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婿崛起〕〔玫瑰与百合〕〔捡宝〕〔他比蜜糖还甜〕〔筑梦维艰〕〔傲娇老公,今晚见〕〔萌宝计划:爹地追〕〔忽然继承了三千万〕〔鬼手神医:王妃请〕〔挖坑的三小姐她有〕〔罗马尼亚雄鹰〕〔原来你在我心底〕〔重生甜妻:权少的〕〔OMG影帝过来组CP〕〔你等南风吹〕〔穿到异世去打架〕〔我家学霸皇帝养成〕〔魔帝在上:盛宠腹〕〔扬天〕〔非凡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十八章 真正死因
    厉出尘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要对少座动手,便一阵心悸,仿佛在十殿阎罗面前过了一遭。

    幸好,姬昊天没有怪罪自己。

    看到姬昊天等人离开后,穆中鹤急忙说道:

    “四爷,咱们已经是相识多年的故交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此恭敬,可他现在已经走了,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可以吗!”

    “嘭!”

    厉出尘一脚踹了上去,接着沉声暗骂:“你要找死不要带上我!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这句话,一旦宣扬出去,不仅会让你的家人性命不保,就连我厉家都会遭受波及,甚至覆灭!”

    “啊?”

    穆中鹤已经彻底懵了,他压根想不明白,为什么姬昊天会让厉出尘如此避讳。

    厉出尘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随后做了个深呼吸,看着身旁的两名护卫:

    “刚刚姬家二爷说穆中鹤手伸的太长,拖出去,断他两掌。”

    “四爷!不要啊!”

    穆中鹤被厉家护卫按住后,开始不住挣扎:

    “我与您交好多年,献金更是无数,您不能如此对我啊!”

    “只是丢掉双手,至少留下了一条命,今日事,只能怪你愚蠢至极,不开眼惹了连我都开罪不起的人。”

    厉出尘看着穆中鹤神采全无的双眼,微微摆手:

    “拖出去吧。”

    穆中鹤闻言,身子当即瘫软,他知道,自己今天没救了。

    一场精心谋划的夺权之争。

    一败涂地。

    ……

    云亭酒店门前。

    穆离自从跟姬昊天离开宴会,仍旧还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没想到在自己看来犹如刀山火海一般的夺位之争,居然被姬昊天这般轻描淡写的就给解决了,不仅如此,就连云州六阀之一的厉家人,也对姬昊天如神人一般尊敬。

    一念至此,穆离还是忍不住问道:

    “昊天哥哥,消失的这十年,你究竟都在干些什么?”

    姬昊天沉默片刻:

    “生存。”

    穆离听见这个凄凉的回答,不禁有些心疼:

    “整整十年,只是生存吗?”

    “一个人,过着孤独且没有色彩的生活,除了每天重复的噩梦,别无他物,或许,这只能称之为生存吧。”

    姬昊天言语洒脱:

    “如果真说有什么信念值得我坚持下去,或许就是我记得当年种种,心心念念想着今朝归来罢了。”

    听见姬昊天的回答,穆离也就没再多问,她本就是上层社会出身,自然知道一个家族或个人的攀爬,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或许姬昊天走到今天,真的只是运气好了有一些,至于厉家人会向他低头,也无非是因为姬昊天手中有什么厉家人的把柄罢了,于是话锋一转:

    “昊天哥哥,今天的事,真的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而父亲当年苦心经营的穆氏集团,恐怕也要在今日易手他人了,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灵前跟父亲交代。”

    穆离说着,眼泪仿佛断了线的珠子:

    “自从父亲开之后,我还没有去他的灵前祭奠过,因为我怕看见他的墓碑,我的一切坚强都会变得土崩瓦解,现在我已经守住了穆氏集团,终于有颜面去面对他了。”

    “走吧,我陪你去看穆伯伯。”

    姬昊天点点头:

    “穆伯伯与我父亲是故交挚友,又对我母亲和小妹颇多照顾,于情于理,我也该去祭奠一番。”

    穆离听闻此言,美眸中充满了浓浓依赖和感激:

    “谢谢。”

    姬昊天清浅一笑,接过温可人手中的披风,为穆离挡住了凛冽冬风。

    ……

    浮云遮月,繁星闪烁。

    云州城郊的穆家私人墓园。

    赵必安与温可人在远处矗立,姬昊天与穆离缓缓走向半山处的穆中绵坟冢。

    穆离将一束鲜花放在了穆中绵的墓前,缓缓跪下,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声音哽咽:

    “父亲,离儿来看你了!”

    一句话出口,穆离数日紧绷的情绪终于失控,开始哭的像个泪人一般:

    “穆氏集团的选举,已经尘埃落定了,在昊天哥哥的帮助下,我已经当选了集团的总裁,请您放心,我一定会继承您的遗志,将穆氏集团发扬光大,恢复昔日荣光!如果您在天有灵,也请您一定要保佑穆氏集团能够顺风顺水,昊天哥哥可以大仇得报!”

    “穆伯伯,请您放心,如今昊天已经回到了云州,我不会再让离儿受到任何人的欺负!”

    姬昊天蹲下腰,轻轻拂去了碑上的浮尘:

    “当年我姬家被奸人陷害,满门三十余口丧命于贼人之手,并且被暴尸荒野,是您不顾压力,为姬家修建了墓园,还一直接济我母亲和妹妹,昊天无以为报,定当竭力护离儿周全!”

    姬昊天语罢,恭敬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墓地之中,穆离看着姬昊天的背影,踌躇良久后,叹息着开口:

    “昊天哥哥,有件事,我本想一直瞒着你,但思虑再三,还是觉得这件事你应该知道。”

    姬昊天听见穆离的话,起身看向了她。

    “其实当年姬家出事那天,昊辰哥哥为你挡了一枪之后,并没有当场殒命,而是被姬家的几名忠仆救了出来,当年家父听闻姬家遭难,便连夜去了你家宅邸,可姬家当时已经葬身火海,而他却在山路之上,见到了奄奄一息的昊辰哥哥,当时他伏在路边,被人一刀刺在了后心,这一刀,才是他身死的真正原因。”

    穆离停顿了一下,眼中充满了悲戚之色:

    “我知道当年刺杀昊辰哥哥的人是谁。”

    姬昊天听闻此言,周身散发出浓厚威严:

    “是谁?!”

    墓地中,穆离看见姬昊天忽然冷峻起来的神色和凌厉眼神,被气氛压抑的有些难以呼吸:

    “昊天哥哥昏迷不醒的时候,除了不断重复着‘二弟快走’之外,就说过一句话,‘秀姨,为什么?’”

    “秀姨!?”

    姬昊天听闻此言,神色更加凝重。

    秀姨,正是他和姬家三兄妹的奶娘,原名李锦秀。

    李锦秀不止是姬家的下人。

    更是当年除去父母之外,整个姬家当中,跟他们三兄妹情谊最深厚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