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玄医〕〔腹黑娇妻宠不停〕〔神偷世子妃〕〔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点击修仙app〕〔重生九零小军嫂〕〔蒸汽时代的旁门剑〕〔道法的世界〕〔民国之远东巨商〕〔大国航空〕〔超品小神农〕〔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篱笆外的影子〕〔吾家娇女〕〔我所想的英雄学院〕〔无敌从异界武林开〕〔碧海风云之谋定天〕〔超神入梦〕〔一直剧透一直爽〕〔绿茵傻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至尊 第一百零六章 被灯光拉长的身影
    暮色低沉,整座城市华灯初上。

    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下。

    偌大云州,仿佛童话中的古堡。

    “吱嘎!”

    悍马刹车停滞在了镇南基金会的办公楼前,姬昊天推门下车,戴着一顶毛球针织帽的林韵也推开车门,从副驾驶一侧站到车下。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将云州转了个遍。

    游乐场、看电影、逛小吃街,像极了一对无忧无虑的情侣。

    一天时间转瞬即逝,林韵看着姬昊天,充满不舍。

    “天气冷,快上去吧。”

    姬昊天笑笑,帮林韵整理了一下领口的围巾:“小心感冒。”

    “你……要不要上去坐坐,喝杯茶?”

    林韵感受到姬昊天亲昵的举动,俏脸一红。

    和姬昊天一样,林韵也是个略显传统的女人,此刻叫姬昊天上楼,也没什么非分之想。

    只是,不想与他分开。

    “算了,天色渐晚,我就不叨扰了。”

    姬昊天微微摇头:“快回去吧。”

    “嗯。”

    林韵微微撇嘴,随后转身向办公楼走去。

    姬昊天随即转身,打开车门。

    “姬先生!”

    林韵蓦地转身,看向姬昊天。

    “怎么了?”

    姬昊天一笑,灿烂如暖阳。

    “下次,我们还可以一起出去玩吗?”

    林韵眼神期盼的看着姬昊天:“还像今天一样。”

    “好啊,以后如果感觉无聊,随时可以去医馆找我,姬家,就是你的家。”

    姬昊天并未听出林韵的话外之音,知道她在云州举目无亲,于是便微微颔首应了下来。

    “那,你可以抱我一下吗?就当做给我的生日礼物。”

    林韵鼓起勇气,但又怕自己被拒绝,补充道:“就像家人那样。”

    “好!”

    姬昊天大大方方的展开了双臂,林韵一步上前,倒在了姬昊天怀中,脸上一片绯红之色,眸中却闪烁光芒,满是幸福味道。

    恰逢此时。

    一台奔驰轿车缓缓停在路边,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一个硕大的包装袋,里面装的是一床崭新的羽绒被。

    穆离知道林韵一个人住在基金会,今日又气温骤降,于是便买了一套加厚的被子送了过来。

    穆离把车停稳后,目光远眺,刚好看见林韵扑在姬昊天怀中。

    雪中。

    一双男女的身影被路灯无限拉长。

    郎才女貌街边依偎。

    格外引人注目。

    穆离修长的手指握紧了方向盘,白皙的脸颊上浮出一抹愤怒神色。

    这一刻,她的心中莫名刺痛了一下:

    “林韵……我好心收留了你,还举荐你执掌了镇南基金会,难道这一切,居然是引狼入室吗?”

    话音落,奔驰重新启动,快速驶离。

    ……

    姬昊天回到医馆之时。

    风雪尤未止。

    刚一下车,一把油纸伞已经挡在了姬昊天头顶。

    姬昊天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站着的是温可人:“这么晚,还没睡啊?”

    “你不归,心难安。”

    温可人声音恬静的回应完,继续开口道:“少座,百草盛会上的那个鬼摊摊贩来电话了。”

    “哦?”

    姬昊天闻言,霎时来了精神:“事情如何?”

    “向他寄售伐髓定宫丸的幕后之人,同意与您见面。”

    温可人说话间,陪伴姬昊天一同向房间内走去:“时间约在了明日正午。”

    姬昊天目光一凛:“可查清那人是谁?”

    此事与姬家惨案有关,他自然格外重视。

    “没有。”

    温可人先一步推开房门,将姬昊天让进屋内:“对方之人格外谨慎,那摊主只说了见面时间,但却对见面地点只字未提,说届时会打电话与咱们联络。”

    “故弄玄虚。”

    姬昊天听闻对方如此谨慎,愈发感觉对方身份存疑:“明日,你与我同往。”

    “嗯。”

    温可人轻声应了一句,缓步退出了房间。

    ……

    翌日清晨。

    姬昊天早早起床,刚走到院内,便听见前堂人声鼎沸。

    动身前往,发现镇南医馆门外,已经排起长龙。

    豪车如云,堵塞交通。

    满城富豪和平民闻风而至,门前偌大的广场上,至少有上千民众,店里的多名员工全都守在门前维持秩序,人声鼎沸。

    “二哥,你睡醒啦!”

    不断忙碌的姬素素看见姬昊天,顿时笑着迎了上来。

    姬昊天微微点头,看着拥挤不堪的人群,微微蹙眉:“这云州,何时有了这么多病患?”

    “他们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的。”

    姬素素笑了笑:“也不知是谁放出风去,说沈牧之坐诊镇南医馆,而且只有短短几天的期限,沈老先生被称为北国医圣,名声远扬,自然有很多病人慕名而来,现在医馆里看诊的挂号单,已经被门外的黄牛炒到五万块一张了,而且还有疯涨的势头。”

    “五万?”

    姬昊天微微蹙眉:“咱们开医馆,为的是弘扬姬家的名声,以医者仁心济世,不是为了敛财,如此高昂叫价,岂不毁了姬家的名声!”

    “是啊,妈也是这么说的,她几次跟人群解释,说沈先生不会突然离开,但根本止不住这种以讹传讹的势头,听说很多原本在医院住院诊治的病人,也纷纷出院,准备来我们这里看病呢。”

    提起此事,姬素素也是满面愁容:“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估计那些普通民众,根本就没钱来咱们这里看病了。”

    “我们开医馆,为的就是大众福祉,岂容小人大发横财。”

    姬昊天看了一眼门前那些衣着华贵的排队者,和被排斥在外围的普通民众,看向温可人:“速去处理,将倒买倒卖镇南医馆挂号单的黄牛,全部驱逐,有再犯者,断一指,不知悔改者,断一臂。”

    “是!”

    温可人闻言,身影很快消失。

    片刻后。

    “啊——”

    门外的人群中,不断有惨叫传出。

    短短半小时的功夫,镇南医馆门前人群中混迹的黄牛便被清理干净,但求医问药的人群,仍旧人头攒动,如恒河沙数。

    姬昊天见状,径直向沈牧之的诊室走去。

    沈牧之尊为北国医圣,愿意纡尊降贵来到镇南医馆坐诊,凌巧云自然将其奉为上宾,还为沈牧之单独列出了一间诊室。

    姬昊天进门时,沈牧之刚好送走一位病人,看见姬昊天进门,当时起身相迎:“姬公子,你来了!”

    姬昊天笑了笑:“我听素素说,近两日医馆的患者激增,沈老辛苦了。”

    “老朽学习岐黄之术,本就是为了悬壶济世,谈不上辛苦。”

    沈牧之一脸从容:“何况我以年逾古稀,算是行将就木之人,功名利禄早就如同过眼云烟,此刻能够为这芸芸众生尽些心里,也算学以致用。”

    沈牧之顿了顿,面露难色:“只是……”

    姬昊天看见沈牧之的为难之色,也跟着微微蹙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太古魔祖〕〔万兽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