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六十六章 宇智波老傲娇了
    这股杀气的源头来自于琉璃。

    此刻琉璃已经从脸红的状态中退出,在深呼了一口气之后,用一种白石无法全部理解的眼神看过来。

    对于这种实在是无法解读的奇妙眼神,白石却能够感受到一股从来未有过的压迫感,负重在自己身上。

    果然是因为刚才准备买和服送给她的这件事,让她情绪变得比平时更加难以捉摸起来了吧。

    也对,就算是自己换位思考一下,也知道刚才的言论,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定会非常生气和羞恼吧。

    “那、那个……怎么说呢,真是充满了偶然和意外。既然送和服有还有这种特别用意的话,那么就……”

    一瞬间的错觉——琉璃身上的杀气似乎更强烈了。

    虽然她本人现在已经把目光从白石身上移开,以若无其事的样子,镇静站在那里,朝着别的地方看。

    但白石知道,这根本不是错觉。

    这种时候不要说补救,能不能顺利走出这家服装店都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白石把目光投向一旁的老师藤村,向他求助。

    藤村则是以义正言辞的口吻说道:“千叶同学,遇到困难不要总是想着向大人求救,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忍者了,要想办法自己丰衣足食才行。”

    当然,这绝不是因为自己害怕,导致不敢伸出缓手。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忍者学校几度评选为精英教师的优秀中忍,这样优秀的自己,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学生见死不救呢?

    这完全是因为自己出于想要锻炼一下学生自主解救能力的想法。

    没错,这是锻炼。

    “这件衣服的色彩我很喜欢,大小也合适,你觉得呢?”

    就在这时,琉璃忽然说出这一句话,她的表情已经彻底恢复正常,目光依旧盯在衣服上面,似乎只是寻常的意见咨询。

    “是、是啊……我也这样觉得,很适合琉璃你。”

    “……”

    “……”

    ……呃?怎么?

    这个沉默怎么说呢,就像是游戏剧情中隐藏起来的重要暗示一样。

    如果不去触发的话,剧情就无法顺利展开下一步。

    因此,想要蒙混过去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不知道如何来解释心中此刻诞生出来的奇妙感觉。

    求婚什么的?

    不对,自己根本不知道衣服还有这样的暗示,所以,自己只需要保持平常心就行了。

    这只是朋友之间的见证而已。

    但还是有的……亵渎什么的罪恶感。

    早知道就不应该多嘴那一下的。

    让自己下不来台的,正是自己啊。

    白石清了清嗓子,指着那件说道:“藤村老师,把那件和服拿过来吧,我想要买下来。”

    藤村笑了笑,按照白石的意思把那件琉璃看中的和服取下来,包装好。

    “千叶同学,男生只有把这种衣服亲手送到女生手里,才会变得意义非凡哦。”

    烦死了,要你多嘴!白石心中不爽的回敬他一句。

    琉璃看向中忍藤村老师的目光缓和了一下,带着满意的色彩。

    最后,目送着拿着这件和服的白石和琉璃,离开服装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起,不过,如果要结婚的话,千叶同学是打算以后入赘宇智波吗?”

    藤村感慨了一句,琉璃不仅仅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而且据说家里还超级有钱,若是要结婚的话,男方入赘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还早吧,结婚什么的。

    ◎

    时间来到第二天。

    白石是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醒来的。

    由于昨天的事情,一整晚在被子里辗转反复没有睡好,难为情极了。

    一想到昨天在回来之后,把具有特殊意义的和服送到琉璃手上的自己,真是罪恶感十足。

    虽然不断催眠自己说,这并非是有那种特殊含义在里面,只是纯粹的友情罢了。

    但是,事实真的会是这样吗?

    因为把东西亲手放到琉璃手上之后,连她的表情都没有去看,只记得当时落荒而逃般跑回实验室的姿态很是狼狈。

    就连昨天晚上的实验,也变得心不在焉的,错误不断。

    这种奇妙的心情,还真是复杂难言。

    甩去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工作,而不是胡思乱想一些不相干的事情。

    但越是这样,越是在意昨天的事情。

    琉璃会怎么想?

    她会认为那是求婚吗?

    太奇怪了吧,他们两个从生理年龄来说,才十二岁而已……

    会不会认为自己轻浮?

    会被讨厌吗?还是喜欢?或者什么感觉都没有?

    “啊……”

    一个接着一个想法涌上脑海,让他的脑袋快要爆炸开来。

    白石张开口,重重吐了口气,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这样,一个早上时间差不多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真是烦躁。

    就在白石正在苦恼的时候——

    外面的庭院。

    一名女仆走到在水塘边用食料悠闲喂鱼的琉璃,在其耳边轻声言语了几句。

    琉璃听后,就对着女仆点了点头。

    女仆下去了,不多久,她就带着一名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走了进来。

    这名少女拥有纯白色的瞳孔,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这座大到异常的豪宅,正是绫音。

    “下去吧。”

    琉璃看了一眼女仆。

    “是。”

    女仆微微弯腰,离开这里,让琉璃和绫音两人在这里独处。

    “这就是琉璃你的家吗?虽然听白石君说过,但是亲眼见到之后,比想象中要令人震撼呢。”

    绫音走过来笑着说道。

    “没什么,只是很正常的大小,我不觉得这会令你吃惊。”

    琉璃继续洒了一些食料,喂给水塘里面的鱼吃,看着它们为了争抢食物而快速游动,涌溅起水花。

    “另外,把你那虚假的笑容收起来,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你应该知道,我不吃你这一套。”

    在这之后,琉璃又不客气说了一句,锐利的目光直指在绫音的身上。

    “琉璃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是很能理解……”

    在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琉璃就从眼前消失了,她的话语也就此中断。

    琉璃以扼住绫音喉咙的姿态站立着,但是无法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绫音的右手中指和食指,轻轻抵在了琉璃的心脏位置。

    “这就是你依仗的资本吗?配合自然能量打出来的柔拳?”

    琉璃饶有兴趣的问绫音。

    这一个月在木叶之中,绫音也不是没有丝毫成长。

    虽然还无法具体观测出融合自然能量后,柔拳的威力可以提升到什么程度,但以前的绫音,就算是开启白眼,能够捕捉她的身影,也不可能这么快做出应对。

    “果然,你是我最不想要应付的类型。不只是实力,还是性格,都和我合不来。”

    绫音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用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叹息说道。

    “彼此。”

    琉璃把手掌从绫音的喉咙上拿下。

    绫音也将自己的双指撤退回来。

    看上去这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但绫音依旧不敢大意,这可是一个成长速度在自己之上的人。

    如果因为这点成就就沾沾自喜的话,最后自讨苦吃的人一定是自己。

    “说起来……”

    看到琉璃没有了动手的欲望,绫音心中在松了口气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琉璃的身上。

    “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不是,我是想问,今天是你们宇智波的特殊日子吗?”

    作为木叶现今唯二具备血继限界能力的豪门忍族,绫音不敢说对宇智波知根知底,但如果是什么特殊的节日,应该会知道一点。

    但她不记得今天是宇智波的什么特殊日子。

    “为什么这么问?”

    绫音听到琉璃反问,指了指她身上的浅蓝色,大小合适的和服,头发虽然披着,但这个样子已经算得上非常郑重了。

    “你的衣服……”

    “这个吗?有什么关系?”

    “一般来说,这不是在重要的祭典或者节日里,才应该会穿的衣服吗?”

    绫音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怎么看,突然在这种日子里穿上和服,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

    “这与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再说,我为什么要对你解释?”

    琉璃坐在水塘旁边,眉头一皱,停下了投食喂鱼的动作。

    “果然和你合不来。”

    绫音对于琉璃冷淡无比的反应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在情理之中,觉得这才是琉璃真正该有的样子。

    在任务中,和自己心平气和相处的样子,也只是因为恪守着团队协作的职责。

    然而现在是休假时期,矛盾就爆发出来了。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琉璃询问绫音来此的目的。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绫音来这里绝对不可能是来找自己的。

    那么,目的不言而喻。

    “我只是过来关心一下同学,顺便联络联络感情。”

    “无聊。他在实验室那里,自己去找吧。”

    “可以用白眼吗?”

    绫音笑着问道。

    “你可以试试看。”

    对于琉璃那防贼一样的表情,绫音也苦恼了起来。

    而琉璃却很享受绫音那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心中一阵爽快。

    “好了,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最近我家里粮食不足,不能给你准备一份午饭真是抱歉。”

    琉璃开始赶人走了,口吻丝毫不显客气。

    “……”

    绫音挠挠头,苦笑一声。

    “还不走吗?都说了,不会给你准备午饭的。”

    “不是的,因为之前白石君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观察任务,下午两点的时候让他到老地方和我碰个面吧,我会把重要的观察资料交给他。”

    “你给我就行了,我替你转交给他。没必要到外面碰头。”

    “那份资料我放在别的地方,现在没带在身上。而且,我必须亲自交给白石君才能放心。”

    绫音语气不缓不慢的说道。

    琉璃不满意的皱起了眉头。

    “你应该知道我的白眼对白石君的研究有多重要吧。那么,请把这句话转交给他,拜托你了,琉璃。”

    绫音微微一笑,转身不带拖泥带水的离开。

    目送绫音离开,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琉璃才把目光收回,心平气和吐了口气。

    没必要为这种芝麻大的小事生气。

    没错,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完全没必要放在心上……

    但心中这忽然间涌现出来的恼怒又是什么呢?

    不管怎么看,都是那个家伙的错吧。

    ——中午。

    白石和琉璃一起用餐的时候,听到绫音之前来找过自己,说是有重要的观察资料交给他。

    “这样啊,之前的确有拜托她这件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不愧是白眼,真是帮了不少忙呢。”

    白石感叹了一句。

    但注意到琉璃那越来越不对劲的恐怖眼神,面部似乎完全黑下来了,白石立马口风一改:

    “那个,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琉璃你给我提供的研究资金还是材料,这才是最关键的。白眼的作用也没想象中那么大。”

    听完白石手忙脚乱的解释,琉璃的眼神才终于温和了一些。

    随后,白石也注意到了琉璃身上穿着的浅蓝色和服,正是昨天自己买下来送给她的那件。

    于是,白石的神情变得有点微妙起来。

    吃饭的时候,也有意无意避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不是为了你才穿的。”

    琉璃见到白石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着的和服,害怕白石误会什么,便开口解释。

    “啊?”

    停下吃饭的动作,白石诧异的看过去。

    “别自作多情了,只是凑巧我比较喜欢这件衣服的样式和色彩。”

    “……”

    “另外,我也就现在穿而已,新年的时候不会穿。抱歉,让你的期待落空了。”

    “……”

    我什么都没说啊。

    不过听到新年的时候不穿这件和服,心里的确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看到琉璃此刻微微转过头,没有把目光直视过来,这是在……难为情?

    本来以为自己昨天亲手把和服送到她手上的时候,就很难为情了,其实琉璃也差不多吧?

    这样一想,昨晚和今天早上的烦躁少了许多。

    “嗯嗯,我知道。”

    “知道就好。我吃饱了。”

    在白石古怪的目光下,琉璃把碗筷放下,踩着步伐均匀的碎步,姿态优雅的走出房间。

    把房门关上之后,琉璃背椅着房门,低下头,头发只能遮掩住一些面部表情,无法全部挡住。

    耳根已经红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纵意人生秦浩〕〔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我真没针对法爷〕〔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求婚〕〔赘婿当道〕〔重生长白山下〕〔万千世界许愿系统〕〔神国之上〕〔泛人类联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