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三十三)“我拿着钥匙站在桥上看兔子”
    烤肉店。

    “那天班里学生家长跟我说这家烤肉不错,试试呢。”田蕊正拿着生菜包着一块五花肉。

    肖萧没有接话反倒另问:“你跟胜宇小弟弟怎么了?”

    “没怎么啊。”

    “他表白又被你拒了?”

    “没有啊。”

    “真是奇了怪了,你俩怎么都一样回答。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田蕊思考了一阵,“不好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不知道怎么说就不说吧。道理你都懂,我多说也无意。”

    “嗯,我知道。”

    “希望你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你知道的,我做过的事,从不后悔。”

    “可是我倒更希望你有时候可以不去顾虑那么多随心放任一把,哪怕之后会后悔。”

    “我尽力,哈哈哈。别光说我了,快吃吧。”说着田蕊给肖萧夹了一堆肉进碗里。

    正吃着田蕊的手机屏突然亮了,赶紧拿起手机确实一脸失落地放下。

    “怎么,以为是胜宇?”

    “没有。”

    “你这样子,真是像极了那天我跟胜宇吃饭时他的状态。我真的都怀疑你俩是不是恋爱了。”

    “算了吧,不想谈恋爱了,浪费时间又心烦。”

    “那是你没遇到对的人。”

    “可是我怎么知道我遇到的是不是对的人呢?”

    “顾城有一首诗里面是这样写的,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肖萧说完沉默片刻反问,“你不去认识怎么能遇到对的人?不接触又怎么知道是不是对的人?”

    “认识和接触就等于我要花时间去结识去了解,耗费了那么多时间最后又不是,岂不是很可惜很浪费这些时间?”

    “你是觉得跟江一然这四年很可惜是在浪费时间吗?难道你就一辈子不去认识新的朋友,你不恋爱不结婚生子吗?”

    “结婚生子只是传统的理念,你知道我从来不信从这些。”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趋同。”

    “君子和而不同,我们不一直是这样吗?”

    “我真的觉得,因为江一然你整个人的爱情观变得扭曲了。”

    “人,总是要改变的,我觉得这个事情让我成长了,其实挺好的。”

    “我倒希望有一天,你不后悔跟江一然在一起不是因为他让你成长,而是想起跟他曾经一起的点点滴滴你回想起来还是很美好,不是因为他这个人怎样,而是单纯因为这段感情因为这段经历是美好的回忆,你留下的不是恨意。”

    田蕊扯开了话题,确实肖萧说的这一点她听得似懂非懂,现在她的放下单单只是不想再和这个人纠缠或是再想着要复合,也许时间会让她懂得今天肖萧说的这些话。

    人生得意须尽欢,想有多欢就多欢!田蕊也不想再去想那么多感情上的事情,现在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周末或是下班和同事朋友吃吃饭、开开黑,在这期间胜宇再也没有打扰过她,像是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失联了。

    田蕊夜里睡前不止一次想过,胜宇是不是那天走后心烦意乱飙车出车祸了?或是跟朋友喝酒酒精中毒?再者去旅行散心遇到空难了?田蕊每次越想越觉得真实,越想越觉得恐怖,赶紧摇摇自己的脑袋回到现实。

    “你又在瞎想些什么?”肖萧看着摇头的田蕊。

    “没什么没什么。”

    “怎么?想到胜宇小弟弟啦?”肖萧非常八卦地笑着,“诶,我们做个测试,我、兔子、桥、、钥匙造句。”

    田蕊想也没想,“我拿着钥匙站在桥上看兔子。”

    “哈哈哈哈哈,兔子代表爱人,钥匙代表财富,桥代表人生。”

    “一天天的信这个。”

    “不就无聊看到了嘛,谁以前天天看星座算运势呢?”

    “哎呀,干过的蠢事就不提了。”

    田蕊和肖萧吃完饭像往常一样围着商业街遛弯,聊聊天也消消食。现在小孩们放假,学校的排课每天都有,差不多十点两人就打道回府了。

    田蕊走在小区,猜想着胜宇会从哪个地方突然跳出来叫“姐姐!”。田蕊总是这样突然就开始幻想。可两个人就这样突然熟络然后远离,人与人的关系就是这样深切又淡薄,有谁可以让你放下所有防备所有包袱做自己呢?又有谁可以让你不用考虑他的情绪他的心情做自己呢?没有吧,连父母都不可以,连自己与自己都有需要和解的时候,何况其他的人事物呢?

    田蕊的原则不仅仅来自于她心里的那些观念,还有她自己和自己的死磕:全年计划、年中总结、年终总结等等,她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可是有时候其实她也很迷茫,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你永远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下去,这也是田蕊自立和喜欢孤独的原因。就像规划好了未来与江一然一起的所有事,下定决心为这个人而不是事业的时候,突然会出现前任,会变心,时间和人都在改变,所以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一成不变,这一次田蕊想要为自己而活,并且未来不再为任何人遗忘自我。

    最近田蕊开启了吃喝玩乐模式,几乎和所有关系好的同事朋友都聚了一遍,太过紧绷的生活偶尔这样放肆真的很爽,这种得过且过的颓废感很适合在冬季发泄出来,不需要有太多时间去思考去和解,去规划去打算。

    田蕊刚出电梯电话就响了,慌慌张张地从包里掏出手机,看到来电还是挺失望,“汪先生怎么了?”

    “好事儿!”

    “这个点……请我吃宵夜呢?”田蕊开着玩笑。

    “宵夜随便吃!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公司装修想请设计,我这不马上就想到妹子你了嘛!”

    “您可真是我的恩人呢!又给我介绍工作又给我介绍单子,宵夜我请了。”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先出来碰一下?”

    田蕊开着免提翻了一下手机里的课表,“我明天下午有课,明天早上或者晚上都可以。”

    “我朋友这老年人睡不着,就早上吧!一会儿具体的时间地点发你微信!”

    “行!”

    “出来啊,吃宵夜,大哥请。”

    “吃什么宵夜,这么晚,我要睡美容觉。”

    “好好好,不跟你小姑娘贫,先挂了。”

    田蕊很喜欢和汪先生这样的人合作,雷厉风行又不缺幽默和成年人之间该有的客套。

    “物以类聚,应该他的朋友也是这般吧。”田蕊这样想着。

    洗完澡,田蕊擦着头发看到了被自己遗弃在餐桌上的牛皮纸袋。

    棕色牛皮袋子上是一条条横竖可见的褐色咖啡渍,散落在袋子上的笔记挡住了大部分咖啡,印出纸张最初散落的模样。原本宝贝的东西变得不敢触碰,像是一碰就会被拉入无尽的黑洞,被吞噬被撕裂。田蕊失神了几秒还是打开了袋子,在客厅的窗前系了一根绳子,把梁老师的笔记包括一些稿件夹起来晾好,笔记早已被咖啡氤氲开,只留下笔触的印记,虽然这样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和意义,但上面的污渍清晰地提醒着自己那一段回忆。

    “如果胜宇现在在这里会怎样呢?”田蕊突然想,但她不止一次这么想。

    和胜宇熟悉之后田蕊常常想把很多好玩的事情分享给他,但是理智克制住了自己。可自从和胜宇不再联系这种想象变得更加频繁,田蕊在想,如果胜宇再表白也许自己可以试一试,也许自己会冲动这一次,是后悔了吗?还是自己犯贱吧?非要这样找虐才会发现自己的真心?或者仅仅是因为占有欲从而觉得可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