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丧萌世子燃萌妃 第81章:你要把心给我。
    为什么很多聪明的女子,会被不是很聪明的坏男人骗到呢?坏男人会讲甜言蜜语嘛。

    明知道他讲的可能是假话,还是幻想着,万一讲的是真话呢?并且自己费心的去找证据,来向自己证明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长长久久这句话,像是一阵激流在郭思谨心里掠过,溅起来无数的水花。那些水花包围着她,在她面前欢快的跳舞。

    她收回一直望着芦苇地的目光,把赵瑗从头到脚的扫视了一圈,才淡淡的开口:

    “你昨晚还宿在莲花阁,当着自己女人的的面,大摇大摆的进青楼,次日还让送衣服过去,这样的男人,不多吧?”

    赵瑗把捂在脸上的手移开了,郭思谨看到他的脸色有些微红,连带耳朵都红了,目光躲闪了两下,才望向她,然后又快速移开了。

    接着他把身子朝她挪了挪,头枕在她腿上,搂了她的腰,把脸埋在了她怀里。

    有水鸟飞起,后尾掠过的湖面上,泛着一圈圈涟漪,慢慢地荡漾开来。

    郭思谨觉得湖水漫延到了她心里,在心里接着又一圈圈的扩散,冲击得她的心有一点微微的胀疼,还有一点细细的痒。

    四周寂寂,偶尔水鸟展翅的扑楞声,和清脆悠扬的鸣叫声,时近时远,恍恍惚惚。

    良久后,赵瑗闷声说:“我喜欢你,想抱抱你,可你拒绝了我,我生气去了莲花阁,里面的姑娘抓了一下我的衣服,我都觉得难受万分。为了让你后悔,我强忍到天亮。”

    他低笑了一声,“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包了一个姑娘,只是她房间里坐了一晚,是不是吃亏了?要不,待会儿你去把钱要回来。”

    郭思谨想到了那个早上,想到他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摸索,想到了他冰冷的话语,和他厌恶的眼神,和他发泄的怒火。

    “你不用说这些,只要你对我稍稍好一点,不要总想着欺负我,故意向我找岔,我都会好好和你过下去。”

    说到这里,心酸泛起,她叹了口气说:“不到万不得一,我也不想着和离,毕竟是很丢脸的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还要牵连到家里人和亲戚朋友。”

    赵瑗仰起头去看她,她浓密的眼睫毛低垂着,挡去了大部分的眼神,透过微微的缝隙,他依稀看到了细碎的忧伤和无奈。

    也许不是看到的,是感觉到的。

    这令他想起从德清回杭州的路上,她紧抓住的马缰绳的小手,和犹犹豫豫想要松开,又不愿放下的样子。

    突然有丝异样在心中泛起,赵瑗忍不住去细细的观察她的表情。想通过眼前这张脸,看到她的心。

    她的眼尾线略有些深,以前觉得她飞扬的眉稍里,藏了无数的笑意。这个角度看上去,却是藏了无数的凌厉和清冷。

    以前看她的时候都是俯视,此刻近距离的仰视着她,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份清冷,让他心生怯意,让他觉得明明是近在咫尺,却又相距遥远。

    赵瑗急忙把目光往下移,看到了她微闭的嘴唇。两唇之间的弧度,像是连绵起伏的山峦,看上去特别美。

    还是这里最好看。

    赵瑗轻轻咂了一下嘴,又把脸埋在了她怀里,收紧了手臂,低低地说:“不,只在一起生活,这还不够。我的心给你了,你也要把心给我才行。不然我太吃亏了。”

    他话里带着任性,又透着小小的撒娇。

    男人真的都是孩子呢。郭思谨抚摸着他顺滑的头发,轻声说:“你突然这样,让我很不适应,觉得像是在做梦。我做梦,都没敢梦到你会对我如此说话。”

    赵瑗立即接话,继续表白:“别的女子靠近我一点,我就厌烦,可我总想抱抱你,还想亲亲,想和你成为一个人。”他把手探进了她衣服里,抚摸着她的后背说:

    “我以前不知道这种感觉,就是爱慕。昨夜我坐在那里,想了一晚上,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就想赶快告诉你。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你,一直到中午,风满楼的人才告诉我,你回去了。”

    郭思谨按住了他的手,仰头望着头顶的枝叶,眨了几下眼,把湿润逼回了眼里。半天后,才和和缓缓地说:“我上午在秀水茶楼和宫七下棋,不知道你找我。”

    …

    锦园。

    凉亭里摆了茶具,清香袅袅。

    李慕把手里的茶壶举得高高的,水流从细长的壶嘴里跳下来,欢快地落在茶碗里。

    “你要小心,别一心想捉鹰,最后反被鹰啄。”

    宫七哈哈一笑道:“这才刚开始,同里镇可是我们的天下,捉不到鹰,我让他急愣两下子,心情也畅亮。”

    李慕放下茶壶,把茶盏推向宫七说:“圣上选中他,看的可不是脸蛋,据说他小时候特别怕猫,才过了三年,一只看上去很凶的大黑猫,在他腿边乱蹿,他眼都没眨一下。”

    他重重的又加了一句,“那时候他才十岁,还是个孩子。”

    宫七呵呵笑道:“这事我也有耳闻,本来是有人借机把他送出宫的,没想到把另一位送出去了。真是蠢货,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慕站起身,走出凉亭片刻,回来时,把手指间捏的一只毛毛虫放在了宫七手臂上。

    “你怕不怕?”

    宫七低头一看,立马跳了起来,小俊脸发白,甩着手臂,急声说:“你这个小人,怎么能突然袭击。”

    李慕坐下来,端起茶盏喝了口茶,开心地笑道:

    “你现在的日子多自在,想怒就怒,想怕就怕,根本不用担心别人知道你的弱点。你说你好好的日子不去享受,去跟一个可怜虫较什么劲。”

    宫七盯着被他甩落的毛毛虫,颤声危危地说:“赶快把它弄走。”

    “你把它踩死不就行了,一只小小的虫子而已,你踩死一次,下次见就不怕了。”

    看李慕没有帮他的意思,宫七找了根长棍子,慢慢把毛毛虫挑起来,远远地扔了,坐回椅子缓了半天神,才不高兴地说:“哥哥,我是在为你报仇呢,他关了你的门,你居然无动于衷。”

    李慕眯眼望着西斜的阳光说:“我又不是老板,赚的钱又装不了我口袋里,关门倒是清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