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鉴宝〕〔女主叫唐诗男主叫〕〔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回到战国当赵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章 笼中之鸟
    那天之后,白石觉得自己和琉璃的关系一直变得很奇怪。

    虽然表面上还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上课该递纸条时还是递纸条,晚上依旧照常训练,但琉璃似乎再次变成了第一次见到时的样子,沉默冰冷,很少开口说话。

    就这样过了几天。

    白石这天像往常那样上学,但是在第一节课快要上课的时候,白石发现左手边的绫音一直没有到。

    这一点白石觉得非常奇怪。

    绫音作为豪门日向一族的分家成员,虽然地位肯定是不如宗家的,但也保持着豪门该有的.jsshcxx.行为规范,不可能做出逃课和迟到这种事。

    直.whhryl.到第一节课快要下课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道脚步声。

    那是一名有着黑色直发的女孩,头发及腰。

    绫音孤零零一人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咬着唇,似乎要把嘴唇咬破的样子,有着悲伤和绝望的氛围在笼罩着她。

    更奇怪的是,在绫音的额头上绑着一条白色的缎带,不至于显得难看,但总觉得突然之间改变太过突兀了一点。

    在这之前,绫音额头上是不会带这种哗众取宠的缎带饰品的。

    班主任藤村老师看了绫音一眼,本来想要斥责绫音的,但是在察觉到绫音身上那种深深的绝望和悲伤时,轻轻叹了口气,仿佛知道什么的样子,便平淡说道:“进来吧,下次记得不要迟到了。”

    绫音点了点头,在众人怪异和不解的目光中,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白、白石君,早上好。”

    绫音努力和平时一样对白石打招呼,但结果笑容很勉强,眼中的泪水仿佛止不住一样流淌着。

    接着不等白石回应,便把头埋在了桌子上,仿佛被人看到这个样子是耻辱一样,会受人嘲笑和鄙视。

    而这一切的确发生了,其余学生们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小声说话,指指点点,也似乎知道什么似的。

    但不知真相的学生其实只是在好奇和担心绫音罢了。

    白石满脸问号,识趣的没有问。

    琉璃则是视线越过白石,在绫音身上看了一眼,也没有开口说话。

    ——琉璃,你知道绫音发生了什么吗?

    因为关系更进一步,所以把‘同学’后缀取消掉了。

    把写着这个问题的纸条递给琉璃。

    同为豪门,琉璃肯定知道什么吧。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日向一族的‘优良’传统了。

    优良两个字打上了引号,很明显,琉璃这句话里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日向一族的‘优良’传统?

    白石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绫音变成这样,一定和日向一族这个‘优良’传统脱离不了关系。

    究竟是什么呢?

    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白石就放弃了。

    中午的时候,白石和琉璃在一起吃着便当。

    “呐,琉璃,你说的那个日向一族传统是什么啊?”

    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的白石,问出了这种问题。

    琉璃沉默了片刻,回答道:“这件事在忍族之间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村子里的中忍和上忍,基本上也都有所耳闻。日向一族自古以来就有着一种让人很难接受的传统。那就是宗家和分家的区分。”

    “宗家和分家的区分有问题吗?”

    “分家必须承担保护宗家的职责和义务。”

    “这也很正常啊。”

    白石不能理解。

    地位低的保护地位高的,虽然不是很公平,但这就是一种稳固的‘社会’结构。

    社会便是阶级与层次分明的。

    因此,在白石眼里,日向分家的人保护日向宗家的人,是一种正常的发展趋势。

    “如果只是这样,的确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为了让分家一心一意保护宗家,而且为了不让日向一族的血迹流传在外,就有了控制分家的缘头。”

    “控制?”

    白石吃了一惊。

    “没错,控制,真正意义上的控制。”琉璃扫了白石一眼,严肃说道:“为了宗家的安全,分家必须主动承担一种叫做‘笼中鸟’的咒印,这就意味着宗家掌握着分家的生死大权。一旦分家之人产生不轨之心,或者没有尽到分家应尽的义务和职责,宗家就可以利用咒印来瞬间处决拥有咒印的分家之人。”

    “……”

    “换句话说,绫音她现在……生死已经被一个外人掌握了。如果绫音一旦对宗家之人生出不满和杀意,宗家之人有权利对绫音进行打骂,甚至处死。”

    白石想到了什么说道:“那么,咒印的位置难道是在……”

    “没错,被种下的咒印,就在绫音的额头上。这也是绫音用布带挡住那里的原因。不论是大义也好,还是名义上的保护宗家,说那是分家的存在意义,那个咒印,都是货真价实的‘奴隶’印记。”

    白石沉默了。

    心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木叶是一个恐怖组织,恐怖组织中出现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

    虽然很排斥,但白石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这就是名为现实的无奈和妥协。

    对于绫音来说,额头上刻着属于‘奴隶’的标记,比直接杀死她更要残忍万分吧。

    真是的,这到底是个什么可怕的时代啊!

    如果这种事出现在阴暗的角落中,白石还可以勉强接受,但日向一族的规定竟然是公开的。

    把自己的另一半族人公开当成‘奴隶’来圈养,丝毫没有掩盖,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白石从这里看向了木叶的影岩,那上面雕刻着木叶的三位火影雕塑,象征着那三位的丰功伟绩。

    尤其是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兄弟,他们被世人称之为结束战国乱世之人。

    之后呢?

    战争依旧持续。

    和战国年代也没有任何区别,小孩子还是会被送上战场。

    一切都好像没有改变。

    变化的只有忍者们从忍族形成了更大的村落,成立了一国一村制度。

    白石突然之间觉得影岩的存在充满了讽刺。

    所谓的一家人,如果只是这个程度的话,那么,从一开始日向一族的传统,便是和木叶格格不入的。

    这样的忍族按道理,也不应该允许加入以‘火之意志’为主导的木叶忍者村。

    这一族的传统,是否定‘火之意志’的最好诠释。

    连自己族人都无法爱惜,能够相信这样的家族会对整个村子抱有爱护的信念吗?

    白石在这个问题上,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最终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这些日子和琉璃一起成长,他都快忘了自己对于这个村子来说是个‘异端’了,他是迟早都会成为‘叛徒’的人。

    但是和平的生活让他zyxta.快要忘记了自己是‘叛徒’的身份,忍不住想要融入这个村子。

    想到此,白石背后冷汗一片。

    安逸使人堕落啊。

    从一开始,他对木叶就没有丝毫的归顺心理。

    他很感激木叶教育他忍者的知识,但也仅仅是这种授业上的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