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王爷来〕〔恋战新梦〕〔山河警事〕〔都市无敌战神〕〔浮尘之外〕〔长恨缘歌〕〔蚀骨宠婚:陆少,〕〔荆棘玫瑰与异界骑〕〔镇鼎〕〔少夫人每天都在闹〕〔我居然可以鸿运当〕〔掌家商女不愁嫁〕〔超宠契婚:老公,〕〔空明之主〕〔道渊行〕〔阴阳法神〕〔龙魂帝歌〕〔逆天仙途路〕〔仙界奇主〕〔九天神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四章 镇南诊所
    寒风飒飒,漫天飘雪。

    一场血腥的屠戮过后,姬昊天一行人离开了修罗场一般的碧海酒店。

    这一刻,酒店门前的空气中似乎还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血腥味道。

    温可人撑开一把油纸伞,挡在了姬昊天头顶。

    多年来,姬昊天的生活始终由温可人打理,而作为贴身侍女的温可人也心细如发,一应琐事从来都无需姬昊天费心。

    赵必安站在姬昊天身边,身上已经没有了杀伐之气,一场摧枯拉朽式的杀戮,似乎让他的心情很是酣畅:“少座,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去平安镇。”

    姬昊天说话之时,眼中闪过一抹温情和渴望:

    “见我的母亲和妹妹!”

    ……

    平安镇是一座被高楼大厦围绕的城中村,放眼望去,尽是一片低矮的平房。

    一条破败的街道上,因为没有排水设施,加之近日来暴雪不断,所以路面上到都是由污水凝结而成的冰面,散发着腥臭味道。

    一处临街小院的屋顶之上,挂着一个灯箱,喷绘布上的字体经过风雨摧残,早已经泛白褪色,但还是能模糊看清招牌上面的名称。

    镇南诊所。

    这个名字取自国医圣手姬振南的名讳。

    这间诊所的设施十分简陋,屋子里取暖的设备,居然还是最原始的火炉,玻璃柜台的裂痕用胶带粘合固定,靠墙摆放的中药柜,早已漆面斑驳。

    虽然简陋不堪,却被收拾的一尘不染。

    此刻,姬素素正蹲在火炉边填煤,由于酷寒的天气,家中的自来水的管子又被冻住了,姬素素必须要烧一些热水,浇在管子上让它化开,否则家中就连明天的饮用水都难以为继。

    “吱嘎!”

    裹着铁皮的破旧木门被推开,挂霜的折页泛起酸牙的响声。

    听见门口的响动,姬素素转身望去,一名青年在一男一女的陪伴下,已经走进屋内,身后那名男子,更是鹰顾狼视,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姬素素感受到一行三人散发出难以掩盖的杀伐之气,眼中瞬间充满了警惕,一把抄起了身旁的扫帚:

    “你们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们,不要在这里闹事!否则我别怪我不客气!”

    姬昊天看着身前的姬素素,冰冻了十年的心顷刻融化,虽然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可手掌分明却在颤抖:

    “素素!”

    姬素素听见来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蓦地一怔,随着这张脸庞跟记忆中的模样逐渐重合,姬素素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

    “二哥!!”

    话音落,姬素素扔下手里的扫帚,大步奔上前去,狠狠地抱住了姬昊天,大颗泪珠顺着脸颊不断滚落,拳头在姬昊天的胸口上狠锤了几下:

    “整整十年!你究竟跑到哪去了!!”

    姬昊天的肩头瞬间被小妹涌出的泪水打湿,姬家之中,尤属姬素素跟他最为亲近,姬昊天更是对这个妹妹关爱有加,恨不得要把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她,如今看见姬素素的生活状态,姬昊天心中更是疼惜无比。

    姬昊天打量着妹妹身上残旧的衣衫,还有周遭破落的环境,用力揽住了她的背:

    “这些年哥哥不在,让你受苦了。”

    “十年音讯全无!你知不知道我和妈有多担心你!”

    姬素素抱着姬昊天,早已痛哭失声。

    “素素,外面怎么了?”

    这时,凌巧云的声音也从里屋传了出来:

    “是不是离儿来了?外面冷,快请屋里坐!”

    “妈!不是离儿姐姐!是二哥!二哥他回来了!”

    姬素素拭去脸上的泪痕,强忍着激动的情绪朗声回应道。

    “哗啦!”

    屋内沉寂片刻后,当即便传出了一阵瓷器摔裂的声音。

    “天儿!咳咳……是我儿昊天回来了吗!”

    随着凌巧云再度开口,屋内又传来了一阵东西落地的声响。

    姬昊天听见母亲的声音,加快脚步向门内走去,温可人和赵必安则原地驻足,没有打扰姬昊天一家团聚。

    掀开棉门帘,屋内的景象让姬昊天当场呆愣。

    养母凌巧云,曾经被誉为北国第一美人,可如今,时光的无情磨砺,早已经淡化了她的容颜,刻满了生活的艰辛和沧桑,一头青丝更是多出了一半花白的银发。

    短短十年,她却似苍老了数十岁。

    不仅如此,母亲的脸上,分明有着大片青紫,腿上更是裹着一层石膏,正扶着床头的柜子准备起身。

    “妈!”

    姬昊天一步上前,扶住了凌巧云的胳膊。

    “咕咚!”

    双膝触地,双眼噙泪的姬昊天直挺挺的跪在了病床之前:

    “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凌巧云看着跪在床前的姬昊天,颤抖指尖划过姬昊天的脸颊,十年间,凌巧云已经尝过了太多生活的艰辛。

    今日,她最为牵挂的孩子,终于回来了!

    “好孩子!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啊!”

    凌巧云的声音难掩激越,顺着脸颊滑落的泪珠,也在无声诉说着相隔十年的骨肉分离之苦。

    “母亲,你这伤……”

    姬昊天看见母亲身上明显的外伤痕迹,周身升起浓重戾气。

    “无妨,我身上的伤已经愈合大半,早都无碍了。”

    凌巧云见姬昊天问起自己的伤情,只轻描淡写的回应一句,对原因却绝口未提。

    “还不都是因为邢成志那个混蛋……”

    “素素!”

    凌巧云见姬素素插话,当下呵斥一声,如今姬家虽然覆灭十年,但处处与姬家作对之人却仍旧不少,她决然不想将姬昊天拖进这潭泥沼当中。

    “二哥,你们先坐,我会给你们倒水。”

    姬素素遭受了母亲呵斥,悻悻收住了后半句话,耸耸肩离开了房间。

    “妈,现在我回来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您和小妹受到一丝欺凌!”

    姬昊天见凌巧云不愿提及此事,便没再多问。

    只是双眼闪动之间,早已杀气腾腾。

    ……

    数分钟后,姬昊天安抚住了凌巧云的情绪,重新回到了前厅。

    正蹲在火炉边烧水的姬素素看见姬昊天过来,开心的笑了笑:

    “二哥,你一路风尘仆仆的回到家中,一定累了吧,你先陪妈妈坐一会,我很快就好,你真的不知道,这十年之中,妈妈最担心的人就是你了,每当夜里想起你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偷偷地掉眼泪,现在你总算回来了,真好!”

    姬昊天看着妹妹天真烂漫的模样,压低了声音:

    “素素,妈为什么会受伤!还有你刚刚提起的那个邢成志,此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