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三十四)“我看着像不打女人吗”
    汪先生发来明天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时田蕊刚睡下,本应该是一夜好梦,却因为看到这个令人恶心又厌恶的地址心里变得焦躁,回忆再一次被唤醒,在脑子里像电影一样一帧帧重现那天的画面:起床、化妆、穿衣服,拿上件袋……看到江一然……两人说话……分开……电梯……遇见李叉叉……一巴掌……两巴掌……

    深夜,记忆像是打开了阀门,一涌而出还原了所有细节,田蕊捏紧颤抖的手,心脏跳动得很快,是因为屈辱吗?心里那种因为没有反抗隐忍下来的懊悔的屈辱感。就像别人怼了自己但当时没有想到立即给予反击的言语,到了晚上想起了一套反击的话,却过了时效。

    不止,这次是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打击,田蕊强制自己不要再想,却想着想着想到了胜宇,慢慢地也睡着了……

    -----

    “you

    give

    田蕊跟着音响一边哼着歌扭着腰,一边漱口洗脸化妆……一觉醒来,似乎忘记了昨夜的一切。

    和汪先生他们约的十一点见面,汪先生这个人总爱把时间定在十点半到十一点左右这种早午饭的时间,之前田蕊问过为什么,汪先生说因为这样谈事情一般会结束在十二点之前,并且还可以吃个饭,提高效率,如果不想谈了也可以以有饭局为借口一走了之。

    所以呢,早起的田蕊决定早一点点出发,先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于是想到了那天江一然点的海盐肉松舒芙蕾,上面有咸蛋黄酱的加持,让整个口感变得更加有层次,并且整个口腔都享受到了来自蛋黄的特殊的粉质口感,一想到这里田蕊更饿了,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就吃到!

    什么咖啡厅,什么江一然,什么两巴掌,在白天这些记忆就像见不得光的吸血鬼,早在脑子里消失不见。

    田蕊手机查了一下这间咖啡厅早上九点就开始营业,可以趁汪先生和他朋友还没到先吃个早餐。

    冬日的早晨空气很清冷,平日里灰白色的天空今天竟然是蔚蓝色,上面漂浮了几片淡淡的薄云,云边隐约能看到一丝金边,看来可以见到久违的太阳了,田蕊的心情更加愉快,尽管她喜欢的是阴雨天而非晴天。

    田蕊经过花园走廊上了三楼,望了一眼空荡荡的咖啡厅直径走向当时和江一然坐的那个位置。似乎人们总是这样,去一个地方总会坐在曾经坐过的相同位置,田蕊也不例外,是会有熟悉感和安全感吗?田蕊还能想起江一然坐在对面的样子,但这些在日光下并不深刻。

    咖啡厅也在放《one

    more

    chance》,这也巧不是吗?也许只是视网膜效应吧。无论选择的是这个咖啡厅还是现在放的这首歌,都没有任何意义,大部分的意义都是人类赋予的,有时这些意义显得很神圣,有时这些意义变成了一种负累。

    田蕊玩着手机吃着早餐,大约十点多汪先生的电话来了,“妹子,到了吗?”汪先生说话有些着急,周围环境有些嘈杂。

    田蕊心里多少猜出了这个电话的目的,“怎么了?”

    “我跟我朋友这被追尾了,估计要晚点,你要不等等我们要不咱换个时间?”

    “没事,你们放心弄,要不改个时间吧。”

    “得嘞!大妹子回头请你吃饭!”

    “拜拜拜拜,再见再见!”

    不知道为什么田蕊心里一直觉得这件事成不了,她想起妈妈以前总爱说“好事多磨”,也可能是人品守恒定律,也许接下来有好事发生,也不一定呢?

    “我以为是谁呢。”田蕊听到了一阵“刺耳”的说话声,“你居然还敢来这?”

    田蕊放下叉子,与盘子碰撞出清脆的一声,她并没有抬头,因为她能感受到在三楼错落坐着的几桌人看向这里的目光,她仅仅觉得这个在自己面前的说话声很丢人。

    居然在这里又碰到李叉叉,看来肯定必须有哪天人品大爆发才对得起今天。

    微微抬眼就看到李叉叉“恬不知耻”地坐在自己对面。

    “别看了一然不在。”

    田蕊翻了一个白眼,说实话她不想理会这个女人,但不怼回去还是田蕊吗?

    正在这个时候服务员特别没有眼力见儿地给她端来一杯柠檬水放在桌上。

    田蕊突然想起之前骂江一然“渣男贱女”的时候,于是清晰又缓慢地吐出嘴里的话,“只有野狗才会关注狗屎。”

    “哼,嘴可真臭。”

    “可能……我不爱吃口香糖吧,毕竟我咬肌不大。”田蕊指了指自己的腮帮子。

    李叉叉听到这里瞬间炸了,她是一个方脸,说好听点是长得很国际化,难听点就是脸大,“难怪一然不喜欢你!”

    “三句话两句都是江一然,你还是真没自我。”

    田蕊心里是真的觉得这个女人肤浅又无聊,希望她能赶紧滚开。

    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往往情商都很低,田蕊似乎忘了江一然以前讲过她曾经的泼辣。只见李叉叉已经气急败坏地拿起桌上的柠檬水。

    “啪——”的一声,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田蕊前面,田蕊的眼前被白色笼罩有微弱的暖光透出,带着清新又温暖的味道,像糖果像阳光像青草像微风,像极了一切美妙的事物,这味道熟悉又安定。

    田蕊抬头,看到了心里一直想见的那个的人。

    他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好像瘦了,下颚线更加分明。

    “我们走。”胜宇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衬衣,拉着田蕊起身离开。

    胜宇的突然出现,让李叉叉没有得逞,于是气急败坏地叫住田蕊,“喂!前女友!”

    田蕊回头,李叉叉顺势拿起送来的咖啡朝着田蕊泼去,胜宇眼疾手快把田蕊拉到身后,咖啡泼在胜宇的脸和衣服上。

    田蕊吓了一跳,赶忙拿纸巾给胜宇擦拭。胜宇拉开田蕊,一步步逼近李叉叉,李叉叉被逼得坐回了椅子上,假装成趾高气昂的样子,仰着头看着胜宇,胜宇附身撑着椅子的把手,淡淡地说:“我劝你适可而止,我看着像不打女人吗?”

    说完胜宇拉着田蕊的手腕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