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林阳〕〔从我的团长开始抗〕〔重生狂妻A爆了!〕〔重生开始当首富〕〔叶新〕〔人在大唐已被退学〕〔我有一盏不省油的〕〔希腊的罗马之路〕〔重生长白山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四十八章 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两章合一)
    来到琉璃的房间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

    对方手里正拿着一个卷轴,在仔细研读什么,白石扫了一眼,上面记录的内容与火遁忍术相关。

    “什么事?”

    琉璃视线从卷轴上移开,抬起头看了白石一眼。

    “啊,那个……我想去药店买点草药,实验室里面的不够用了。”

    白石挠了挠头,表情和平时一样,没有表露出什么异常。

    “知道了,回来的时候记得帮我带一些纳豆。”

    “纳豆吗?”

    白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便走出了房间。

    到了外面,才轻轻吐了口气,总算是混过去了。

    把绫音带到这里来采集身体数据,这件事根本就不怎么靠谱,也很难办得到,意外被发现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

    这里可是宇智波一族的腹地,即使是拥有白眼,也休想轻易潜伏进来。

    否则宇智波一族就不会在忍界有这么大的名声了。

    所以采集绫音身体数据这件事,还是在外面弄比较好。

    白石也想好了地点,那就是在自己原来的家中。

    带上封存仪器的卷轴,白石先去买一些纳豆,防止回去的时候忘记。

    接下来就前往日向一族族地把绫音找过来。

    潜伏日向家找到绫音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先不说有白眼在,日向一族的族地接近于村子中心,与宇智波的族地环境完全不同,那里村子的守备力量也是最强。

    明明都是血迹忍族,日向一族可以居住在接近村子核心的地方,宇智波一族却要居住在村子中段稍后一点的区域。

    不可思议的是,宇智波还拥有警备队这样的职权,居住在村子中心,更容易把警备队的行动力调集起来吧。

    这样的做法简直是矛盾重重,有太多地方不符合正常逻辑了。

    白石这些年居住在宇智波族地,其实对于宇智波的核心秘密并不了解,琉璃也没和他说明,但也知道宇智波与村子高层的关系只是表面缓和,实际上关系一塌糊涂,彼此警备和敌视。

    这么想着,就已经到了日向一族族地,不得不说,日向一族的忍者相比于宇智波的忍者,更注重素养两个字,外表斯斯文文,说话语气不急不慢,虽然也有身为豪门的骄傲,但没有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当然,这是以外人的角度来看,如果以日向一族自己人来看,很可能许多时候未必是这种样子了。

    毕竟笼中鸟这种咒印,哪怕解释这是为了保护白眼,其实这种解释很难站住脚。

    如果是为了保护白眼,其实只要把笼中鸟的功能改变在分家成员死时,破坏白眼这一单项能力即可。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笼中鸟咒印还有咒杀能力,对不服从宗家的分家忍者,可以让其痛不欲生。

    用保护白眼这种借口,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笼中鸟咒印添加上咒杀功能,在白石看来,就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的行为。

    若只有在必要时封印白眼这一能力,这可以称之为是为了保护白眼,分家忍者也未必对宗家产生这么大的怨恨心理吧。

    “白石君,你怎么过来了?是朔茂老师那里有什么新的安排吗?”

    绫音穿着整洁的白色衣服,黑色的长发也整齐披在后面,见到白石来这里寻找自己,脸上微微露出疑惑之色。

    “不是这样的。我需要买点草药,制作一些药物,以后出行任务时可以用到。不过我一个人有点忙不过来,所以想找你一起帮忙。”

    “这样啊。”绫音用手指点着雪白的下巴,稍微考虑了一下,脸上便浮现纯净的笑容说道:“那好吧,不过最好快点,晚饭前我必须要回来。”

    “足够了。”

    接下来白石就带着绫音前往木叶药店,购买各种药效不同的草药。

    说起来,木叶大部分药店都是奈良一族开办的,因为这一族擅长养鹿,而鹿角又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药材,因此在奈良一族开办的药店中,有各种品质的鹿角,算是一大特色。

    就连很多来自外地的商人,都会不远千里来到木叶进购奈良一族的鹿角,足见奈良一族的鹿角品质优秀。加上价格公道,也从不店大欺客,导致很多药商都喜欢和奈良一族打交道。

    并且这一族与山中一族、秋道一族,形成了所谓的‘猪鹿蝶’联盟,三族同为秘术传承忍族,在木叶之中也有着非常大的名声。

    加上历届木叶上忍班长的职位都会由奈良一族忍者担当,加上山中一族与秋道一族的鼎力支持,这就使得猪鹿蝶同盟在木叶之中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自初代火影执政开始,从来都没有被排斥到权力中心之外,备受历代火影信任。

    与之相比,宇智波一族在木叶的地位还真是尴尬不已。

    说是开辟木叶的两大忍族之一,但此刻在木叶中没有拿得出手的人脉,就连日向一族都比不过,更不用说深受火影信任的猪鹿蝶三族了。

    从药店里面出来,已经差不多下午三点。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现在才是做正事的时候。

    白石原先居住的地方,与木叶中心保持一段相当长的距离,加上几年回来的次数寥寥无几,早已属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白石君,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在偷偷幽会呢?”

    进入房间之后,绫音双手背在身后,微微侧着身子,可以隐约见到她干净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现在我们是在做正经事。”

    “我在想如果琉璃知道这件事后,白石君会怎么处理?朝夕与共的人背着自己偷偷和别的女孩子幽会,说不定因为刺激过头,导致写轮眼进一步进化,变成三勾玉形态呢。”

    “写轮眼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就进化?你想多了。”

    “这不一定哦,毕竟琉璃是宇智波的天才,而且感情的剧烈波动,的确是写轮眼进化的最佳催化剂。”

    “你也知道我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的。所以做正事要紧,好了,快点把衣服脱了。”

    “衣服……脱、脱掉?全部脱掉吗?白石君,这是给我未来丈夫……”

    绫音紧紧抱着自己的胸,脸上顿时涌现出羞涩的红晕,咬着嘴唇的样子似乎十分难为情。

    “你脑子在乱想什么?这种事不是做过很多次了吗?先不说只是脱掉外套的问题,就算全部脱掉,我也会秉持医生的操守一视同仁。”

    白石一本正经的回答绫音。

    “也就是说,我现在全部脱掉检查也没有关系是这个意思吧?”

    绫音手指已经解开上衣的拉链,胸前得到解放,似乎有部分的肌肉开始隆起,眼底深处有意思笑意存在。

    “不需要。快一点做完,我现在很赶时间。”

    “真是的,明明这是个好机会。”

    “你真的只有十二岁?”

    “不知道女孩子会早熟一点吗?我们族里有个十四岁的女孩子,因为不是忍者,唯一的作用就是为族里诞生新丁,现在已经怀孕了哦,今年九月份临盆。”

    白石叹了口气,对于这种战争频繁爆发的年代,人口的确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不过白石知道,这个世界的生育成功率是非常高的,不仅仅查克拉的普及,还有各种神乎其技的医疗忍术。

    其余地方白石不是很清楚,木叶医院里记录的女性生育情况,只有极个别女性在生育时出现问题,但也及时保住了性命。

    女性早生的问题,也要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但这种事白石依旧不怎么支持,和人的体质无关,而是人生价值观。

    无论是提前上战场,还是提前生育,都会导致当事人对以后的人生价值观出现各种隐患与偏差。

    可这种连基础人权都没有具体法案的战乱时代,说这些只是异想天开,当权者一张嘴怎么说都行。

    是没想到这个问题,还是想到了不敢做,亦或者想到了不想割弃自己的利益,这与白石无关。

    在其位谋其政,他只是个医疗忍者,做医生就是本职。

    白石打开卷轴,开始结印,把检测身体用的仪器从中解放出来。

    不得不说,封存卷轴这种东西十分使用,只要不是活物,就可以朝里面进行填装,除了价格上会有一点点的昂贵。

    绫音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就安静下来,没有再出言调戏白石,安心等着白石的分析结果。

    事关笼中鸟的咒印,她知道事情轻重。

    检测没有花去多长时间,十分钟就搞定了。

    绫音从手术台上下来,出声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嗯,关于笼中鸟我已经有了解决的思路,但具体的方法和步骤,在下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会找时间跟你说。我们暂时还需要在木叶的庇佑下生活,在这期间,我也会寻找适合的据点,之后去那里生活。”

    “那你找好了吗?”

    “鬼之国和铁之国。”

    白石说出这两个国家的名字,绫音微微一怔。

    “鬼之国与铁之国是忍界的永久中立国,这些年持续爆发的战争,对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太多波及。加上他们地处偏远,也不容易被大国盯上。火之国的富饶土地,才是忍界大战爆发的根本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两个国家的确适合居住。具体离开木叶的时间呢?”

    “下一次忍界大战来临。”

    “下一次忍界大战?时间会不会太长了?”

    第一次忍界大战与第二次忍界大战相隔十几年以上,而且,第三次忍界大战是否会爆发,还是个未知数。

    “放心吧。这次忍界大战结束,下一次忍界大战到来,也不会间隔太久,而且依然是围绕火之国的富饶土地进行争端。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离开木叶的最佳时机,陷入四面战火的他们,没时间来处理我们这些不知所踪的叛忍。”

    白石做出这番推断是有事实依据的。

    外交的温和,这就意味着其余四大忍村不会因为木叶的强大而产生敬畏和害怕心理,反而更容易激起他们的嫉妒与强盗心理。

    现在的三代火影执政时期,对外战争虽说胜多败少,但想一想每一次都是被动反击。

    雨之国战争也好,这次的砂隐入侵火之国战争也罢,都是被迫反击。

    即使胜利了,也可以说是失败,因为战争结束后得不到任何利益。

    敌人战败也不要求赔偿,仅仅获得名望上的胜利,实际好处一分没有。

    看似胜利,其实在白石看来,只是在吃前两代火影留下来的老底。

    绫音似懂非懂的看着白石,对于白石这个猜测,她虽然很想相信,但木叶身为五大忍村之首,军事力量一直占据第一,这次忍界大战之后,下一次大战即使来临,应该是很多年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怎么可以说间隔不会太久呢?

    白石微微一笑,看向窗外的和平景象,说出了一番话: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身为最强国的军事力量体现,木叶对外政策如此温吞软弱,结果只会造成群狼环伺的结果。越想得到和平,得到的永远只是被迫战争。”

    “可是在过去……”

    白石知道绫音想补充什么,便打断道:“火之意志只适合初代火影,这种对外以妥协求和平的意志,并不适合后来人。在他死后,没有人愿意和他做着同样的天真之梦。这两次的忍界大战就是证明。也是我的推测依据。”

    “祸乱根源是初代火影吗?”

    绫音倒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这样没错。木叶即使有一天被毁灭,可能他们都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灭亡吧。所谓的憧憬,是距离理解最遥远的感情。”

    把木叶陷入如今不利状态的,与其说是三代火影,这句话并非完全准确,因为祸乱的种子,早在初代火影时期,就已经埋下了。

    三代火影只是替初代火影背锅,收拾残局的。

    因此,第三次忍界大战爆发是必然,与第二次忍界大战时间间隔不长,也是必然。

    在那个时候离开木叶,也是最为安全的时候。

    陷入四面危局的木叶,光是应付战争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哪有时间把精力放在剿灭叛忍上面。

    “是吗?我啊,从过去就很憧憬这样的白石君呢。不过,我也很想了解白石君的全部哦。所以……只有我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请一定要对我温柔一点。”

    绫音脸上,露出纯净无暇的开心笑容,脸上多出了一丝羞涩的红晕。

    白石微微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

    ‘对我温柔一点’……那么,所谓的好一点,在绫音心里,又是希望他做到何种程度呢?

    这个夏天,真是热到让人感到焦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纵意人生秦浩〕〔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在斩妖司除魔三〕〔求婚〕〔封晏唐柒柒的〕〔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泛人类联盟〕〔穿梭在轮回乐园〕〔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真没针对法爷〕〔我家娘子不是妖〕〔我无敌强者被系统〕〔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余烬之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