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婿叶凡〕〔龙婿叶凡〕〔医胥〕〔神婿叶凡〕〔医婿叶凡〕〔入赘王婿〕〔元后传〕〔医妃倾天下〕〔叶凡唐若雪〕〔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绝世战神〕〔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易瑾离〕〔狼牙狼王于枫〕〔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罪妻来袭总裁很偏〕〔元卿凌宇文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小姐姐嫁给我 (四十七)“我男朋友可真贤惠”
    田蕊一觉醒来脑子一片空白,一看时间才七点多,起床在家里晃荡了一圈又爬回了温暖的被窝,回笼觉果真是最好睡的,田蕊很快就睡着了。

    再一觉醒来,已经是十一点多,脑子终于不像昨晚那样一团浆糊,可田蕊不想去想昨晚想的那些事情,她怕再次陷入死胡同。

    经过江一然后她发现,自己变了,以前一件事情纠结不出结果她就会焦躁不安,可现在就算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睡一觉似乎就好了,很多事情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田蕊走出卧室,江胜宇竟然正在厨房做饭。

    “醒了?”胜宇没有回头,切着案板上的肉。

    “嗯。”田蕊凑近,“你在做什么?”

    “切肉。”

    “我说做什么吃的。”

    “咖喱。”

    田蕊想起昨晚吃完火锅,两人在商场自己随口提的一句,“很久没吃过咖喱了。”

    没想到胜宇今天专程买回来做。田蕊想到这,有些感动,总有人会记住你喜欢吃的菜,记住你说过的话,记住那些细节,田蕊脱口而出,“谢谢你。”

    “谢什么,怪怪的。”胜宇被田蕊突如其来的这三个字弄得有点害羞。

    两人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都是互怼的状态,田蕊突然也觉得有些矫情,昨晚的事两人闭口不提。

    “这两天不是有事吗?怎么想着买菜做饭了?”

    “在忙也得把您喂饱了。”胜宇厨艺越来越好,刀工也越来越熟练。

    “其实我点外卖就好了。”

    “最近老在外面吃,能在家里做就做吧。你快去洗漱,待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哦。”田蕊听话地走向盥洗间。

    很快饭菜香味就出来了。

    “妈呀,好香啊~”田蕊擦着脸从卧室出来。

    “过来坐,正好开饭了。”胜宇端着两个盘子叫着田蕊。

    “哇,咖喱鸡饭。”田蕊眼睛里都放星星了。

    有蛋、有菜、有咖喱还有鸡。

    “下午还有事,简单一点。”

    “嗯。”田蕊已经开始狼吞虎咽,没有精力回复胜宇。

    几口下肚后,田蕊感慨道:“哎,我男朋友可真贤惠。”

    “那个……”胜宇看田蕊心情不错,终于把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告诉田蕊,“昨晚,我跟蓝可打了电话。”

    田蕊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只是,觉得,应该跟你说一下。”胜宇放下勺子,“我跟她是,就是以前我……”

    本来早就想好的话,不知道怎么到了田蕊面前却说不出口。

    “先吃饭吧。”田蕊其实不想听的,她希望能不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就尽量不去想,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

    “好。”胜宇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怎么说,怎么去解决,他希望解决。

    田蕊其实大概知道胜宇想说些什么,以前撩妹的那些事情,他不好意思对自己说,可是又想解释。

    “吃完就要走吗?”田蕊打破沉静。

    “嗯。”

    “碗放着我洗吧。”田蕊知道胜宇一定会收拾完再走。

    “那个。”胜宇看着田蕊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于是,“好吧。”

    胜宇三下五除二吃完就走了,看来是挺着急的。

    田蕊突然在怀疑自己是喜欢胜宇,还是喜欢胜宇给自己的这些感动。

    田蕊把碗洗了,虽然胜宇出门前叮嘱碗放水槽他回来再洗。打开冰箱,里面是摆放整齐的新鲜蔬菜,还有没有冷冻的肉,田蕊猜想是打算晚上做的。

    现在的男孩子,真的太贤惠了。田蕊想起自己的弟弟,也非常会做菜,也非常喜欢研究各种料理,现在的男女像是互换了,会做菜的女生好像越来越少。

    这时田蕊的手机响了,一看电话居然是蓝可的号码,田蕊想都没想直接挂掉电话。

    很快,来了一条短信:江胜宇昨晚打电话,让我给你道歉。

    所以蓝可打电话来是为了道歉?

    “大可不必吧。”田蕊心里想。

    蓝可这个短信是什么意思呢?

    很快,蓝可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是一家咖啡厅的名字,就在田蕊家附近。

    看来这个蓝可真的把自己的底细调查得非常清楚,一定不是李叉叉这么简单的善茬,田蕊在纠结要不要去,对于“前女友”她的心理阴影面积太大了。

    胜宇在吃饭的时候想说却没说出口的话,也许还有让蓝可道歉这件事。

    田蕊很好奇,胜宇究竟说了些什么,能让蓝可道歉。换作是自己肯定不会道歉,无论做得对不对,前男友让自己跟现女友道歉,凭什么?

    可道歉的方式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和自己面对面?难道为了显得有诚意?会不会是鸿门宴?田蕊开始纠结要不要赴约。

    很快蓝可的短信又来了:你放心,我只是想认识一下让江胜宇追了这么久,而且还找到我让我道歉的女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田蕊瞬间心里都凉了一半,这女的是不是在自己肚子里安装了什么“心声窃听器”?还是说学心理的吗?为什么自己想的什么都知道?

    算了,还是单刀赴会!法治社会,能出什么事!

    田蕊化了一个淡妆,穿得比较休闲,田蕊突然想起,上一次自己这样装扮出门,就遇到了李叉叉。这次这么穿,不会还这么背,遇到的蓝可也是李叉叉那种人吧?

    田蕊在门口踌躇了很久,要不要让自己看起来气场强一点?

    纠结半天,田蕊还是直接出了门。

    蓝可把桌号也发给了田蕊,田蕊很快就到了。

    看到蓝可的一瞬间,田蕊只有一个想法,“好美!”

    蓝可是标准美女的长相,懒卷的黑色长发,虽然坐着,但能看出来至少是165以上,估计站起来是有一米七以上的,脸上的妆很精致,一切看上去很精心却一点也不突兀,给人感觉大气又舒服。

    田蕊很庆幸,自己没有精心打扮,因为无论怎样精心,在蓝可面前都会像一个没有水晶鞋的灰姑娘吧,田蕊放下了之前的戒备,对于美的事物,人们往往没有太多戒心。

    “你好,我是蓝可,不知道你喝什么,就按我的喜好点了。”

    “谢谢。”田蕊坐下,蓝可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你放心,我出现不是为了抢江胜宇。”蓝可渴了一口自己面前的白水,继续说道,“我只是气不过,想看看那个他花了一年时间追到的人到底什么样子。”

    田蕊没有说话,只是听蓝可说。

    田蕊能够感受出来蓝可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女孩,她没有李叉叉的那种尖锐,或者说蓝可是一个缺爱而且很少表露自己的人。

    “其实在我之后,江胜宇谈过很多恋爱,和不同的人暧昧,可就像他对我一样,我没有见过他对谁特别上心,还挺可笑的,这么久了我还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田蕊不知道蓝可为什么会对自己一个陌生人说这些,兴许对蓝可来说自己并不陌生吧,像是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你之前谈过恋爱,应该也和我一样不甘心吧。”蓝可对田蕊了如指掌。

    田蕊依旧没有搭话,但是眼睛直视着蓝可,认真听着她叙述。

    “江胜宇从来不吃回头草,所以你放心,他可能会爱上下一个,但绝不会喜欢上一个。所以就是这样,我才觉得没意思,也觉得自己很可笑,我和他在一起没有一个月,却让我念念不忘时刻关注了这么久。我之前看到过一句话‘拉过我的手会去拉另一个人,说给我听过的话会去说给另一个人听,带我去过的地方会带她去,也会像亲我一样去亲另一个人。就像流水线生产一样,我只是他那段寂寞时间里出现的一个零件而已,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他也会像忘记之前那些人一样很轻易的把我忘了。’所以我才不甘,所以到现在我都不敢谈恋爱。”

    田蕊看着蓝可如此向自己吐露心声,觉得她很可怜,想起了和江一然分手之后的自己,当时也是这样害怕爱情,这样不甘,每天想着怎样报复。蓝可也一定会看着自己的照片想,这样一个人凭什么赢了我。

    可喜欢哪儿有什么输赢的标准,是身材好还是相貌好呢?都不是。

    田蕊很幸运,她遇到了胜宇,可蓝可却没有遇到那个可以将她带离泥淖的人。

    其实在看到蓝可的一瞬间,田蕊就觉得自己输了,论样貌、论身材、论谈吐,田蕊觉得自己比不过她,田蕊感到自卑,只是她不愿意在这个“前女友”面前表现出来。

    “认识江胜宇的时候,我刚从学校出来,入职到了航空公司当空姐,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的,可是他还是主动认识了我,和他另一个朋友一起。很快我就和他交往了,可是他当时的女朋友用了这次我的方式,让我在公司呆不下去最后被劝退,朋友介绍我去了一家经纪公司,做平面模特,那时他女朋友威胁我离开他,否则让我哪儿也呆不下去。我用分手作为威胁,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江胜宇,我以为他会挽留会出面解决,结果他毅然决然的答应了。”

    蓝可讲出这些的时候,像极了田蕊向肖萧,向其他朋友讲述江一然曾经如何对自己的一样,这让她觉得心痛。

    那时,田蕊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而蓝可或许没有。

    “从你进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一样,我其实看过我后面的那些女孩,我知道江胜宇不会和她们认真。可是你却让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太讽刺了。”蓝可自嘲的笑。

    “只是这些话,我没有人可以说。学校的事情我其实一直觉得很抱歉,我把我曾经受过的伤害转嫁给了一个素未相识的人,这阵子其实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昨晚江胜宇给我通过电话,让我向你道歉。可是你知道吗?他居然向我道歉了。”蓝可说到这里,似乎这一个道歉让她得到了开释,也许她就是在等一个“渣男”对被他伤害过的女孩说“对不起”吧。

    蓝可起身,她穿着焦糖色的风衣,戴着一顶呢绒帽,背对着田蕊迎着冬阳走去。

    田蕊很喜欢蓝可,从看到她第一眼就喜欢,第一眼是因为颜值,可后面的喜欢是人格魅力,可是她和蓝可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吧,不是敌人了,但也不会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