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世无双〕〔豪门猎爱:宝贝儿〕〔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穿越之毒妃嫁到〕〔乱世枭雄〕〔武极神话〕〔千金重生:心机总〕〔神医嫡女:太子,〕〔盛总,你老婆又闹〕〔第一婚宠:重生娇〕〔闪婚厚爱:误惹天〕〔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离婚后霸总天天想〕〔空姐的神医保镖〕〔慕少的千亿狂妻〕〔九天剑主〕〔从一只猪开始〕〔我真的不是原创〕〔长街有雪也有你〕〔重启修仙纪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九十三章 梅花为界,生死一线
    吴鑫月身躯倒地,血液顺着寒冷的地面肆意流淌,缓缓升腾出阵阵热气。

    “哗啦!”

    姬昊天微微迈步,踏出水面。

    “小子!你想走?”

    众多内保见姬昊天离开水池,壮着胆子迈步上前。

    姬昊天拿起果盘上的银叉,随手投掷。

    “咄——”

    银叉应声扎在一颗冬梅树干上。

    激射如电。

    入木三分。

    一众内保看着不断颤抖的叉子握把,脸色发青。

    梅花簌簌落下,在地面形成一道直线。

    “越线者,死。”

    姬昊天目光阴鸷的扔下一句话,随后对林韵笑笑:

    “去换衣服吧,这么多人出来搅乱,恐怕这个温泉,我们泡不成了。”

    “可是……”

    林韵知道姬昊天的手段,但今天的事情毕竟阴她而起,难免惴惴不安。

    “今日,你只需要高高兴兴的把生日过好。”

    姬昊天面如暖阳:“安心。”

    语罢。

    二人离开水池,分别向更衣室走去。

    “龙哥,怎么办?”

    眼见姬昊天杀人之后,居然不温不火的去换衣服,一众内保全都把目光投向了队长徐龙。

    “妈的!今天这小子当中杀了吴经理,咱们如果没有表示,恐怕这饭碗就保不住了,俗话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咱们不能退。”

    徐龙顿了一下,看着吴鑫月的尸身,咬牙道:

    “更何况,吴鑫月是当着咱们的面被杀的,如果凶手跑了,咱们肯定也会遭到牵连!”

    “龙哥,你说怎么办吧,兄弟们都听你的!”

    其吴人闻言,全都壮起了胆子。

    “你们也看见了,此人身手不凡,为人强横,恐怕是武道中人,凭咱们几个跟他作对,恐怕难以为敌。”

    徐龙看了看扎在树上的银叉,继续道:“这样,大家都别妄动,把所有保安全都调集过来,将这个院子团团围住,我现在就通知扈经理,让他定夺!”

    “呼啦啦!”

    徐龙语罢,众人纷纷退却,很快散了个干净。

    片刻之后。

    姬昊天换好衣服,缓缓迈步走出了房间,林韵也很快出现。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韵看着吴鑫月已经微微僵硬的尸身,面色无措。

    “别怕。”

    姬昊天笑笑,拉着林韵的手,径直走向了温泉池边亭子下的茶桌,倒了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给了林韵,无比的惬意。

    “你不知道,这家龙脉山庄背后的老板十分神秘,据说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今日吴鑫月死在这里,恐怕此事难以善终。”

    林韵看了看空旷的门前:“不然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再做定夺吧。”

    “无妨。”

    姬昊天清嗅茶香:“现在院子周边都是狗,主人没到之前,他们不会狂吠的。”

    从容不迫。

    毫无畏惧。

    姬昊天此举,并非故意寻衅,只是现在吴鑫月已死,以这刁妇泼辣刻薄的模样,身后必定有人支撑。

    如果不将此事进行到底,震慑对方,日后必然会有麻烦,自己倒是无谓,但林韵整日奔波,抛头露面,难免会深陷泥沼。

    打定主意之后,姬昊天便静下心神,微微一笑:“这茶不错。”

    林韵看见姬昊天平淡的样子,也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试着喝茶凝神。

    但不论如何,她都闻不到茶叶的清香。

    入鼻的,只有浓浓的血腥味道。

    ……

    不多时。

    一台埃尔法保姆车停在了龙脉山庄门前。

    车门敞开后,扈玉刚一步踏出车外,步履匆匆的向门内走去。

    扈玉刚今年已经四十七岁,身高不足一米六,体重却达到了惊人的一百八十斤,远远看去,仿佛一个会移动的水缸。

    不仅如此,此人还生的奇丑无比,地中海发型,一脸麻子坑,酒糟鼻子大小眼。

    实在难以入目。

    纵然当今之世拜金女奇多无比,而且扈玉刚又资产雄厚,但是仍旧直到四十五岁才成婚,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他长得实在丑出天际,连拜金女和各路绿茶都退避三舍。

    最终,还是为了前程不顾一切的吴鑫月,咬着牙嫁给了他。

    除去人品不论,吴鑫月的样貌称得上中人之姿,配扈玉刚,更是绰绰有吴,故此,扈玉刚对吴鑫月是百般宠爱,用情颇深。

    而今天,他居然接到电话,说吴鑫月出事了,怎能不心急如焚。

    “扈总,您回来了!”

    等待多时的徐龙见到扈玉刚,两步迎了上去。

    “你刚刚打电话跟我说,鑫月他怎么了?”

    扈玉刚根本没有心情打招呼,急不可耐的催问了一句。

    “吴、吴经理她……被人杀了。”

    徐龙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也是满心惶恐。

    因为扈玉刚行走在外,最出名的并非是这张奇丑无比的脸庞。

    而是他性格中的阴损和手段的毒辣。

    扈玉刚是江湖人士出身,绰号人屠。

    从一个泊车的门童,一直混到今日龙脉山庄总经理的位置,真真是刀头舔血,一路杀人如蒿,硬生生爬上来的。

    “你说什么?!”

    扈玉刚听见这话,眼睛蓦地睁大:“刚刚通话!不是还说她是被人伤了吗!怎么会?!”

    五官狰狞。

    异常可怖。

    “吴总她,原本只是受了伤,今日上午,吴总的弟弟跟人起了冲突,被打成了重伤,吴总气不过,就去找那人理论,结果对方实在强横,生生伤了吴总。

    我们本欲救人,但是对方仗着武力强横,根本不让我们靠近,就这样,吴总被生生拖延,血竭而亡。”

    徐龙站在扈玉刚对面,完全是在信口胡诌。

    如果他说出吴鑫月是被人一击必杀,定然会落得一个护卫不当的罪名。

    以扈玉刚的性格,如若至此,自己决计要跟着一起陪葬。

    “他妈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今天不亲手杀了他报仇!难解我心头之恨!”

    扈玉刚阴冷的目光看的徐龙脊背发寒:“我问你,那贼人现在何处?”

    徐龙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扈总放心!吴总被袭后,我几番想要救人,但都徒劳无功,不过却拼死将那贼人困在了七号别苑内,兄弟们都在盯着呢!”

    徐龙看着扈玉刚的目光,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随即面色真诚的开始信口胡诌。

    “走!陪我过去!我今天非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开眼的王八蛋,居然敢动我扈玉刚的女人!”

    扈玉刚一声呼喝,随即骂骂咧咧的向庄园内走去,而且为了稳报此仇,还拨通了一个平时根本不敢打扰的电话号码。

    ……

    九号别苑内。

    “今天的事情,都怪我不好,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一定不会带你来这个地方度假。”

    林韵坐在桌边,仍旧对自己惹出的麻烦难以释怀。

    “今日之事与你无关,这贼妇姐弟二人一个坑蒙拐骗伤风败俗,一个咄咄逼人不知进退,本就不值得他人可怜。”

    姬昊天摆弄着茶具,全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嘭!”

    闷响泛起。

    别苑的木门被人一脚踹碎。

    随后扈玉刚带着二十多个人高马大的内保,迎着姬昊天就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