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福女〕〔少奶奶每天都在崩〕〔狂兵赘婿〕〔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大数据修仙〕〔从斗罗开始打卡〕〔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校园全能王牌少女〕〔1627崛起南海〕〔霸道总裁深深宠〕〔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都市超级医生〕〔剑来〕〔狂探〕〔最强逆袭〕〔都市之仙帝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二章 从天而降的数具尸体
    此言一出,原本喧哗的大厅内气氛凝固,众人悉数抬头,看向了传出声音的方位。

    听见自头顶传来的呼喝声,韩元德脸上的笑容随即凝固。

    敢在自己的大喜之日上送棺材,已经不仅仅是羞辱,而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而在云州地界,得罪了韩元德的人,向来无一善终!

    不等韩元德说话,他的嫡长孙韩华已经在楼梯下拍案而起:

    “妈的!是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敢在我韩家的宴会上闹事,是嫌弃自己命长吗?有种的就给我滚出来!”

    在众人纷纷议论之时,赵必安自二楼跃下,稳稳的落在了棺材旁边。

    韩元德看见赵必安忽然出现,惊愕片刻后,眼神发冷的开口道:“韩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来我韩家兴风作浪?”

    赵必安嘿然一笑,目光仿佛再看一具尸体:“我家主人要你死,何须缘由!”

    “你的主子是谁?”

    韩元德冷冷看着赵必安:

    “你们此举,可是要执意与我为敌吗?”

    赵必安眼中透出深深不屑:

    “与九州阁为敌?你这老狗也配?!”

    “狂妄——!”

    韩元德一声暴喝,还没来得及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在大厅入口,姬昊天已经在温可人的陪伴下走进门内:

    “韩老贼,试试看,这为你定制的棺木,可还合身吗?。”

    更多的宾客都把目光停留在了姬昊天身边的温可人身上,此女容颜之姣好,世所罕见,动静之间万种风情,配合那婀娜有致的身段,和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又令人无比渴求的气质,足以令无数男人迷魂夺魄。

    “阁下究竟何人?为何如此戏弄韩某?”

    韩元德看着走进门来的青年,感觉这面容有些熟悉。

    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可又是在哪见过呢?

    “本座姬昊天。”

    姬昊天虎目圆睁,滔天威压自周身散布。

    “姬家人?!”

    “姬家竟然还有余孽活着!”

    “活着不好吗,非要来送死……”

    全场宾客一阵惊骇哗然。

    对于姬昊天这个名字,在场众人几乎无人不晓。

    因为今天这场庆功宴的主人韩元德,正是当年灭掉姬家满门的凶嫌之一,也正因如此,他才有能力坐上了这云州首富的交椅。

    在韩元德面前,姬这个字眼是无上禁忌。

    韩元德怔了片刻,随即露出了一个无比猖狂的笑容:

    “哈哈……我还当来人是谁,却是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姬家余孽,想当年你姬家上下被尽数灭门,我们还都以为你早都该葬身鱼腹了,没想到你这孽障居然还苟活于世,而且还敢回到云州!”

    韩元德说话间,负手向前走去,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周边宾客纷纷退让:

    “你既然侥幸捡了一条命,那就该找个穷乡僻壤躲起来安度余生才是,而绝非头脑一热,跑到我的寿宴上来闹事,怎么,你是想找我复仇逞英雄?还是想早点下去陪你的父兄?”

    姬昊天面无表情的看着韩元德,身体纹丝未动:

    “本座今日来,是要替姬家三十余位英灵取你狗命!”

    姬昊天停顿了一下,神色中不觉间透出令人压抑的暴戾,俊朗的脸庞彰显狰狞之色:

    “血债!血偿!”

    “血债?!哈哈哈哈!你认为我韩元德的债,是谁都可以收的吗?如今的姬家早已经化为一片废墟,莫非你还当自己是曾经的姬家二少爷吗?!”

    韩元德语气揶揄,眉宇间的轻视和鄙夷呼之欲出。

    他韩元德早已经不再是那个给姬家跑腿卖命的二流仆从了。

    如今的姬家,更已不是当年那个五代传承,誉满华夏的医圣世家了。

    面前这个曾经的姬家二少爷,如今不过只是一个毫无背景可言,跳海逃生的覆门余孽。

    身后无宗族依仗,手中没权钱傍身。

    只找了一个力气大些的中年汉子,胡诌了一个连听都没听过的九州阁,然后背着一口破旧棺材,就想吓住名震云州的韩氏家主,简直天大的笑话!

    一念至此,韩元德放肆大笑,心中杀意汹涌:

    “你这是找死!”

    “姬家小儿,你莫非是当年纵身跳下悬崖,把脑子摔坏了吗?”

    一旁的韩华也是一脸的讽刺,盯着姬昊天身边容颜绝色的温可人打量了半晌,才继续揶揄道:

    “姬昊天,可惜你姬氏灭门那年我还小,否则还真想去见识一下那般场景,听说你母亲凌巧云号称北国第一美人,如今燕京赵家的家主张广还曾经追过她,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你父亲这个废物,啧啧,真是可惜啊,否则你现在本该是站在华夏巅峰的张氏少主才对,而不是姬家的丧家瘟犬……不!这么说也不对,毕竟你又不是姬振南夫妇的亲生骨肉,只是一个捡回来的孽种而已!”

    “哈哈!”

    韩华话音落,引得哄堂大笑。

    姬昊天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凌厉。

    “侮辱少座为大不敬,其罪当诛!”

    杀性大起的赵必安根本没再给韩华继续说话的机会,伸手在旁边的桌上捻起一只银筷子,手腕一抖,筷子登时化为一抹银芒,激射而出。

    “噗嗤!”

    筷子在韩华的咽喉穿梭而过,一阵鲜血溅出,韩华捂着脖子开始倒在地上抽搐,连求救声都没发出来,已经瞳孔涣散,彻底气绝身亡。

    血花绽放,赵必安仍旧稳稳矗立,眼中透出的狂热让人望之胆寒。

    看着韩家长孙的尸体,大厅内的众宾客笑容戛然而止,顿感脊背发凉。

    十余米的距离,用一根筷子就能取人性命,这是何等强者?

    “死了?真是放肆!竟然敢杀韩老的孙子!”

    “这姓姬的小子疯了吧,在云州地界,居然敢动韩家人,他有几个脑袋可以丢?”

    “这姓姬的激怒了韩老,今日必死无疑了!”

    “……”

    议论声中。

    姬昊天站在韩元德对面,脸色平静如水的跟他对视着,而且眼神中波澜不惊,在宾客眼中看来,姬昊天的平静似乎比有所动作更要嚣张。

    韩元德站在人后,看着自己孙儿被杀,面色由震惊转为吓人的冰冷:

    “孽障!!!竟敢当面杀我孙儿,来人啊,给我擒下这余孽,今日庆功宴,韩某定要生啖其肉,方可平息心头之恨!”

    韩元德话音落,大厅内鸦雀无声,无一人现身。

    半晌后,姬昊天的嘴唇微微动了动:

    “杀!”

    “得令!”

    赵必安应了一声,话音未落,人已经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桀桀怪笑着冲了出去,动作之灵敏,宛若乍现惊鸿,直扑在场的韩氏族人。

    韩元德一声呼喝,发现韩家护卫无一人出现,不由变得震怒:“你们这些狗奴才,难道听不见我的话吗!给我杀了这放纵狂徒!”

    “嘭嘭!”

    韩元德语罢,在韩家护卫之前所处的位置,无数尸体从天而降。

    血液飞溅!

    触目惊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