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丧萌世子燃萌妃 第240章:蓝色的蝴蝶。
    车厢里安静了。

    赵瑗的脸上没一丝笑意,他专注地望着面前的这个小女子,她今日穿了身天蓝色的纱裙,头发梳成了飞仙髻,髻左边插了一朵蓝色的绢花。

    脸上大约是施了粉黛,看上去更加白皙,额头上还粘了一个雪花状的蓝色花钿。

    似是一只清雅美丽的蓝色蝴蝶,。

    但这份美丽,不是为了他。

    她在想着同另一个人的约会,她会随时飞走。

    赵瑗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

    难道当初没有圣上的旨意,她就不会嫁给他吗?可她明明说过,她第一眼看到他,就喜欢上了。

    对,她说过,比初升的朝阳还要明亮。

    怎么重新来过,非但不喜欢他,还讨厌起他了?

    没道理啊。

    一定是有误会。

    赵瑗温言细语地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谎了?你举几个例子?”

    祝小月收回望向前方的目光,看着他。

    貌若潘安,这句话名副其实。

    他有着完美的五官,眼睛虽然不大,却深遂有神,鼻梁高挺,嘴唇厚薄适中,弧度优美。

    一身浅绿的锦袍裁剪合体,身姿挺拔,举止优雅,如芝兰玉树,从内到外都透着尊贵雅致。

    祝小月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为什么要穿绿色的衣服呢?”

    说是他爱妃做的,她肯定又以为他在说谎。赵瑗缓声道:“我喜欢这个颜色,像是绿油油的麦苗子,看着心里就舒服。”

    祝小月笑呵呵地说:“我以为你会说,这是你世子妃做的。这么难看的颜色,只有特别的人制做,才会穿。”

    赵瑗沉闷地问:“你认为我昨晚说的全是假话?”

    “难道不是吗?”祝小月咯咯笑道:“骂自己蠢货的时候咬牙切齿的,你这人真是太逗了。”

    后面的话,她没说过来。后面她想说的是,这样的人,怎么能被封为一国世子?

    “除了我不是宫七,别的都是真话,也是心里话。”赵瑗说:“我就觉得自己是个蠢货,娘子在身边时,没有好好珍惜,没有对她好,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

    祝小月笑呵呵地说:“宫七是皇帝的亲儿子?皇帝有亲儿子了,为什么还要收养子?这样的事,你也敢胡说。”

    赵瑗对着前面吩咐道:“调头,去泉水大道的五湖四海茶馆。”然后,又对祝小月说:“宫七是五湖四海的老板,他亲口对你说过,他是曾经的皇太子。”

    官驿。

    唐哲问完颜滚:“人落在他们手里,而且他们还在搜查,王爷准备怎么应对?”

    完颜滚气愤地说:“两个笨蛋,人都被他们掳出去了,又放回来。被人逮住了,怎么不当场去死。”

    “王爷没想过,他们或许放的是假消息,人其实已经死了?”

    “若真是这样就好了。”完颜滚脸上有了喜色:“先生有什么好办法,把这件事躲过去吗?”

    “现在城里有多少人?”

    “城门查的严,才混进来了十几个人。”

    “让这些人找机会出城,王爷再找秦太师想想办法,慕容谨受了伤,这事不会善罢干休。”

    “秦太师是又不是我们的人,能信他?”

    “秦太师是想和,现在又没出什么大事,就是知道是王爷做的,也会帮忙遮掩。”

    想到要找这里的人帮忙,完颜滚又阴了脸:“查到我头上,他又能怎样?”

    唐哲慢悠悠地说:“他会跟你拼命。”接着又说:“他若真跟你拼命,这里的人,是拿他没办法的。晚宴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安国公是一品大员,又对皇帝有救命之恩,他都一点面子没给。”

    完颜滚更加气愤了:“单独一个人去茅厕,去的地方又僻静,多好的机会,两个人都没制住他。”

    唐哲没再接这个话题,而是问道:“王爷跟段王爷聊了什么?”

    “都是些闲话,顺便探听一下,他们此趟的目的。”

    “段王爷怎么说的?”

    “他说要看国师的意思。据我判断,联姻的情况,应该不会。”说了这些,完颜滚又嘿嘿笑道:“先生等着看吧,后面还有好戏呢,我做事向来留有后手。”

    五湖四海。

    宫七对着祝小月左看右看了一番后,下了定论:“跟普安世子妃长的很像,但你不是她。”

    祝小月哈哈笑道:“又一个撒谎鬼。”

    “哦?”

    “我从你眼神里判断出,你方才说的是谎话,你第一眼看到我的眼神很亲切,这是看朋友的目光。”

    “因为你长的好看嘛,我看见美人就觉得亲切。”宫七笑嘻嘻地说:“你知道五湖四海的来历吗?”

    “不知道。”

    “我说你不是吧。这个名字,是世子妃给起的。”

    祝小月不想说自己失忆了,她咬了咬下唇问:“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世子妃么?”宫七斜眼看了一下旁边的赵瑗,温和的说:“她是个傻瓜,一心爱慕着一个心里没有她,又不值得去爱慕的人。”

    “世子?”

    宫七嘲笑似的说:“猜对了。”

    祝小月点了点头:“他这个人很自私,确实不值爱慕。”

    赵瑗腊白的小脸,更白了。

    他以为在大是大非面前,宫七是靠得住的,没料到除了没帮他,又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祝小月没去看赵瑗,继续对宫七说:“他只想自己,不去考虑别人的处境。他说我是谁就是谁了?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而不去相信我爹娘、弟弟和师兄。”

    “小月姑娘说的很对,你爹娘又不会坑你。”宫七笑嘻嘻地说:“那些胡言乱语,你不用听。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朋友。”

    赵瑗又一次体味到了不存在的感觉。

    小时候宫人曾经给他讲过一个故事,有一种衣服叫隐形衣,穿上它,别人就看不见你。那时候十分盼望自己有件隐形衣,不想让别人看见的时候,就看不见。

    他觉得这两日,像是穿上了隐形衣。

    别人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说着他的坏话。

    赵瑗朝祝小月靠近了两步,腊白着小脸,亲切地问:“小月想去哪里玩儿?我们现在去西湖,还是找个地方先用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