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宅在随身世界〕〔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时光仍在,再爱不〕〔黄泉阴司〕〔长生女仙医〕〔日久生情:悄悄爱〕〔农家小福女〕〔第一序列〕〔魔改大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百〕〔超神学院魔法师〕〔豪婿(一世豪婿(〕〔第一战神〕〔都市仙帝-龙王殿〕〔若爱有归途〕〔独步九天〕〔花都天才医圣〕〔我是首富继承者〕〔大龄剩女之顾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次元旅馆 第二十章 我对你没兴趣
    迷迷糊糊中,叶瑾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真是的,这孩子怎么这么倒霉?昨天早上差点被那个究极痴汉猥琐,今天又被鬼上身,这丫的上辈子肯定是个恶贯满盈的超级坏蛋,这辈子这么衰就是为了还上辈子欠下的恶债。”

    声音有点熟悉,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加上此时意识沉重无比,连最基本的思考都做不到。

    叶瑾很想睁开眼睛,看清说话的人,但是...这只是徒劳的挣扎,光是涌现出这个念头,就将她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精力彻底耗尽,仅片刻意识便再次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而再次醒来时,一睁开眼,眼前的光景却已经是到处都散发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病房中了。

    “欸?”

    她愣了愣,片刻后,对她来说很是刺眼的光线便让她眼睛生疼,忍不住痛呼一声,本能地闭上眼睛,眼泪不断渗出。

    “啊?!小瑾,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紧接着便听到“哐当”一声响,似乎是什么金属制品掉在了地上。

    “妈.....”

    她虚弱地喊了一声,然后不顾眼睛的刺痛,努力睁开眼睛,而当她看到面前见自己醒来后欣喜不已的苍老面孔时,眼泪便止不住地从脸上落了下来,喜极而泣。

    “妈!”

    叶瑾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撑起身体,一把抱住床边的母亲,不住地恸哭着。

    “妈...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在那恐怖的黑暗地狱中不知道待了多久,体会到了真正的绝望,然后...又突然重回光明,见到了最亲最爱的人,被绝望压抑到极致的感情瞬间爆发,理智瞬间崩溃,此时叶瑾只想放声大哭,发泄淤积在心中的恐惧。

    “没事了,没事了哈,一切都过去了。”

    萧淑轻轻拍着叶瑾的后背,柔声安慰着,虽然她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儿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被人送到了医院,但是看到叶瑾情绪有点失控,也不好现在就问。

    ..............

    就在叶瑾像是在医院上演着狗血的感情剧的时候,苏良在月光的指引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和背着一头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小母龙终于回到了他刚刚改成旅馆的老房子。

    一打开大门,背上明显秃了一块的大黄就飞奔着跑了出来,围着他绕圈圈,狂摇尾巴,狗脸上满是兴奋和讨好。

    嗯......小土狗就是聪明亲近人,不像那只臭猫,三天两头往外跑。

    当然,苏良还知道这厮肯定是因为饿极了才会这么热情,毕竟他早上跟奥菲斯说着说着就忘了准备阿黄的那份。

    所以这肯定都是奥菲斯的错,毋庸置疑,虽说他昨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忘了给阿黄准备吃的,每次等到阿黄这么亲热地黏上来才会想起来还要给狗喂饭就是了。

    回到客厅,苏良把脸上透着一股疲惫之色的小母龙平放在一旁的长凳上。

    他自然是知道妮法为什么会疲惫的。

    上一世,在幻世全面入侵,危机四伏的末世,为了保证整个队伍的安全,妮法几乎每天都要长时间使用她那个独特的能力侦查四周,否则队伍早就不知道覆灭多少次了,而就因为长时间使用能力,妮法才会永远失去光明。

    虽然苏良也不知道这个能力具体作用是什么,但也知道使用那个能力的负担肯定很大,要是不经过一段时间恢复就再次使用,就会对眼睛造成难以弥补的损伤。

    所以妮法在找到叶瑾的灵魂后很快闭上眼睛沉睡过去,他也没有叫醒她,而是把叶瑾的事情处理好以后,就二话不说把她给背了回来。

    这时奥菲斯从二楼走了下来。

    看了长凳上的妮法一眼,转过头,拧着眉头问道,“妮法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苏良总感觉奥菲斯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

    苏良也没多想,随口应道:“小孩子嘛,玩累了自然就睡了,这不是挺正常的嘛。”

    玩累了?

    奥菲斯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不过苏良已经背过身去,从一旁的蛇皮袋里拿出一块泛黄的面包。

    阿黄的尾巴顿时摇得更欢了,哈喇子从嘴角旁不断落下,狗头不断朝面包那里凑,但也只是狂舔嘴唇,不断嗅着面包的味道,却不敢张口去咬。

    因为面包还在苏良手中,而这种优秀的田园小土狗是不会抢主人手中的东西吃的。

    把面包随便往地上一丢,苏良便回过身,对奥菲斯问道:“怎么样?想好了吗?”

    “嗯。”

    奥菲斯微微颔首,然后将一旁的清单拿了起来,摆在桌子上。

    “我选择这三个。”

    苏良看了过去,发现清单上有三个地方被打上了奥菲斯身为剑姬独有的圣印,前面两个选项丝毫不出意料之外,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选错,而看到最后一个选项的时候,他的眼睛突然眯成了一条缝。

    “哦?你确定要选这个吗?我可以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

    “不必了,这是我深思熟虑的选择。”

    奥菲斯没有丝毫犹豫,伸出玉指,食指用力按在苏良注视着的地方,“无论要面临什么,我都不会后悔。”

    只见她按着的地方旁边,歪歪扭扭的几个魔法大陆文字清清楚楚的写着无条件答应店主任意一个要求,免费住店一个月。

    是的,这就是清单上最后的一个奇怪的服务,也是唯一一个不需要付钱的服务,然而比起可以通过劳动获得的盛华币,这个服务的报酬却要贵重得多,简直就是无价。

    “很不错的觉悟呢。”苏良脸上泛着危险的笑意,“但是你真的有好好考虑过选择这一条的后果吗?要知道,任意一个要求的范围可是极广的,比如说,我可以让你当我的奴隶,一辈子侍奉我,就算这样你也不后悔吗?”

    听到这话,奥菲斯眼中顿时浮现出挣扎之色,但是很快,便被坚定所取代。

    “事实上,我现在的状况,除了相信你以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不是么?”

    “哦?”

    苏良轻咦一声,颇为诧异地看着她,“真是难以置信,你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有什么不对么?”奥菲斯眉头微蹙。

    “倒没什么不对,只是有点惊讶而已。”苏良摇头,而后微微一笑,“我是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如此魄力,更想不到,你居然能选中最正确的选项。”

    “欸?”奥菲斯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地看着苏良:“最正确的选项?”

    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明白苏良这么做的深意,只是单纯的被逼到绝路之下的破罐子破摔罢了。

    啪~

    “没错,这就是最完美的选择。”苏良打了个响指,然后笑着说,“虽然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但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选对了就是选对了,这也勉强算是证明了你的价值吧,接下来,我可以把钱借给你,但还是那句话,两个月内必须还清,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他便站了起来,在奥菲斯呆愣的眼神中,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朝楼上走去。

    说实话,今天破事一件接一件的来,他也优先累了,毕竟安逸了这么久的平静生活突然被打破,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等等!”奥菲斯突然叫住了他,“你还没说让我做什么呢。”

    她已经做好了觉悟,现在只想早点确定自己的命运,不然,要是一直被苏良拽着,她就会如同梗刺在喉一般,就像是打针一样,打针其实一点都不痛,但就是等待扎针的那段时间非常煎熬,她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

    “噢,这个啊,我现在还没想好,过段时间再说。”苏良揉着太阳穴,然后头也不回地道:“放心吧,我是不会毁了你的人生的,要是我真想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以我的力量你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没必要跟你绕圈子,话说,要是你真的是分析清楚现状以后才做出的选择,就不会有这种担心了,这本来就是你应该意识到的事情,而且......”

    苏良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奥菲斯的视线中时,轻飘飘的声音叙说着惊雷般的话语:

    “无论是单纯的繁衍后代行为,还是情啊爱啊之类无聊的东西,我都没有任何兴趣,我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能让我感兴趣的东西,只有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