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阳叶芷涵〕〔龙王殿苏阳〕〔终极龙王苏阳〕〔大道惊仙〕〔都市无敌特种兵〕〔重生霸婿〕〔超级保安赵东〕〔至尊神婿〕〔许若晴厉霆晟全文〕〔穿成权臣的心尖子〕〔猫真人〕〔电影世界体验卡〕〔宦海风云记〕〔我在决斗都市玩卡〕〔斩月〕〔罪妻凌依然〕〔重生六零嫁糙汉军〕〔凌依然易瑾离〕〔万相之王〕〔商运红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娱乐圈的拆弹专家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们也来赌马(求推荐票)
    大家都是第一次在现场观看这种比赛,见到这种气氛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们不知道别人之所以会这么关注,是因为大多数人已经压下了赌注。

    一声发令枪响后,赛马全部冲出了闸门。

    身着各色赛服的赛马手,你追我赶的奋力驾驭着自己的赛马,赛马身上也有同样颜色的号服。

    今天的第一场是1000米的草皮赛,全程大约用时两分钟左右,赛场四周的大型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赛道上的排名。

    法语解说员,语速极快的介绍着赛场上排名靠前的赛马和赛手的名字。

    几个人什么都没听懂,就感觉这个解说员马上就快一口气上不来了。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最后冲刺的阶段。

    赛马身上的选手已经全部把腿蹬起,撅起屁股趴在了马背上。

    看台上大多数的观众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包厢里的童小麦拿着望远镜看的特入戏,嘴里一直喊着自己喜欢的赛马。

    “3号、3号……”

    周围的几个大人全都笑了起来,没想到一向不多言多语的小胖子竟然那么喜欢赛马。

    最后,在全场一片欢呼声后,各种大屏幕同时播放着夺冠的3号赛马。

    “还真的是3号,”一直站在小麦身边的范俊西有点意外:“最后那一飞的确有点帅!”

    穿着一件面包羽绒衣的童小麦,双手按在栏杆上,兴奋的原地跳个不停。

    “差了一个身位也能奔上去,这马的爆发力简直神了!”

    因为小麦嘴里一直喊着三号,所以大家都只顾着看三号赛马了。

    “早知道我就买三号了,”米娜看着范俊西笑道:“范先生不准备买几场玩玩?”

    “这个我还真不会,”范俊西想了一会说道:“这玩意究竟怎么玩?”

    听他这么一问,老梁和陈庆帝也来了兴趣,终究是来了马场一趟,不玩两把好像也说不过去。

    几个人大概了解了一下投注方法,准备一会也来小玩一下。

    规则听上去还挺简单。

    你可以买独赢第一名,也可以选择两匹进入第一名的号码,最保险的是选三匹进入前三名的号码。

    不同的选号方式,所得的赔率也不同,想要赔率最高,可以选择你最看好的一匹赛马,下注它连赢三场。

    像刚刚小麦喊的那匹三号,就是1比6.5的赔率。

    也就是说如果下注了1欧元可以获得6.5欧元的奖金,除去本金就等于赚了5.5欧元,赔率已经算是可以的了。

    过不了多久,第二场的赛马已经在赛道上慢跑了起来。

    比赛用的马闸又被车重新拖上了赛道。

    赛台上的观众,一边看着超大显示屏上赛马的状况,一边开始下注。

    有经验的赌徒,买着自己早已熟悉的赛马。

    米娜一直在和左边包厢里的一位女士,隔着墙交流着赛马的讯息,这位身披灰色貂袄的年轻贵妇,带了顶白色的超大礼帽,帽子上插着两根长长的羽毛。

    方岚和范乃西都觉得特别夸张,可是放眼瞧去,坐在包箱里的几位贵妇好像都喜欢这款。

    赛马自古就是贵族们的游戏,现在倒变成了一个国家的高税收产业链。

    几个人趴在栏杆上远远瞧着,实在看不出哪匹马可以获胜。

    “这玩意不跑起来,谁知道哪个跑的快!”梁启跃一脸迷茫

    “嗯,”范俊西觉得老梁说的很有道理。

    转眼再瞧陈庆帝,就看见他微微靠近米娜那边站着,一直在注意收听旁边那位贵妇的秘密情报。

    “瞧见没,这家伙一直比鬼都精!”梁启跃撇嘴笑道,说完也靠了过去。

    “小麦,你觉得哪匹马跑的最快?”范俊西逗着身旁的童小麦问道。

    “舅舅,我觉得6号好,就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大马,”双手举着望远镜的小麦,看上去一本正经,说的像个真的一样!

    “好,舅舅就买6号,”范俊西对着正在操作电脑的瑟瑞说到:“帮我买……100欧6号。”

    “呵,”听到这个数目后,梁启跃笑了起来:“那我也买100欧6号吧!”

    反正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干脆一起买个热闹。

    “好的。”瑟瑞立刻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结合了多方面消息分析之后,陈庆帝买了100欧的二号赛马,米娜和他一样,买的也是二号,一万欧。

    几个人听到这个数字后,一脸淡定的看向楼下的马场,就要开始了,这次他们可是下了注的。

    电脑上显示六号赛马的赔率是1比8,越高的赔率代表着胜算越小。

    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发令枪“啪!”的一声,

    身匹红色战衣的6号赛马,开闸的时候就比别的赛马慢了几秒,一路垫后,范俊西苦笑了一下,幸亏只是小玩一下。

    当6号赛马好不容易超越了前面的9号赛马时,小麦激动的大叫了一声,把旁边的小米吓了一跳:“切,这才哪跟哪呀!”

    接着,范乃西也跟着叫了起来。

    6号红衣赛手最先趴下了身体,速度忽然变的很快。

    “冲刺的太早了,力气很快就会耗尽,6号明显急了!”米娜坐在后面说了一句,明显是久经赛场的老手了。

    然而,就在大家都觉得,提早冲刺的6号赛马很快就会跟不上速度的时候,6号赛马却变的越来越快。

    这时全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匹“黑”马,所以的镜头都在跟拍着身批红衣的6号赛马。

    06号包厢里已经彻底沸腾。

    米娜和她的助手也已经站到了最前方,大家都在紧张的盯着最后两百米的冲刺。

    6号赛马直接疯了,

    屁股后面像插了个火箭一样,一路绝尘,一直加速跑到最后。

    砰、砰、砰!

    随后,场上四面巨大的显示屏,同时出现6号赛马的快速三连拍,解说员大声宣布6号选手为这一场的冠军赛马。

    范乃西和童小米早已经尖叫成了一片,激动的程度一点也不压于场上6号赛马的策马师。

    当助手告诉他们奖金已经到账时,范俊西终于领略到了赛马的乐趣。

    “买了多少?”范乃西这才想起来问。

    “100欧,差不多1000块人民币吧!”

    “那究竟是赚了多少?”范乃西一时绕不过来。

    “一比八,赚了七千。”老梁脱口而出,说完他对着陈庆帝挑了下眉,小声说道:“还什么内部信息、什么草坪湿度,呸!”

    陈庆帝端端的什么话也没说,幸好只买了100欧,不然还不给这丫笑死!

    这一下,几个人都来劲了,范乃西得意的抱着儿子说道:“没想到我家小麦还会看马,乖,喝完这杯果汁再去给妈妈好好看看!”

    刚才没买真是亏了,要不,一个包钱已经到手了。

    除了钱,更多的是来自反超的乐趣,白马不稀奇,大家谈的最多的还是黑马。

    由于这场比赛,出了匹黑马,场内外赛马爱好者的热情全都被激活了。

    于是,当第三场赛马出现在赛道上时,场上下单的人数明显多了起来。

    而且,一些不太优秀的冷门马也获得了不少压注。

    “怎么样小麦,这一批里有你看上的吗?”范乃西和方岚,这一会都围在小麦身边。

    “妈妈,那个是7吧?”童小麦的小胖手远远的指了一下。

    “你就说你看见的马是什么颜色?”

    “黄色。”

    “那就对了,”范乃西松了口气:“俊西,帮我买100欧7号!”

    “我也是!”方岚赶紧跟了一句。

    身后的米娜顿时满脸黑线,这伙人还真是有意思,居然会相信一个连数字都认不全的孩子。

    “这匹赛马,”她有些犹豫,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难道7号赛马不行?看上去还不错呀!”范俊西觉得那匹棕红色的赛马,一看就是匹骏马。

    米娜点了点头:“确实是匹好马,今天这几场赛马中,7号红枫不是数一也能算的上是数二了,可是有时候强强联合不一定就能出成绩。”

    呼的一下,米娜站了起来,指着7号赛马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她脸上的表情竟然显示出一丝气愤:“这个策马师每次参赛的赛马都是数一数二的好马,可是最好的成绩也就拿了个第三。按我们这的说法,他是个没有冠军运的策马师。”

    几个人一看这架势,立刻就明白了,米娜一定在他身上输了不少钱。

    那到底还买不买啊?

    看看前面趴在扶栏上的童小麦,范俊西决定还是买7号,大不了就当是前面的没赚。

    离最后下注时间只有几分钟了。

    旁边的助理已经报出了赔率:如果下注7号进前三名是1赚3,买它独赢的话赔率高了一半,是1赚5.5。

    赔率不高,大概是因为这个7号组合很优秀。

    “独赢1000欧。”

    范俊西说完看了看老梁,老梁点了点头,嚯出去的也买了1000欧。

    陈庆帝摇摇头,他还没疯,只跟着两位女士同样,买了100欧小玩一下。

    米娜为了表示和大家一条心,也买了一万7号。

    第三场比赛开始了。

    啪~的一声枪响

    梁启跃感觉就像击中了他的心脏。

    尼玛,下了大注的就是不一样,太刺激了。

    这批赛马感觉都很有优秀,每一次过弯都贴的很紧,比赛非常激烈。

    果然,就像米娜说的一样,那匹7号赛马红枫一直没有跑进过前三。

    米娜稳稳地坐在后面,就当钱已经扔进水了。

    “握草!”梁启跃指向赛道。

    跑在最前面的两匹赛马,2号卓越和15号大将军不知是谁的失误,竟然一起坠下了赛马。

    赛台上传来了一片“哦!”声。

    许多人的表情已经相当难看了。

    “我的上帝呀!”坐在旁边包间的灰袍贵妇,这次在卓越身上下了重注。

    刚刚还开玩笑说米娜犯了个愚蠢的错误,这一会惊的一下坐在了椅子上。

    趴在扶栏上的女助手挥挥手让米娜赶快靠过来。

    米娜抿嘴笑着赶紧走了上来。

    06号包间一片欢腾,嘴里整齐划一的喊着7号、7号。

    搞笑的是小助理也跟着大家,一起用喊着7号、7号。

    二百米冲刺了,7号红枫背上的策马师蹬起了大长腿,开始发力了。

    冲在第一位的11号腊梅一看就是个狠马,丝豪不给红枫任何机会,连个马尾巴毛都碰不到。

    “啊!”

    包厢里几个女人同时一起啊上了云霄,范俊西的耳朵感觉直接废了。

    赛道上的腊梅发生了外闪,连人带马一起摔了下来,差一点拌倒紧追在后面的红枫。

    红枫稳稳地一个飞跃,超了过去。

    米娜一下尖叫起来,解下系在自己手臂上的黄丝巾,用力的摇个不停。

    7号、7号、7号,噢~~~

    赢啦!

    稳稳地!

    6号包厢一片欢腾!

    旁边几个包厢的客人都在看向这边。

    范俊西一句话也没有,一把拉过小麦狠狠的亲了一口。

    接着,大家一起过来抢着抱小麦,逗的小胖子咯咯笑个不停。

    不知是什么时候,包厢里的方桌上已经放上了三层高高的蛋糕盘上,上面摆满了各式精美的点心。

    童小麦两眼闪着星光,抬头看看舅舅。

    “吃吧,”范俊西一声令下,童小麦愉快的爬上的座椅。

    一行人都跟着坐了下来,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这时,米娜对着那一边的贵妇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范俊西说道:“范先生,我的一位朋友也非常欣赏您的广告作品,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吗?”

    范俊西看了看她,然后看看旁边问道:“不会就是那一位吧。”

    米娜点了点头:“您听说过《好孩子》尿不湿吗?那就是她家的产品。”

    这种东西范俊西当然没听过,倒是乃西一下明白了什么,使劲对弟弟挤了挤眼睛。

    “这产品有名?”俊西问道。

    “特别有名!”范乃西干脆说了出来。

    “那就去见见吧。”

    米娜非常开心的对灰袍少妇点了点头。

    巴黎的天气只比浦江这边高几度,坐在户外看赛马的一行人已经开始向室内转场。

    跟着,范俊西和米娜一起走进了一个房间,一路同行的还有那位灰袍女士!

    …………………………

    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