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骨暖婚:总裁好〕〔林宜应寒年〕〔迷踪谍影〕〔豪门战神江宁〕〔江宁林雨真〕〔天才双宝:傲娇前〕〔萌宝不好惹:总裁〕〔豪门神婿林浩沈惜〕〔孤独成爱〕〔重生末世之捡个尸〕〔重生之网络争霸〕〔我们的电影时代〕〔影帝,入戏太深〕〔总裁蜜宠甜妻时〕〔全能召唤师系统〕〔剑道真章〕〔我夫君实在太谦逊〕〔造化大战神〕〔龙王殿〕〔穿成锦鲤的团宠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一百零四章 出手之人究竟是谁?
    赵暮阳被捕,云州军界必定震荡不堪。

    杜润发作为亲手擒住赵暮阳之人,之后必将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只是福祸,还未可知。

    他也来不及思考,因为今日之事,已经够他忙的了。

    军总首长亲自点名要的犯人,他自然不敢怠慢,一个满编营五百人负责押运,自己亲自护送。

    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又调了一个坦克连,用四辆装甲车前后拱卫,方才安心。

    时间紧迫,杜润发来不及寒暄,但还是抽出时间,亲自将姬昊天与樊珂送出了驻地营门。

    杜润发作为职业军人,寒暄也显得言简意赅:“珂儿,此番离去,一定要代我给王爷问好,路上保重。”

    张副师长也是微微一笑:“叮嘱老首长,万要保重身体,今日他助我们铲除了赵暮阳这个为祸一方的贼人,这云州头顶的阴霾,也算烟消云散,重见郎朗乾坤了!”

    “是啊,赵暮阳在任的这些年里,专权跋扈,大肆敛财,吃相极为难看,弄得军中官不像官,兵不像兵,军中阿谀奉承盛行,对外又巧取豪夺,弄得治下百姓民不聊生,大好云州,就因为这个沽名钓誉,昏庸无能的废物,被折腾的一片萧瑟,如果他不倒,还不知道这锦绣之地,要乌烟瘴气到什么时候!”

    杜润发感慨一句,继续笑道:“好了,此刻我就要押送这个祸害去总部受审了,军令如山急如电,容不得片刻延缓,日后如果在云州遇见什么困难,随时给我打电话!”

    “杜伯伯放心,日后珂儿如果遇见困难,难免不会麻烦二位,今日之事,我多有烦劳,你们费心了。”

    樊珂从容一笑,让开去路。

    “嗡嗡!”

    在两台步战车的开路之下,负责押解赵暮阳受审的车队缓缓驶出营区。

    正午的骄阳光芒四射。

    让人周身泛暖。

    “姬公子,今日之事,没有让你受惊吧?”

    车队离去后,樊珂对姬昊天笑问道,此刻能带着姬昊天安然无恙的离开军营,樊珂心情终于轻松了下来。

    “没事。”

    姬昊天也笑了笑:“能眼见一个如此硕大的蛀虫落网,倒也称得上是一件快事。”

    樊珂出身权贵之家,自幼见惯了阿谀奉承之辈和贪生怕死之徒,但姬昊天今日身在军营,面对赵暮阳的重重威压,始终泰然自若,而且气度从容。

    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说起来容易,真正坐起来却很难。

    是故,樊珂愈发喜欢姬昊天的性格,笑道:“此刻已然正午,不如,我请你吃个饭?”

    “算了吧,我今日与人有约,却不想遇见了这番琐事,如果不嫌麻烦,还请你送我回镇南医馆。”

    此刻,姬昊天仍旧急着自己跟林韵的约定,既然赵暮阳之事处理完毕,自然也该回去履约。

    樊珂身份高贵,性格骄傲,很少对人发出邀请。

    堂堂平西王千金。

    无数皇族贵胄垂涎的娇艳美人。

    主动去邀请身份平平,不过一个医馆大夫的姬昊天,居然被语气平淡的拒绝了。

    樊珂一怔,心中居然没有丝毫愠怒,反而还升起了点点失落。

    但王室血脉仍旧让樊珂保持着一如往常的矜持,大方一笑:“好,姬公子请。”

    姬昊天微微点头,来开宾利添越的车门,坐在了后排座位。

    “铃铃铃!”

    樊珂正欲一同上车,手机铃声骤起。

    看见来电显示乃是西境军部,她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喂,爸爸。”

    电话那端,平西王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珂儿,怎么样,你还好吧?”

    即便亲如父女,樊勋彰的语气中仍旧满是威严。

    “嗯,我很好啊。”

    樊珂一笑,不明白父亲明明已经解决了赵暮阳这个祸患,语气中为什么还带着淡淡的焦急。

    樊勋彰听闻樊珂无恙,继续问道:“那救了你爷爷的姬先生,他可好?”

    “他也没事,爸,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樊珂愈发不解。

    “无事就好,你们再等等,我此刻正在差人跟北国的军部联络。”

    樊勋彰顿了一顿:“今日之事,如果发生在西境,我一个招呼就能办妥,可它毕竟出在遥远的北国,各地军中均派系林立,外界很难插手其中事务,我先前给几名故交打了电话,他们都说赵暮阳身后之人强硬,动不了他,所以今日你万不可与他交恶,放心,以我平西王府的实力,你和姬先生一定不会出事!”

    “爸,赵暮阳已经伏法,被送去北国军总了呀。”

    樊珂微微蹙眉,完全不懂父亲的意思。

    “你说什么?”

    樊勋彰也是一愣:“赵暮阳他,被军法处置了?”

    樊珂此刻才反应过来:“父亲,难道这不是你的手笔吗?”

    “当然不是,最近北境军界变动,新任的元帅乃是冕亲王派系的人,你也知道,我和冕亲王同出羽骁卫军营,两人素来不合,如若不然,今日之事也不会办的如此不顺利。”

    樊勋彰思虑再三,仍旧没想通其中关节,于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臆测道:“赵暮阳身为一地军区统帅,依然算是高层,即便我贵为王爷,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换句话说,即便是皇室中人,也不可能随意拿下一地将领,除非是北境军部的人早就想动他,只是凑巧被你们遇见了而已。”

    樊珂与樊勋彰交流几句,两人便挂断了电话。

    而樊珂站在车边,思来想去,总觉得此事太过巧合。

    忽然,她想起了姬昊天去见赵暮阳之前,曾经用自己的手机打过一个电话,当即翻找了一下通讯记录。

    毫无痕迹。

    于是又把电话拨回了公司。

    “樊总,您好。”

    樊珂的另一名秘书很快接通电话。

    樊珂没有啰嗦:“马上帮我查一下,半小时前,这个号码都跟谁联络过,要快!”

    “好的,您稍等!”

    平西王府产业众多,名下也有自己的通讯公司,查询一个通话记录,自然不在话下。

    十数秒的功夫,秘书的声音便再度响起:“樊总,已经查清楚了,两小时之内,您的号码只跟王爷联络过,其次没有任何呼叫与接听。”

    樊珂闻言一愣:“确认吗?”

    秘书信誓旦旦:“绝对没问题。”

    “好,我知道了。”

    樊珂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她分明记得,姬昊天曾经用她的手机打过电话,而且好像还说过几句话。

    可为什么没有通话记录呢?

    莫非,姬昊天当时是为了压下自己的恐惧,在装腔作势?可这么做的意义又在哪呢?

    凭姬昊天坦荡模样,完全不可能做出来这种一查就暴露的事情。

    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今日赵暮阳被捕,真的是个巧合?”

    樊珂兀自嘀咕了一句,将目光投向车窗。

    车内。

    姬昊天正襟危坐。

    器宇轩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史上最强炼气期〕〔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萌神恋爱学院〕〔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