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章 和解之书
    见到朔茂是在第二天上午九点,白石三人抵达火之国前线的木叶营地。

    这里和之前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要说有变化的地方,那就是这里的气氛比以前更加紧张了。

    不过上次的切断砂隐补给这个任务,虽说因为根部的捣乱,导致白石他们三人任务‘失败’,但朔茂那边却把任务完成的非常漂亮。

    他一个人就把砂隐重要的补给点捣毁了,导致这阵子砂隐的进攻力度都变得颓势起来。

    “换句话说,只要撑过这个冬天,砂隐就会不攻自破的意思吗?”

    白石开口问道。

    现在已经是十月初,天气慢慢变凉,尤其是十二月份的时候,火之国与川之国会进入寒冬凛冽的季节。

    砂隐忍者没有充足的物资熬过这个冬天,到来年初春的时候,局势对砂隐就会变得异常不利。

    “大体是这样没错,但砂隐是否真的会退兵,我们这边也没有把握,只能说可能性很大。”

    朔茂点了点头。

    在物资不足的情况下,发动最后一次凶猛进攻,打开进入火之国的缺口,对于砂隐也是一条出路。

    毕竟这次带头的是那位三代风影,必须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打起十分注意,不能让砂忍们有机可乘。

    “那我们小队分配到的任务是什么?”

    “还是和以前一样,寻找落单的砂忍部队进行歼灭,从侧面减轻正面战场的压力。”

    朔茂这样回答。

    他很清楚自己身为忍者的极限,他没有什么大范围的忍术攻击,所有的实力都来自于体术和刀术。

    因此,他会对拥有大面积忍术攻击的敌人感到头疼,但另一方面来说,他的体术瞬身,还有刀术都是登峰造极。

    如果没办法跟上他的速度,缺乏抵抗白牙短刀的防御手段,对他而言,杀死敌人只有一刀和几刀的区别。

    这一点,白石三人也非常清楚。

    他是一个缺陷和优势都非常明显的忍者。

    适合小队规模战斗,在大规模战斗中,反而会限制他的实力。

    因为在正面战场上他要考虑的事情更多了,躲避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苦无和起爆符,如果遇到很多陷入危难的同伴,救还是不救,也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这样一来,他的刀术就会变得犹豫,变得迟钝,没办法发挥出百分百的力量。

    对此,朔茂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忍者因为能力与性格的不同,分配适合自己的工作。

    他只适合这样行动作战,就比如三忍无法胜任他的工作,他也无法胜任三忍的工作。

    “今天你们刚到这里,先在这里休息一天吧,明天早上我们开始任务。”

    “是。”

    朔茂临走之前对白石说了一句话:“对了,忘了说,白石你没有事情做的话,可以去医疗营地那里看看,现在前线这里医疗忍者还处于紧缺状态,虽然只有一天,也可以缓解一下那里的压力。”

    “我明白了。”

    白石点了点头,便朝着医疗营地那里走去。

    缓解医疗部队的压力倒是真的,但能缓解多少压力,白石也知道那只是朔茂的安慰之语。

    再怎么说治疗病人,是医疗忍者的天职,白石没理由拒绝。

    不过在白石看来,木叶现今还存在医疗忍者数量不足的缺陷,完全是自己的认知和执行策略有问题,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木叶重视医疗教育,也是因为几年前,因纲手提出来的医疗改革,才开始培养医疗忍者。

    但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木叶对医疗改革也没有太过重视。

    在他们眼里,与其把资源倾斜给战斗力薄弱的医疗忍者,不如培养出更多的实力派忍者,加强村子的战斗力才是正途。

    然而经历了惨烈无比的雨之国战争,才发现资源倾斜给实力派忍者,死亡率居高不下,才开始在忍者学校强制实行医疗忍术课程。

    白石正是医疗改革的第一批医疗忍者实验班成员,他很清楚木叶在医疗忍者培养方面有多么懈怠。

    若非纲手提出这项改革……可能木叶到现在都不会重视医疗忍者这个职业吧。

    (ps:原著里面记得好像有过,纲手提出医疗改革时,包括三代火影在内的所有高层和上忍,都对纲手的这个提议不感兴趣,只有加藤断支持纲手,可能是馋纲手身子……)

    来到医疗部队所在的营地,耳边可以听到伤者哀嚎哭泣的痛苦叫声,消毒水和鲜血的味道也混在一起,钻入白石的鼻孔之中。

    加上营地范围有限,有些伤者只能躺在外面,进行潦草的治疗。

    优先于抢救伤重的忍者,再去对中轻程度的伤者进行治疗,这是木叶医疗部队的规定。

    在这里,白石还看到了纲手,不过他没有过去叙旧,纲手正在那里施展医疗忍术救治伤者。

    白石跟这里的副指挥人员说明了一下来意,对方很是欣喜,这个时候多一名医疗忍者,就等于可以多救援几名伤者。

    尤其对方还是那个给朔茂小队专属配备的医疗忍者,是忍者学校第一批医疗实验班学生,怎么看医疗忍术都可不能太差吧。

    所以,他一下子就给白石分配了十多个中轻程度的伤者,还有一些医用品,让他赶紧去工作。

    白石走到一块空地上,那里打着地铺,上面有很多受伤的木叶忍者躺在那里,大约有数十名伤者。

    和白石一起的,还有三名医疗忍者,年纪最大的有三十多岁,最小的比白石大上几岁。

    即便同为医疗忍者,也没有丝毫交流,或者说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吧。

    白石专心致志用治愈术,动作娴熟规范的替这些伤者处理伤口。

    在治疗过程中,白石也会和伤者进行交流,减轻他们心中的压力,更好的治疗他们。

    “已经好了,接下来只需要好好休息两天就行了。”

    “我知道你,你是朔茂上忍小队的成员吧,真是厉害的医疗忍术。”

    被治疗好的木叶忍者用和善的语气对白石称赞道。

    “不,比起前辈们,我还有许多不足之处。”

    对于这种夸奖,白石只是谦虚笑了笑。

    毕竟比起纲手那种等级的医疗忍者,他需要提高的地方确实还有很多。

    从早上开始,一直到傍晚天黑的时候,白石才结束了医疗工作。

    因为帐篷大多被医疗部队征用了,即使如此,还有一些伤者没有分配到帐篷,所以白石回来和琉璃、绫音汇合的时候,只分配到一块空地,可以用来休息。

    第二天早上凌晨五点,天色昏暗,白石三人就已经醒来了。

    一部分木叶忍者还在睡眠之中,也有不少木叶忍者在营地外圈巡逻,以感知忍者和日向一族的忍者为主。

    朔茂过来找他们时,白石三人准备妥当,兵粮丸,解毒药,苦无,起爆符,封存卷轴,医疗箱等等,一个不落的配备起来。

    作为队伍里的唯一辅助医疗人员,白石分配到的工作便是尽可能装备物资,所以还在背包里塞了便急食物和水源。

    朔茂小队接下来的任务,也可以说没有任何任务内容。

    遇到敌人就歼灭,遇到同伴就进行支援,如果侥幸碰到砂忍的运输车队,就实施破坏。

    就好比砂隐之前派遣精英部队到火之国内部捣乱一样,用来扰乱木叶的注意力,甚至让前线木叶忍者们不敢随便乱动。

    朔茂小队这次的任务也是如此。

    深入川之国,乃至于风之国境内,进行敌后破坏工作,任由朔茂小队根据现场情况,随机应变处置。

    上面给了朔茂小队相当大的自由权力,也意味着这次的任务,具有很高的危险性。

    不说白石和绫音,琉璃那里已经跃跃欲试起来。

    经历过上次的战斗,她的忍术、体术、幻术都有很大成长,而且写轮眼还提升到三勾玉形态。

    这种成长显而易见,朔茂对此也很满意,认为自己想要对付如今的琉璃,也不能等闲视之了。

    ◎

    11月,中旬。

    川之国,砂隐营地。

    三代风影一脸阴沉的看着下面人送来的情报,最近一个月频频传出在川之国执行巡逻任务的砂忍小队,遭遇敌人歼灭。

    “木叶白牙!”

    三代风影拳头狠狠的砸在桌面上,眼中怒火燃烧着。

    即使不用看情报上的信息,也知道是谁做出这样的事情。

    除了木叶白牙,如今木叶可以调遣的上忍之中,没有一人拥有如此可怕的歼灭速度。

    速度快到好像是龙卷风一样,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连根拔起。

    无论是上忍小队,还是中忍小队,哪怕是下忍小队,全部都是一个不留的剪除,毫不手软。

    除了那位久负盛名的白牙,三代风影想不到还有别的木叶上忍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最为信赖的傀儡部队,其中的两名精锐,也是被白牙所率领的小队歼灭在火之国境内,至今连尸体都还在木叶手中。

    砂隐可以调动的力量并不比木叶高到哪里去,唯一的变数在于他这位风影,还有未曾动用的王牌——守鹤。

    砂隐制造出来的毒攻策略,被木叶忍者纲手所破除。

    正面战斗,他倒是没问题,但是砂忍的整体素质要比木叶忍者差,加上营地里的医疗忍者紧缺,死亡率比起木叶还要高上一点。

    现在又有了白牙骚扰后方的问题,木叶的下一步……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一名上忍进来汇报,木叶营地那里有异动,有近千名忍者从营地里出发,从正面向着这里进发。

    不过在迈入川之国国界线的那一刻,木叶的千人部队就停止移动,仿佛只是为了出来游行一趟。

    但三代风影明白,木叶打算在前线战场对砂隐压迫,给白牙小队那里制造可以进攻的机会。

    如果砂隐不顾一切去追杀白牙小队,木叶的大部队就会从正面压上来。

    “分福那个家伙还是不答应吗?”

    三代风影看向一名砂之上忍,脸色凝重。

    “不同意,无论怎么劝说他,都不同意动用守鹤的力量,他说希望风影大人您以和为贵,停止战争,才是为砂隐好。”

    那名上忍回答。

    “停止战争是为了砂隐好吗?”

    三代风影把视线投向火之国的方向。

    那里的土地比风之国富饶,木叶的天才忍者层出不穷,白牙,三忍,加藤断……

    忍族有猪鹿蝶三族,还有其余名门忍族,猿飞,志村,犬冢,油女等等。

    更可怕的是,忍界如今保存最为完整的古老血迹豪门,宇智波与日向也在木叶之中。

    如此强大的阵容,一想到这个,三代风影便是一阵心情沉重。

    现在不趁着木叶没从雨之国战争中缓过劲来,在火之国境内劫掠资源,等到木叶恢复状态后,再想要捞到好处,就是千难万难了。

    因为木叶的越来越强盛,对周围的国家和忍者村,已经造成了足够大的压力。

    再这样下去,随着木叶越来越强,砂隐生存的空间会变得越来越少。

    只能不断的削减军费,削减忍者数量,只能眼睁睁看着木叶的忍者数量越拉越多,军费也越来越充足,在忍界独秀一枝。

    到那时,砂隐将彻底在木叶之下苟延残喘。

    三代风影不想要看到那样的砂隐,即使木叶再强大,也要打下去。

    只要能够削弱木叶的力量,砂隐就可以缓一口气,可以看到兴盛起来的希望。

    如果没有战争,是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

    因此,守鹤人柱力分福的‘以和为贵’思想,从个人角度上来讲是正义的,但国与国之间,没有正义和邪恶,只有强和弱,只有利益得失。

    “他不适合这个忍界,虽然守鹤在他体内很安分,如果不主动刺激,就没有暴走的风险。但也意味着,砂隐将无法使用这一兵器。兵器不能使用,这是对于战争最大的悲哀。看来需要重新换一个人柱力了……”

    听到三代风影这句话,那名上忍脸上一惊。

    “风影大人,这……”

    “放心,我只是随便一提。毕竟尾兽转移事关重大,必须通过高层会议决定才行。”

    三代风影这样说道,却无法让那名上忍感到安心。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这名上忍很是无奈。

    这就是砂隐最为困苦的地方。

    和木叶相比,不仅是整体质量的差距,在顶尖忍者方面,也是大不如木叶。

    光是一个木叶白牙就非常让他们头疼了,把这样危险的忍者,放任在后方进行破坏,砂忍们无不担惊受怕。

    最近很多砂忍都不敢接巡逻川之国这样的任务了。

    面对那位白牙,很多砂忍已经开始胆寒。

    “我已经有了对策。这是岩隐大野木给我的私人信件,他会在暗中相助我们砂隐。”

    “那位土影吗?老实说,我不建议风影大人和那位土影合作。”

    “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三代风影说道。

    说着,他就坐下来在办公桌上,起草了两封信件。

    写完信之后,交到旁边的亲信上忍手上,并且说道:“一封信送到木叶的指挥官大蛇丸手上,一封信让巡逻队的人送到木叶白牙手上。”

    “这是……”

    这名上忍不解的看向三代风影。

    “下去吧。”

    “是。”

    虽然疑惑,这名上忍还是下去,执行这个任务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砂隐着想……木叶……”

    三代风影幽幽呢喃着,眼中掠过一道凌厉的气息。

    ◎

    川之国西部地区。

    处于风之国与川之国的交界之处。

    自风之国支援川之国的砂忍,会从这条道路上经过。

    朔茂小队四人便是在此执行歼灭策略。

    将眼前所遇到的所有砂忍,一个不留歼灭。

    歼灭完一个小队后,便理解脱身,绝不拖泥带水,寻找隐蔽地点隐藏,然后过一段时间,继续歼灭。

    朔茂这名成名已久的上忍姑且不论,琉璃和绫音的实力也是上忍级别,还拥有着特殊的血继限界,三人所带来的破坏力非常惊人。

    白石只需要在队伍后方进行一些小小的协助,例如带毒的烟雾弹,扔起爆符。

    在非战斗之时,就地取材制作药物,例如兵粮丸和解毒药,毕竟砂忍的傀儡师武器,都是带有剧毒,不小心擦到也很危险。

    这样一来,就增加了朔茂小队的持久战斗能力。

    在今天早上,又歼灭了一支六人一组的砂忍小队。

    看似不多,但是自从一个多月前接受这个任务开始,每天都是在战斗,战斗,不断的有砂忍在他们小队手中死亡,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上百名砂忍了。

    运气好的时候,还会遇到从风之国进入川之国的车队,把砂隐本就不多的物资进行烧毁,然后利用敏捷的机动性,用琉璃的大范围火遁术制造混乱,远遁逃走,避免陷入大部队的包围之中。

    如果追击的人少了,会被他们小队反向歼灭。

    如果追击忍者变多,就利用超高的机动性,带着对方在川之国转圈。

    除非砂隐一次性派遣数百名以上的忍者,其中还要有二十多名以上的上忍,否则休想把他们围剿在川之国。

    要是三代风影真有这种决心,分走这么多的有生力量,砂隐在正面战场上,休想赢过木叶,损失更大。

    白石娴熟无比的在死去的砂之上忍尸体上,翻找着东西。

    可能记录忍术和资料的卷轴,用来战斗的起爆符,还有恢复用的兵粮丸,一个不留的全部收走,直到背包再也装不上为止。

    白石不由得感叹着跟着朔茂后面,做任务就是如此顺顺利利。

    上面他们三人面对成群结队的砂忍,只能到处奔逃。

    即使现在实力都变强了,也不敢和砂隐的大部队进行正面对抗。

    现在有了朔茂领队,小规模部队,只要不超过百人,直接上去战斗。

    超过百人的,就采取游走策略,带着砂忍们到处溜圈。

    追还是不追,这个选择对于砂忍们来说,一定非常纠结吧。

    追上来很可能会死,不追上来,朔茂小队就会继续搞破坏,不断袭击川之国的砂忍巡逻部队,袭击他们的运输车队。

    而有着绫音的白眼,不用担心匆忙摆开阵势战斗,遇到大规模部队,只要从最薄弱的地方突围即可。

    在突围能力方面,有着朔茂带头冲锋,可以说是在川之国境内来去自如。

    “好了,这里搜刮差不多了。”

    白石地面的六具尸体摸索干净。

    一共是一名上忍,三名中忍,两名下忍。

    在一个照面之间,没让朔茂出手,就被琉璃和绫音两人全灭了。

    朔茂的功劳最大,但没有他们三人的协助,也不会如此顺利,至少持续补给问题就很让人头疼了。

    朔茂点了点头,开始动身。

    白石三人紧跟在后面,行动异常迅速。

    这样在川之国与风之国的交界线处奔行着。

    累了就休息,吃口干粮,喝点水,然后接着上路。

    一直到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在绫音的白眼视野之中,出现了一支四人砂忍小队。

    朔茂没有犹豫,按照以往的节奏,对这支砂忍小队进行歼灭行动。

    “奇怪。”

    绫音说了一句。

    “什么奇怪?”

    琉璃看向她。

    “这支队伍里应该有一人是感知忍者,他感知到了我们的存在,但是却没有逃走,也没有做出战斗的准备……”

    听到绫音如此说,另外三人都轻轻皱起了眉头。

    “他们就好像是在特意等我们过去一样。”

    绫音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周围有陷阱埋伏吗?”朔茂问。

    绫音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

    不要说陷阱,这几名砂忍连查克拉都没有调用,没打算使用远程忍术来进行攻击。

    便在快要接近的时候,其中一名砂忍脱离了队伍,迎面冲了过来。

    在绫音的示意下,朔茂停了下来,白石和琉璃也停下脚步。

    那名砂忍没过多久,就以瞬身的出场形式,到达他们面前。

    他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只是从忍具包里掏出一封封好的信件。

    “白牙阁下,这是我们风影大人给你的信件,请过目。”

    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绫音对朔茂点了点头,这封信上没有毒药,也没有查克拉流动,只是一封正常的信件。

    朔茂走过去,从这名砂忍手上接过信件,打开来扫视了一下,眼睛微微眯起。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去确认。”

    这名砂忍点了点头,从朔茂面前消失。

    “朔茂老师,这封信是……”

    白石他们围观上来,对信上的内容感到好奇。

    朔茂也没隐瞒,把信摊开给白石他们看。

    信的最上面,只有三个字——和解书。

    这是砂忍的三代风影,准备停止和木叶战争的讯号。

    “这封信可信度高吗?”

    “不知道,看大蛇丸那里怎么说吧。同意,战争就此结束,不同意的话,继续执行我们的任务。在接到正式命令之前,任务暂时中断,不用再袭击砂忍了。”

    朔茂说完,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