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全才天医小说〕〔病娇毒妃狠绝色〕〔世子在线求生〕〔校园全能王牌少女〕〔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暖婚厚爱:陆先生〕〔将女重生:暴君要〕〔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狂武神帝(古枫古〕〔悲催村女重生记〕〔神魔之上〕〔霸气纵横九万里〕〔最后的道族〕〔末日仙尊〕〔都市最强仙医〕〔直播手术室〕〔重回五零当军嫂〕〔都市之绝代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六十七章 你我之间,不死不休。
    赵阀作为流传数百年的大家族,底蕴自然深厚无比。

    在赵家人眼中,家族的辉煌固然跟历代家主的努力脱不开干系,不过风水也占了很大比重。

    赵阀的家族墓地位于城东天秀山。

    曾有游历至此的高人说过,天秀山聚天地灵气,乃是龙脉,祖坟设立于此地的家族,必定历代兴旺,升龙腾凤。

    那位高人对于风水的预测是否准确,没人能够说得清楚,不过赵家近百年来。确实出过许多豪杰。

    尤其是在赵桂亭担任家主之后,赵阀更是实力激增。

    问鼎六阀,数十年从未曾遇见敌手。

    但这一切,似乎都在姬昊天回到云州以后产生了改变。

    先是赵尚俊的生意代理人李锦秀横死寿宴。

    之后赵阀的姻亲方家更是惨遭灭门。

    最后就连赵阀的正室门主夫人,也被人一刀抹了脖子。

    对于站在这座城市顶端的赵家来说。

    这些经历,已经是天大的耻辱。

    虎口拔牙。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在赵桂亭的授意下,所有的怒火全都被压了下来,至于方浩月的死更是秘不外宣,只宣称方家不慎失火,举族葬身火海,门主夫人听闻娘家出事,急火攻心,引发旧疾殒命。

    没人理解赵桂亭的做法。

    但是对于家主命令,无人敢于不从。

    这一天,正是方浩月的头七之日。

    因为她是横死,所以没资格埋进赵家坟地,只能在山脚下开辟了一处单独的墓园。

    七天时间,方浩月的墓园便修建完成,占地十数亩,地面皆由玉砖铺就。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应有尽有,仿佛一座古代庄园。

    寒冬凛冽。

    绿树成荫。

    小桥流水。

    十里灵幡成行。

    即便是墓,赵家人的墓也强多了这城中大多数人的居所。

    赵家举办葬礼,消息不胫而走,

    并未刻意宣扬,却引起了全城轰动。

    自一早开始,天秀山脚下的公路就被车彻底堵死了,接连不断送来的花圈,将正面山坡堆叠的五颜六色。

    据传,云州各阶层人士为了祭奠赵家长夫人,直接导致了整座城市花圈和纸钱卖断了货。

    前来墓地祭奠的人,已经接近万人之众。

    坟前用来燃烧纸钱的九座青铜大鼎,被烧的通体火红。

    最前方的炉顶,已经被贡香插满。

    六阀中人,生前凌驾万人之上。

    即便是死,仍旧极尽哀荣!

    方浩月墓前,赵尚俊身着白色孝服跪在坟前,目光苍冷的盯着面前的墓碑。

    他贵为赵阀嫡长子,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从小就过着高人一等和衣食无忧的生活。

    通天富贵。

    生来不凡。

    赵阀血脉,让赵尚俊拥有着强大自信,平日里为人飞扬跋扈,对待任何人和事都显得很从容,或者说是冷漠。

    而今日,所有人都能看出赵尚俊脸上的悲戚之色。

    即便身份再高,他也是方浩月的儿子,如今从小到大都无限宠溺的母亲被人冷刀封喉,怎能不让他心中恨意滔天。

    “嘭!”

    脑海中闪过母亲那具烧焦的尸体被运回赵家时的样子,赵尚俊的双眼几欲喷火,生生捏碎了手中的一块山石。

    “大少爷,您节哀!”

    少顷,一个声音在身边响起。

    赵尚俊微微侧目,转身看向了被他一早派出去的汪雨华:“事情办得如何。”

    “事情不太顺利。”

    汪雨华看着赵尚俊阴鸷的眼眸,不自觉的躲开了目光:“今天在锦绣集团的拍卖会上,我本来已经快要把宏运公司拿下了,但是却有人忽然横插了一杠子,硬生生把宏运公司给撬走了。”

    “什么?!”

    赵尚俊听完这个名字,目光犀利的盯住了汪雨华:“云州境内,居然有人敢在我赵家盆中取炭,我养你这废物何用?!”

    “少爷,您息怒!”

    汪雨华知道赵尚俊今日的心情已经差到了极点,此刻看见他发火,双腿一软,直挺挺的跪在了一边:“今日之事,并非小人无能,只是这与我争夺之人,是个手段狠辣的高手,他恃武而骄,完全是依靠武力,在我手中抢走了宏运公司,我有心抗衡,但却无力回天啊。”

    “高手?难道现在的云州,不管什么阿猫阿狗都敢与我赵家做对了吗?”

    赵尚俊几乎要被气炸了:“立刻给我调查这个人的身份。”

    “我在赶回来之前,就已经查清了。”

    汪雨华忙不迭的开口:“这个男人,是当年旋秀山姬家逃生的那个余孽,叫做姬昊天,他……”

    “嘭!”

    汪雨华一句话没等说完,赵尚俊又是凌厉一拳砸在了地面上,玉石地砖当即裂开数道蛛网纹,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几个字:“姬昊天!!你这是决意要与我赵家为敌了吗!”

    汪雨华看见赵尚俊目眦欲裂的样子,当即吓得噤若寒蝉,半晌后,才唯唯诺诺的继续问道:“少爷,莫非您认识这个姬昊天?”

    “啪!”

    赵尚俊猛然挥手,一巴掌抽在了汪雨华的了脸上:“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打听吗?”

    恨意滔天。

    杀气腾腾。

    “是是是,是小的嘴贱了!”

    汪雨华被赵尚俊一巴掌抽的嘴角冒血,立刻爬起来跪好,伏低了身体。

    “呼呼!”

    赵尚俊听见姬昊天这个名字后,大口的喘息了半天,才堪堪压制住了一腔怒火,自从方浩月死后,赵桂亭始终都没提过要复仇的事情。

    不仅如此,还把一心要报仇的赵尚俊关在府中,下达了禁足令,严令他不许找姬昊天寻仇,甚至还断了他跟外界的联系。

    如果不是今日是母亲头七之日,赵尚俊甚至连府门都不能出。

    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

    此刻的赵尚俊并不关心为什么赵桂亭会对姬昊天如此忌惮,在他的角度出发,只想把姬昊天这个仇人食肉寝皮,挫骨扬灰。

    想到这里,赵尚俊盯着母亲的墓碑,声音低沉的开口道:

    “姬昊天杀我母亲,抢我生意,眼中可还有我赵家?莫非他真以为我赵阀是无牙的老虎吗!”

    恨意滔天。

    怒火熊熊。

    “少爷,这个姬昊天行事张狂,的确目中无人,如果您不给他一些教训的话,恐怕他的气焰会更加嚣张!”

    汪雨华见赵尚俊准备亲自出手对付姬昊天,心中当即大喜。

    “我该如果做事,不需你来关心,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

    赵尚俊强压气息:“从现在开始,给我盯紧这个人的一举一动,等我料理完母亲后事,亲自取他项上人头!”

    “是,小的立刻去把他盯死!”

    汪雨华点了点头,很快消失在了祭奠方浩月的人群当中。

    赵尚俊跪在坟前,轻轻掸去了母亲墓碑上的一抹浮尘,周身戾气外溢:

    “姬家不灭!我赵尚俊枉为男儿!你我之间!不死!不休!”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