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器大道〕〔唐残〕〔不可名状的邪神〕〔梵修罗〕〔空间农女修仙记〕〔黑夜之永世传说〕〔神兽养殖大亨〕〔坠入爱河的男人〕〔我的光影年代〕〔倒追大神攻略〕〔都市修真狂婿〕〔重生之时代先锋〕〔我家周先生只想宠〕〔你有一个女友快递〕〔只想复活师兄的她〕〔霍先生,我们结婚〕〔丑女当家之带着包〕〔敢问穿向何方〕〔萌妻天降:老公有〕〔盖世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丧萌世子燃萌妃 第25章:半夜不睡的人。
    黑夜,无月,也无灯,一张床上躺着两个半夜不睡的人。

    “你们白天去哪里了?都做什么了?”

    “先在河里洗了洗腿脚,又去了河边的小树林。”

    “在树林里做什么了?”

    “闲聊。”

    “聊什么?”

    “你。”

    片刻沉默。

    “都说了什么?”

    “一个很冷的冬天,你半夜尿湿被褥,不敢告诉家里人,睡在上面暖干了。”

    一阵沉默。

    “还说什么?”

    “一个秋天,你吃多了苹果,闹肚子,折腾得小脸苍白,半死不活。”

    又一阵沉默。

    “还有吗?”

    “一个夏天,你偷穿娘的裙子,被大哥发现后,在爹娘面前死不承认。”

    郭思谨的脖子又被抓住了。她都很纳闷,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为什么他一下子就能找准她的脖子。

    “还有没有?捡好的说。”

    郭思谨想了一会儿,说道:“有次你帮娘洗碗,打碎了两只,想把它们拼好,划伤了手。”

    她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

    “你没做好事,让别人怎么说?娘同我说的事中这件算是最好的了。”

    她的呼吸逐渐困难。

    “给我道歉。”

    “道,道什么歉?”

    “刚说我坏话。”

    “你……你有胆量就掐死我……”

    如她想的那样,赵瑗松了手。

    郭思谨觉得以前高估了这个人的智商。又不敢真掐死她,想威胁人,不能换个新花样吗?

    赵瑗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但他觉得应该换种方法惩罚她的不听话。他抓住了她的手:“缠的布呢?你自己解开了?”

    他的声音平稳轻柔,就好像二人一直在心平气和的聊天。

    强者从来都不是以声音吓唬人的嘛。

    郭思谨喘着气说:“自己飞走了。”

    “好好说话。”他的语气依旧很好。

    “你绑的是死结,解不开,用剪刀剪的。”

    “不一定咬掉,但肯定会疼。”赵瑗拉着郭思谨的手指,凑到了自己的嘴边,轻轻柔柔地说:“老实交待你们还说了我什么,只说好的。”

    “疼,疼,疼……”

    “说。”

    “我还要去茅房。”郭思谨紧张地说。

    ……

    时间在黑暗和灯光的交错中流逝。

    另一间房里。

    趴在窗户上的赵母嘿嘿了两声说:“称哥,我的办法好吧?”

    躺在床上的赵父接话:“怎么不把药下给你儿子呢?”

    “二哥是男人,胆子大,不用人陪。”

    “万一小谨胆子也大,自己就能去呢?”

    “一晚上跑出去几次,二哥肯定得醒。”

    “二哥就是醒了,万一也不陪她呢?”

    “肯定陪,万一不陪,也能在小谨回房时聊聊天。人在深夜里杂念少,容易动情,多聊聊,就能聊出感情了。”

    “你为什么认为他们之间有问题,我看着挺好。”

    “如果二哥是你女婿,你是不是见人就想显摆显摆?我们在德清呆了五天,亲家公一句没提女婿如何,只说他女儿如何乖巧懂事,街坊领居人人喜爱。还有,昨晚二哥除了说媳妇跟他一起回来之外,也没说别的。”

    “人与人的性格不同,也许只是不喜欢说呢。”

    “不是,小谨有心事,是强作的笑脸,明显在应付。”

    “也许跟二哥没关系呢?”

    “我的判断,你还不信?他们之间疏离,没有恩爱夫妻的熟稔。”

    “二哥不中意她?”

    “二哥性格你是了解的,经常会对喜欢的东西,装着不在意,生怕别人知道他的心思。”

    “人和东西怎么一样?”

    “一个道理。”

    “今晚他们这是第几次出去了?”

    “四次?五次?嘿嘿,记不清了。对了,你给二哥讲为夫之道吗?”

    “没有。”

    赵母不满:“怎么不同他讲,让他好好对待媳妇呢?家和才能万事兴。”

    “我看着他们关系挺好的啊。”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