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和校草有个婚约〕〔誓欢〕〔高调宠婚:薄总不〕〔庶女的璀璨人生〕〔医入江湖〕〔大道浮图〕〔穿越空间:农门冲〕〔傲娇摄政王,你命〕〔我家学霸皇帝养成〕〔想当个复仇女神好〕〔OMG影帝过来组CP〕〔诛天之拳〕〔使君〕〔异世杀皇〕〔星海仙冢〕〔氪金女仙〕〔武道苍宇〕〔第一氏族〕〔无敌系统之请你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四十七章 苗疆,三尸蛊!
    水云山,厉家宅邸。

    “少座,我们到了,这一间,就是家父的卧房!”

    在厉出尘的引领,和厉海中的陪同下,姬昊天来到了厉家庄园中一处偏僻的别院。

    与占地广阔,无比豪华庄园比起来。

    这间别院显得极不起眼。

    看来,厉金洪的病已经极其严重。

    否则也不会藏得如此之深。

    厉金洪的卧房很简单,除了床榻,只有一张茶案,和旁边的两把黄花梨龙纹太师椅。

    茶案之上,上好的檀香自宣德炉中袅袅飘荡,一尊斗彩鸡缸杯静静摆放在茶盘之上,升腾的蒸汽散发着浓郁茶香。

    简洁,却又不失庄重。

    “父亲,少座大人到了!”

    厉海中进门后,迈步走到床边,对厉金洪轻声开口。

    “咳咳……咳咳咳……快!扶我起身!”

    厉金洪在两位儿子的搀扶下,缓缓从床上坐起。

    病病殃殃。

    气势全无。

    年近七十的厉金洪虽为一阀之主,但久病不愈,早已经憔悴不堪。

    须发皆白的脸上眉目无神,脸色更是蜡黄无比。

    厉出尘挣扎起身,声音虚弱的继续道:

    “少座!按照礼数,您大驾云州,老朽本该亲自前去迎接才对,但我年龄大了,体能精力每况日下,近日又实在抱恙,未能亲自前往,还请少座恕罪。”

    声音低微。

    神色恭敬。

    短短几句话讲完,已经让厉金洪额头见汗,此刻他身体暴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升满了密密麻麻的浓疮,而且还渗出了恶心的粘液。

    远远望去,根本没有人形,像极了一直巨大的癞蛤蟆。

    “罢了。”

    姬昊天今日毕竟是来给厉金洪治病的,所以也没摆什么架子:

    “厉老家主有心如此,本座能够体会。”

    “咕咚!”

    与此同时,厉海中和厉出尘双双跪倒,对姬昊天参拜道:

    “还望少座念在我厉家忠心耿耿,出手救我父亲脱离苦海。”

    姬昊天迈步走到厉金洪床边,刚一靠近,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便充斥了鼻腔:

    “伸手。”

    “承蒙少座关照,老朽多有不恭了。”

    厉金洪答应一声,伸出了滑腻的手臂。

    指尖刚一触碰到厉金洪的手腕,姬昊天便蹙起了眉头。

    因为厉金洪的身体冰冷无比,仿佛一块寒冰。

    但是在他的体内,分明却有一股灼热似火的内力在随着经脉涌动。

    三尸蛊!

    短短一瞬,姬昊天便弄清楚了厉金洪的病症。

    下蛊之人狠戾非常,简直毫无人性。

    这种蛊出自苗疆,毒性异常猛烈,寄宿在宿主身体里,依靠吸食宿主精血为食,排泄物便是至猛毒液,使宿主全身痉挛、起毒疮,痛不欲生。

    每次经过一轮圆月,此蛊便会凶猛三分,时至今日,厉金洪体内的蛊已经养至大成,如果不是姬昊天前来,恐怕厉金洪绝对挺不到当日中午。

    按照厉家的财力和实力,这种三尸蛊,应该是很容易被检测出来的,只是这投蛊之人内力极为雄厚,在下蛊的同时,又凝聚了一股强横内力包裹蛊虫,彻底掩盖住了它的气息。

    如此一来,只要诊脉之人的修为在投蛊那人之下,便永远不可能发现端倪。

    找到病症之后,姬昊天反而对这个下蛊之人产生了极大兴趣,因为对方的功力虽然不如自己,但是也足以与自己有一敌之力了。

    以对方的修为和手段,想要除掉厉金洪,简直易如反掌,为什么还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呢?

    一念至此,姬昊天眼睑低垂的发问道:

    “厉家主,你这伤,是何人所致?”

    “回禀少座,提起此事,老朽惭愧万分,因为时至今日,老朽仍旧没有察觉到这贼人的下落!”

    随着姬昊天向厉金洪体内输送些许内力,厉金洪周身疼痛大减,脸色也红润了许多:

    “大约在一年之前,老朽无意中得知,在云州境内,有敌国细作行动,于是便派出下人打探,这才得知他们之所以混迹在云州,乃是为了利用云州每年一次的地下黑市拍卖会,获取一些边关的军事情报,正当我准备整合力量擒获这些贼人的时候,忽然在家中遭遇了袭击。”

    提起此事,厉金洪仍旧心有余悸:

    “这水云山乃是我厉家根本,平日里防卫森严,连一只苍蝇都混不进来,可是那名杀手居然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索性当时昆仑山纯阳观的玄鼎真人云游至此,正巧被我请到府中做客,这才出手救下了我一条性命,那贼人离开的时候,仓促对我打了一掌,不过并未伤到我的根本,却不知为何,老朽忽然就在半年前发病,变成了今天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

    姬昊天这才理解,为何厉金洪能在袭击他的人手中捡了一条命,原来也是因为得到了化外高人的帮助。

    在厉金洪提起自己遇袭,乃是因为发现了云州有细作活动的时候,姬昊天也同时想起了赵必安前几日在边关带回来的云锦舆图。

    也不知道这张地图,跟袭击厉金洪的贼人有没有关系。

    姬昊天在思索之间,同时也在不断运息,疏通着厉金洪的经脉,很快便锁定了随着血液移动的三尸蛊。

    劲风猎猎。

    随着姬昊天内力涌动,他手掌边缘的空气已经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涟漪,而厉金洪后颈处的一个脓包也逐渐鼓了起来。

    “噗——”

    随着姬昊天手指微动,那处脓包骤然撑破。

    一枚花生粒大小,通体雪白,却带着红色脉络的肉虫子激射而出,重重撞在了墙壁之上。

    随着虫子炸裂开来,大片黑色的血液溅了满墙。

    表面之上,甚至还隐隐有黑色的雾气氤氲缭绕。

    “呼呼!”

    厉金洪体内的三尸蛊被姬昊天逼出去之后,当即开始大口喘息。

    半年来,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呼吸如此通畅,周身都轻松了不少。

    姬昊天收回气息,在一旁的银盆中洗完手,坐在了茶案旁边,对厉海中与厉出尘吩咐道:

    “蜈蚣、青蛇、蚰蜒、赤蚁、毒蜂、火蝉、蚯蚓,将这七种物品晒干研磨,配合凝脂雪莲混合成膏,每日子时为厉家主涂抹全身,同时取玄参、决明子、地骨皮、知母、夏枯草,配合西海蓝眼芙蓉、东海落冥花煎服,七日后,厉家主便可无恙。”

    厉金洪闻言,当即从病榻上起身,向姬昊天屈身跪倒:

    “少座今日纡尊降贵,愿意为老朽驱除恶疾,从此以后,我厉家上下,为您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姬昊天乃至尊之躯。

    今日出手。

    怎能不令厉金洪诚惶诚恐。

    厉海中和厉出尘见状,也纷纷跪倒参拜,没想到半年来,他们访遍天下名医,连医圣沈牧之都已经宣告死刑的病症,居然被姬昊天如此轻描淡写的就给治愈了。

    厉出尘激动之余,继续开口道:

    “少座,在下还有一事需要禀报,根据我的调查,当年祸乱姬家的一众人等,如今已经私下组成武装联盟,企图在四日之后的祭奠仪式上,对您不利。”

    姬昊天闻听此言,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因为厉出尘汇报的事,赵必安早已经向他禀明,不过厉出尘此刻能将这件事讲出来,倒也足以证明了厉家的忠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众神塔〕〔鹿妖逐鹿〕〔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万劫圣尊〕〔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萌神恋爱学院〕〔快穿:反派女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