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重生后我嫁给了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三十五)“我也是你的宝贝”
    两人坐在咖啡厅楼下花圃走廊的横条椅上。胜宇穿上了黑色的羽绒服外套,擦着脸上的咖啡,发现田蕊一直看着自己,两人坐得很近胜宇被田蕊看得脸开始发烫,田蕊看着胜宇伸手为他擦掉翘起的发丝上挂着的一滴咖啡,把头发拨弄下去,胜宇全身僵硬到连呼吸都变得拘谨,田蕊突然倾身吻在胜宇脸上,吻离开的时候田蕊看着胜宇的眼睛说:“我愿意。”

    脸靠得太近,胜宇不可思议又惊慌失措地睁着眼睛,“唰”的一下脸瞬间通红,红到耳根,想说点什么,可是嗓子发干大脑一片空白。

    田蕊微微笑着说:“戒指带了吗?”

    “什么?”

    “那晚吃饭的戒指。”

    胜宇木讷地从口袋里掏出戒指盒,“这里。”

    田蕊伸手接过,打开盒子,把戒指戴在了左手中指,放到胜宇眼前说:“我愿意。”

    “什么?”胜宇脑子一阵嗡鸣,大脑依旧停止了思考,不可置信不知所措,幻听,这一定是幻听了。

    田蕊笑着,“我说,我愿意和你交往。我说,我喜欢你,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我想和你在一起,不是头脑发热贸然决定,而是真的经过了深思熟虑。”

    见胜宇完全没有反应,问道:“怎么,你反悔了吗?”

    “唔……”田蕊猝不及防地被胜宇的吻吃定。

    既然没有了思考那就靠本能。

    胜宇的吻很甜很长,好似是在宣告什么,好像是在完成什么仪式,田蕊觉得脑袋发晕嘴唇也麻了,胜宇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阵子胜宇很难过,他在想,我有了想要保护的人,为此我开始变得强大,可当我发现我开始变得强大时,原来在她心里根本没有资格去保护她。

    可是现在,是不是上帝想要告诉他,任何事情不要轻言放弃?

    胜宇放开了田蕊,看着她说:“你终于是我的了,你以后都是我的。”特别开心,像买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胜宇抱着田蕊,“你让我抱会儿,这个身份的拥抱让我先感受一下。”

    田蕊想到了胜宇以前经常以各种方式各种借口想要抱自己。

    原来终于拥有了心爱之物,真的会不知所措,语无伦次,胜宇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这一年在自己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像是黑暗的天空有了星光,百感交集。

    “你要不要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见胜宇没有想要放开的想法田蕊率先问道。

    胜宇抽身出来看到蹭到田蕊脸上衣服上的咖啡,更加慌乱了,“对不起对不起。”伸手给田蕊擦,纸巾上本来就有咖啡反而越擦越脏。

    田蕊看着胜宇像做错事的孩子握住他擦拭的手起身,“没事,先回去换衣服吧。”

    “嗯,哦好。”胜宇跟着起身反手回握住田蕊。

    胜宇低着头走在前面拉着田蕊,不敢回头看,心跳快得心脏似要蹦出来。

    一会儿忘手刹一会儿忘启动车一会儿又忘系安全带,战战兢兢慌慌张张的胜宇终于把车驶上了大马路。

    胜宇如往常一样,打开了电台,“《abbey

    road》是披头士乐队的最后一张专辑,他们的专题节目也已经接近尾声,最后这首《here

    coes

    the

    sun,

    doo-dun

    doo-doo

    here

    coes

    the

    sun,

    doo-dun

    doo-doo

    here

    cos

    the

    sun,

    and

    i

    say

    it's

    all

    right……”

    “你知道吗我平时都是单手开车的。”伴随着电台的音乐,胜宇说话打破两人之间的平静,“但是只要你坐在旁边,我就会很紧张,两只手把方向盘抓得死死的。”

    田蕊细想,还真是,从未见胜宇单手开车。

    胜宇突然伸出右手握住田蕊的左手,“但是这个动作,我一直很想做,今天终于实现了。”

    等红灯的时候胜宇打开了车窗,“对不起,我太兴奋了,真的太开心,太热了,我开下窗你要是觉得冷跟我说。你知道什么叫做喜极而泣吗?我真的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胜宇又松开了田蕊的手双手握住方向盘,“不行,我现在紧张得方向盘都握不住了,可是又好想牵着你啊。”

    田蕊笑着看着语无伦次的胜宇,伸出手附在了紧紧抓住方向盘的胜宇手上,“这样不就好了?”

    田蕊就这么侧身看着胜宇,握着他的手,看到他紧张地喉结上下摆动,格外可爱。

    “你家也住这边?”看到熟悉的街景田蕊突然问道。

    “不啊。”

    “不是让你先回去洗澡换衣服吗?”

    “是啊。”

    “那你干嘛往我家走?”

    “去你家洗澡换衣服啊。”胜宇再次恢复往常的无赖样,“再说了现在你家就是我家我家就是你家。”

    “现在?我怎么感觉你一直都把我家当作自己家?”

    “对啊,我一直培养自己男主人意识可不就为了今天嘛。”

    “我懒得跟你贫。你这个是不是应该解决一下了?”田蕊打开微信按到胜宇的会话界面,一个夺目的红色感叹号依旧停留在那里。

    “现在,现在就解决!”

    “等回家弄吧,开车呢。”

    “那我手机给你,你自己弄。”

    “别了,这种私人物品我不想碰。”

    “我的手机,随便看!我是那种有秘密不坦诚藏着掖着的人吗?”说着胜宇从兜里把手机掏出来递给田蕊。

    “密码?”

    “你生日。”

    “啊?”

    “密码你生日,自己生日不记得吗?”

    一段看似普通的对话,信息量太大,田蕊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开锁之后主屏幕的墙纸竟然是自己正在厨房煮意面的侧脸。那应该是第一次胜宇去自己家的那个早晨偷拍的。

    田蕊忘了自己要做什么,突如其来的感动很快被胜宇打碎,“怎么样,我拍照技术好吧?有没有被我拍的你惊艳到?”

    “你能再臭不要脸一点吗?”

    “能。”

    田蕊没有搭话,胜宇手机里的应用软件很少,这一点倒是超出了田蕊的意料,她一直以为胜宇手机里应该有很多乱七八糟的app,并且是杂乱无章摆放的。

    微信就赤裸裸的在主屏幕上,微信会话一片空白。

    “你在黑名单里。”胜宇提醒到。

    “你干嘛不把我直接删了?”

    “我舍不得。”胜宇继续说道,“和你所有的聊天记录我都舍不得删。”

    好像觉得自己这样讲太矫情转口又说道:“不过幸亏你答应得快,要不然过不了多久我铁定把你删了!”

    “你现在把我删了也来得及。”说着田蕊按到删除的界面,瞬间手机就被夺回去了。

    “干嘛碰我手机。”胜宇抢回手机赶紧揣兜里。

    这个人,真的是!!!

    “你知道吗之后我其实没有拉黑你,我在等你主动给我发消息,结果你都没有,我一生气又把你拉黑了。”

    “你这人真别扭,想发为什么不主动一点?非要让女孩子先发。”

    “你这人,我再主动我怕你报警说我是私生饭。”

    两人嬉笑怒骂间已经到了地下停车场。

    胜宇下车走在前面突然停住转身伸出手傻笑着,“牵着,牵着手走。”

    田蕊好笑地伸出手。

    “手这么凉你怎么不让我关窗户?”

    “照顾一下你紧张激动的情绪。”

    胜宇张开右手把田蕊整个环抱起来,两只手包裹住田蕊的双手。

    田蕊心里瞬间生出一阵暖意。

    虽然是刚开始交往,可却没有那种羞涩的感觉,好像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似的,没有半分别扭。

    电梯里田蕊看着手上的戒指,“我其实没想到你会把戒指随身带着。”

    “不随身带着路上碰到个一生所爱怎么办?是你说要把它留给喜欢我的女孩儿的呀。”

    田蕊摇摇头笑了,两人的手紧紧牵住。

    回到家胜宇让田蕊先去洗澡换衣服,田蕊走出浴室就看到胜宇打量着窗边晾着的笔记和稿件。

    “这个是什么?”胜宇弯着腰瞅着指着问,“上面棕色的是咖啡吗?”

    “嗯,那是我的宝贝,被咖啡弄脏了。”

    胜宇扯着一根前面浸了咖啡卷翘的头发说:“我也是你的宝贝。”说完慢悠悠地走向浴室。

    望着胜宇的背影,田蕊心里想着,“我好幸福,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感谢老天在我最难过的时候遇到最烦人的你。感谢你的坚持,感谢你的契而不舍,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