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杨凡周慕雪〕〔老公追妻火葬场云〕〔她说深情难再回云〕〔永夜之王杨凡〕〔玉堂缘〕〔龙神丹帝〕〔原配宝典〕〔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童颜陆霆骁〕〔第一名媛:童小姐〕〔娇妻在上:总裁老公〕〔童小姐乖乖受宠〕〔妻不厌诈:娄爷,〕〔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废后她命中带煞〕〔独宠太子妃月千澜〕〔谋君心废后倾城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的拆弹专家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又要听,听了又怂(求推荐票)
    范俊西看完后拿起电话播了过去:“不错嘛小江,这次总算找对人了。”

    这一会,杜小江坐在一组的主管办公室里,总感觉还不太真实:“这还不都是按照您的提议找来的,哥……范总,以后咱们这你还是要多带一带啊。”

    “呵呵,”范俊西笑道:“怕什么,撒开干就行,拍的那一天记得叫我一声。”

    …………………………

    这段时间,漫画社那里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好的淘编,合同一会就给你寄回去。”卢辉笑眯眯的挂了电话。

    “怎么样?”张一诺问道:“又来广告了?”

    “对,还一下来了两家。”卢辉站起身转了两下身体:“痛快啊!”

    张一诺和蔡班互相看了一眼,也一起站起来扭了两下:“爽!”

    加上今天的两家,《龙猫》已经陆续接到了五家广告,《唐漫网》的广告费一直按周算,每周1000元起步。

    也就是说‘胡描和乱画’漫画社,现在每周将有最少五千多的收入,终于有了零的突破,《龙猫》开始赚钱了。

    刚刚淘编辑给卢辉的发了一份电子合同,关于一些《龙猫》的周边版权的补充条款,今后一些盈利性质的宣传,如果要用到龙猫的形象设计,就必须通过他们的允许,否则将视为侵权行为。

    ……………………

    《嫁衣》这首歌像一条暗流在互联网上孜孜流淌。

    晚上,武十七和范俊西一起来到了胡同里。

    俩姑娘一见面就说不完的话,叽叽喳喳的没完没了,对面的四位爷这一会都只有听的份。

    “你知道《嫁衣》这歌吗?”武十七忽然想到了同事给她发的一段音频。

    “《嫁衣》?”迪佳第一次听说:“谁的歌?”

    “谁也不知道演唱者的名字,”武十七的手里抱着杯果汁:“网上传的可邪乎了,说是演唱者唱完就死了。”

    “什么?”

    “嗯?”

    这下对面几个老爷们也来兴趣了,除了范俊西。

    “越传越邪乎,”范俊西说道:“哪有的事。”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据说最近有不少人因为这首歌自杀了。”十七说完,自己也缩了缩脖子。

    “真的假的?你那有这歌吗?”迪佳问道。

    “本来有,我觉着慎的慌,就给删了。”

    梁启跃一把拿出了手机:“网上肯定有,我来搜搜。”

    范俊西撇了撇嘴,这就是禁歌的魔力,挡都挡不住。

    排在世界首位的几首禁曲故事更加离奇。

    《纤魂曲》是西方音史上被神诅咒的音乐,作者是一位美国人,曲成人亡。它本是一首赎罪的宗教音乐,但据说因为听此曲而自杀的人数已经过千,所以一直又被人称为恶魔曲。

    《第十三双眼睛》曾是非洲部落的一种音乐,1959年,喀麦隆一个部落的人集体自杀,据说正是因为听了这个音乐。

    此曲在同年被禁,并销毁了大量流传在外的曲稿,1991年,一位音乐家因为好奇,千方百计找到《第十三双眼睛》,听了一小段,从自家窗户跳了出去,死前销毁了这段音乐,从此《第十三双眼睛》彻底消失。

    《黑色的星期天》又被人称为《灵魂忏悔曲》,当时被人们称为魔鬼的邀请书,一出世即称魔,曾被封禁长达13年之久。

    1936年布达佩斯的一位警官曾经调查过一位自杀身亡的鞋匠,发现他在临死前抄录了这首歌的歌词。这位警察是第一位要求把这歌列为禁歌的人。

    接着,匈牙利又有两位听众饮弹而亡,一位报童听乞丐哼唱了这首歌后,把钱全部放在他的碗中,翻身跳下了桥。

    更可悲的是,一家夜总会竟然演奏了这只乐曲,没过多久匈牙利把这首音乐列为了禁曲。

    1941年当这首歌来到美国时,同样的事情又接连不断的发生了。华盛顿的参议员亲自出来发声,呼吁立刻封禁此曲。

    关于作者本人创作这首音乐的动机,很多精神分析家和心理学家都无法做出合理的定论。

    原版的《黑色星期天》是一首特长的音乐,47分13秒。

    如此之长的音乐,范俊西估计能听完全曲的人,本身就有些心理问题。

    中央电视台曾报导过,全中国还有一人保留着原版乐谱长达五十年之久。这么多年的时间里。他和他的家人都没有听过这首音乐。

    美国俄亥俄州,一所音乐大学的保险箱里也躺着一份《黑色星期天》的完整乐谱。

    噫……呀……

    《嫁衣》的音乐已经结束。

    直听的老梁牙槽发酸:“听着是不大舒服,可也没到要死的份啊!”

    “嘁,”陈庆帝一脸的不屑:“就知道是这结果,这歌的mv一直都在装神弄鬼。”

    “噫,这mv拍的跟鬼片一样。”迪佳撇了下嘴。

    “据说这样的歌会影响大脑的额叶感知,”范俊西解释道:“说白了就是造成幻觉。”

    一段视频结束后又一段视频自己跳了出来——杀人之曲。

    几个人又忍不住点了进去,如此循环、欲罢不能。

    包间里的菜一道道在上,服务员每次进来时都能听到屋里飘着诡异的音乐。

    “不行了,”十七手一伸关了手机上的音乐:“我晚上都不敢回家了。”

    “我也是,”迪佳说完,看了看陈庆帝。

    范俊西和老梁看着陈老板笑道:

    “我也是。”

    “我也……”

    “闭嘴!”陈庆帝白了他俩一眼,把眼睛摘了下来,捏了捏鼻梁:“要听的也是你,听了又怂。”

    “呵呵,”范俊西笑了:“还是来听听我的歌吧。”

    “对了,”武十七忽然看向俊西:“范哥,你给乔薇写的那首歌好像有点故事。”

    “嗯,这一会最适合听。”

    乔薇那首《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在包间里响了起来,接着俊西又把《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放了一遍。

    两首歌放完,屋里的几个人,或多或少都在某一瞬间有一些感触和共鸣。

    最关键的,刚刚那几首歌的阴霾都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晚上,走出胡同里的几位才发现外面的街道上,已经飘起了丝丝冷雨。

    “好想你、好想你,”武十七和迪佳走一路,哼一路,明显是在给自己壮胆。

    渐渐的,同行的梁启跃和童年也哼了起来。

    俩姑娘回头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冬雨冰凉,可这一路的人却有趣了许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