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界神王〕〔退役战神杨辰〕〔不败战神杨辰〕〔杨辰秦惜〕〔木叶之宇智波的逆〕〔妻逢对手:总裁大〕〔王妃娘娘升职记〕〔最后一个使徒〕〔如意佳婿〕〔紫极天帝〕〔末世收割者〕〔神兽召唤师〕〔一胎俩宝,老婆大〕〔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宠物小精灵之庭树〕〔全职艺术家〕〔陈苍生苏倾城〕〔近身狂婿〕〔我的小人国〕〔云若月楚玄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来自海贼 第十八章 不好下手
    从“银色切割者”这样的名号与对方身上携带的武器判断的话,这位维利船长理论上应该是个剑术高手,不过这么说的话他就显得死的比较委屈了……在跟莫绯进行战斗或者说莫绯在对付他的时候,船长先生从头到尾都没有摸到过他的剑。

    一个海贼在海上突然被杀并不是什么离奇事件,而在除去了各种复杂的念头之后,维利船长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居然是在佩服自己……看看,他决定更换身份是正确的,“英明神武”的对吧,这不就有“赏金猎人”找上门来了吗?

    唯一可惜的是,他的动作稍稍慢了一点,而“赏金猎人”又过于狡猾了。

    莫绯在解决完了两个海贼之后,坐在船边沉默不语。

    不同于先前的“摔船”与“捕鱼”,应该说这种面对面的搏杀有一种别样的刺激感。尽管战斗看起来比较简单,但是当一个人的鲜血在近在迟尺的位置飙出来的时候,莫绯还是感觉自己体内的肾上腺素水平在激增的。

    所以这会儿他得稍稍平复一下心情。

    过了一会之后,莫绯才重新站起身来,他走到海贼船长的尸体旁边,准备稍稍搜索一下。结果搜来搜去,他只摸到了一个指南针和一副海图……这倒是很符合船长身份的东西。

    莫绯将这两样东西收好,然后把船长的尸体摆正之后,他双手握着那把短剑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之后,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好动手……杀人是一回事,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有点挑战他的心理底线的。

    “银色切割者”价值一千两百万贝利,而莫绯并不想一直带着一具尸体航海,所以他准备留下点能证明对方身份的东西,然后抛尸。

    于是他活动了一下双手指结,继而将短剑握紧、将其在空中抡了一圈之后,一刀斩下。

    这把剑非常锋利,它轻轻松松就切断了一个人的颈骨。

    接着莫绯提着带血的短剑矮身走进了船舱之中,他将一个装着财宝的箱子里的东西随手倒在了地上,然后抱着这个箱子走了出来。

    随后只见他将那个价值一千两百万的脑袋装进了箱子里,扣好盖子,然后就将船长的尸体扔进了海里。

    夜里的大海是漆黑的,两个海贼身上涌出的那一点点红色的血,根本不足以改变任何一个海浪的颜色。

    而眼见着莫绯有条不紊的将这一系列的恐怖事项处理完毕之后,阿芙宁宕机的大脑终于反应了过来,她明白了自己究竟看到了些什么。

    于是她开始尖叫了起来,又是恐惧又是痛哭又是尖叫……对于一个年纪不大的贵族出身的女孩来说,这些血淋淋的事情好像有点过于刺激了。

    “额……”

    莫绯心说船上居然还有一个人呢。

    “闭嘴,不要叫。我不会杀你,但如果你太吵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莫绯手中握着带血的刀,说话的时候声线没有任何起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所以他的威胁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尽管他只是在吓唬人而已。

    阿芙宁立刻就闭嘴了。

    大海里早就没了动静,坠海的“王子殿下”这时候百分之百已经死翘翘了,不过就算对方有生存的可能性,莫绯也没有回航援助的打算……那才是真犯贱。

    所以这条船上乃至这片海域里,只剩下了他跟阿芙宁两个活人。

    阿芙宁小姐有一头飒爽的长金发,长相也很出众,她身上穿着一件被裙撑撑的很蓬大的宫廷式连身长裙,只不过这些天以来她已经显得有些蓬头垢面了。

    这时候她正瘫坐在船上,后背紧紧地贴着船舷。

    莫绯向前走了两步,不过在嗅了嗅鼻子之后又止住了身形,“我来问,你来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拉斯姆森·阿芙宁,出身拉斯姆森一族,十六岁,父亲是希尔德加德王国的拉斯姆森伯爵……”

    阿芙宁克制住恐惧,以一种非常快的语速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来历,生怕语速慢了就被莫绯先一步砍掉自己的脑袋。

    尽管莫绯只是在问她的名字,但她已经开始了报户口,全然没有最开始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而这时候莫绯已经钻到了船舱里,他打开了那些箱子,发现里面装的确实都是财宝。等他最终打开了那个大号旅行箱之后,发现里面装着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女性服饰,还有一部分带着家族纹章的珠宝以及一枚印信……所以出趟门要带这么多衣服吗?

    不过这无关紧要,莫绯只是想检查一下船上还有没有危险物品,结果是他并没有什么发现——这条船上最危险的大概就是他了。

    等莫绯再次从船舱里钻出来之后,阿芙宁还在进行着“自我介绍”。

    她的情绪刚舒缓了一点点,却又看到莫绯握着刀向着自己走了过来,于是紧张程度再度拉满,“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放心,我不会杀你,”莫绯心说我又不是动辄杀人的海贼,你又没有威胁性,我杀你干什么。

    鉴于自己的话没什么可信度,所以莫绯想了想之后,只得给出了个合理的说明,“你长得很不错,所以很有用……尤其是我们无法返回城镇、只能漂流到荒岛的情况下,你很有用。所以我不会杀你。”

    这小姑娘具有一种连她自己都非常清楚的实用性,所以她大概能够理解莫绯这是在说些什么。

    “你不用怕,我只是看看能不能用这把剑砍断你的手铐而已。那位船长先生身上并没有带着这幅手铐的钥匙,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

    “说……说明了什么?”

    还别说,她果然没有那么害怕了,她相信了莫绯最起码不会现在就杀她,至于之后……总之现在能活下来再说。

    “说明了那位船长先生根本没打算让你们活下去,即便他们收到了赎金。”鉴于这个贵族小姐的脑子不怎么灵光,莫绯很直接的这样解释道。

    人质是这条船上最贵重的东西,所以与他们相关的物品船长只会自己保存,另一个海贼身上带着钥匙的可能性不大。而既然船长身上没有手铐的钥匙的话,大概率说明他从来没有打算打开过人质身上的手铐。

    这有大概率意味着他会撕票,道理还是很简单的,但贵族小姐显然没把事情往那方面想。

    接下来莫绯像抡斧子一样抡起短剑,对着铸铁的锁链喀喀喀的砍了起来……由于只是熟铁铁器,所以这玩意硬度有限,虽然一般人的人力不可能挣脱,但是莫绯连砍了一会之后,还真就把它给砍断了。

    也是因为这把剑有些锋利的缘故,莫绯举起剑来看了看,发现它居然没有卷刃,该如何锋利还是如何锋利……

    这把短剑刃长六十公分,大概三指宽,剑脊很厚,拿在手里非常压手,感觉有个五公斤的样子。它的整体型制看起来有点像维京剑,但是制作和雕琢都显得很是精良精美——不是那种靠宝石点缀的精美,而是那种靠构型、雕琢与抛光带来的更“浑然天成”的金属美感。

    人类之中大概会有一半人非常喜欢这种金属冷兵器,而他们的特征是性别上的一致性。

    莫绯迎着月光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把短剑,剑刃反射出的光越显清冷,而他在剑身上发现了刻着的铭……bedwyr。

    “贝德维尔”,应该是这把剑的名字。

    莫绯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把短剑送回鞘里然后默默地将其掖在了自己身后……虽然武器偏短,但鉴于它质量不错,总之先用着。

    他又看了一眼正在悄悄揉着手腕的阿芙宁,然后说道,“你在这种小船上穿这样蓬松的衣服,只要海风稍微强一点就很容被吹进海里……

    去换一件衣服。”

    阿芙宁手上的动作一顿,脸上迅速涨红了起来……接着她低下头去,快步走进了船舱里。

    莫绯点了点头,只能说他是个善良、很懂的维护人的隐私与尊重人的人。

    一边这么想着,等阿芙宁进入船舱之后,他随手在外面将其反锁住……总之先关起来,省的乱跑。

    …………恶魔果实笔记…………

    强的是“飘飘果实”,而现在的我只是果实的“挂件”,相当于猫爬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我的一天有48小时〕〔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阴婚不散:我的高〕〔万界圆梦师〕〔鬼喘气〕〔超极品太子〕〔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