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福女〕〔少奶奶每天都在崩〕〔狂兵赘婿〕〔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大数据修仙〕〔从斗罗开始打卡〕〔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校园全能王牌少女〕〔1627崛起南海〕〔霸道总裁深深宠〕〔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都市超级医生〕〔剑来〕〔狂探〕〔最强逆袭〕〔都市之仙帝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三十九章 北国医圣,束手无策
    方家庄园一间辅楼的房间里,方浩绅看着躺在床上痛至昏迷,双腿已经软成了烂泥模样,脸色铁青无比,手掌不断颤抖。

    舐犊情深。

    心痛欲裂。

    “怎么会这样!”

    “这是谁干的?”

    “居然敢对我方家人动手,找死!”

    “可怜嵘儿才二十四岁,怎么就早了如此横祸呢!”

    “……!”

    跟随方浩绅一同前来的其余方家人,都在义愤填膺的评价着方清嵘的伤情。

    “够了!”

    方浩绅一声暴喝,打断了众人的喧哗:

    “别在这打扰嵘儿休息,都给我滚出去!”

    众人见家主动怒,彼此间对视一眼,全都悻悻退出了房间之外,只剩方浩铭还站在原地没动,同时转身向一名下人问道:

    “不是说已经请了医圣沈牧之过来了吗,怎么还不到?”

    “回二老爷,刚刚下人来报,沈医圣已经到了庄园,此刻正在往这边来!”

    “都让让!沈医圣到了!”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吆喝。

    方浩铭听见这话,快步转身向房间外走去,不管怎么样,今日方清嵘都是陪着自己的女儿去接亲的。

    而且方浩铭膝下无子,平素就对方清嵘甚是喜爱,此刻更是急的不行。

    “沈医圣,您终于到了!”

    方浩铭虽然着急,但该有的礼数并没有少,几步迎上去恭维道:

    “如今的北方七州,以您的医术最为精湛,此刻有您到场,我那苦命的侄儿就算有救了!”

    “方二爷言重了,老朽不过就是习得微末岐黄之术而已,医圣二字断不敢当!”

    已经年逾古稀,鹤发童颜的沈牧之微微摆手,客气的回应一声,以他的医术,早已经习惯了这些虚无的恭维。

    慢条斯理。

    从容不迫。

    即便面对云州六阀中人,沈牧之依旧泰然,毕竟是人就会得病,即便贵胄皇亲也无可避免,这些年里,沈牧之见到的权贵更是数不胜数,于是继续道:

    “二爷,据说小少爷病情危急,可否先让老朽望诊?”

    “好!您快这边请!今日我侄儿所受之伤颇为怪异,恐怕寻常医者断然束手无策,只好请您出手了。”

    方浩铭连连点头,将沈牧之让进了房间里,身上丝毫没有了平时那股指点江山的气势。

    沈牧之能被誉为医圣,在医术上的造诣自然深厚,今日方家为了请他前来,不仅付出了天价诊费,更送去了数件稀世珍宝,不过真正让沈牧之动心的,其实是他的好奇。

    方家贵为云州六阀,府上的医生自然不会是庸碌之辈,能让方家府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着实勾起了沈牧之的好奇心。

    沈牧之跟随方浩铭进门后,跟方浩绅寒暄几句,便径直走到了病床之前,此刻的方清嵘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之上,身上已经连接了各种医学仪器,沈牧之将视线定格在方清嵘瘫软的双腿之上,当即皱眉。

    方浩铭所言非虚。

    此伤绝不寻常。

    方浩绅看见沈牧之的凝重之色,立即解释道:

    “沈医圣,嵘儿自从受伤之后,双腿便软若无骨一般,府上的几名医生看了,都说没见过此等诡异之事,还望您救我儿于水火。”

    “敢问方家主,小少爷是被何物所伤?”

    “井廷!”

    方浩绅立即将视线移到了井廷身上。

    井廷此刻本就惶恐,见方浩绅示意,立即开口道:

    “回沈医圣,我家少爷乃是被一贼人所伤,那贼人动手之时,没用武器,只是对少爷的对上拍了两掌!”

    “只打了两掌?”

    沈牧之闻言,微微眯眼:

    “方家主,还烦请这房间里的人全部回避,老夫需要清净。”

    “快!所有人都离开房间!”

    方浩绅立刻驱散众人,连自己都退了出去。

    走廊内。

    “大哥,这沈牧之号称北国医圣,是继姬振南之后,医术最为卓绝之人,你放心吧,今日有他在此,嵘儿必定无恙!”

    方浩铭看着一脸惆怅和担忧的方浩绅,轻声安慰了一句。

    “但愿如此吧。”

    方浩绅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今日我儿倘若有失,我定要将与此事有关之人,悉数抹杀!”

    井廷听见二人此番对话,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因为担忧,还没有汇报方清嵘的情况,连忙开口道:

    “老爷,今日那个打伤少爷的人,正是姬振南的二儿子,姬昊天!”

    “什么?!”

    方浩绅闻言,猛然转身:

    “我方家与姬家素无瓜葛,这孽障为何要重伤我儿?”

    “那姬昊天,今日是奔着邢家父子去的,他诛杀邢家父子之后,少爷看不惯他的胡作为非,就仗义执言了几句,没想到惹怒了那凶戾贼人,所以少爷他才、才……”

    井廷当着方浩绅的面,自然不能说方清嵘受伤是因为无端寻衅,立刻编排了一个正面的形象。

    “这姬家小儿,简直找死!”

    方浩绅闻言,双眼几欲喷火:

    “通知府中最精锐的护卫整合待命,等沈牧之为少爷诊断之后,我要亲自取了这竖子性命!”

    “是!”

    井廷得到指派,如获重赦一般逃离了方浩绅身边。

    病房之内,沈牧之将手搭在方清嵘的脉搏之上,眉头愈发紧锁。

    他从医多年,自诩没什么疑难杂症能够难倒自己,可今日方清嵘的脉象之古怪,却让他满心骇然。

    明明双腿已经彻底废掉,连骨头都消失无踪,可这脉象却平稳如故,仿佛出手那人,只是为了废掉方清嵘的双腿,却并没有想要伤他的性命。

    单凭一掌,居然能够让人的腿骨尽数化为齑粉,如此恐怖的威力,难道……

    想到这里,沈牧之在随身药箱中取出一枚银针,对着方清嵘腿部的一处大穴直刺下去。

    手法凌厉。

    银针如芒。

    “嘣!”

    一声清脆的响声泛起,面对柔软的皮肤,沈牧之的银针根本没办法刺进去分毫,居然生生折断。

    ……

    整整一个小时,病房内都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方浩绅的双腿都站的酸胀无比,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沈牧之泰然不见,面色颓然。

    “沈医圣,我儿的伤,可有定论?”

    方浩绅语气急促的催问一句,此刻,他已经把全部的宝都押在了沈牧之身上。

    沈牧之吐出一口浊气,轻声开口道:

    “方家主,贵公子的性命无碍,只是这双腿,怕是保不住了。”

    “什么?!”

    方浩绅先是一愣,随后快速回应道:

    “沈医圣,我方家的财力,您是知道的,只要能治好我儿的腿,哪怕耗费万金,我都不会犹豫,如果有治疗之法,还请您直言,饶是稀世灵药,我也能送到您的身前!”

    “方家主,贵公子的伤,不是钱的事。”

    沈牧之微微摇头:

    “他今日所受之伤不比寻常,乃是内功高手所致!不仅震断了贵公子的双腿骨骼,而且经脉尽断,此病不医还好,倘若妄动的话,恐怕他的命,就保不住了!

    依老夫遇见,小少爷今日见到的人,是当世的绝顶高手,小少爷双腿被废,只是因为对方没想要他的命,只是他这后半生,恐怕再无站起来的可能了!”

    方浩绅眼角跳动:“别无他法?”

    沈牧之双目微垂:

    “恕我直言,贵府小少爷的病,普天之下,恐怕无人可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