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系统之请你砍〕〔艾贝尔的黎明〕〔通天鸿徒〕〔人皇纪〕〔都市大进化时代〕〔王者大陆and荣耀联〕〔巅峰仙道〕〔天道渡灵人〕〔极品全能保安〕〔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基因狂徒〕〔重生之最强星帝〕〔女配拒绝当炮灰〕〔神级黄金指〕〔股掌之间〕〔末日仙尊〕〔都市狂尊〕〔农门恶女是团宠〕〔想当个复仇女神好〕〔国家终于给我分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二十六章 第二份寿礼
      

      “咕咚”

      刘明宇的尸体重重砸在地上,泛起一声闷响。

      此变一出,会场内鸦雀无声,连呼喊声都没有响起,因为这一刻,所有人都已经被惊呆了,会场里的客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在李锦秀大寿之日,居然有人敢在她举办的慈善拍卖会上行凶杀人。

      姬昊天冷冷扫了一眼刘明宇的尸体,戏谑的看向了站在台上的李锦秀

      “此人刚刚辩驳,说这龙王之泪不属于我姬家,那你认为如何”

      “天儿贤侄,既然你对这枚玉牌感兴趣,那么秀姨把它送给你就是了,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与我之间,还分得那么清楚干什么。”

      李锦秀亲眼见到温可人斩杀了刘明宇,此刻也是心头巨震,但还是强压惊骇保持着形象,转身对主持人道

      “把龙王之泪取出来”

      “是”

      主持人闻言,摆手叫过几名负责看守的护卫,三把钥匙同时启动之下,防弹玻璃罩弹开,李锦秀取出玉牌后,迈步向姬昊天走去“天儿,十年不见,这玉牌,就当做秀姨送给你的见面礼。”

      “我说过,这枚玉牌,是用你的命换的。”

      玉佩在手,传来了一股温热,姬昊天看着手里的玉佩,心头骤然一紧,大哥的音容笑貌顷刻在脑海中浮现。

      一想到姬昊辰在万丈深崖边缘为自己挡下的那一枪,姬昊天心潮翻涌,眼中难抑杀机。

      李锦秀站在旁边,看见姬昊天的眼神之后,心中也萌生出了退缩之意,转身看向了周遭宾客

      “诸位,你们也看见了,今日的拍卖会上出现了一些意外,接下来,我要处理善后事宜,所以今日的活动,到此就结束了,还请诸位谅解”

      “且慢”

      没等李锦秀把话说完,姬昊天便开口打断了她,随后笑眯眯的开口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日应该是您老的寿辰吧,那么拍卖宴结束后,不是还有寿宴吗,既然今天是您的生日,自然该热热闹闹的操办,我可还想要给您贺寿呢”

      李锦秀听见这句话,不禁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深深嵌进掌心血肉之内。

      姬昊天此举,究竟何意

      他今日前往,究竟是因为听说了龙王之泪拍卖的消息,被吸引而来

      还是因为他查到了十年前那一桩惨案的始末

      一时间,李锦秀的思绪开始烦乱不堪,一抹淡淡的恐惧也开始在心头萦绕。

      舞台边缘,李锦秀的管家见她出神良久,有失仪态,便轻轻走到她的身边,压低声音提醒道

      “夫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今日这姬昊天来者不善,恐怕要生事端。”

      李锦秀略一思忖,继续道

      “通知下去,让护卫埋伏在宴会厅以防不测,还有,你现在立刻跟赵阀的大公子赵尚俊联络,让他赶过来为我压阵,我就不信凭我李锦秀在云州的十年经营,再加上赵家的帮助,还治不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夫人放心,我这就去办”

      管家连连点头,向后退去。

      李锦秀安排完一应事宜,脸色阴沉的沉默片刻,随后露出一个笑容朗声道

      “诸位,今日乃是我六十六岁的寿辰,既然我侄儿昊天有心为我祝寿,我也不好推辞,我已经在酒店二楼的宴会厅中备好了酒席,请各位前往二楼用膳”

      海亚酒店二楼。

      整体以红色为主基调的宴会厅中张灯结彩,六十张桌子边座无虚席,桌面上堆叠的各种山珍海味,以及玉液琼浆,无不彰显着李锦秀今日的财大气粗和雄厚实力。

      只是这寿宴的场面,却诡异的出奇。

      原本该是热热闹闹的宴会厅内,此刻燕雀无声,众多宾客噤若寒蝉,不过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有意无意的瞟向了首位。

      在大厅最前方的一张桌边,姬昊天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不发一语,却无端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威严。

      “天儿,你十年未归,如今秀姨现在终于苦尽甘来,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老妈子了,这十年来,秀姨虽然没有陪在你身边,不过一想到你孤身一人流落在外,我每每都是夜不能寐,好在苍天有眼,让你平安的长大成人,也回到了云州,天儿,你放心,以后只要有秀姨在,你就再也不会受到任何委屈你看这寿宴的排场,比之当年的姬家,如何”

      李锦秀看着姬昊天,话中有话的问了一句,她此举无非是为了想要向姬昊天炫耀自己的实力,同时也想震慑姬昊天,让他认清局势,不要乱来。

      “你这寿宴倘若要跟当年的姬家相比,似乎还少了一丝血腥味。”

      姬昊天的脸上依旧寒气逼人

      “何况既然是寿宴,这么冷冰冰的多无趣,今日过来之前,我给你准备了寿礼。”

      姬昊天停顿一下,看向了温可人

      “把礼物拿上来。”

      “是。”

      温可人温婉一笑,身形婀娜的向门外走去,消失在了门口。

      听见姬昊天和李锦秀的对话,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温可人离开的门前,满心好奇的等待着,姬昊天究竟送来的是什么样的贺礼。

      片刻之后,温可人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宴会厅入口,娇小玲珑的身材,居然拖着一口与自身比例极为不符的青铜巨钟。

      “咚”

      随着温可人松手,巨大的闷响在宴会厅中久久回荡,震颤的回音震的人耳膜发鼓。

      “九州阁少座敬上贺礼,丧钟一座”

      锈迹斑斑的铜钟之下,通体理石的地面已经龟裂开来,裂纹扩散如网。

      “天儿,你这是何意”

      李锦秀看见堵在宴会厅入口的青铜大钟,终于无法再将这场看似和睦慈孝的戏演下去,脸色逐渐变得阴沉。

      姬昊天目光一凛,倏的散发出浓重杀气

      “我今日来,除了为你贺寿,也是给你送终”

      “嘭”

      李锦秀闻言,当即拍案而起

      “姬昊天,你简直放肆你今日前来,先是在拍卖会上随意杀人,又夺走至宝龙王之泪,我一忍再忍,只因我李锦秀念及旧情,不愿与你为难可你却真把这里当成了可以让你恣意妄为之地了吗来人啊”

      “呼啦啦”

      随着李锦秀开口,埋伏在宴会厅周围的众多护卫们一涌而出,迅速将姬昊天等人围在中心。

      “旧情”

      姬昊天对众多护卫视若无睹,目光瞥向李锦秀,戾气迸现

      “该是旧债才对吧”

      “姬昊天,今日我若有失,你也必将给我陪葬”

      李锦秀见姬昊天根本不为旧情所动,鼓起勇气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

      “我知道你归回云州之后,做尽了无法无天之事,可如今我儿子已经投身军旅,并且地位显赫,倘若你继续不知好歹的话,我必将召唤我儿归来,替云州除了你这劣迹斑斑的祸害”

      “咣当”

      就在此时,宴会厅的偏门被人一把推开,李府管家面如土色的跑到李锦秀面前,声音颤抖

      “夫人,少、少爷他出事了”

      “你说什么”

      李锦秀听完管家的话,呼吸登时一滞,眉心紧蹙

      “我儿他怎么了”

      管家额头上冷汗横溢,颤颤巍巍的开口道

      “刚刚军部打来电话,说少爷他因为贪赃枉法、违反军纪,已经被军中法办了。”

      管家语罢,当即垂泪

      “军部刚刚来电话,通知我们过去认领少爷的尸体。”

      “啊”

      李锦秀听闻此言,顿感视线天旋地转,面容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惊叫之下,头上的发簪脱落,披头散发的样子,一如二十多年前,姬振南好心收留的那名流女。

      姬昊天如松站立,看见李锦秀绝望空洞的眼神之后,脸色却变得平静许多

      “李锦秀,我送上的这第二份寿礼,你可还满意”

      天津https:.tetb.

    &entent”></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众神塔〕〔鹿妖逐鹿〕〔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万劫圣尊〕〔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萌神恋爱学院〕〔快穿:反派女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