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团宠后她暴富〕〔我的女友是偶像〕〔百转千回挚爱你〕〔重生筑梦时代〕〔等我甜甜的恋爱〕〔圣世巫医〕〔网游之王者再战〕〔天启王座〕〔这个光头很危险〕〔武神世界的修真者〕〔极暴拳君〕〔我在玄幻无限加点〕〔魂修玄皇〕〔蒸汽朋克下的神秘〕〔灵巫浴月传〕〔三流保险组训的法〕〔我的万界刺客系统〕〔恶食之门〕〔我是万古主宰〕〔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次元旅馆 第二十二章 委屈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而今天一整天,唐妩都没有来找苏良,似乎昨天的亲近只是昙花一现一般。

    苏良倒是很有自觉,毕竟昨天他才害得全校的人不得不去学校外面吃饭,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唐妩,而且会来这所学校的大部分学生家境都不怎么样,东川消费又高,去外面吃一次饭都可以算得上是出血了,唐妩这完全是无辜躺枪,心里对他有意见,甚至就此讨厌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对此,苏良倒是无所谓,正如之前所想的那样,跟唐妩的关系,她愿意跟他这种不良少年做朋友最好,不愿意也无所谓,顺其自然就好,没必要刻意去强求什么。

    放学后,苏良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东郊小镇的菜市场逛了起来,最后几乎把他兜里装着的那点可怜的身家几乎全部花光,买了一大塑料袋的鸡翅、小鸡腿、五花肉、鸡爪、生菜、韭菜之类的食材,以及胡椒粉、芝麻、孜然粉、色拉油之类的调味料。

    然后用仅剩的一点钱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精打细算,东西卖完,算上车费,刚好把出门带的钱全部花完,彻底的两袖清风,毛都不剩。

    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大黄闻到了袋子里的肉香,冲出来在苏良面前不听摇尾巴,哈喇子流得满地都是,只希望主人能给它赏口吃的。

    然而它注定要失望了。

    苏良把东西都放在客厅的高脚桌上,然后不急不缓地喊了两声,结果没有回应。

    “嗯?还没醒吗?看来是我高估她们了呢。”

    摇了摇头,苏良没有再喊,而是随手一招,唤来一阵寒风,紧接着,那堆食材底下出现浮现出一个淡蓝色的术式,而后寒风便围绕着这个术式来回吹拂着,以起到制冷保鲜的效果。

    这,就是传说究极实用的史诗级的术——电冰箱之术!

    当然,这纯粹是在扯淡。

    简单处理好食材后,苏良便离开客厅,走到一旁的小仓库,打开灯,然后在满是杂务的仓库里翻找了起来,最后在一堆纸箱子底下,双手捧出一个一人长短,上面满是灰尘和污垢的烧烤架。

    看到这个烧烤架的时候,苏良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子伤感。

    这个烤架,曾经是他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时候,家里仅有的经济来源,这个烧烤架几乎承载着他记事以来的所有回忆,尤其是,每天一到晚上,母亲就带上东西,交待他几句独自在家里要注意的事情,就急匆匆地从家里离开时的光景。

    时过境迁,曾经年少无知的埋怨变成了现在的遗憾和伤感,这副烧烤架实在是承载了他太多太多的记忆,看着它,脑海中就会浮现出曾经艰苦而又温馨的生活。

    一时间,他竟有些痴了。

    只可惜,该珍惜的时候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才懂得这一切的可贵。

    摇了摇头,苏良停下思绪,生活还要继续,过去的已经过去,多想无益。

    接着,苏良把烧烤架、刷子之类的东西全都拿出来,然后搬到大堂用水来回冲刷,擦拭,忙活了好久,直到月色已浓,才把所有东西清洗干净。

    如无必要,苏良并不想使用超自然力量,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到一丁点生而为人的感觉,维持内心的安宁。

    等把一切都忙完后,苏良这才打着哈欠回到老房子,随便洗漱了一下便安然入睡。

    毕竟平时没有特殊情况出现的时候,他是不会维持源力在体内运转的,保持着普通人的状态,这一天下来又是听课学习又是逛菜市场后,又拎着两个大袋子徒步走了这么久,以他现在普通15岁中学生的体质,不累就怪了。

    好在明天是周末,可以久违地睡个懒觉,好好地休息一晚。

    一夜无话,第二天,苏良日上三竿才从床上爬起来。

    他并不是自然醒的,而是感觉到一股幽怨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这才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看到小母龙正趴在窗沿,猩红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他。

    “人类,你没告诉我那个什么传承会这么痛苦。”

    还是魔法大陆的语言。

    被她这样盯着,苏良反应过来后,面色如常地直起腰,然后语重心长地用盛华语说:

    “我那是为了你们好,要是事先知道,你们会更难受。”

    “我不信!”妮法瞪着眼,接着竟不自觉地用熟稔的盛华语说道:

    “你一定是故意的,哼,太可恶了……不行,你得补偿我们,我昨天可是感觉到灵魂都被撕裂了一样,这种痛苦太可怕了,要不是因为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坚韧不拔的意志,肯定要被折磨死,这么危险的事,你这个奸商事先居然不跟我们说清楚,赔偿!必须赔偿!”

    嗯,看来认知融合得倒是很顺利。

    苏良懒得多说,无论妮法如何不忿,他都老僧入定一般,一句话不回。

    赔偿?不存在的。

    妮法又接着说自己昨天有多惨,有多难受,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痛苦,总之就一句话,她遭了这么大的罪,苏良要是没点表示的话,这事没完!

    好一会,见妮法还在说个不停,一点没有身为一个少女居然大清早地跑到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房间里的自觉,苏良只好默默的在被子里穿上裤子。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见苏良一直不搭理自己,妮法的怒火顿时蹭蹭蹭地往上冒。

    “可恶,居然敢无视我,不就是强那么一丢丢吗?哼,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拥有力量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好意思。”苏良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伸出手,凑到妮法额头前,轻轻一弹:“拥有力量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哎哟!”

    妮法痛呼一声,然后朝后小退两步,捂着额头,眼眶渐渐红了起来。

    “你…你这人类怎么这样,明明是你对我们做了那种过分的事,不仅不赔偿,居然还打我……”

    她这次是真的觉得自己受了委屈,不是耍小聪明那种。

    苏良还是第一次看到小母龙面对他露出这种表情,顿时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

    上一世的时候,别说他压根没本事让她觉得委屈,就算有,她就算真的觉得委屈了,以她对自己那极为不友善的态度,也绝对不可能对他露出这种透着软弱的表情。

    不过苏良倒也没有戏弄小女孩的嗜好,见小母龙这次是真的委屈得快要哭了,顿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行了,别说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对你们这样那样了呢,走吧,今天周末,我做点烧烤给你们吃。”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