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六十一章 骗术
    场中的局势在白石看来其实算不上明朗。

    虽然是二对二的局面,可是绫音现在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体内剩下的查克拉,估计连开启白眼都非常勉强吧,更不用说尝试用柔拳战斗了。

    根部忍者被他先手干掉了两人,但是剩下来的两人,其中一个是队长,毫无疑问是上忍等级的忍者。

    另外一人能够进入根部,必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忍者。

    想要再利用他们的大意成分,把他们杀死,就非常困难了。

    经过刚才那一幕,他们二人心中的警惕已经达到极致了吧。

    对面的根部二人,眼中的愤怒经过冷静之后,也恢复了镇定,尽管眼神更加冰冷,恨不得杀白石而后快,但要考虑到白石,对他们二人而言完全未知的实力,也不能贸然行动。

    在根部队长忍者旁边那名成员,忽然手掌伸出,大量的黑虫从袖口中飞出,从四面八方朝着白石包围过去。

    油女一族的吗?白石心中暗道。

    看到对方用虫子来战斗,白石就明白对方出身哪一族。

    在木叶之中,只有油女一族拥有这样的虫之秘术。

    这一族在木叶中分配到一片树林,专门用来培养适合战斗的虫子,这些虫子的种类与特性各异,善于侦查,善于防守,善于进攻。

    据说还有更为特殊的毒虫,一旦被碰到事情就会变得非常麻烦。

    看到虫子形成的黑云以不规则的形状从各个方向包围,白石也没有过于惊慌,身体直接从原地消失。

    那些虫子围绕在白石消失的地方,在空中停滞了一瞬,才开始向白石移动的方位扑过去。

    在白石眼里,虫子飞行的速度只能算是比较快,但相比于自己的速度,其实动作相当笨拙。

    因此,逃过虫子的袭击并不是难事。

    然而他的对手不只那名油女一族忍者,那名队长才是四人中实力最强的。

    果然,他能够看清白石的动作,从背后拔出忍刀,一手握刀,一手结印。

    白石眼睛微微一眯。

    一缕缕微不足道的轻风从周围掠过。

    白石侧身避开刀刃,用自己手上的刀刃朝着他挥过去。

    队长忍者眼中寒芒直射,引剑回归,与白石的忍刀产生触碰。

    白石的忍刀上便是多了一道裂痕,而且对方的忍刀在划破空气时,产生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像是石子从玻璃上刮过,那样尖锐刺耳。

    “木叶流剑术·震!”

    白石眉头皱了起来,下意识把头偏过,但是脸上还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不只是脸上,他的小腿还有手臂上,也同样被不可视的刀刃划开。

    风吗?白石一击不成,立即向后退步,心中有了思索。

    看着手中的忍刀,估计再来几次,就会被折断。

    看到白石退后,队长忍者握紧忍刀,悍勇向前追杀。

    白石只好继续闪躲,结果又听到那种怪异的声音,尖锐的石子从玻璃上划过的刺耳声音。

    “避开了?”

    队长忍者看到白石这次闪避的非常及时,而且恰到好处的把不可视的气流之刃全部避开,于是声音中带着惊讶。

    心中也更为惊讶起来。

    凝视着一脸平淡的白石,完全看不出是什么厉害的小鬼,结果只是一次,就看穿了他的剑术。

    这样的家伙还和宇智波的家伙交好,必须要遵从团藏大人的意志,尽快把威胁除掉。队长忍者心中暗道。

    “你是第一个这么快看穿我剑术的人。”

    虽然是敌人,队长忍者依然不吝啬对白石的才能称赞。

    白石却非常谦虚说道:“没什么,只是稍微对风属性的剑术有过一些理解,而且那些气流之刃,使用过声音来引发的吧?我恰好见过差不多类似的攻击。”

    “是吗?”

    如果忽略掉两人语气中的森冷,仿佛他们两人只是在进行朋友间的闲聊,那样轻松写意。

    “虽然可惜第二次的攻击无效,但对你来说可能是好事吧,因为这样你就可以死的不那么痛苦了。”

    队长忍者把忍刀很自然的方直垂下,放弃战斗。

    白石微微一怔,紧接着之前被气流之刃划开的伤口,忽然从中喷溅出大量的鲜血,朝着空中飞洒,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

    “真是可惜,如果你这样的年轻忍者真的顺从团藏大人的话,以后一定会受到重用吧。但是自己选择的路,痛苦咬牙也要坚持到底。”

    队长忍者把忍刀重新放回背后,遗憾似的叹了口气。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和我比拼刀术。在木叶之中,在刀术上能超越我的,也只有白牙了。”

    白石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让队长忍者非常可惜。

    不仅如此,他还是非常稀少的医疗忍者,若是真的能够加入根部效力,那么,他们根部的大业,说不定可以更快一点完成。

    让木叶进入全新的时代。

    由他们根部统治木叶的时代。

    “白石君!?”

    看到白石身体无力倒下,绫音脸色惊变,朝着白石那里跑过去。

    队长忍者没有阻拦。

    因为受到那样的伤势,任何人都不可能还活着。

    一旦被他的气流之刃划到,他的查克拉就会在敌人体内沉淀一段时间,最后进行术式引导,从敌人内部进行攻击,彻底消灭。

    不过这招会损耗大量查克拉,所以,只有在遇到强敌的时候,才会动用的绝招。

    而白石在他看来,有享受这一招的资格。

    “不必为友人的逝去而哀伤,日向家的小丫头,至少在这次的任务记录上,你们会是英雄。当然,是以与砂忍英勇战斗,精疲力竭而死的形式。”

    这或许是最大的慈悲。

    也是他们根部所背负的黑暗。

    队长忍者走向绫音这里,眼中的杀意升华到极点。

    这一次他不会再大意了。

    只需要把宇智波的写轮眼回收,再将三人的尸体秘密处理掉,这次的任务就完成了。

    “队长!小心!?”

    那名油女一族的忍者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朝着队长忍者焦急大喊。

    “嗯?”

    队长忍者微微歪头,朝着部下疑惑看去。

    然后他感觉到脖子底下一凉。

    一道黑影近在眼前,然后飞掠而过。

    划开。

    鲜血从中飞溅而出。

    队长忍者无法发出惨叫,只是捂着伤口极深,不断流血的喉咙,在地上抽搐挣扎。

    白石气喘吁吁来到队长忍者身旁,拖着满身是血的身体,用忌惮的眼神盯着他。

    那些诡异的气流进入自己身体时,白石就用自然能量敏锐感觉到了,所以提前用自然能量把体内的重要部位保护起来,在气流之刃引爆时,伤势比想象中要浅很多。

    白石蹲下来,从忍具包里勾出苦无,对准队长忍者的胸口狠狠一刺,无情终结他的生命。

    “我个人不喜欢做英雄,这个称号我就谦让给你好了。”

    随后,白石用冰冷的眼神看向根部的最后一名忍者。

    对方完全被白石身上的气势吓到了,听到他害怕吞咽口水的声音,控制虫云的手掌都在发抖。

    绫音看到白石没事,心里松了口气。

    因为白石突然装死这件事,并未提前透露,所以绫音以为白石真的被杀了。

    白石君还是这么擅长骗人啊。绫音心里吐槽了起来。

    主要是刚才大喷血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一般来说,那种情况下,不可能有人还活着。

    结果白石还是活蹦乱跳的起来了。

    接下来,只剩下一个敌人了。

    绫音也用凶狠的目光盯着这名最后的根部忍者。

    “你走吧。”

    白石忽然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不只是绫音,就连那名根部忍者也诧异看了一眼白石。

    “让我……走?”

    对方似乎有点不相信白石会这么说。

    “我现在受了伤,没有把握把你拿下。而你也不想在这里死吧,所以,我们双方罢手如何?毕竟,你还需要向你们的上级汇报情况不是吗?”

    白石循循善诱起来。

    绫音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默认了白石的主意。

    而那名根部忍者更是不可思议,这种时候,如果真的非常虚弱的话,白石应该用更强硬的姿态才对。

    结果白石坦然说出自己伤势很重的话来,根部忍者心中犹豫起来。

    老实说,他虽然想要为死去的同伴复仇,可是白石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确实,现在收手,对双方都非常有利。

    他想要再次确认了一遍:“你真的愿意放我走?”

    “啊,都说了,我现在受了重伤,最多和你两败俱伤,同归于尽。我还有几十年的生活要享受,不想这么年轻就去死。所以双方罢手言和是最好的结局。”

    根部忍者心情镇定下来,深呼了一口气。

    他开始向后退,看到白石没有反应,绫音也乖巧站在一旁,没有任何行动。

    在退出十几米后,白石和绫音依旧没有反应,对方才相信了白石的话,用瞬身术离开这里。

    在他离开此地大约三五秒后,白石忽然倒了下去,大口大口喘气,脸上痛苦的扭曲着眉头,肌肤惨白一片。

    刚才那个队长忍者的刀术,对他造成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了。

    如果他没有自然能量这种东西,估计早已经是死尸一具了。

    “你没事吧?”

    绫音赶忙过来扶住白石,一脸担心问道。

    “没事,查克拉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能使用医疗忍术。”

    白石喘着气,勉强笑了笑。

    绫音点头,正要扶着白石回去。

    背后传来脚步声。

    是那名根部忍者去而复返。

    看到白石那虚弱无比的状态,立马所有的事情都明白了。

    “原来如此,刚才的也是骗术吗?你这小鬼真是阴险,差一点就被你蒙过去了。如果我不回来的话,说不定真能让你们逃过一劫吧。”

    绫音身体一僵。

    白石惨白的脸上也露出冷汗。

    “哈哈,你真的不怕我了吗?我可是把你们的队长杀了哦。”

    白石企图用什么来挽救这种局面。

    “你这小鬼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估计从来都没说过真话吧。抱歉,因为你的人品问题,我对你的话,已经一个字都不信任了。”

    根部忍者以看穿一切的眼神望着白石。

    “喂喂,这种话未免太讽刺了吧,我——”

    白石还在试图用话术来引导根部忍者,把他的思维带到一个死胡同里面,解决现在的危机。

    然而对方非常自信自己的猜测,对于白石话语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不信任。

    “虫玉!”

    黑色的虫云飞驰过来,速度非常快。

    白石粗暴把绫音推到一旁,结果轮到自己的时候,只能勉强闪避开来,在地上翻滚。

    他没有理会这些虫子,迅速朝着根部忍者冲去。

    根部忍者不可能让白石如愿,接着从袖口中再次放出大量的黑色虫子,在前面竖起一道坚厚的壁垒。

    根部忍者已经预想到白石被虫子们包围,然后啃食干净的凄惨姿态了。

    他心中充满了想要暴虐复仇的黑暗感情。

    踏步的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根部忍者转头之后,忍刀从他的脖子上快速一抹。

    伴随着鲜血飞洒,本就处于断裂边缘的忍刀,最终不堪重负从中间断裂。

    染血的断刃坠落,笔直插在土里。

    断刃落地的声音响起,根部忍者的身体也在同一时刻倒地。

    他用不甘且怨恨的眼神死死盯着白石,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出‘你又在骗人’这句话。

    白石一边喘气,一边蹲下身子,把根部忍者不能瞑目的双眼抹合起来,轻轻叹息了一声。

    “抱歉啊,我就是这样卑劣的人。你说的不错,我对你们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充满了欺骗性。但踏入陷阱中的原因,不正是你们自己自认为做出的是最为正确的判断吗?”

    绫音在一旁看到这一幕,露出一种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该说是卑劣呢,还是用可怖来形容白石的为人。

    他的伤势的确很重,但没有重到不能战斗的地步。

    只是不能确定自己可以百分百击杀对方,所以设置了骗术陷阱,让敌人自己去判断,自己去验证,然后得出自以为正确的结论。

    如果不相信敌人的话,那么,就相信自己验证出来的判断。

    只是最后一刻才恍然,那依然是白石精心设计的陷阱罢了。

    绫音头一次见到,所谓忍者之间的战斗还能够这样进行。

    如果说琉璃的战斗是简单粗暴,那么,白石的战斗,就是一场骗术性的战斗。

    既不华丽,也不美观,充满了险恶和卑鄙。

    我竟然对这样的人坚信不疑,大概已经没救了吧。绫音自我哀怜起来。

    白石没有形象的躺在地上,现在他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真是糟糕的一天。根部吗,我记住你们了……”

    呢喃的说出这句话,白石这才疲惫地闭上了双眼,想要休息一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