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宅在随身世界〕〔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时光仍在,再爱不〕〔黄泉阴司〕〔长生女仙医〕〔日久生情:悄悄爱〕〔农家小福女〕〔第一序列〕〔魔改大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百〕〔超神学院魔法师〕〔豪婿(一世豪婿(〕〔第一战神〕〔都市仙帝-龙王殿〕〔若爱有归途〕〔独步九天〕〔花都天才医圣〕〔我是首富继承者〕〔大龄剩女之顾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次元旅馆 第四十三章 自由之地
    由于王家的施压,东郊中学那一块地方连非主流都绝迹了,更不用真正的黑恶势力。

    于是,晚上的时候,苏良便没有再跟奥菲斯和妮法一起去摆烧烤摊,而是静静地看着奥菲斯那充满疲惫的背影,推着三轮车,逐渐消失在深邃的夜幕之中。

    ......

    对于奥菲斯和妮法出去找工作的事情,苏良自然是知道的,对此,他并不打算干涉,当然,也不会直接提供任何帮助。

    倒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

    一方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虽以他的力量,奥菲斯现在的很多困境他都可以轻松解决,甚至解决笼罩着整个魔法位面的世界性危机也不是特别困难,但是,这只是暂时的。

    毕竟,对于魔法位面来,他终究是外人,而最终决定这个位面的未来的,只能是拥有世界之源的圣子。

    万事万物自有其发展规律,魔法位面也一样,外力的直接干涉对整个魔法位面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因为,所有危机的根源,都在于人心,就像地球的普通人因为强烈的愿望而被虚趁虚而入,变成宿主进而扭曲现实一样,人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被称为之为“恶”的力量,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动摇世界的运转,如同人的生老病死一般,因此,被幻界入侵导致的世界性危机是每个位面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也是每个世界都必然存在的劫数,而与之对应的存在,就是拥有大气运的圣子。

    换句话,解除世界危机,将虚彻底阻隔在世界线之外,是他们必须面对的宿命。

    就算危机因为外力的干涉暂时解除,后面也会出现更加强烈的危机,所以,苏良虽然可以帮奥菲斯直接斩断幻界向魔法大陆伸出来的罪恶之手,但是最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幻界就会再度衍生出新的世界危机,永无止境。

    唯一能改变这一切的,只有圣子。

    上一世的时候,魔法位面被彻底毁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身为圣子的奥菲斯,没有与之宿命相匹配的器量,无论是身为王者的素养,还是身为剑姬所拥有的力量,都太过平庸,被幻界轻易地驱逐到地球,直到所有次元毁灭,中央位面末世降临,都没有找到回去的路。

    所以,要想真正帮到她,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变得强大起来,不仅仅是力量上,还有个人素养,让她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并且具备能够以自己的意志主导世界未来的强大力量。

    不光是她,其他位面有着相似境遇的圣子也是如此,这是在决定重塑世界时,苏良就已经知道的,必须要做的事。

    而另一方面,他要是以自己的力量直接干涉其他位面的命运,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使用的力量越强大,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能直接出手的。

    毕竟,每个世界都有各自运转的法则,唯一的例外,就只有这间异次元旅馆,只有这里,是真正的“自由之地”。

    因此,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公义,苏良都不能用自己已经丰满的羽翼为奥菲斯披荆斩棘,只能通过各种方式让奥菲斯,或者让迟早都会来到地球的所有圣子快速成长起来,独当一面,成为能够拯救世界的救世主。

    这是早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哪怕奥菲斯对他而言极其特殊,要做的事也不会改变。

    如果刚踏出第一步,就因为心疼而让她止步不前,那后面的事情也就不用再做了,等到异次元全部毁灭,中央位面与其他位面之间的“壁障”被彻底打破,他选择重塑世界的决定就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哈啊...”

    苏良打了个哈欠,然后合上叶瑾强行塞给他的习题集,转身上楼。

    ...............

    一夜无话,第二天,苏良一如既往地起了个大早,洗漱吃过早餐后,便不疾不徐离开了家门,然而坐地铁的时候,却没有像往常那般在武宁区下站,而是又坐了两站,直到松泉区才离开。

    没错,他今天又旷课了。

    虽然身为一个不良少年,旷课是家常便饭,但是对于苏良而言却很不正常,因为这一年他旷课的次数实在是屈指可数,仅有的几次旷课,也都是因为周围出现了非同寻常的状况,必须赶过去。

    不得不,不良少年这个身份的确给他提供了太多的便利,且不旷课这种事可以随便做,那神憎鬼厌的样子也让他避免了多余的人际关系的牵扯,在必须处理虚的时候,行动起来方便无比。

    但是这种便利,似乎到此为止了。

    而原因......

    “苏良!这里这里!”

    元气满满的叫喊声,在人群中显得很是突兀,人们下意识地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下一刻,他们的目光便微微一滞,男人们不禁摇摆着的目光中闪过惊艳的光芒,而女人们的目光中则略带着一丝羡慕,然后快速收回目光,低着头匆匆离开。

    听到这颇为熟悉的声音,苏良不由得眼角一抽。

    没错,苏良认为给自己原本轻松无比的行动画上句号的,就是不远处站台上正朝他高高摇摆着右手,生怕他看不见,还不顾形象,脸色颇为激动,像是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老乡熟人一般大声叫着他名字的少女,

    暗自叹了口气,苏良转身朝叶瑾所在的站台走去。

    “早...早上好,苏良。”

    “啊啊。”

    苏良随便应了一声,然后便越过她朝后面的出口走去,反应显得很是冷淡,让叶瑾不由得微微一愣,似乎是有些想不通,明明成了朋友,为什么苏良却对自己还是这种态度。

    在擦肩而过的时候,苏良突然开口,很是淡漠地道,“我觉得,你最好有点自觉,大清早的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搔首弄姿,影响不好,有伤风化,要是因此被城管抓走,我可不会管你。”

    “欸?搔首弄姿?有伤风化?”叶瑾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完全听不懂苏良在什么。

    反应过来后,她急忙跟上苏良,然后一脸气愤地道,“你刚才在什么呢?我哪有...哪有搔......才不会做那种蠢事,我...苏良,就算是朋友之间,也不能...开这么恶劣的玩笑吧?”

    “嘁!谁要做你朋友,不过是你死缠烂打,我出于人道主义的怜悯,才勉为其难地搭理你罢了。”

    对一个美少女用死缠烂打这种失礼的词汇,苏良的话方式一如既往的恶劣,但叶瑾在昨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表里不一,就算现在没有去读苏良内心的想法,她也可以肯定,苏良在内心深处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不过是不想让自己给他“暗中守护世界”的行动带来麻烦,所以才口出恶言罢了。

    无视就好。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平白无故指责我呢。”忽略掉苏良习惯性的恶语后,叶瑾没好气地道,“别...别以为我昨天...昨天在你面前那样,就是个很随便的人了...”

    昨天?

    苏良瞥了她一眼,“被一个没见过几面的不良的调戏,不仅不反抗,还予取予求的家伙,不是随便是什么?”

    闻言,一想到昨天自己居然那么大胆,叶瑾的脸色顿时变得绯红,然后大声辩驳道:“那...那是有特殊原因的!才不是你的那样!”

    “有个毛的特殊原因。”苏良一脸鄙夷,表示不信。

    见误会有越来越深的趋势,叶瑾情急之下,出了很不得了的话:

    “那只是因为面对的是你,我才会那样的啊!”

    卧槽?!!

    苏良瞬间被这句话雷得外焦里嫩。

    尼玛,这孩子没睡醒吗?大清早的什么胡话呢?这种话能乱的吗?你丫当我是你的方克啊?!

    他倒是没当真,毕竟才见过一次面就喜欢上什么的,根本就是扯淡,这世界还没离奇到那种地步,而且叶瑾也不像是那种可以随意对别人表达感情的彪悍人物,最后他也只当是叶瑾这个才15岁的清纯少女不注意言辞,用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方式表达了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意思。

    事实也正是如此,在察觉到自己的措辞有问题的时候,叶瑾的脸变得更红了。

    “总...总之,我才不是你刚才的,那种...有伤风化的家伙......”顿了一会,等脸色恢复正常些,她又颇为自得地道,“我的朋友还都我性格太过保守了呢...她们有的都跟男生接过吻了,我长这么大,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碰过呢,所以...别莫名其妙地对我什么搔首弄姿之类的话,太失礼了,我...我才不是那种人呢......”

    听到这话,虽然有点惊讶于方克居然这么没用,居然连叶瑾的手都没牵过,不过苏良还是眼神轻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很快回过头,脚步却是不停。

    “嘁,大清早的就在人群里晃动身上多余的肥膘,让四周所有人都男默女泪的家伙,算是哪门子的保守。”

    “欸?”

    叶瑾的表情,突然僵在了脸上,一动不动。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