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东阳林诗曼〕〔六合奇闻录〕〔极品上门女婿秦浩〕〔重生媳妇有点甜〕〔最佳豪门女婿〕〔赘婿无敌〕〔我在诸天群直播〕〔双宝来袭:亿万爹〕〔叶南弦全文免费阅〕〔萌宝驾到:爹地投〕〔赘婿神医〕〔都市终极高手〕〔盖世〕〔影后的嘴开过光〕〔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至尊神医之帝君要〕〔艾贝尔的黎明〕〔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天价宝宝: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战王 第七十三章 对峙
    白雪也跟了过来。

    随着司野话音落下,一个中年男子,被押着走进了客厅里。

    “跪下!”

    几个战士按着那中年男子的肩膀,硬生生的让其跪了下来。

    林战见状转过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跪下的这个男人,仔细的打量了几眼。

    此人名叫蒋文,是彭州行太守,江市是市级城市,而彭州,就是它的省会。

    蒋文是屯骑校尉吴常力荐,太尉任职的一个人。

    在彭州担任行太守多年。

    ……

    看着面前的蒋文,林战啧了啧舌。

    这蒋文衣着华丽,身上的西装也都是名牌的,粗略估计,价值十几万的样子。

    只不过,目前的蒋文看起来很是狼狈,而脸上,也带着几分不服。

    “蒋文,你知道我为何要带你过来吗?”

    林战笑看着蒋文,淡淡问道。

    那蒋文别过头,狠狠的呸了一声,喝道:“林战,我是屯骑校尉吴常的引荐的人,太尉亲自任职,你根本就没有资格抓我。这件事情要是给太尉知道,绝对不会放过你。”

    “太尉?”

    林战不由一笑。

    这时候,司野走过来递给林战一份资料,开口道:“战王,这些都是在蒋文的电脑里打印过来的资料,他任职多年的文书。”

    林战接过来翻看了几眼,将文件递给了白雪。

    “蒋文,你身上这套西服不便宜啊,多少钱买的?”林战开口问道。

    “管你什么事?”蒋文满脸郁闷。

    本来,他正在单位里和一个女下属行鱼水之欢,突然间杀来一帮人将他押到了这里,搁谁身上,谁也都过意不去呀。

    见蒋文这态度冷冽,司野又道:“战王,我们去的时候,这蒋文正在和文政总司的一个女下属在办公室做伤风败俗的事情,想来这几年,他还是挺潇洒的。蒋文身上的这套西服,价值十八万。”

    林战闻言,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衣服。

    林战道:“蒋文,你都穿十几万的西服了。可我这个战王,身上还穿着几十块钱的秋衣,咱们两个,没法比呀。”

    “林战,你这作秀给谁看呢?你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大家同朝为官,希望你不要彼此刁难。”蒋文冷哼道。

    蒋文对林战那是自然不服气的。

    因为林战,也根本就没有资格来管他。

    就算是管,也应该是太尉来管。

    而除了太尉部门下令,这蒋文,是不受任何人管辖的。当然,除了当朝天子!

    “行了,咱也别墨迹了!”

    林战笑了笑。“你蒋文在彭州的这三年,隶属彭州的江市,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收取贿赂,不秉公执法。现在看看在你管辖的江市,宗门与家族猖獗,到处都在杀人放火。你,真以为天高皇帝远?”

    蒋文气息微喘,他在想方设法的如何回答林战的话。

    喘了好一会儿。

    蒋文道:“这三年,我自认为管理还不错,江市越来越繁华,事业蒸蒸日上,各大公司、集团并起,而且,年年江市的收入,都在提高。你说我管理的不行,是吗?”

    林战闻言,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人。

    “对了司野,彭州太守在哪?”林战冲司野问道。

    “战王,这彭州太守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原本,蒋文是彭州太守的手下廷尉统领。太守死后,屯骑校尉举荐蒋文,所以,太尉给了他行太守之职。”司野回道。

    行太守之职,也就是代理太守。

    也就相当于一些公司的代理总裁一样。不过,还并没有转正。

    听到司野的话,林战道:“原来是这样。”

    司野点了点头。

    而这时,白雪走了出来,说道:“蒋文,你这账目上面,有很多账都说不过去。而且,你每年处理的政务上面,也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比如,你这上面记录了四个月前叶家老太爷叶重天死亡的记录,当时,叶天海上告,这上面,并没有记录具体情况,这件事情,你怎么解释?”

    白雪看向蒋文,淡淡问道。

    “白雪,你是太尉的手下,怎么今天帮着外人,来质问起我来了?”蒋文是认识白雪的,不免冷笑出声。

    “不,这不是谁的手下的原因。而是你这个彭州行太守的资料上面,确实有很多模糊的地方。我刚才说的,不过是其中之一。”白雪回道。

    “江市叶重天之死,他儿子确实有上报。不过叶重天是自杀,这件事情谁也查不出来。”

    蒋文义愤填庸的说道。

    林战闻言,立刻冲司野示意了一下。“司野,到我房间把证据拿出来。”

    司野点了点头。

    一份资料丢到了蒋文的面前。林战道:“蒋文,叶重天的死,破绽百出,连我都能查出来,你说是自杀?来人,去叶家,将叶天海夫妇请到这里来。”

    “是!”

    ……

    一听到林战去请叶天海,蒋文的身体明显一阵颤抖。

    不过这也是老油条,很快就稳定下来。

    他知道,和林战对峙,就不能紧张,他必须条理清晰。

    地上的证据蒋文连看都没看,回道:“司徒大人,就算叶重天是被人所杀,那我是真的没有查出来,难道查不出来,就违法了吗?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我给你辩解的机会。”林战回道。

    说完,林战站了起来,朝卫生间走去。

    蒋文跪在地上不敢乱动,虽说对林战很是不服,但毕竟林战的实力摆在这里,他也不敢直接开口大骂。

    时下。

    方碧茹刚好洗好澡从卫生间出来,见到家里这么多人,顿时疑惑的看了起来。

    大概十分钟后。

    叶天海和韩媛夫妇被几个人带到了这里。

    一看到自己的父母,方碧茹立刻叫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叶天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正在叶家,就被人给带过来了,也不敢反抗。

    不一会儿,林战从卫生间走出。

    当看到林战之后,叶天海和韩媛才松了一口气。

    “叶先生,地上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林战示意一下,开口问道。

    闻言,叶天海才开始打量跪在地上的蒋文,不过蒋文却转过头去,似乎不敢让叶天海看。

    但叶天海也只此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不是彭州代理太守蒋文吗?他现在是文政的职位,行太守之职,这个人,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叶天海开口说道。

    蒋文闻言,顿时怒道:“叶天海,话可不要乱说,小心闪了自己的舌头。”

    叶天海看向林战,不明所以。

    林战坐了下来,开口道:“叶先生,四个月前,叶重天老爷子死的第三天,据说你曾上告秦家,但是却被驳回。后来你去了一趟彭州找文政大人,有没有这回事?”

    “有。”

    叶天海说道:“当时,我带着叶家的十几个家族门客,以及二十多个我结交的朋友,我们一起前往彭州找蒋文,让他调查我父亲的死。这蒋文见了我,和我说了一番话。”

    “什么话?”

    “蒋文说。老叶,就算你老爷子是被人杀害的,可你又斗不过害了老爷子的人。不如,我给你十万块钱,这事就摆平了,如果不同意,只有死路一条。”叶天海指着蒋文。

    “这是蒋文给我说的原话。”

    “叶天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这些了?还有,林战,有谁不知道叶天海是你海爹,你们父子俩串通一气,这是想置我于死地吗?我蒋文脑袋一颗,你要想要,摘了便去。”

    蒋文厉声吼道。

    这话,也说的极为在理。

    不过,林战倒不吃他这一套,笑道:“司野,派人将秦家的人请来,包括秦茂良的后代。还有,李踏送进九州监狱了吗?”

    “回战王,暂时还没去。”

    “带过来。”林战道。

    司野立刻带着几个人离开。

    而林战的这番话,顿时让蒋文身躯一震,一副如临大敌之色。

    蒋文有点慌了,但他不敢表现出来。

    林战看着他,说道:“蒋文啊,如实坦白,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不说,等会儿证据来了,我杀了你。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要抓住!”

    蒋文深呼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还带着几分侥幸的心理。一但自己说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不说,也许还有一丝机会。

    当下,蒋文开口道:“我蒋文身正不怕影子斜,彭州不少人都说我是好官,你林战如此对我,我一定会告诉太尉,到时候,有你的好果子吃。”

    “你自己选择的,那我就没办法了。”林战回了一声。

    ……

    半个小时后。

    首先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者被押了进来,这老者,便是江市布政李踏,上次在王猛那里,被林战给干了下去。

    李踏见到林战,几乎是不敢抬头,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而当李踏看到蒋文的时候,顿时明白,东窗事发了。

    “战王,秦家人也都来了。”

    就在这时,浩浩荡荡几十号秦家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以秦香为首。

    这些人,都快将林战的客厅给填满了!

    “林战,你找我们有事吗?”秦香看到林战,开口问道。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