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三十九)“能有我帅???”
    !

    年三十,早上。

    </p>

    尽管昨晚已经和妈妈说了不吃早饭,八点多还是迎来了令人恐惧的敲门声,“小蕊吃早饭!”

    </p>

    “我不吃……”

    </p>

    “你试试,真的今天早上的鸡蛋面巨好吃!比昨晚的好吃多了。”

    </p>

    “我真的不吃。”

    </p>

    田蕊听到脚步声慢慢走远,紧张的心渐渐松懈下来,刚要睡着,令人恐惧的叫喊又来了,“快起来吃哦,已经不烫了,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p>

    无奈之下,田蕊穿上睡衣开始刷牙洗脸。

    </p>

    终于带着困意在老母亲的催促下坐到了餐桌前,嘴里一股牙膏味的田蕊并没有觉得早上的鸡蛋面比起昨晚有多好吃。

    </p>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嘛!”

    </p>

    “嗯嗯嗯,好吃好吃好吃。”田蕊非常敷衍地回答。

    </p>

    妈妈“哼”了一声不知道忙什么去了。

    </p>

    田蕊拍了一张鸡蛋面的照片给胜宇,这么早估计他都没起床,于是把手机扔到了一旁,没想到胜宇弟弟秒回……

    </p>

    胜宇:肯定是我妈做的

    </p>

    还配上一个又贱又得意的挑眉表情包。

    </p>

    胜宇醒这么早,田蕊觉得挺意外,本来没有期待那么快得到的回复,因为胜宇的秒回心里开心坏了,感觉咸咸的面条都变成了糖,这可能就是恋爱吧,但田蕊还是怼了回去。

    </p>

    田蕊:那是我妈!

    </p>

    胜宇:反正也会是我妈

    </p>

    田蕊不想再继续和这种无赖争辩于是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p>

    胜宇:我想你想得一晚没睡着

    </p>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田蕊被这无赖的一句话呛得直咳嗽。

    </p>

    妈妈的声音悠悠地传来,“好吃也要吃慢点啊!又没人抢。”

    </p>

    田蕊:我待会儿要去奶奶家吃饭了,你呢?

    </p>

    胜宇:估计一会儿跟我爸他们拜访一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然后吃饭吧。

    </p>

    田蕊还在打字,胜宇的微信又来了。

    </p>

    胜宇:要是这些叔叔阿姨们非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你说怎么办啊?

    </p>

    田蕊:那挺好啊,反正我这介绍的也多,到时候咱组个局凑一桌,让他们互相认识认识,要是成了,我俩是不是还能捞上一笔红娘费?

    </p>

    胜宇:你这生意头脑可以嘛

    </p>

    田蕊:诶,可要是……万一,介绍个帅的,我一眼就心动,那就更好了,你说是吧?

    </p>

    胜宇:!!!

    </p>

    胜宇:能有我帅???

    &n.zyxta.bsp; </p>

    紧接着胜宇各种打人的表情包轰炸过来。

    </p>

    田蕊看得咯咯直笑,妈妈正好撞见,“你天天拿着个手机就知道傻笑。”

    </p>

    “那我不笑难不成看着手机哭呢?人家还以为我拿着谁遗像呢。”

    </p>

    “看你那笑的样子,是哪个小帅哥嘛?”

    </p>

    “哪儿有小帅哥,没有!”田蕊否认了,其实她昨晚就想要告诉妈妈关于江胜宇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她不希望妈妈过早知道这段恋爱,她想等这段感情稳定之后再告诉她,她不想让妈妈担心了,虽然她看起来从来没有担心过田蕊,特别是感情。

    </p>

    妈妈对于田蕊一直都是信任和鼓励,在她眼里,田蕊是一个非常独立又自我的孩子,不需要任何人操心。

    </p>

    胜宇:你给我奶奶带什么去?

    </p>

    田蕊还没来得及回复,胜宇又开始反客为主。

    </p>

    田蕊:跟你说了,那是我奶奶!

    </p>

    田蕊:什么带什么去?

    </p>

    胜宇:你去奶奶家吃饭,不带点礼物水果去吗?

    </p>

    田蕊愣住了,心里想:“要带礼物水果?为什么?”

    </p>

    从小到大家里都没有这样的“礼节”吧……

    </p>

    田蕊:我带我去就行了,还带什么?

    </p>

    胜宇:你真是,算了,没什么。

    </p>

    胜宇:什么时候回来

    </p>

    田蕊:这么想我呢?

    </p>

    胜宇:自己辛辛苦苦追了那么久的女朋友,能不想吗?

    </p>

    田蕊看着手机又笑了起来,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感动。胜宇总是很直接的表达感情,不需要自己去猜,让人觉得轻松又自在。

    </p>

    田蕊:初七八回来?

    </p>

    胜宇:这么久??

    </p>

    胜宇:这么多天你干嘛?

    </p>

    田蕊:跟朋友聚聚,陪陪我妈,我妈昨晚还说让我陪她去看电影呢。

    </p>

    胜宇:看什么?

    </p>

    胜宇:唐探2不准看,你得跟我一起去!

    </p>

    田蕊什么都还没说,胜宇就开始预定行程了,其实田蕊根本不知道今年春节档有些什么电影。

    </p>

    于是直接答应了胜宇。田蕊想着大不了看两遍,凭自己的演技胜宇一定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看过哈哈哈。

    </p>

    胜宇:那行,我给我爸当司机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p>

    田蕊:我安全得很,你好好开车吧,别老盯着手机看,待会儿撞路上

    </p>

    田蕊总喜欢在关心人的话后面加上一句危言耸听的话,其实这不是玩笑,而是悲观主义的她真正的想法。以前江一然说过这件事,他说,“每次你前面的关心听得挺感动的时候,后面接的一句真的听着很不舒服。”

    </p>

    不过田蕊没有理会,她只是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讲出来了而已。

    </p>

    胜宇似乎也并不介意,回复道:我要是撞死了你就是小寡妇

    </p>

    田蕊:哼,我又没嫁给你,才不是呢

    </p>

    胜宇回了一个亲亲的表情包,就没了音,估计是当司机去了。

    </p>

    和胜宇一起让田蕊觉得很自由,也许也是长了一智的缘故,田蕊眼里除了胜宇还有身边的人,有自己的空间,有自己的思考,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全身心的放在一个人身上。

    </p>

    田蕊吃完早餐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睡回笼觉,而是画了个精致的妆,换了身休闲的干净衣服,早早地坐上公交车往奶奶家走去。

    </p>

    临出门前,田蕊好心情地问妈妈,“怎么样?这么穿是不是看着像初中生?”

    </p>

    “是,简直像小学生。”妈妈从不吝啬对田蕊的夸奖,总是配合着“恭维”着自己的女儿。

    </p>

    ——-

    </p>

    田蕊的城市纬度稍微低一点,丘陵地貌又阻挡了部分南下的北风,让整个冬季没有那么寒冷,只是天空没有暖阳和浮云,洗衣水一样灰白色的天像是挂了一块幕布。但田蕊格外喜欢这样的阴天,如果再下一点雨,兴许会更美好。

    </p>

    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空荡的车厢没有任何人阻止田蕊打开窗户,风还是格外刺骨,让人想闭上快要被吹出眼泪的双眼。

    </p>

    田蕊想起了初中时候:放学了,一起的五个小伙伴占领了车的最后一排,大家一起开着玩笑,一起大笑,完全不顾旁人的目光,那时候多么天真,觉得世界都属于我们。

    </p>

    学生时代是不是都喜欢后排座位呢?

    </p>

    田蕊望着窗外熟悉又疏远的街景思考着,一切显得如此曼妙又美好,像是坐上了时光机。

    </p>

    &nwhhryl.bsp;   她开始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出租车,而是公交。忘了谁说过,享受一个城市的安逸,想要了解感受一个城市,就去坐这个城市的公交,你可以赏阅这座城市的景象也可以感受到最真实的烟火气。

    </p>

    这是田蕊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没有踩着饭点到达,奶奶开门的时候看到田蕊也非常吃惊,又惊又喜地欢呼着,“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p>

    田蕊把在路上买的水果和一些糕点放在桌上。

    </p>

    “还买这么多东西。”老人家总是不舍得孩子们花钱,这也是田蕊每次不喜欢买东西的原因之一。

    </p>

    好心好意买一堆总是念叨个没完,最后扫兴收场。不过随着年纪增长,田蕊也渐渐变得柔和,开始更多地理解和包容身边最亲近的人,而不是因为太过亲近完全展露自己的情绪和脾气。

    </p>

    田蕊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早到,也没想到自己经过奶奶楼下水果店的时,会下意识地去买当季的水果,和旁边西点店的糕点。

    </p>

    潜意识里她还是因为胜宇的话改变了。

    </p>

    田蕊是家里第一个到的,于是帮着奶奶打下手。

    </p>

    以前奶奶从不会让田蕊帮忙,可这次奶奶开始“使唤”田蕊,人总是会变。

    </p>

    田蕊在想,也许无论是谁都喜欢倚老卖老吧,也可能每个人在人前人后都不一样,有人的时候,就会说些好听的客套话,而单独一起的时候才能表现出内心最真实的自己。

    </p>

    田蕊总爱这样联想,想得很远很远。小时候的田蕊,经常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没人知道的宇宙级规律或者是哲学命题,然后觉得自己简直是神,比如“墨菲定律”,比如“视网膜效应”,比如“唯心主义”等等,后来大些看了更多的书,走过更多的地方,认识了更多的人,才发现自己原来不是世界的唯一,但她依然觉得自己很厉害,因为这些牛逼的人,和她想的一样,只是她比他们出生晚了很多。

    </p>

    临近十一点,家里人陆续到齐了,开始上菜,大家聚在一桌开始聊一些田蕊不想插话的内容。

    </p>

    奶奶却一直在厨房忙碌。似乎家庭聚餐总会有一个人一直在厨房忙碌,从没人忙到来人忙到聚齐忙到饭毕。

    </p>

    所有人都知道田蕊和江一然分手了,第一年没有人敢提关于恋爱和婚姻的事情,这是第二年,大家逐渐大胆起来,先是聊着谁家女儿嫁给了谁,或是谁家儿子娶了谁,然后聊到相亲之类的话题。

    </p>

    田蕊明白他们旁推侧引的目的,于是先发制人,“你们说这么多,怎么没想着给我介绍一个?”

    </p>

    长辈们似乎被田蕊这句话打乱了节奏,纷纷表示,“谈恋爱、结婚都是你们小孩子自己的事情,我们怎么好掺和,我们选的你也看不上,还是得自己找。”

    </p>

    这之后他们的话题换到了田蕊侄子和姐姐、姐夫身上。姑妈一家人开始抱怨jsshcxx.带孩子有多累,田蕊听得火气很大,觉得好像孩子摔了烫了都是姐姐的错似的,于是吃了几口直接下了桌,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

    </p>

    下桌后的田蕊有点空虚有点无聊,也有点想胜宇,她其实很想把自己和胜宇的事情分享给大家,但理智制止了她。她也想跟胜宇发消息说想他,可是似乎觉得这样挺矫情,过去做过的事情,现在不愿意再做了,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话和不同的人一起做和不同的人去说,挺没意思的吧。有时候心死或许就是这样,再也没有第一次的那种悸动,田蕊不止一次觉得这样对胜宇不公平,可是心里总是有一个疙瘩拉扯着她。

    </p>

    不到三点姐姐就开始疯狂给田蕊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去外婆家自己快无聊死了,随即就是老妈和外婆的电话。和姐姐闲聊了一会儿,同样无聊的田蕊待到三点多,赶紧打了个车往外婆家跑去。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