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来自海贼 第九十七章 极限引诱(求订阅)
    时间往回倒退一天。

    莫绯在完成了任务,返回马林梵多之后,自然也恢复了原本的生活规律……除了在学校上学和在卡普中将那里补课之外,他也会去往艾伯蒂妮的实验室。

    在实验室这边,莫绯的工作只是摆弄“和平主义者”而已,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也不知道针对这种“战争机器”的测试有没有完成。

    反正莫绯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够以正面作战的方式击败“和平主义者”的话,那他的实力也能算是小有所成了,这是他的一个小小目标他只是在拿px-11当做战斗训练的道具而已。

    这天晚上,当他完成了自己“测试”的事情,准备向艾伯蒂妮告辞离开的时候,却被对方叫住了。

    在艾伯蒂妮的实验室内,此时她正在用一个高倍率的显微镜观察着什么东西,等莫绯到了之后,她也没抬起头来。

    尽管双方之间已经算比较熟悉了,但莫绯每次见到对方的时候,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这姐姐腿是真的长。

    不但长,她还白,不但白,甚至……额,不能说太多,总之莫绯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莫绯,练习结束了?别急着走,随便聊几句。”

    艾伯蒂妮头也不抬的说道。

    “嗯?好的。”

    莫绯往一旁的墙边一靠,然后准备听对方想说些什么……刚刚大运动量练习完,这时候他不宜坐下,因此也就只站在了那边。

    他在等对方说话,只是站着聊天,随便聊也有随便的界限,所以他没必要那么积极主动。

    艾伯蒂妮一直盯着显微镜,过了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莫绯,你是能力者吗?”

    “……”莫绯可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这么问,“额,dr.艾伯蒂妮,为什么这么问?”

    对方看出来点什么来吗?好吧,莫绯确实不止一次的在马林梵多使用过自己的能力,如果有人发现他是能力者的话,那不算什么只要别发现他是飘飘果实的能力者就行。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说着,艾伯蒂妮的双眼离开了显微镜,她腰肢一扭,坐着的椅子随之转了半圈,于是她面向了莫绯。

    此时这位女博士鼻子上挂着一副眼睛,藏在玻璃镜片后的双眼带着点不好形容的意味。

    “假设,假设你是能力者的话……为了变得更强大,果然能力者都会追求所谓的更高阶段的‘觉醒’吗?我不是战斗员,所以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她又接着问道。

    尽管对方应该不是在无的放矢,但莫绯姑且就当这是在闲聊,于是他想了想,这才说道,“如果我是能力者的话,当然会追求恶魔果实的觉醒,因为到了觉醒阶段能力的强度会再度上升一个阶段……我是这么认为的。”

    能力者追求恶魔果实的觉醒,其中有什么问题吗?这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但没想到艾伯蒂妮却摇了摇头,似乎在否定莫绯的说法,可她并没有继续对此加以说明,反而换了一个话题。

    “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之后,莫绯,你知道我是一个科学研究者,可你知道我具体的研究课题或者说我的工作是什么吗?”

    尽管莫绯此时很想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摇头,但他明白这种事情要顺着对方的意思来,他不能、也没有办法表达强势乃至强迫的态度,“不太知道,dr.艾伯蒂妮,你没谈到过这方面的事情。”

    “你跟我来。”

    艾伯蒂妮站起身来,她走向了实验室后面的一扇门,输入密码将其打开之后,示意莫绯跟进来。

    内部实验室?

    莫绯带着好奇心走进了里面,之后发现这里的空间比外面大的多。不过视觉上看起来却显得更狭小,因为里面被各种各样的仪器密密麻麻的塞满了。

    而且比这些仪器,更引人注目的则是挂满了实验室各处的图纸,这些纸张到处都是,显得非常凌乱……这是莫绯第一进入艾伯蒂妮的真正实验室,而这个实验室的样子也可以说明她的工作状态。

    图纸莫绯当然看不懂,而他现在有些纠结的是,这里面好像没什么落脚的地方。

    “一般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显得有点乱。”

    艾伯蒂妮简单的收拾了些东西,将一面墙上的黑板一角露了出来。

    莫绯则踮着脚走了过去。

    “科学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如果放在前几年的话,你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但现在有点不一样了。”

    说着,艾伯蒂妮将一份图纸递给了莫绯。

    “知道这是什么吗?”

    莫绯拿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没有再第二眼了,因为他知道这东西就算他瞪破眼球都看不懂,于是他果断摇头。

    “是完整的血统因子序列……海军大将黄猿的。”

    这话让莫绯的手抖了一下,因为她透露的信息有点多。

    血统因子?与恶魔果实密切相关的东西,这种序列能这样呈现出来吗?

    他装作将图纸拿起了重新看,同时脑子里的各种念头一块乱转,过了一会之后,他才重新抬起头来。

    “怪不得呢,这图看着就跟波鲁萨利诺大将的脸一样抽象。”

    “噗……哈哈,”艾伯蒂妮憋笑,但没憋住,“军人还是不要随便开长官的玩笑为好。”

    随后,她收敛了表情继续说道,“血统因子,这是近年来科学界的重大发现。血统因子当然是自人类诞生之始就存在的东西,但一直没有被发现……就我们所知是一直没有被发现的。

    但不管血统因子是初次发现,还是时隔数百年之后的再发现,谁都得承认贝加庞克是个伟大的科学家……不管喜欢他的人、讨厌他的人、还是对他无感的人,都是如此。”

    自然科学发现确实是这样的,就像万有引力一样,它当然是一直存在的,甚至是一直在日常生活中被应用着,然而它被发现和系统科学的论述却是很晚的事情了。

    “普通人的血统因子序列是趋于一致的,”说着,艾伯蒂妮在黑板上用粉笔画了一条直线,可能考虑到了莫绯的理解能力,她准备用比较简洁的方式进行说明。

    “但某种情况下,人的血统因子会产生一系列的变化,这种内在变化又会引起表象上的变化……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莫绯点了点头,“吃了恶魔果实。”

    “对,能力者的能力得以显现,是因为他们的血统因子遭到了破坏、然后得到了重塑。”

    说着,艾伯蒂妮在直线上面画了一条波浪线。

    “恶魔果实能使人的血统因子发生改变,进而显示出‘能力’,那么问题来了……吃掉恶魔果实是得到恶魔果实能力的唯一方式吗?”

    “你的意思是说……直接调整血统因子序列?在没有恶魔果实的情况下?”

    这……匪夷所思。

    “正解。”艾伯蒂妮点了点头,能听得懂她的话,说明莫绯的智力没问题,“吃掉恶魔果实的武器,所谓的‘吃掉’是怎么回事?‘和平主义者’身上的镭射是怎么实现的?你好好想想。”

    “这种事情真的做得到吗?”莫绯问道,那样的话岂不是人人都能成为能力者。

    “科学上具有可行性……如果我告诉你,能力者相对于普通人是一种进化,这么说的话你能理解吗?”

    “能理解,但这并不是自然进化。”

    “对,这是人为进化……恶魔果实,与恶魔可没什么关系。

    普通人的血统因子序列,你可以视作是这样的直线,但恶魔果实会诱导其发生变化,于是一般人成为了‘能力者’。然而当血统因子变化然后重新固定下来之后,它就几乎无法再次发生变化了,所以当出现再度诱发它变化的情况的时候,就会……砰!

    就像是一根玻璃棒,加热之后向左弯曲,然后等它冷却下来,它自然获得了新的形状,可这时候再想把它暴力往右弯曲呢?它只会被折断。”

    “所以一个人不可能吃掉两颗恶魔果实吗?”

    “对,因为这种进化几乎是方向固定的、不可逆的。血统因子进行了变化之后,没法进行第二次变化,0可以变成3也可以变成5,但0没法既变成3同时也变成5.”

    “几乎?”莫绯抓到了关键点。

    艾伯蒂妮笑盈盈的看了他一眼,这姐姐有点恶趣味的,见莫绯真的感兴趣了之后,她反而放慢了讲述的速度。

    “对,是几乎而不是绝对……普通人是素体,恶魔果实为素体提供进化方向,而恶魔果实觉醒,则会使这种进化彻底的、永久的固定下来。”

    “所以说拒绝觉醒么……dr.艾伯蒂妮,你的意思是说不要这种‘永久固化’?所以不要这种固化的理由呢?难道……”

    “是的,恶魔果实能力者,是有可能会成为双能力者甚至多能力者的……在不觉醒的前提下。”

    莫绯的视线盯着黑板上的直线,“可是进化方向不是已经固定下来了吗,按你的说法恶魔果实是进化的设计图,血统因子序列变化完成之后,等于完成了进化的施工,这时候还能拆了重建?”

    “如果这条直线本来就是柔性的、可以反复变化的呢?要知道,本来所有的恶魔果实都来源于同一个地方。”艾伯蒂妮想了想,然后继续说道,“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但这个故事只是个猜想,我不保证其真实性。

    很久很久以前,这颗星球上有个科技非常发达的‘巨大王国’。

    ‘巨大王国’的技术非常先进,而有一天,这个国家的人们不满足于简单的技术进步了,他们开始谋求自身的进步……也就是进化。

    于是他们开始设计这种进化。

    ‘巨大王国’可能发现了血统因子,也可能没发现,但总之,他们懂得运用血统因子。

    他们将血统因子序列装进一个‘巨大机器’里,然后用这个机器模拟序列的各种变化,并且将变化的结果进行‘封装’,比如封装进一个果实里。

    这个果实,即是果实也是种子,它会诱导吃下果实的人的血统因子发生变化。

    我猜想,最开始吃下果实的人有很多直接死去了,因为试验的最初阶段谁也不能保证血统因子变化的安全性。但那个‘巨大机器’会将那种致死性的变化序列直接删除,长期筛选下来,留下的也只是安全的果实了。

    人为进化,这是一种伟大的尝试,然而哪怕是‘巨大王国’,也没有完成这个试验,因为……王国很快就毁灭了。

    ‘巨大王国’虽然毁灭了,可‘巨大机器’却留存了下来……”

    “这是八百年前的故事?但为什么恶魔果实具有唯一性?要按这种说法的话,应该存在多个一样的果实才对。”

    “还没明白吗,巨大机器只是个‘测试机’,它向‘测试体’发放‘测试资格’,‘测试体’死亡之后回收‘测试资格’,一种血统因子序列只要一个‘测试体’就可以了。因为‘巨大机器’不可能既要模拟最多的可能性,又要给每种可能性进行大量测试,它没那么大的运算能力。

    动物系、超人系、自然系,看着是不是像特意设计过的?

    回收‘测试资格’之后,本来巨大机器应该进行升级改良、然后发放‘测试资格’的,然而……就像刚刚说的,‘巨大王国’毁灭了。

    到目前为止,测试还在进行之中,但已经没法继续进步了。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多序列并存但没有爆炸的东西那个‘巨大机器’,总之可能性是存在的。”

    额,也就是说,这是在发放序列号进行删档测试,但删档之后再次发放序列号之后,版本却跟原来是一样的因为游戏公司破产了,程序员跑路了。

    莫绯心思电转,然后立刻开口问道,“阳树‘夏娃’?”

    阳树‘夏娃’,莫非不是一棵树,而是‘树形图设计者’?

    所有的恶魔果实,真的只来自于同一个地方吗?生产恶魔果实、“巨大王国”制造的“进化机器”,是不是阳树‘夏娃’?

    天龙人为什么要将“圣地”建在玛丽乔亚,是不是因为阳树‘夏娃’?

    可如果是阳树“夏娃”的话,那恶魔果实为什么会分散到世界各地呢?

    因为接受的信息太多,一时之间莫绯不知道该想哪个问题了。

    “……你好像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但我只是在讲故事而已。”艾伯蒂妮先是诧异,然后不置可否。

    “血统因子可以变成这种波段、归零、然后再变成另一种波段,或者直接在不同波段之间进行跳动……这是一种科学理想。”

    说着,艾伯蒂妮伸手指了指挂在黑板上半部分的三张序列图,“黄猿,赤犬,青雉,一个人可以同时是黄猿赤犬青雉。”

    那特么是桃太郎?

    “dr.艾伯蒂妮,你……难道就是贝加庞克?”莫非做了个大胆猜测。

    “我?怎么可能,”艾伯蒂妮失笑,“贝加庞克是个中年男人。”

    说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挺了挺胸,意思是说自己是个女人,但紧接着她就意识到了这种动作有点问题。

    莫绯视线微微往下瞄了一眼,这大胸脯女人的胸脯里装的居然不是脂肪,而是知识……喜欢脂肪的人都很低俗,但喜欢知识的人格外高雅,有谁不喜欢知识呢。

    莫绯一开始对她的认知完全是错误的,艾伯蒂妮绝不是什么落魄科学家。

    “回到最初的问题,莫绯,你知道我的工作是什么了吗?”

    “知道了,是血统因子测序。”

    然而……艾伯蒂妮并不满足于“测序”,她想干点别的。

    所以她为什么会把这些事情告诉莫绯呢?

    理由很简单,因为科学实验是需要“小白鼠”的。

    莫绯知道这女人在诱惑自己,尽管现在她还在遮遮掩掩,然而就这种遮遮掩掩的时候,才是最有诱惑力的时候。

    ps:

    此乃必被原作打脸之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隐婚总裁的神秘宠〕〔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