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十九章 日向绫音
    周末是忍者学校集体放假的日子,绫音就待在日向一族族地,哪里都没有去。

    在日向一族这里,分家和宗家的居住地是隔开的。

    宗家的人也很少会和分家为伍,对宗家来说,分家只要老老实实完成交给他们的任务就行了。

    绫音在这一代的日向分家族人里,是天赋卓越的类型,不只是分家,宗家对她的未来也很期待吧。

    无论是作为宗家的护卫,或者是为日向一族诞生子嗣的优秀母体,而命运仿佛从一开始就被决定了。

    “绫音,宗家之前来jxpx.人了,他们希望你成为照顾日足少爷起居的侍女。这对于身为分家的你来说,是莫大的荣誉。”

    看着母亲那为自己有这种优秀女儿骄傲的笑容,绫音只是愣了一下,便很顺从的点了点头。

    不过,宗家的人会用希望这种带有请求意义的词语吗?

    说是希望她这样做,不如说是威胁和命令吧。

    毕竟她作为分家的一员,没有与宗家讨价还价的资格。

    在她目睹过有数名反抗宗家,结果被笼中鸟咒印弄得痛不欲生的分家之人时,她就已经考虑好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宗家。

    “日足少爷是一名优秀的忍者,他今年十四岁,就已经是村子里有名望的中忍。大家都说他在二十岁之前,可以成为一名上忍。”

    绫音跪坐在坐垫上,黑直的长发披在两肩,沉默的白色瞳孔,看不出什么激动或者高兴的情绪,只是安静听着母亲不停唠叨的话语。

    她的母亲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逆来顺受。

    或许是见得太多了,她心中曾经对于宗家的不满,在三十多年的岁月中,已经化成了敬畏和低微。

    分家没有资格反抗宗家。

    分家天生就该为了宗家奉献一切,爱情,生命,还有尊严。

    分家的一切都是宗家赐予。

    这样传统的思想在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下,已经把她的母亲变成了一个听从宗家命令的工具了吧。

    所以绫音从来不会和自己母亲进行无意义的争辩。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

    “绫音,不要怨恨宗家,他们是为了日向家的未来考虑,我们一族的白眼历来遭遇外人的觊觎,笼中鸟并不是诅咒,这么做是完全为了保护白眼不被外人得到。总有一天,其余的分家人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我知道的,母亲。”

    绫音不讨厌自己的母亲,尽管她变成了宗家之人的工具。

    不过笼中鸟不是诅咒,这一点绫音并不能认同。

    或许笼中鸟有保护白眼的原因,然而那些被笼中鸟咒杀的分家忍者,就该这样无声无息,毫无尊严被自己人杀死吗?

    他们有什么错?

    村子为什么不管?.jsshcxx.

    绫音不相信火影等高层不知道这种事。

    这种残害同僚的行为,理应当关入监狱。

    白石君说的不错,这个村子扭曲又很无聊。而我们都只是这个扭曲又很无聊村子的一部分,最为卑微的那一部分。绫音想起了白石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比当时更加深刻感受到这种无奈的残酷和扭曲。

    因此,每次由火影亲自主持的开学典礼,宣扬火之意志,绫音都会感觉自己和这个村子格格不入,陌生和害怕。

    自己身上现在流淌着的是不向这种命运屈服的血液。

    她想要成为那在天空自由自在飞向的飞鸟。

    而不是被宗家关在鸟笼里,折断翅膀的飞鸟。

    总有一天,她要挣脱束缚在身上的鸟笼,飞向天空。

    ◎

    日向日足。

    这个名字在日向一族还是非常响亮的。

    他是日向一族的宗家少主,年纪轻轻木叶村有名望的天才中忍。

    在这个村子里,他注定会成为被无数人仰视的大人物。

    绫音没想到过自己会成为这个人的侍女,而偏偏又是她最讨厌的宗家人员。

    不过想到宗家的护卫,一直是从分家中选择,似乎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日足少爷,我是从今天开始担任您侍女的日向绫音。”

    坐在院落的走廊上,留着一头黑直长发的英俊少年用纯白的瞳孔看着院落里的池塘。

    听到旁边传来声音后,他才慢慢转过头,看了一眼这名和自己一样有着纯白瞳孔的清纯女孩。

    她的眸中毫无情绪波动,但要说死水一片也不对,只有脸上挂着柔和的笑意,笑意中带有淡淡的哀伤。

    “你恨宗家吗?”

    日足开口问道。

    绫音微微一愣,没想到对方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恨。”

    说谎反而会迎来猜忌,有的时候诚实一点,反而会让对方放松警惕。

    至少相处起来不会那么虚伪。

    日足点了点头,自言自语起来:

    “我也恨,因为这种规则,日差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对我笑过了,有的只有冷漠和敌视。日差是我最喜爱的弟弟,以前我们经常一起玩,彼此嘲笑对方,为了争抢零食可以无视身份大打出手……”

    “是吗?日足少爷是个温柔的人呢。”

    绫音笑着说。

    “我一点都不温柔,也不能温柔。三年前,我和日差进行一场比试,我故意打输了,想要让宗家的人对日差刮目相看。没想到回去后,父亲用咒印让日差痛苦在地上喊叫求饶……父亲告诉我,身为宗家的继承人,要时刻让分家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要逾越阶层,对宗家无礼。”

    日足看着湛蓝晴朗的天空,发出一声惋惜的感慨。

    绫音听后默然。

    “自那以后,我终于明白什么是规矩。在规矩森严的日向一族里,日差……不,是分家所有的一切都被宗家安排了。不能反抗,不得自由。”

    日足从走廊上站起来,接着又看了绫音一眼:

    “所以,你恨我,恨宗家都是应该的。但千万要记得,不要对我露出敌意和杀意,因为我是宗家,是你们分家的主人。”

    被囚禁的飞鸟如果对主人怒目,让主人不喜,就会引来无情的死亡。

    表达的正是这一种意思。

    所以,所谓的请求她成为侍女这一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带有强迫性色彩的行为。

    “我明白了,我会注意自己的分寸的,日足少爷。”

    看到绫音如此识趣,日足满意点了点头。

    日足走回屋子里,从里面拿出一个鸟笼,里面有一只白色的飞鸟。

    绫音看到这一幕,脸色略微不自然。

    日足没在意绫音那不自然的脸色,低声呢喃起来:

    “知道吗?只有这个鸟笼我一直没有换过,但里面的鸟已经换了七只了,这是第八只鸟,今天为了你买的。”

    “那之前的……”

    “它们飞出去的那一刻,就被我杀了。”

    “日足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你之前,我身边一共有过七个侍女,她们全部因为各种原因,已经被我父亲处死了。”

    日足拿着鸟笼挂在外面。

    “希望你不会是xgchotel.这种结局吧……”

    这句话像是对鸟,又像是在对绫音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