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吉星高照:胖媳旺〕〔恋爱吗竹马先生〕〔反穿女王爷,霸总〕〔巧女喜当家〕〔鬼手神医:王妃请〕〔无垠〕〔漫威之电影大破坏〕〔夫人又在闹和离〕〔重生国民校草矜贵〕〔我想当巨星〕〔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快穿之醋王系统总〕〔灰烬之燃〕〔穿越之落逃王妃〕〔从诛仙开始复制诸〕〔赘婿为尊〕〔谁是幸存者〕〔特战之王〕〔厉少,夫人又闯祸〕〔馍王驾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八十九章 林韵的邀请
    施家停车场上。

    沈牧之看着姬昊天,满眼恳切。

    姬昊天却微微摇头:

    “沈老,姬某年纪尚浅,资历尚轻,所学医术也不过是皮毛而已,断然不能开堂授课,辱没姬家名声,何况你年事已高,在北国医界又享有盛名,拜我为师,着实不妥。”

    沈牧之听完姬昊天的回应,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神色。

    姬昊天的医术之高深,他是亲眼所见的。

    如果姬昊天所学的还算是皮毛,那他沈牧之这辈子学的东西,岂不是就成了小孩子过家家了?

    言外之意,还是不愿意收下自己罢了。

    虽满心不甘,不过沈牧之的年纪不毕竟在这里。

    绝对不能做出死皮赖脸,为老不尊的事情来。

    只能话锋一转:

    “姬公子,老朽不才,既然无缘摆在你的门下,那可否高攀,与你做个忘年之交?君子往来,只谈医术,如何?”

    姬昊天不禁失笑。

    今天晚上,不管是平西王府的大小姐,还是云州商务共济会的会长,现在还有个北国医圣沈牧之,都争先恐后的想要跟他交起了朋友。

    实在无奈。

    但沈牧之对姬振南仰慕有加,多年来到处为姬家正名,这一点,姬昊天还是有耳闻的。

    此刻见他开口,也不好拒绝,当即点头:

    “不瞒沈老,我也正有此意。”

    “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沈牧之闻言,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姬公子,我听说,如今你已经用令尊的名号,重新开起了镇南医馆,可有此事?”

    姬昊天点头:“不错。”

    “既然如此,老夫从明日起,便去镇南医馆坐馆,一来可以继承振南先生的遗志,大开方便之门,二来也能随时与你切磋医术,你看如何?”

    沈牧之见姬昊天不愿收自己为徒,索性直接送上门去了。

    “沈老愿意来医院坐镇,我求之不得。”

    姬昊天闻言一笑,欣然应允。

    他如今虽然回到云州,但琐事颇多,分身乏术之下,也不可能每天留在医馆帮忙。

    如果沈牧之前去帮忙的话,镇南医馆无异于多了一大助力。

    如此一来,不仅姬素素的医术能得到指点,而且当初在平安镇那种地痞碰瓷的事情,也一定会少了许多。

    “既然如此,我们就这么定了。”

    沈牧之欣喜的点了点头:

    “此刻樊老爷子那边还需要有人陪同,而且天色已晚,老朽就不耽误姬公子的时间了。”

    几句攀谈。

    沈牧之心满意足的离去。

    “哇靠!二哥你也太厉害了吧!”

    姬素素看着沈牧之远去的背影,一脸崇拜的看向了姬昊天:

    “你今天到底是用什么办法给樊老家主治的病的,为何这沈医圣从病房出来之后,看向你的眼神始终都带着服帖,现在居然还要去我们家的医馆上班,天哪!一想到北国医圣在我们家的医馆做大夫,我就感觉自己好厉害的样子!”

    姬昊天不禁失笑,伸手摸了摸姬素素的头:

    “傻丫头,只要你好好学医,将来的医术,一定会超越我们每一个人。”

    姬素素闻言,翻了个白眼,撇嘴道:

    “嘁,有一个你这么抠门的二哥,连治病的时候都让我回避,不许进病房,我怎么超过你呀!”

    姬昊天当即无语,自己总不能告诉姬素素,樊精忠是光着屁股治的病吧。

    温可人也被古灵精怪的姬素素逗得浅笑一声:“好了素素,外面天寒,快上车吧。”

    姬昊天转身,看着跟在一旁的林韵:

    “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下午你给樊家人治病的时候,我的同事们已经采购完了药物,此刻正在施家庄园外面等我。”

    林韵微微摇头,抿了下嘴唇后,轻声道:

    “姬先生,我能不能也跟你说句话。”

    姬昊天微微蹙眉:“怎么,你也要跟我做朋友?”

    浅笑荡漾。

    望之如沐春风。

    林韵听闻此言,却是一愣,随即臊红了脸,心中升起一股沉重的失落感:“我还以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

    “呵呵,我逗你呢。”

    姬昊天看见林韵目光百转,不禁失笑,他身边的姑娘们,唯有温可人和林韵的身世最为坎坷,但温可人在军中磨砺多年,早就能够很好的把控自己的情绪,林韵与之相比,还是显得脆弱了很多。

    完全不禁逗。

    林韵闻言,重重松了一口气,伸手捂住了胸口。

    姬昊天看着林韵的模样,正色了不少:“想跟我说什么?”

    林韵看着旁边的温可人和姬素素,俏脸一红:“我们,能不能单独说。”

    “好。”

    姬昊天点头,向一旁走了几步。

    姬素素站在车边,顿时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温姐姐,我怎么感觉林韵这么不正常呢,你说,他该不会是要找我二哥表白吧?”

    “不知道。”

    温可人听见这话,心口莫名一紧。

    竟有些怅然若失之感。

    林韵,还不会是真的想要找姬昊天表白吧?

    想到这里,温可人居然隐隐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在何时何地都能展现出坚强的自己,在面对姬昊天的时候,却永远都那么懦弱呢。

    此刻。

    姬昊天已经跟林韵走出了十余米远,站定了脚步:“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吧?”

    “嗯。”

    林韵看了看远处的温可人和姬素素,声音如蚊子般低微:

    “姬先生,明天,我可以约你出来吗?”

    “怎么,是工作的事?”

    姬昊天闻言,犹如钢铁直男一般开口问道。

    他没有装傻。

    自幼家中蒙难,十年逃亡生涯,带着满腔仇恨投身行伍。

    多年来,他始终被仇恨折磨。

    心心念念,只有跻身强悍巅峰,回到云州手刃仇敌。

    哪有心情思考儿女情长。

    故此,在感情方面。

    姬昊天真真正正是白纸一张,根本没看出林韵有什么异样,只当她是腼腆,不好意思与自己对话,毕竟姬昊天已经习惯了别人低声下气打的与自己交流。

    加之感情经历空白,真的很难区分惶恐和羞涩。

    林韵点了点头:

    “算是吧,有一些工作的因素,但是也有个人的原因。”

    “个人原因?”

    姬昊天更加不解。

    “明天,是我的生日。”

    林韵开口解释了一句,随后深深叹了口气,眼圈些许泛红:

    “我在云州,不,应该说在这世上,只有你一个朋友,所以,我想在生日的这一天,跟你一起度过,只有我们两个人。”

    泪滴垂落:

    “我已经整整十年,没有过过生日了。”

    “呼呼!”

    姬昊天看见林韵的模样,一声幽叹。

    对于林韵身上散发出的孤独之感。

    多年来,他深有感受。

    因为这十年,他同样痛苦难熬。

    半晌后。

    姬昊天重重点头:

    “好,这个生日,我陪你。”

    男儿一诺。

    重若千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