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上门兵王〕〔我就是演员〕〔悠闲大玩家〕〔无敌神婿〕〔山水密码〕〔都市王牌高手归来〕〔烈焰〕〔娱乐之中年危机〕〔校花总裁的特种兵〕〔商场大咖〕〔山海意难平〕〔神豪从游戏开始〕〔无名战神〕〔重生之凰途天下〕〔云行缥缈录〕〔她与校草的往事〕〔攻略你的世界〕〔千怆泪〕〔快穿虐渣我是专业〕〔这个穿越太难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七十七章 颜面扫地的一方门阀
    姬昊天语罢,赵桂亭脸色铁青,气血翻涌。

    简直奇耻大辱。

    他赵桂亭生而不凡,权势堪比王侯,这一生,何曾被人如此霸凌?

    而姬昊天,居然让自己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跪下,赵阀纵横捭阖多年,凭借的便是滔天权势,实力雄浑。

    姬昊天,分明是在故意寻衅。

    即便如此。

    可姬昊天,赵家惹不起。

    赵家与姬昊天的背景相比。

    简直如乘云行泥,从风而靡。

    可赵桂亭一生孤傲,作为云州城中的权势巅峰。

    受万人敬仰。

    又如何能跪的下去。

    赵桂亭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羞辱道:

    “姬小友,今日之事,却是我儿唐突冒昧,老朽在此向您和舍妹道歉可以,但我好歹也一把年纪,你让我公然下跪,是否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姬昊天微微摇头:“你赵家人戴头识脸,莫非我姬家人就可凭空受辱吗?”

    目光凌厉。

    寸步不退。

    赵桂亭脖子上青筋毕现:“小友的意思,此事没得商量?”

    “你跪,他活。”

    姬昊天语气轻佻,全然没有将赵家人的生死看在眼内。

    目光慵懒。

    语气平常。

    似乎赵桂亭的一跪,与赵尚卿的生死,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但出言羞辱姬家人,必须付出代价。

    “……爸!”

    赵尚卿站在一旁,呼吸急促。

    他这一生,还从未见过行事果决的赵桂亭,有如此摇摆挣扎之状。

    店铺周围的宾客们,甚至包括施洪霄在内,也全都瞠目结舌。

    没人清楚,为何足以掌控云州命脉的赵阀门主。

    会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青年如此畏惧。

    温可人见赵桂亭呆立当场,眸中冷光闪动:

    “赵家主,我家少座耐心有限,没闲心在这里跟你耗费,烦请即刻抉择。”

    冷汗涔涔。

    此刻的赵桂亭,已然进退维谷。

    跪,赵家颜面尽失。

    不跪,赵尚卿性命难保,赵家的脸面依旧留不住。

    对姬昊天动手?

    简直是在自取灭亡!

    门阀之主,看似手握滔天权力,但需要衡量的事情更多,此刻,赵桂亭面对的,便是不可承重之重。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有些聪明人,已经远远退去,不敢继续在此围观,赵家的热闹,岂是那么好看的?

    几番挣扎。

    “咕咚!”

    沉闷声起。

    赵桂亭!

    赵阀门主!

    云州的地下皇帝!

    直挺挺的跪在了姬昊天身前!

    赵桂亭脸色铁青,眼角跳动:“犬子无德,冒昧触怒姬家兄妹,赵桂亭教育无方,在这里,向姬小姐赔罪了!还请二位网开一面,莫要与犬子一般计较!留他性命!”

    震惊四座。

    全场哗然。

    在场的所有人悉数睁大了眼睛。

    没人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堂堂赵阀家主,居然给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俯首下跪,简直天方夜谭!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恐怕这事传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姬昊天看着身前的赵桂亭,面色恬静。

    单凭赵桂亭能屈能伸这一点来看,赵阀的强大便不无道理。

    “爸!”

    赵尚卿看见赵桂亭下跪的背影,目眦欲裂,双目泛红,这一世,他何曾看见过赵桂亭如此卑躬屈膝。

    双拳紧握。

    怒气腾腾。

    赵尚卿看向姬昊天的双目,赤红无比。

    “刷!”

    下一刻,温可人翩若惊鸿。

    细碎的阳光自店铺的栅栏窗投进屋内,映在温可人手中的刀锋上,宛若浩瀚星海。

    “嘶!”

    一时间,场内传出无数倒吸冷气的声响。

    “你!你要干什么!”

    赵尚卿看着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刀尖,本能向后退了数步。

    赵桂亭的四名护卫内息运转,身边气流激荡,已经做好了以命相搏的准备。

    士可杀,不可辱!

    姬昊天一进再进,欺人太甚!

    “姬先生,你此举,是否太为不妥了!”

    赵桂亭看见温可人的动作,额头青筋暴起,猛然从地上起身:

    “我已经代替我儿向令妹道歉,而你却这番得寸进尺,可是在开我赵家的玩笑吗!”

    “我说过,你跪,他活。”

    姬昊天声音不大,但语气却愈发咄咄逼人:

    “可我从没说过,他能安然无恙的从这里离开!”

    目光所及,令人毛骨悚然:

    “我妹妹天性善良,自幼从医,历年来救人无数,无愧于我姬家祖训,但却被你赵家人说成野种,你当真认为,我姬家,谁都可欺吗?”

    赵桂亭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语罢,姬昊天微微侧身,扶着姬素素的肩头,将她的视线移开。

    “噗嗤!”

    断肢飞舞。

    “啊——”

    赵尚卿的哀嚎声在展厅中久久回荡,失去双臂的身体不住翻滚。

    “找死!”

    赵桂亭的几名护卫一拥而上,向温可人袭杀而去。

    “退下!”

    叱咤风云几十载,赵桂亭从没有如今天一般绝望过。

    更从没有如今日一般落魄过。

    赵尚卿的哀嚎。

    声声入耳。

    仿佛能刺穿他的灵魂。

    赵桂亭一脸冷汗,眼中满是心痛与不甘。

    他的儿子,居然被人当着他的面弄成了废人。

    却,不能报复。

    赵桂亭呆立当场。

    周遭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谁都不会想到,姬昊天在逼迫赵桂亭下跪后,居然还能下此狠手,废掉了赵尚卿。

    赵桂亭心中已经恨到了极点,但他更知道,盲目复仇,赵阀便会成为下一个方家。

    姬昊天没再理会赵尚卿的哀嚎,缓缓转身,走向另一个出口:

    “从此以后,如若我再次听见有人出言侮辱姬家,定要让这云州疆域三万里,布满孤坟!”

    “噗!”

    随着姬昊天身影消失,赵桂亭一口血雾喷出,身形晃动。

    “老爷!”

    “门主!”

    一时间,身旁几名护卫齐齐上前。

    赵忠看见赵桂亭一脸悲戚,咬牙道:

    “老爷,这姬家竖子欺人太甚,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即刻调人前来,今日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不可!”

    赵桂亭微微摆手,强压下心头悸动:

    “马上吩咐下去,今日参加百草会的媒体,还有看见此事的民众,尽数封口,如果谁敢肆意报道此事,后果自负!”

    赵忠双拳紧握:“老爷,姬昊天如此狂妄,难道我们还要继续忍吗?”

    “姬昊天的身份非同小可,没有十足把握,绝对不可妄动!”

    赵桂亭牙关紧咬,继续道:

    “马上召集前来参加百草会的名医,竭力救治尚卿!”

    “是!”

    赵忠闻言,咬牙应声。

    “老爷!这气血丹乃是我研制的秘药,服用后,可稳定心神。”

    轩辕明方替赵尚卿止血后,一步上前,将一个锦盒抵在了赵桂亭手中。

    丹药入口。

    赵桂亭脸色逐渐平稳。

    今日遭遇姬昊天,完全是机缘凑巧。

    却不想,竟因为赵尚卿的目中无人,引发了这种冲突。

    赵桂亭这样的老油条,自然明白,姬昊天的恐怖之处。

    在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绝不会妄动。

    否则,请神容易送神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