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辣妻:王爷来〕〔恋战新梦〕〔山河警事〕〔都市无敌战神〕〔浮尘之外〕〔长恨缘歌〕〔蚀骨宠婚:陆少,〕〔荆棘玫瑰与异界骑〕〔镇鼎〕〔少夫人每天都在闹〕〔我居然可以鸿运当〕〔掌家商女不愁嫁〕〔超宠契婚:老公,〕〔空明之主〕〔道渊行〕〔阴阳法神〕〔龙魂帝歌〕〔逆天仙途路〕〔仙界奇主〕〔九天神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八十七章 挥斥八极,谈笑风生
    时近黄昏。

    大雪未停。

    天空一片黑暗。

    施家庄园内灯火通明。

    别墅后房的佣人宿舍楼因为被清空,同样隐匿在黑暗当中,不过被充作病房的房间,窗口却不断有火光掩映。

    轻烟弥漫。

    药香飘扬数里。

    樊精忠瘫痪十年,身体机能早已经退化彻底,甚至器官都已经衰竭,任何滋补之药,对他而言,皆为致命毒物,想要为其续命,只能用藏红花为引,将灵芝烧成木炭,让发散在空气中的气流,透过樊精忠的皮肤和呼吸,缓慢滋养。

    药熏已经整整持续了一天。

    售价上千一克的藏红花,用去了数十斤,灵芝更是不计其数。

    这种疗法,虽是烧药,实则与烧钱无异,索性平西王府富可敌国,还能消受的起。

    药熏之法,讲究的是以炭火挥发药力。

    一旦形成明火,浓烟足以让樊精忠窒息而亡。

    加之他冰冻十年,身体弱之又弱,几番陷入濒死,全靠姬昊天用强横内力,生生把他从鬼门关拽了回来。

    是故。

    姬昊天一天都未离开病房。

    堂堂医圣沈牧之,和施家公子施洪霄,更是像仆人一样,蹲在铜鼎旁边,守了一天的火。

    门外。

    樊珂翘首以盼。

    施正雄等人硬是在旁边陪着站了一天。

    温可人倒是对于此事并不关心,带着姬素素和林韵,坐在施家贵宾休息室,喝茶,娱乐,看电影,不亦乐乎。

    晚,八点。

    鼎中的最后一点炭芒熄灭。

    天空中的阴霾随风远去,月光挥洒大地。

    万千繁星闪烁。

    烟消。

    云散。

    “姬公子,我们接下来,又当如何?”

    沈牧之挥手驱散了铜鼎上方残存的余烟,抬头的看向了姬昊天。

    一天时间。

    他亲眼目睹樊精忠从垂死状态逐渐恢复。

    叹为观止。

    心悦诚服。

    “可以开门了。”

    姬昊天拿起锦被,盖住了樊精忠的身体。

    施洪霄闻言,起身拉开了房门,对众人微微点头。

    樊珂急不可耐的冲进房间。

    灯光之下。

    樊精忠脸上的死灰之色早已褪去,变得红润许多。

    最主要的是。

    之前那双死鱼眼,已经重新恢复了光泽,看见樊珂进门,眼球还向她这边微微晃动。

    “爷爷!”

    樊珂确认樊精忠看向自己,不是错觉之后。

    两步跑上前去,跪在床前:

    “爷爷!我是珂儿,您能认出我吗!”

    泪珠滚落。

    梨花带雨。

    樊精忠不动不语,眼中却流露出浓浓慈爱。

    姬昊天看向樊珂:“樊老先生久病,又是渐冻症这种耗费心神的顽疾,身体十年未动,早已经退化,此刻他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想要恢复如初,还需慢慢调理,尤其樊老先生年事已高,这个过程或许要维持数月,乃至数年之久,切不可急躁。”

    “是!谨遵姬公子教诲!”

    樊珂转头,目光中充满信任和感激。

    樊家贵为王室,历来以忠孝治家。

    姬昊天此举,对于樊家,说是恩同再造也不为过。

    尤其樊精忠历来宠溺樊珂,祖孙二人最为亲近,所以,在樊珂眼中,姬昊天还不仅是樊家恩人这么简单。

    听闻爷爷还需要静养多时,樊珂也不敢怠慢,继续追问道:

    “姬公子,您医术盖世,还请告知禁忌,留下滋补身体的丹方!”

    “这些事,找沈老便可。”

    姬昊天微微一笑,轻声作答。

    他出手救人,是因为当世能够治好樊精忠的人,屈指可数。

    对于开方调药这些小事。

    他自然不屑。

    沈牧之闻言,眼中同样充满感激。

    他知道姬昊天将这个机会让给自己,是为了不让自己这张老脸摔在地上,当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樊小姐放心,老朽马上给你开一剂祖传的滋补药方,竭力保证樊老先生能够尽快恢复健康,享受天伦!”

    “嗯,如此便有劳沈老了。”

    樊珂眼见樊精忠死里逃生,此刻心情上佳,感觉世间一切都无比顺眼。

    一旁的施正雄看见樊珂心情不错,也笑着插嘴道:“诸位,樊老家主大病初愈,此地又环境简陋,并非久留之地,在下已经差人在府中为樊老家主备好了卧房,同时也准备了酒宴,为忙碌一天的姬先生解乏,所以,还请大家移步!”

    “没错,我光顾着开心,倒是怠慢了姬公子。”

    樊珂闻言,甜美一笑:“姬公子,请!”

    ……

    施家宴会厅中。

    山珍海味。

    大排筵宴。

    酒桌上。

    姬昊天、姬素素、温可人、林韵、施正雄、施洪霄、樊珂、沈牧之等人一一列席。

    无数仆人一旁侍奉。

    “姬公子,今日您救了我爷爷,对我樊家恩德如山,之前小女子对你有所怠慢,请你恕罪。”

    樊珂说话间,起身离开椅子。

    对着姬昊天深深鞠了一躬。

    英姿飒爽。

    干脆利落。

    这一举动,再次引发众人讶异。

    要知道,樊珂乃是平西王嫡女,身份尊贵无上,是已经位于这个国度的塔尖之人,她这一躬,可不是谁人都能受用得起的,况且平西王府的人对姬昊天如此尊敬。

    平步青云,简直唾手可得。

    姬昊天一笑置之:“客气。”

    不卑不亢。

    尽显从容。

    似乎全然没有将樊珂的身份放在眼内,施正雄看见姬昊天淡然之举,不禁多瞄了他一眼,这份从容,绝对是装不出来的,即便淡泊名利之人,见到樊珂这等出身不凡,容颜绝色的女人,也不可能如此淡定。

    除非,姬昊天有足够的实力,不把平西王府的人看在眼内。

    连王室都敢于不屑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施正雄想不通,也不敢想。

    樊珂见姬昊天应答,这才站直身体,继续爽朗一笑道:

    “姬公子,此前我已经跟家父联络过,将今日之事悉数告知与他,家父听闻爷爷病愈,万分欣喜,再三嘱咐我一定要将他的谢意表达清楚!眼下边关战事吃紧,家父正统御大军抗敌,着实难以抽身!

    但是他也让我转告,等战事大捷,他班师回朝之日,定然亲自登门拜访,表达谢意!还有,你今天救了我爷爷,需要任何酬谢,尽管开口,不管您想要何物!我平西王府绝无二话!即便上九天揽月也在所不辞!”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平西王亲自致谢,而且还许下了天价报酬。

    真正的天赐富贵。

    “平西王客气了。”

    姬昊天再露笑容:

    “此刻他在前线浴血杀敌,我见到他的家人有难,自该出手相助,至于酬谢,我不过举手之劳,免了吧。”

    姬昊天话音落,众人再次惊讶万分,平西王能亲自作出允诺,已经让人大开眼界,没想到姬昊天居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唯有温可人不以为然。

    姬昊天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在乎一个王爷的酬谢。

    姬昊天看见樊珂意外的眼神,又是一笑:

    “若非要说有,便让平西王打好这场战役,送我个凯旋。”

    挥斥八极。

    谈笑风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厉少宠妻至上(简〕〔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