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染千军血脚踏万〕〔战神医婿〕〔末世超级系统〕〔大流寇〕〔一剑长安〕〔孕妻狠不乖:总裁〕〔龙帅江辰唐楚楚〕〔天王殿〕〔龙王医婿〕〔甜妻是大佬,得宠〕〔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特种兵之我是战神〕〔安小诺战擎渊〕〔大唐:抗旨才能变强〕〔南宋大相公〕〔荒岛之王〕〔斗罗之失恋就能变〕〔莲花十七巷之长情〕〔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来自海贼 第二十一章 一个玩笑
    “客人还有什么需求吗?我们这里您想要的东西基本上都能够买到,火药、枪炮、武器,赌场、名酒,美女或者奴隶……”

    在莫绯提着个钱箱往外走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的塞格尔一直给他进行着推销。

    换金所的上面就是各种各样的娱乐场所,来到这里换取了大量现金的人可以当场在进行各种消费,一来一往等于钱又回到了换金所手里。

    像莫绯这样的“只进不出”的情况算是少数。

    讲道理,莫绯对于这个人的推销也不是全无兴趣,比如美女之类的,但是总的来说他并不想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待的太久。

    “大致来说是不需要的……”这么说着,莫绯却又突然止住了脚步,他忽然想起了自己需要点什么东西了。

    “对了,你们这么有没有那种东西卖,就是手……我是说电话虫。”

    莫绯想要一台“手机”,而在他的印象里,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的普及率并不高,不算特别稀有,但也不是那么常见。

    而且电话虫可不是手机或者电话那样的需要信号塔与线路才能工作的东西,它至少相当于不需要卫星的全天候卫星海事移动电话。虽然电话虫的信号也有强有弱,但大致上它是能够实现全球通讯的。

    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虫子。

    “当然是有的,您需要一只电话虫吗?”塞格尔问道。

    “嗯。”莫绯点了点头。

    于是双方达成了另外一笔交易,莫绯得到了一只电话虫,塞西尔则是收下了五十万贝利……相当于花三万块钱买了一台便携式全球通讯电话。

    有一说一,换金所这里果然很黑心。

    “抠门。”

    交易达成的那一刻,莫绯与塞格尔心照不宣的给彼此下达同样的判断。

    莫绯觉得我都跟你们做了快上亿的买卖了,就不能把这台电话当做小礼物送给我么?

    塞格尔想的则是他这边都给出了八千多万现金了,而对方却只消费了五十万贝利,两者根本不成比例好不好。

    莫绯暂时没有细看,他先把电话虫收好,然后转身就离开了换金所。

    夜幕之下,城市里已经燃起了灯火……是油灯而不是电灯,所以这座城市并不是那么透亮,反而是跳动着的、暧昧氤氲的,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黑色的面纱。

    莫绯没有着急离开这座岛,他随便去到了一个夜市之中买了一些新鲜的食物……他当然不想一直啃硬面包。

    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这里的时候,在远处的城市另一边传来了一阵骚动。

    莫绯侧耳倾听、注目凝望,枪声、炮声、尖叫声狂笑声,腾起的烟尘、冲天的火光、挣扎狂奔的人群,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又有无数人的鲜血融入了幽深的夜色之中。

    世界就是这样的世界,时代就是这样的时代。

    莫绯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摁在了身后的剑柄上,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吓人了起来,他迈动脚步就要往那边走过去……对于一个有能力的人来说,内心中的躁动才是那个最勾人的情人。

    有能力肆意妄为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选择自律的生活下去?

    而当莫绯开始移动的时候,这个夜市也跟着乱了起来。

    好在没走几步,莫绯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来想想,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做的几件事情,感觉是有些恐怖的。

    这一瞬间,莫绯居然觉得自己有点陌生了起来。

    在原地站了一会之后,他终于长出一口气,然后松开了握着剑的手掌。

    “既不是正义也不是邪恶,既不是守序也不是混沌,既不用特别务实也不用秉持虚无,我就是我……我只是我,仅此而已。”

    与莫绯无关的事情,他最多隔岸观火就可以了,不能被周围的氛围所感染……无论是这个城市今夜的氛围,还是他置身的这整个世界的氛围。

    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莫绯离开了这座岛屿,返回了自己的小船上。

    等他离开了这里之后,夜市里的人群才稍稍安定。

    有人看着脚下“参差不齐”、不同程度的龟裂抬升起来的地面,用有些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地……地震停下来了吗?”

    嗯,地震虽然停下来了,但是他们还是得继续逃跑——抢在远处的骚动彻底蔓延到这边之前。

    …………

    莫绯先是回到了小船上,然后控制着它远离,一直等到看不到那座岛上的灯光之后,他才让它重新落回海面上。

    他离开的时间其实不算长,所以等再次打开船舱的门的时候,发现人质小姐依然在睡觉。

    入夜之后可能有些冷,阿芙宁半蜷缩着身体,多少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莫绯一手提着油灯,一手用力敲了敲船舱内壁,在将阿芙宁惊醒之后,他说道,“起来吃饭。”

    嗯,还是不能给她好脸色,这种贵族小姐很容易会错意,然后立刻开始蹬鼻子上脸,还是让她吃点教训的好,这是宝贵的人生经历……

    这其实是莫绯有点想多了,阿芙宁现在担心的是自己随时可能会被干掉,多余的事情根本没脑子考虑。

    阿芙宁醒了过来,然后揉着眼睛走到船舱外面,本来她以为晚餐的食物依然是硬面包的,但没想到的是她居然看到了一块包在油纸包里的冒着热气的肉块……

    这下她也不提什么洗脸洗手的问题了,直接扑过来抱着肉块开始啃,一分钟之后成功变得满脸油光了起来……尽管人质小姐日常生活中是个食不厌精的人,但是凡事就怕对比,先不说吃肉的问题,她都多少天没有吃过热东西了?

    莫绯坐在另一边,一边用手中短剑将肉块切成片一点点的吃,一边开始研究那只电话虫。

    这东西长得像个大号蜗牛,但是没有那么强烈的粘稠感,它身上的壳子的顶端扣着一个话筒,身侧有一个老式电话的拨号盘,至于听筒……听筒就是电话虫自己的嘴巴。

    莫绯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纸包,里面装着的是电话虫的食物,把颗粒状的食物倒在了这只电话虫的前面之后,它就开始吃了起来……这东西看起来心情很是愉快。

    电话虫是一种野生生长的虫子,但据说它们并不讨厌被人类饲养,因为可以简简单单的吃得饱、睡得好……可以说这是一种佛系生物。

    已经飞快的将手中的肉消灭了一小半的阿芙宁,此时终于想起了含含混混的问出了一个问题,“请问……这肉是怎么来的?”

    她还以为他们一直在海上漂流呢。

    灯光将莫绯的脸照的忽明忽暗,他咧嘴露出个毫无笑意的笑容,然后说道,“你猜?”

    阿芙宁看了看莫绯手中的剑,想想他曾经用这把剑干的事情,然后又看看了自己手中的肉……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嘴里特别油腻、胃里一阵翻腾。

    然后阿芙宁直接把手中的肉一丢,跑到船边开始干呕。

    “注意一点,别吐在船上,不然的话还得你自己清理。”

    莫绯开了个挺恶劣的玩笑,阿芙宁大概认为她刚刚吃的东西是……维利船长?

    阿芙宁几乎将自己的脸整个都埋进了海里,吐了好一会之后,她才脸色惨白的瘫坐回船上。

    莫绯看着这个被吓坏了的人质小姐,嗯?稍稍有点移不开视线了。

    海水沾湿了阿芙宁的前襟,白色的衬衣紧贴在她的皮肤上,呈现出了一种半透明的色泽,然后隐约透露出了一些内容。

    由于吐的太剧烈了,她的胸口在不停的起伏着。

    所以说,如果要问大海给一般人的一般印象的话……

    那果然是又咸又湿的。

    …………

    ps:

    1,整理了一下主角的心理状态,以求更贴近现实,但是考虑到大概没人愿意看这个,所以浅尝辄止。

    2,上一本海贼匆匆忙忙,所以这一本算是重新尝试,故事当然完全不一样,但是可能会借用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设定。

    3,本的写作目标——“去电波化”。

    4,求支持,感觉没什么人投票,投票、收藏、打赏都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