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福女〕〔少奶奶每天都在崩〕〔狂兵赘婿〕〔皇后是朕的黑月光〕〔娘娘是朵黑心莲〕〔全网都是我和影帝〕〔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大数据修仙〕〔从斗罗开始打卡〕〔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校园全能王牌少女〕〔1627崛起南海〕〔霸道总裁深深宠〕〔出道就是巅峰怎么〕〔都市超级医生〕〔剑来〕〔狂探〕〔最强逆袭〕〔都市之仙帝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九十二章 一言不合就杀人
    龙脉山庄别苑之内,零星雪花飘荡,偌大的温泉池热气袅袅,映衬着池边长青的松柏,以及迎雪绽放的冬梅。

    白墙黑瓦,景色如画,身处其中,如同仙境一般。

    林韵身着淡粉色的比基尼,发丝竖起,扎了一个丸子头,娇小玲珑,浅浅的笑容绽放在脸上,肌肤白皙滑嫩,吹弹即破,煞是可爱。

    遥看仙子下凡尘,肤如凝脂,蛮腰纤细。

    “哗啦!”

    缓缓迈步,修长笔直的美腿轻轻踏进温泉池中,激起一圈淡淡的涟漪,将水面飘落的梅花花斑推远,水波荡漾,更显波涛汹涌。

    美人如玉。

    楚楚动人。

    片刻后,换好泳裤的姬昊天也迈进池中,满身肌肉扎实,却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疤。

    条条道道。

    触目惊心。

    “你的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的伤疤。”

    林韵看清姬昊天身上的伤痕,在泉水中坐直了身体,眼中满是意外和心疼。

    姬昊天淡然一笑:“从身军旅,难免刀枪无眼。”

    他戎马多年,战功彪炳,虽然如今已经权倾朝野,位极人臣,引得亿万人钦佩羡慕。

    可一路艰辛,只有他自己清楚。

    “你当过兵?”

    林韵听完姬昊天的话,眼中再次发生了些许变化,她是烈属出身,父母皆为国捐躯,战死沙场。

    是故,对于军人这个身份,她格外亲近和尊重。

    “嗯。”

    姬昊天淡淡一笑,并没有过多解释自己的身份。

    林韵微微挪动身体,向姬昊天靠了过来,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

    姬昊天本欲闪躲,但看见林韵眼眸中的痛苦之色。

    终是,巍然未动。

    肌肤轻触,林韵的指尖划过姬昊天胸口处,一道狭长且凌厉的伤疤。

    缓慢,温柔。

    眼中忧郁深邃:“那段日子,一定很苦吧。”

    “还好。”

    姬昊天声音平稳,目光坚定:

    “男儿铁血,保家卫国,方显丈夫本色,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便无所畏惧。”

    “小的时候,我始终在想,如果我父母健在,我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呢?如果他们没有投身行伍,我会不会很幸福呢?但是后来,我忽然就释怀了。

    想我堂堂华夏,疆域万里,岂容贼人侵犯,每一个戍边卫士,都是英雄,都值得我们尊敬,对吧。”

    姬昊天的累累伤痕,让林韵想起了父母。

    他们戍边多年,直至战死。

    是否,身上也布满了这些无声的军功章呢。

    提及军人,姬昊天的眼中也情绪复杂:“是啊,他们都是最可爱,也最可敬的人。”

    多年征伐,他见惯了生死,但是对于每一个倒下的好男儿,他作为疆域守护者。

    却,从不曾释怀。

    看见林韵泛红的眼圈,姬昊天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伸手从浮在水面的托盘中,拿起了两支装有红酒的高脚杯,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了林韵:“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不谈过往,只论风月,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林韵闻言,当即破愁为笑:“你知道吗,今日,是我父母为国捐躯之后,我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十年来,最快乐的一天。”

    姬昊天眼中透出一抹温柔:“人生不易,短短春秋,还是应该抛却烦恼、心中向阳,总是活在过去的人,是很难看见未来的。”

    劝人易,劝己难。

    姬昊天的大半青春,完全是在仇恨中度过的。

    这番话,不知有多少人对他说过。

    现在,他又对林韵讲了出来。

    并非敷衍。

    只是,深有体会。

    林韵微微侧目,看见平日里笑比河清的姬昊天面带浅笑,眼中闪过的万丈柔情,轻声道:“知道吗,其实你笑起来,特别好看,你真的该多笑笑!”

    “干杯!”

    姬昊天再次一笑。

    觥筹交错,杯中酒一饮而尽。

    “咣当!”

    正在两人言笑晏晏之间,别苑的院门别被人一脚踹开。

    随后。

    以吴鑫月为首,十几名穿着作训服,身形魁梧的保镖,悉数涌进院内。

    听见声音,林韵用手掩住胸口,看向了迎面走来的一群人:

    “你们干什么,出去!”

    吴鑫月看向二人,目光中充满嘲讽:“呦,还真是一对懂得享受的鸳鸯,伤完人以后不闻不问,自己倒是在这里逍遥上了。”

    “哗啦!”

    姬昊天自水中起身,洁白的浴袍披在身上,看向人群,目光灼灼。

    “吴鑫月,是你?”

    随后起身的林韵同样披上浴袍,看见吴鑫月之后,神色一凛。

    “你们认识?”

    姬昊天轻声发问。

    “你还记得么,来的路上我对你说过,当年我在这里工作的时候,被领班一番奚落,然后被狠心开除吗,当年的领班,就是这个女人。”

    林韵看了看吴鑫月胸口的铭牌:“现在已经是副经理了。”

    “呵呵,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你啊。”

    吴鑫月见林韵叫出自己的名字,仔细打量了她一眼,更加有恃无恐:“林韵,当年你不过就是一个勤工俭学的穷学生而已,怎么,现在毕业了,又学会傍大款了?不过也对,像你这种身价破落的孤儿,想要来这种高档的地方,恐怕也只能选择去做这些富二代的玩物了,呵呵。”

    “你……”

    林韵听见吴鑫月牙尖嘴利的一番刻薄话语,俏脸泛红。

    姬昊天见林韵公然受辱,目光一沉:“再多说一句,你会死在这个院子里。”

    “呵呵,你在吓唬老娘?我告诉你,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吴鑫月见姬昊天开口,随即又把目光投向了他:“就是你这个不开眼的东西,在路上打伤了我的弟弟吗?”

    姬昊天微微一笑:“是,又如何?”

    不屑一顾,眼中嘲弄呼之欲出。

    “放肆!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这龙脉山庄可是背景深厚之地,你以为这里是你能随意暴戾恣睢的地方吗!”

    吴鑫月见到姬昊天的神情,当即勃然大怒。

    如今,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小的领班了。

    自从与龙脉山庄的总经理扈玉刚结婚之后,她就被升任了副经理,而扈玉刚跟龙脉山庄的大股东相交甚密。

    那位,可是了不得的人物。

    有这种依仗,吴鑫月自然不惧。

    “吴姐,只要你一句话,我们现在就收拾了这小子!给你弟弟报仇!”

    “没错,吴经理,只要你说话,我马上把他按在水池里溺死!”

    “……!”

    身边的多名内保迈步上前,也跟着聒噪起来。

    “果真是狗仗人势的一丘之貉。”

    姬昊天眯了眯眼:“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否则,你会比你弟弟,更惨。”

    姬昊天耐心有限。

    这句话,已经是最后通牒。

    但,吴鑫月并没有珍惜。

    “小子,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吴鑫月见姬昊天此刻还敢跟她作对,脸颊泛红,仗着身边人多,更是无所畏惧:“来人啊!把这个不开眼的混蛋废掉手脚!为我弟弟报仇!

    还有那个女人!也给我按住!扒光了丢在山庄门外!居然敢动我吴家人!今日,我就让你们知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

    “呼啦啦!”

    多名内保闻言,全都掏出随身的橡胶棍,向姬昊天冲了上来。

    “嗖——”

    水面浮盘上的竹质茶针破空而出。

    “噗嗤!”

    血溅红墙。

    吴鑫月轰然倒下。

    “踏踏!”

    一种保镖见状,悉数站定。

    敛色屏气。

    惊恐万状。

    谁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青年,性格居然如此残暴。

    一言不合,便血溅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超级狂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