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修真医圣在都市〕〔喜上眉头〕〔巡灵见闻录〕〔天才萌宝 : 爹地〕〔一胞三胎,总裁爹〕〔哥哥,不可以〕〔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抗日之暴力军团〕〔农家丑妻〕〔重生最强奶爸〕〔秘巫之主〕〔斗罗之新神庭〕〔我的姐姐——有毒〕〔亲爱的江先生〕〔都市绝品狂尊〕〔叶先生别闹〕〔非凡保镖〕〔入骨暖婚:总裁好〕〔相公别懵: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次元旅馆 第五十六章 初遇
    “你想让我再次抛弃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名字么?”苏良握紧了拳头,沉声道。

    “名字?”另一个他的声音,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波动,“那种毫无意义的字符,对于超脱于所有事物之外的而言,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空壳罢了,就像你现在所坚持的东西那样,除了无聊的自我满足以外,我看不到任何实际用处。”

    顿了顿,他缓缓伸出没有被符文覆盖的右手,淡漠的眼眸中,隐隐有光华闪过:“世间的一切,无论是天地、还是人杰、亦或者是法则,都不过是棋盘上非黑即白的棋子而已。”

    啪嗒!

    五指猛地握紧,“得失、生死、存续、灭亡,一切的一切,与支配者何干?这一切,在末世的终点,那个由无数尸体堆砌而成的深渊中,就已经是我们感悟至深......”

    “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那只是你感悟至深罢了。”苏良摇了摇头,表情逐渐平静下来,“我和你,终究是不一样的,关于那时候的记忆,我只知道,在四季没有遗恨地倒在我怀里的时候,在心里涌现出的,是悔恨,是对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的悔恨。”

    听到“四季”这个名字的时候,哪怕淡漠如他,眼中也不禁闪过几缕怅然,但是,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他放下手,淡然道:“毫无意义的执念,不是么?”

    话落,便见苏良毫不犹豫地道:“确实如你所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毕竟,她们根本不知道她们在上一世因为遇到了我这个人渣而走上悲惨的人生,无论我为她们做了什么,做了多少,都只是自我满足罢了。”

    苏良没有否认他的话,脸上却也没有丝毫动摇,“但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就不能做么?所谓的人生,就只能追求绝对的正确么?”

    “偏执。”

    “也许吧。”苏良叹了口气,“但这就是我重塑世界的目的,将妈妈给我取的字贯彻到人生的最后一刻,就是我,名为苏良的这个人的存在,想要做的事情,这一点,绝不会因为任何言语,任何事物而改变。”

    背后沉默了下来,好一会,他才再次开口:“你应该知道吧,你的执念已经妨碍到了这个世界回到正轨的进程。”

    听到这话,苏良的眼眸不由得黯淡了一分,但眼中的坚定,却没有一丝动摇。

    “我并不否认这一点,的确,要是现在直接放弃你所说的毫无意义的执念,当我们再度融为一体,彻底概念化的时候,无论是虚还是其他意识体,无论是所谓的大变革还是其他用冠冕堂皇的词汇掩饰的生存斗争,所有野心、贪欲、仇恨、憎恶,都会失去原有的意义,到时,世界也会地回到原本的轨迹,但如果这就是我所期盼的结果的话,当初我就没必要重塑世界了。”

    苏良突然感觉背后的触感变得虚幻了起来。

    “罢了。”

    他略微叹息地摇了摇头,然后轻声道:“只要你不放任幻界对法则的侵蚀,让一切变得不可收拾,其他事情就随你吧。”

    话音刚落,他的身影便逐渐扭曲了起来,而后在不断荡漾的波纹中,逐渐消散殆尽,只余下那独特的声调,在弥留的最后一刻,不断回响:

    “反正,总有一天,我们会再度融为一体,既然已经挣脱了时间的束缚,那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

    苏良转过身,看着他消失的地方,久久无语。

    ..................

    “呀!”

    妮法惊呼一声,手中的货物又一次散落一地。

    “怎么回事...这种...空落落的感觉。”只见她捂着心口,表情有些痛苦,“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奥菲斯不在附近,没有察觉到妮法的异样。

    在无言的痛苦中,妮法的眼眸,竟逐渐变得空洞起来,原本稳定的魔法回路,竟诡异地躁动了起来,淡淡的魔力从她娇小的身体缓缓浮现,从外面看去,她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

    魔力的躁动,必然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

    在妮法揪着心口的时候,距离她最近的货架诡异地晃动了几下,而后愈演愈烈,很快便开始倾斜,最后货架上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宽大的货架一同,朝正发愣着的妮法倒了下来。

    眼看着妮法这个“柔弱少女”就要在厚重的货架下香消玉损,就在这时——

    “危险!”

    伴随着一声娇喝,随后只见一道人影飞速掠过,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捣住妮法的细腰,搂住她以后将她用力抱在怀里,然后朝前一个翻滚,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妮法不让她“娇弱”的身躯跟地板亲密接触,最后在狼狈不堪地撞倒一堆叠起来的低价处理的零食后,才重重落在地上。

    “哎哟!”

    “救”了妮法的,是一个穿着很平常的休闲服,身材高挑,有着一头爽朗的齐肩短发的年轻女子。

    只听她痛呼一声,然后随便揉了一下被摔痛的地方,便急忙把妮法扶了起来,然后一脸关切地道,“小妹妹,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有反应。

    妮法还是那副眼神空洞的模样,仿佛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

    见状,她顿时急了,“怎么没反应?难道被吓傻了?”

    于是她努力回想在学校的时候学的各种应急和急救之类的课程,接着便对妮法又是掐脸又是揉太阳穴,就差没有人工呼吸了,但是即便如此,妮法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你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女子被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时,却又猛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惊讶无比的模样,脑子一片空白,只余下一个念头:

    “好...好漂亮......”

    来人正是奥菲斯,她刚做完一些工作,见妮法许久没过来,便出来寻找,哪曾想竟看到妮法别一个陌生的女子又抓又捏的,就像是在欺负她一样。

    奥菲斯皱着眉走了过来,冷冷地看着她,“你是谁?想对妮法做什么?”

    倒地的货架,四周杂乱的货物,就像是发生了什么打斗一样,这不由得让奥菲斯有些浮想联翩。

    现在她和妮法都不能使用魔力,尤其是妮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很在意跟苏良之间不能使用魔力的约定,一直恪守着,在这种情况下,要是遇到了什么迷之强者......

    这并非不可能,要知道苏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平时也感受不到一丁点强者的气场,但是他一旦动起手来,举手投足间就能让她感到战栗不止。

    哪怕苏良说过这个普通人的世界,只有他一个特例,奥菲斯也不敢百分百相信,要是有个万一呢?

    而现在......

    见奥菲斯面色不善,女子终于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被误会了,赶紧解释起来。

    而听到她的解释,奥菲斯便半信半疑地看向妮法,最后伸出手,如同检查是否发烧一般,盖在她脑门上,这才终于察觉到了她体内的魔法回路出现了异常。

    于是也就相信了女子的解释,而后一脸歉意地对她拱了躬身,“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没事没事。”

    女子大度地摆了摆手,然后有些担心地道,“这个小妹妹没事吧?看她样子,是不是......”

    搜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