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丧萌世子燃萌妃 第310章:骂街。
    千盼万等,望眼欲望。终于看到月白衣袍的赵瑗,出现在园子门口。刘法眼低声对于允文说:“你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次说服不了他,你这辈子别想再见他的面。还有,千万被他和善的外表迷惑了,惹恼了他,他可是比王大人还要狠的。”

    这道理于允文十分明白。

    此刻大皇子正对陈正献满腔的怒火,自己跑来对他说,你别弄死他。赵瑗听从了他的话,对他另眼相看;若是没听,火会烧到他身上。

    这也是王知府没想着,找人直接向赵瑗求情的原因。

    找不着合适的人呀。

    帮助别人,是在对自己有利,或是不损害自己利益基础上,才会去帮。谁会主动为别人的事,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王知府是脱不掉身了,他若是早知道这么棘手,根本就不会去招惹。

    随着赵瑗离他们的距离,一步一步的缩短,于允文又紧张起来。

    赵瑗穿了身普通的居家锦服,乌黑的墨发用湖绿色的玉簪绾在了头顶,发冠都没梳。普普通通的装扮,却遮掩不住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再加上他凌厉的眼神和冷峻的神情,令于允文的压力倍增,后背瞬间潮湿了。

    赵瑗扫了一眼敛眉垂目的布衣青年,望着刘法眼清淡问:“何事?”

    看到他入园子,刘法眼和于允文就站起了身。正常情况下,接下来主人家该让坐了,再接着是上茶添茶,再往下就是入正题。

    赵瑗背手站在凉亭的入口处,他自己没坐,也没有让客人坐的意思。

    说一个人和善,并不一定是真的和善。那要看是对谁,在什么时候。此时的赵瑗浑身上下都透着冷漠,哪里有一丝刘法眼说的看起来的和善。

    刘法眼原是要恭喜他喜得贵子的,看到赵瑗这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堆了满脸的笑容,讪讪的减退。

    既然来了,硬着头皮也得上。这是为了他好啊!因为私情,把新科状元给杀了,不但会被御史们弹劾,更是要记入史册的。

    本朝尊崇的是儒家思想,倡导“仁”“义”,崇尚“和谐”。

    这事闹大了,对他非常不利,将会影响到他在皇帝和众臣心目中形象。

    冲冠一怒为红颜,是会被百姓们津津乐道。

    但一个易怒、感情用事、报复心强的人,不会是一个好君王。

    刘法眼跟赵瑗的关系一向很好,对他十分了解。知道他对那个位置的心思淡了,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所以在王知府的人找上门的时候,诚心的给他指点。

    就是希望王知府能找着什么办法,把这事给缓和了。

    没料到他跑回来的这么快。

    正在刘法眼苦思冥想怎么劝解赵瑗时,随从领着于允文找上了门。他立马就应了下来。

    此时,刘法眼脸上的笑意,收敛得干干净净。他按于允文给他交待的介绍方式,开了口:“这位兄弟是陈状元的仇人,听闻殿下回来,献计来了。”

    赵瑗的心思全不在朝政上,碍着二人深厚的私交,才来跟他照个面,想着等他说了事,就赶快打发他走。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

    “二位坐。”

    又对旁边立着的香草说:“上茶。”

    王知府再三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让陈正献那厮正常的活着,才终于把张伯这尊瘟神送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随从回来了。

    什么叫绝境逢生?此时就是。

    什么叫快到手的鸭子自己飞了?此时就是。

    王知府却没有一点绝境逢生的喜色,反倒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不安。若是换上其他人,即使失败了,也损失不了什么。

    但于允文就不一样了。他若真是说服了赵瑗,那他的胆色和才能将不容小觑,或许是将来的一个劲敌。陈正献既使活着,早晚也得栽他手里。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有仇谁不想报仇?不报仇那是时机不到。

    就在王知府焦燥的坐立不安时,一名中年捕快慌慌地跑过来。

    “有人在陈府门口骂街,看样子是普安王府的人,大伙也不敢擅自抓。特来问问大人,抓还是不抓。”

    王知府不耐烦地说:“这小事也用专门跑回来禀报?让他在那里骂吧,让陈府的人出来给他端碗水,免得骂得口渴。”

    捕快是王知府的远房亲戚,原来是个书生,多年苦读,乡试都没过,在杭州府里寻了个捕快的差事。

    读过书的人,跟大老粗说话是不一样的,描述事物的时候,特别的形象。

    捕快书生苦脸说:“小的从未见过骂人这般惨烈的,骂得鲜血淋淋,地动山摇,风云为之变色。”

    他说的话,听着有些夸张,在现场的人,非但不觉得夸张,还会认为形容的太贴切了。

    秋葵赶到陈府门前,看到陈府厚重的朱红大门关闭得紧紧的。宋小宝骑坐在门口右边的石狮子上,背对众人面朝大门,跟发了疯的斗鸡似的,扯满嗓子地骂:

    “你陈家不是牛嘛,今日我才知道了,原来蜗牛。瞧这缩头关门的熊样,咋不让铁匠打只铁箍,把你们家祖坟箍住,省得我给骂裂了,你们祖宗跳出来,跟我一起骂你们这帮狼心狗肺孙子。”

    不关门不行啊!

    御史中丞是御史台的头头,三品官,平日里门口是有两名府卫轮班值守的。起初宋小宝是站在府门前骂,一边骂一边捡地上的石头瓦块往门上砸。

    手头不准,时不时的砸到府卫身上,再加上陈夫人已经气晕倒了。陈御史就吩咐府卫撤到院子里,把门封死。

    被人这样当街骂,哪还有脸面再走正门,以后出入,走后门吧。

    与陈夫人相反,陈御史听到宋小宝的骂声,虽然气结得吐了两次血,但心里反倒轻松了一些。看普安王府的这架式,暂时不会要他儿子的命。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才发觉功名利禄都是浮云,他儿子的命才是最金贵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陈家三代单传到他这里,血脉不能断了。

    只是这狗崽子究竟要骂到何时?看他这劲头,再有一个时辰也不会罢休。

    陈御史从门缝里看到一个小姑娘,一边小跑的往他家门前赶,一边大声喊:“宋小宝,你给我下来。谁让你来骂的,让殿下知道了,当心把你的皮剥了。”

    宋小宝扭着头说:“我自己想来的。主子对我有救命之恩,陈家势大,我见不着那个该死的人,只有来这里骂他家出气。不出口气,我都要憋死了,横竖都是死。我宋小宝今日准备骂死在这里。”

    宋小宝今年十五岁,正处于男子的变声期,声音原本就有些憨哑,加上一路奔波,干渴的嗓子猛灌了四碗水都没缓过来劲,接着就跑过来骂人,扯满嗓子发出来的声音,嘶哑又尖厉。

    他穿的仍是入城时的衣服,太累了嘛,张伯拉着去洗澡换衣服,他死趴在地上不动弹。

    一身灰尘,蓬乱着头发,脏兮兮的小脸,加上眼睛赤红。秋葵看到他这个样子,脑袋蹦出三个字:魔怔了。

    宋小宝没回头前,看他的精神劲,秋葵还以为来早了。此时,一看他这副模样,立马指挥跟在她后面的人,“快把他拖下来,别让他在这里发疯。”

    宋小宝一听要拖他,立马趴下身子,双臂抱着了石狮子的后腰,急声说:“我不走,你们别管我,我以后不是王府的人了,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没资格管我。”

    秋葵刚出现时,看热闹的人有些失望,要收场了啊。看到宋小宝正面的样子,再加上听了他跟秋葵搭的话,又心疼他起来。多好的孩子,知恩图报,舍身的相报。

    从方才宋小宝的骂声里,大家已经知道了他是自愿来的了,此时,听他说要骂死在这里,纷纷感动。尤其是其中一部分人,是知道宋小宝刚过来的样子,机灵灵的眸子黑白分明。这才过了多久,憋气得眼睛都变红了。

    宋小宝原来是个无法无天的人,进王府的当日,赵瑗就警告他,把以前的江湖习气全部丢掉,敢犯一次小错,赶出王府,犯一次大错,要他小命。

    为了不被赶出去,宋小宝夹紧了尾巴做人,一言一行都十分的注意。当他听到皇妃娘娘的马车被陈状元撞了,恨不得飞回来,把陈状元踩扁剁圆了扔河里喂鳖。但他不敢表现出来。表现出来,主子就防备他了。他准备回到杭州,想法子慢慢整他。

    张伯一说让他来骂人,立马把骨头缝的力气,都调动出来了。骂过四五声后,他发觉骂人比打人还解气,就越骂越起劲。

    看到陈府的门关了,气愤得想挠门。如果不是张伯说只让他在门口骂,他就要跑到陈家的祖坟上去骂了,非把他陈家的坟骂冒烟不可。

    还没骂够呢。宋小宝死死地抱着石狮子,不愿走,秋葵带的两个人都没把他扯下来。

    突然人群里有人说:“姑娘,你就让他再骂会儿吧,再骂一刻钟。你不想听,把耳朵堵上,到时间了我叫你。”

    立马好几个人附合:“对对,再骂一会儿,这小子也怪可怜的,满足一下他的愿望嘛。”

    看热闹的大都是平头老百姓,就喜欢看富贵人倒霉,反正这会儿陈府关着门,也不知道都谁在外面说话。

    秋葵冲着人群气恼的样子说:“你们想让殿下也剥我的皮的吧。我家殿下一向慈悲为怀,宁愿自己难受,也不愿伤害他人。这个不懂事的小鬼在这里乱喊乱骂,让陈大人以后怎么抬头见人。”

    说着转身对拉扯宋小宝的两个小厮说:“不行就把他敲晕,抬走。”又朝向人群问:“有搭把手的吗?这里离王府远,我担心他俩抬不动。”

    秋葵这句话,又在陈御史血淋淋的心口上撒了一把盐。想装着不在意一个不懂事的小兔崽子骂人的话,都不行了。大家在她的引导下,都觉得他该没脸见人。

    有人在陈府门口骂人的事,此时皇帝也知道了。他比王知府和刘法眼知道的晚一些,是因为皇宫离陈府距离远。杭州城里,四处都是皇帝的耳目,宋小宝骂第一声,就有人跑去告诉他。

    皇帝紧皱着眉额对宋羿说:“以前我一直认为大殿下身边人干的不体面之事,都是你的骚主意。”潜台词是,原来是他本人的主意。

    宋羿接话道:“以前那些事,确实是臣的主意。这次的事,依臣的了解,应该是宋小宝的个人行为,跟大殿下无关。”

    皇帝冷哼了一声说:“我信你的话,别人会信吗?明日早朝,等着听御史们的骂吧。今日挨骂的可是他们的主子。”

    宋羿说:“官家您才是众臣的主子,陈文忠只是个御史中丞。”

    皇帝又冷哼了一声,“在这个朝堂上,你们还是嫩了点。感情用事,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只会把自己带入两难的境地。着人去普安王府,让大殿下进宫,商议明日怎么应付那些御史们。”

    普安王府书房。

    赵瑗听了于允文的一番话后,问道:“陈状元会接受这个提议?”

    哈哈,成功了。于允文压抑着内心的喜悦,稳声说:“草民去说服他。一定会让他心甘情愿的去做这件事,并且对殿下以及娘娘没有一丝的怨念。”

    赵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是需要保密的,是保密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殿下是心胸宽广之人,不会因为封口而置人于死地。”于允文顿了一下说:“草民是聪明人,聪明人知道什么事要烂在肚子里,对媳妇孩子都不能说,死都不会说出去。”

    “无利不起早,你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

    “事成之后,草民有两个所求,还盼殿下成全。”

    “讲。”

    “草民希望能恢复于允文的身份,三年之后,能用于允文的名字参加科考。”于允文说着起身跪在了赵瑗面前,额头俯地,哽声说:

    “于允文有大恩于我。我答应他,他不在了,我是就他,做他爷爷的孙子,做他父母的儿子,做他妹妹的兄长。活着庇护他的家人,死了埋在他家的祖坟里。”缓了口气,又说:“另一个请求是,我以前做过的事,无论好坏,既往不咎。”

    “都做过什么坏事,捡最坏的说两件。”

    赵瑗以为他要斟酌一下再说,没料到于允文没有丝毫迟疑,“因为报家仇,杀过六名金人。因为一件私事,杀过一个县令。”

    “什么私事?”

    “那县令把我一个兄弟拉走,顶死刑犯了。”

    “洪山县县令?”

    “是。”

    “好。”

    ------题外话------

    11月26日24点之前,猜出来于允文计策的奖888币。后面章节里会有答案。提示一下,后文里会写到与金国的战争,于允文和陈状元都参加了。陈状元虽然活着,前期活得很艰难。战争结束的时候,这本书也就结束了。

    这个有历史原型的故事,结尾准备架空不按历史走向。小说嘛,图个乐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