不知道田蕊究竟都在思考些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直以来我的想法。你可以有你自己的行动,我阻止不了,但我也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简明扼要地拒绝你。”

    胜宇没有答话,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也是胜宇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两人思维模式的差异,自己的思维模式更偏西化,而田蕊更加传统,她考虑得太多,为什么不能简单直接呢?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胜宇陷入混沌,田蕊说的其实他理解不了。

    “把这个留给那个喜欢你的女生吧。”田蕊把盒子转了一圈,对着胜宇。

    胜宇盯着戒指快速回复着情绪。

    兴许人生大部分的付出都不能得到想要的回报,就像田蕊对江一然,就像胜宇对田蕊,于是我们开始安慰自己要看重过程,然后继续付出期待下一次的结果,因为成功最终会化解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磨难?

    可为什么我们失败之后不能理所应当的放弃还会期待?是否我们只被告知成功是如何的喜悦,却从未有人告诉我们其实失败比成功多得多?

    “哎,又被拒绝了。”胜宇挠头假装释然地笑,“那待会儿送你回家?”

    田蕊看了眼时间,把我丢市区就好,想去买件羽绒服。”

    “那我陪你呀!”胜宇兴致勃勃。

    “也行。”

    “那走吧,他们停车的地方有点远,走走。”

    “戒指别忘了,万一就在路上碰到个一生所爱呢。”田蕊开着玩笑想让胜宇可以轻松一点。

    一直以来田蕊拒绝过很多人,有像这样面对面拒绝的,也有通过网络干脆利落回绝的,但都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田蕊感到不安和愧疚。

    胜宇的付出不是如同过往那些人一样为了结婚草草敷衍,或是一些甜言蜜语后试探性的撩拨,抑或是自以为了不起的占有欲。也许肖萧说的对,胜宇的付出比江一然还多,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心思一直追求你想让你开心想为你付出呢?没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