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玄医〕〔腹黑娇妻宠不停〕〔神偷世子妃〕〔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点击修仙app〕〔重生九零小军嫂〕〔蒸汽时代的旁门剑〕〔道法的世界〕〔民国之远东巨商〕〔大国航空〕〔超品小神农〕〔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篱笆外的影子〕〔吾家娇女〕〔我所想的英雄学院〕〔无敌从异界武林开〕〔碧海风云之谋定天〕〔超神入梦〕〔一直剧透一直爽〕〔绿茵傻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四十五章 莫问,慎言。
    方家,方清嵘病房内。

    一名贵气逼人的美艳妇人站在床前,脸上尽是悲戚之色,眼眸中透出难以隐藏的怒火,周边的仆从和方家下人见她动怒,一个个低头站立,大气不敢喘。

    随是女流之辈。

    气场胜过男儿。

    这女人,就是方家的三小姐,方浩绅的亲妹妹,方浩月。

    方家老门主的子女虽多,但只有方浩绅、方浩铭和方浩月是同父同母所生,所以三人的关系尤为亲近。

    方浩月虽然有自己的儿子,但门阀子弟,都以宗族为先,她作为方清嵘的姑妈,对于这个属于方家的孩子自然是宠溺非常,今日听闻他重伤的消息,当即便乘坐私人飞机从国外归来。

    方浩月未出嫁之前,就被称为方家最精明的女人,不仅颜值出众,而且心思更为狠辣。

    但她最令人恐惧的头衔,并非来自于方家,而是赵阀。

    方浩月,乃是当今赵阀门主赵桂亭的正房夫人。

    众所周知,六阀中以赵家实力最为强横,而且方浩月还是赵家少门主的生母。

    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

    其身份尊崇自然无需多言。

    六阀中人,以联姻的方式结盟,以扩充自身实力的事情屡见不鲜,这也就导致了这些深门大院中的许多夫妻在这种互相利用的婚姻中,是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基础的,这个原因,也是六阀中庶出子弟层出不穷的原因之一。

    但赵阀家主自从年轻时娶了方浩月之后,除了当年为重病的老家主冲喜之时,纳了一房小妾龙氏之外,从来没有传出过绯闻,外界更有传言,方浩月在赵家地位极高,几乎能与家主旗鼓相当。

    六阀中的女人。

    除方浩月之外,再无人有此地位。

    “三妹,你回来了!”

    方浩绅走进病房,看见方浩月的背影后,开口打了个招呼。

    “方家已经跻身六阀,在云州境内早已经只手遮天,嵘儿为何还会遭此劫难?!”

    方浩月转身,看向方浩绅兄弟二人的眼中满是责备。

    “今日之事,的确算是横祸一桩。”

    方浩绅一声叹息:

    “清嵘乃是被异人所伤,今天下午我为了报此血仇,动用了狼蛛!”

    “那贼人此刻在哪里?我一定要看见他被抽筋剥皮!挫骨扬灰!”

    方浩月闻言,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在她看来,方家狼蛛组织一动,不管对方是谁,决计都无法逃脱这场抓捕。

    方浩绅听见妹妹的询问,一脸羞赧之色:

    “事情办砸了,不仅贼人脱逃,就连狼蛛也全军覆灭……”

    “什么?”

    方浩月闻言,黛眉紧蹙:“居然有实力抗衡狼蛛,莫非伤了嵘儿的是六阀子弟?”

    震惊之色。

    溢于言表。

    “不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毛头小子。”

    方浩铭顿了一下:

    “三妹,从小到大,大哥就对你宠溺非常,整个方家之内,嵘儿也跟你最为亲近,今日家中遭此劫难,狼蛛又全军覆没,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二哥放心,我今天从东南亚匆忙归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个侄儿讨一番公道的!”

    方浩月的脸上展现出了一抹女人少有的凶戾:

    “回国之前,我已经吩咐赵家的影卫整备待命了!”

    方家兄弟听见这个回答,齐齐露出震惊神色。

    影卫,乃是赵阀一族的私人护军,向来只存在于传说当中,是一股只有在赵家遭遇极为重大的困境,或者有覆族危险时才会出现的力量。

    传闻赵家几年前在非洲的钻石矿被当地一股私人武装占据,当地**军围剿不力,赵家便亲自解决。

    最终,影卫只去了九人,就解决了连正规军都无法撼动的武装力量。

    云州境内,除了赵阀家主赵桂亭,从没有人跟影卫接触过。

    换而言之,接触过影卫的人,都已经死了。

    半晌后,方浩绅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三妹,不是说那影卫只受赵桂亭调遣吗,没想到你……”

    方浩月抬手打断:

    “影卫之事,你无需多问,只要告诉我,伤害嵘儿的人是谁!”

    “伤害嵘儿和绞杀狼蛛之人,乃是十年前被灭族的姬家余孽,此人名叫姬昊天,在姬家行二,不过并非姬振南夫妇亲生,而是一名被捡回来的野种,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现在就跟姬振南的遗孀和女儿一同住在平安镇的镇南诊所。”

    “姬昊天?”

    方浩月闻言,眼角猛然跳动了一下。

    “三妹,可有什么不妥吗?”

    方浩绅察觉到这处异样,沉声追问道。

    方浩月犹豫片刻,眼神中透出了一抹不甘:

    “放眼云州,以赵阀的能力,足以强横行走,毫无忌惮,但这姬昊天,却是个例外。”

    “什么?!这云州怎么可能还有让赵阀顾忌的人!”

    方浩铭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姬昊天,不过就是一个死里逃生,不知道在哪捡回来的野种罢了,怎么可能会让经营百余年的赵阀畏惧,三妹,清嵘可是你的亲侄儿,难道你真的要放任不管吗?”

    “住口!”

    方浩月一声呵斥,饶是方浩铭是他二哥,也吓的不敢继续吱声。

    “三妹……”

    方浩绅一声叹息。

    “大哥,嵘儿之事,并非我不管,而是无力去管,几日前,桂亭已经下达严令,赵阀上下所有人等,都必须要对姬昊天敬而远之,但凡涉及到姬家之事,全部坐井上观,若有违者,家规严处!”

    方浩月吐气如兰,眼神也有些无奈:

    “想要调动赵阀影卫,必须有家主手令,如果桂亭知道我要对付的人是姬家,他是决然不会同意的。”

    “此话出自赵家主之口?”

    方浩绅闻听此言,宛若雷击的呆立当场,他实在想不通,已经在云州触顶的赵桂亭,怎么会惧怕姬昊天这样一个无名之辈。

    “桂亭并不畏惧姬家,更不怕什么姬昊天,他只是不想开罪姬昊天身后的九州阁罢了。”

    “九州阁?”

    方浩绅一脸不解:

    “根据我的调查,姬昊天的确多次提起过这个名字,但是我多方了解,似乎这个九州阁,并不真实存在。”

    “你查不到九州阁,只因为你的层次太低。”

    方浩月面色冰冷:

    “别说你了,就连方家都查不到九州阁的具体信息,之前桂亭得知姬昊天的身份,给燕京的贵胄们打了无数电话询问,得到的回答只有两句话‘莫问’、‘慎言’。”

    “按照你的说法,难道清嵘的仇就此罢休了吗?我们方家经营多年,难道还要任人宰割不成?”

    方浩绅听见这话,情绪更加激动起来,虽然嘴上义正言辞,但是在他心中,已经愈发想要将姬昊天除掉,一个能让燕京那些高官都闭口不言的神秘存在,一旦真的查到自己针对他进行过暗杀,这个后果岂是非同小可的?

    “不,虽然没办法调动影卫,但是仇我们还要报。”

    方浩月微微摆了下手:

    “姬昊天虽然身份显贵,可云州毕竟是我们的地盘,他想在这撒野,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方浩绅闻听此言,眼神蓦地一亮:

    “三妹,你可是有了什么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