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王爷来〕〔恋战新梦〕〔山河警事〕〔都市无敌战神〕〔浮尘之外〕〔长恨缘歌〕〔蚀骨宠婚:陆少,〕〔荆棘玫瑰与异界骑〕〔镇鼎〕〔少夫人每天都在闹〕〔我居然可以鸿运当〕〔掌家商女不愁嫁〕〔超宠契婚:老公,〕〔空明之主〕〔道渊行〕〔阴阳法神〕〔龙魂帝歌〕〔逆天仙途路〕〔仙界奇主〕〔九天神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八十章 行事狠辣的平西王府
    声音泛起。

    鬼摊摊主手疾眼快,在温可人即将刷卡的瞬间,将pos机撤了回去。

    听见有人截胡,姬昊天目光一凛,转身望去,开口之人是一名女子。

    女子长相清秀,发梢随风飘动,身后两名护卫鹰顾狼视,孔武有力。

    一旁,便是北国赫赫有名的医圣,沈牧之。

    居然是姬昊天之前在停车场看见的那个女人。

    “樊珂?”

    施洪霄认出这个女人后,心下一惊。

    云州境内,六阀位列至尊,不论商界政界,无人可与六门争锋。

    而樊家,却是个例外。

    因为樊家,来自皇城燕京。

    家主樊勋彰投身行伍,战功赫赫,少时封侯,贵为平西王。

    文韬武略。

    彪炳千秋。

    樊家贵为王室,生意通达天下,而这樊珂,便是平西王樊勋彰的小女儿,分管樊家北国产业。

    云州分公司,只是樊家很小的产业之一,樊珂也很少前来,但云州各路豪绅富商,却无一人敢打这家公司的主意。

    即便是六阀,也从不招惹樊家,虽有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可樊家这出海苍龙。

    谁人敢惹?

    施洪霄出身商会,虽然没有多少实权,但称得上见多识广,而且维持商会靠的就是人脉,所以对于大名鼎鼎的樊家大小姐,他一眼就认出了出来。

    不过他虽然认识樊珂,但樊珂却不认识他。

    樊珂虽然被施洪霄叫出名字,但并未理会他,反而打量了姬昊天一眼。

    不知为何,这个男人居然让见惯风浪的樊珂,都觉得有些不寻常。

    樊珂的目光只被姬昊天吸引了一瞬,随即便将目光投向了鬼摊之主:

    “鬼摊规矩,价高者得,没错吧?”

    “没错,钱货交易,先钱后货。”

    摊主本就唯利是图,见有人愿意出高价,当即笑着回应道。

    姬昊天面色一冷,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跟自己争夺东西。

    看来,今天不怕死的人,恐怕不止赵尚卿一人。

    樊珂无暇顾及姬昊天的目光,看向沈牧之:

    “沈医圣,你确定,这药物对我爷爷的病情有用吗?”

    神色恳切。

    忧心忡忡。

    “樊小姐,恕老朽直言,樊老爷子如今已经病入膏肓,恐怕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沈牧之直言相告:

    “如果老朽没看错的话,这枚丹药乃是国医圣手姬振南生前炼制的伐髓定宫丸,此物被称为百丹之首,堪称北国第一奇药,如果服用此药,或许还能减缓樊老爷子的病情。”

    “家父此刻正在西境边关御敌,得知爷爷病重,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爷爷,等他归来,即便这药治不好爷爷,但是能让他多弥留片刻,我便心安。”

    樊珂说话时,眉宇间闪过一抹痛苦之色,随后看向了鬼摊之主:

    “刷卡吧!”

    姬昊天见樊珂准备争夺父亲遗物,刚要出言阻止,没想到身旁又有一人走了过来,笑着看向了樊珂:

    “樊小姐,这么巧?呦,施公子也在啊!”

    说话的青年大约二十七八岁年纪,衣着华贵,气质不凡,身后还带着两名保镖,看起来就是富家子弟。

    “文公子,你好。”

    施洪霄看见赶来的青年,心中暗骂一声晦气。

    他刚刚听闻这枚伐髓定宫丸是姬振南所留,本打算抢先买下来,送给姬素素作为礼物,没想到顷刻之间,就有两人出手争夺,而且都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因为后赶来的这名青年叫做文隽星,乃是云州地方官员文启民的儿子,他父亲贵为一方大员,自然不是施洪霄这种商家子弟能开罪的起的。

    “巧么?”

    樊珂面色一冷,此刻文隽星出现在这破败的鬼摊之前。

    所为何来,呼之欲出。

    文隽星微微一笑,瞥了一眼柜台上的伐髓定宫丸,随即又看向了樊珂身边的沈牧之,笑道:

    “樊小姐,听闻你樊家的老家主已经病入膏肓,你作为长孙女,不陪在老人身边,怎么还有闲情雅致来这里闲逛呢?”

    “我樊家的事,不劳你费心。”

    樊珂不再理会文隽星,看向了摊主:

    “把药包起来。”

    “且慢!”

    文隽星微微一笑:

    “这药,我买了。”

    樊珂见文隽星果然也是为这枚丹药而来,黛眉紧蹙:

    “文隽星,你该知道,与我樊家作对的下场!”

    “与樊家作对?这话从何而来,樊小姐,还请你不要冤枉文某。”

    文隽星微微一笑,不卑不亢:

    “这鬼摊有鬼摊的规矩,在这里,什么头衔都没用,店家只认钱,既然是生意,自然是价高者得。”

    文隽星说话间,转身看向了摊主:

    “两千万!”

    樊珂见文隽星丝毫不惧,面色一冷:

    “文隽星,你可知道耽误了我樊家的事,会有什么下场!”

    “呵呵。”

    文隽星笑而不语。

    姬昊天见樊珂和文隽星因为哄抢丹药而僵持不下,反而没有说话。

    毕竟对这伐髓定宫丸,他志在必得。

    况且只有把这药买下,他才能通过摊主,找到真正的委托人。

    “三千万!”

    樊珂急于拿回药物给爷爷治病,再次加价。

    “五千万。”

    文隽星在赶来之前,就已经找好了下家,这一转手,他至少能获得几个亿的利润,自然不会退缩。

    随着双方不断叫价,周边的客商们也都被吸引,围在了这个摊位周围。

    在鬼摊这种地方,能叫价大几千万的货物,可不多。

    “这位姑娘,如果你不加价的话,这丹药,可就要归这位公子所有了。”

    摊主听见这个报价,眼中也是狂热不已。

    “文隽星,你真认为我樊家,是纸糊的老虎吗?”

    樊珂见文隽星不断纠缠,面色愠怒:

    “我出五个亿!”

    掷地有声。

    全场震动

    五个亿,在鬼摊买一枚丹药,这是什么手笔?

    “还抢么,今日就是叫价百亿,我也陪你!”

    樊珂胸口略微起伏,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怒意。

    爷爷的情况每况愈下,少拖延一分钟,老人家活下去的几率就大了一分。

    钱,对于裂土封侯的樊家来说,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

    她不在乎。

    “哪那么多废话,我说了,这丹药我要了!”

    文隽星听见樊珂的报价,心中也是一凛,他前来收药,本就是为了赚个差价,可是如果继续跟樊珂纠缠下去,自己的利润肯定就被磨没了,想到这里,文隽星猛地一仰头:

    “收了!”

    文隽星语罢,身边的两名保镖迈步就向柜台走了过去。

    温可人见竞拍变成了抢夺,袖刀悄然在手。

    这伐髓定宫丸乃是少座家传之物。

    万不可落入他人之手。

    “砰!砰!”

    没等温可人动身,枪声率先响起,樊珂身边的护卫动作麻利,文隽星的手下当即倒地,眉心一了两个血洞。

    “樊珂,你……”

    文隽星见樊珂手下杀人,额头冒汗。

    一个女人。

    居然如此狠辣。

    “耽误我樊家的事,你活够了!”

    樊珂大步走向柜台:

    “杀了!”

    文隽星万没想到,樊珂一介女流,性格居然如此凶暴,后退一步:

    “我警告你,这里是云州,我父亲更是本地大员!”

    樊珂目光一冷:

    “我平西王府,岂会被你一个杂碎威胁。”

    “砰!”

    又是一声枪响,文隽星血洒当场。

    周边人群见状,当时轰散。

    樊珂几步迈到柜台之前,目光凶戾的看向了挡在身前的姬昊天:

    “不想死,就给我躲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