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二章 这不是修罗场
    与砂隐停战,是几天后的事情。

    这次重新确定了签订停战协议地点,木叶出行的使团,并未受到袭击,停战协议现场,也是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虽然战争过去,但是火之国的国界线,依旧要安排忍者在这里驻守。

    而且撤离返回村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没有用完的物资要进行清点,还有许多伤员,也需要人照顾。

    还有牺牲者的尸体,要进行身份核实,运输回村子。

    朔茂小队现在无所事事,战争结束,也不需要去砂隐营地后方进行破坏工作。

    其余三人暂且不论,白石因为是医疗忍者的缘故,正处于被征用的状态,每天都要待在医疗部队。

    等到这些伤员伤势好转,返回木叶的时候,也会顺利许多。

    这天白石照常在医疗部队中工作,与其余医疗忍者一同合作,治疗伤患忍者。

    其实也就是打下手的,动用手术的医疗忍者,都是经验丰厚技术精湛的成年忍者。

    对此白石也没有抱怨,这样他的工作量反而会轻松许多。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十二月初,在前线的木叶忍者们开始拔营返回村子,白石才结束了医疗部队的工作。

    从前线返回村子,由于走的不是很快,一共花去了三四天才返回村子。

    期间要照顾那些伤员,还有保护没有用完的重要物资,不能行动太快,否则一天之内就该回到村子了。

    在回到村子的时候,白石也是头一次享受到了‘英雄’的待遇。

    以三代火影为首的木叶高层,率领着大量木叶忍者,周围还有木叶村的村民,一起来迎接从前线归来的忍者们。

    休息了一天之后,第二天木叶举行了大型下葬仪式。

    能够带回尸体的只有五百多人,其中保全尸体完整性的,只有不到十分之一。

    而且还有很多是无法找到尸体,或者尸体残缺到无法辨认是自己人,还是砂隐的忍者尸体,这部分的忍者就更多了。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了。

    加上下葬仪式这一天,天气也不是很晴朗,很少见到阳光。

    朔茂小队四人穿着纯黑色的丧服,立于一块块新添的墓碑之前,表示默哀。

    这次与砂隐持续了两年多的战争,比起雨之国战争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牺牲率上,还要超过雨之国战争。

    组建砂隐的忍者综合水平,要远远超出雨隐村忍者。

    “没看到纲手上忍呢。”

    绫音四处观望了一眼,小声说着。

    白石也在四周环绕了一圈,三忍中的大蛇丸与自来也都来了,连自来也的弟子水门也在那里,但是唯独没有看到纲手的人影。

    “毕竟这次战争,直接让她失去两名最亲近的人,不想参加这种葬礼也是理所当然。不过,等所有人离开之后,她会一个人偷偷过来的吧。”

    不想让别人看到三忍脆弱的一面,之后选择一个人过来悼念,在白石看来,纲手的内心已经变得软弱起来了。

    不过人各自的内心强弱程度不同,面对噩耗,承受力也是因人而异。

    这种事白石完全可以理解。

    “你们先回去吧,我去找火影大人商量点事。”

    葬礼结束之后,朔茂丢下这一句,就朝着三代火影等一众高层所在的位置走去。

    白石三人也没有反对,对视了一眼,离开了陵墓公园

    “看来今年的新年祭典会很冷清呢。”

    绫音走在路上说了一句,似乎在惋惜的样子。

    白石和琉璃听后,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十二月份,很多家庭因为这场战争支离破碎,祭典虽然会照常举行,但热闹程度不如往年是肯定的。

    不只是平民,各大忍族牺牲的忍者也不在少数。

    “接下来要做什么?战争结束了,总觉得很突然呢。”

    “那是因为我们小队没有参与过正面战争,所以才会觉得如此吧。”

    白石回答绫音的感慨。

    “你们两个别因为战争结束了,就掉以轻心。要是死了的话,想要找到能够配合我节奏的忍者,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琉璃在旁边泼着冷水。

    白石打了个哈哈说道:“没事,安全第一一向是我的行为准则。”

    战争结束,不意味着忍者失去了用武之地。

    在和平年代,忍者们也要执行任务,不过和战争时期相比,任务难度会降低许多。

    白石想到自己还没有尝试接受过正常的任务,一直以来进行的任务,都是和敌方忍者战斗。

    最低级别也是b级任务,常规是a级任务,偶尔也有跟着朔茂后面,执行s级任务,在后面划水混军工。

    想到队伍里的琉璃和绫音都已经是中忍了,朔茂小队里只有他一人是最低级的下忍,白石在考虑着什么时候当上中忍比较好。

    毕竟下忍在全是精英的朔茂小队中,感觉有点不合群。

    之后聊了一会儿天,三人也分道离开,各自回家。

    “说起来,叔叔和阿姨他们两个,今年会回来过年吗?”

    “会寄点东西回来。”

    “是吗?你不会觉得孤单吗?”

    白石问道。

    “这种事无所谓。”

    “看来今年又是我们两个一起守夜呢。”

    白石把双手放在脑后,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啊,又是没有任何期待的一年。”

    琉璃这样说道,随后目光扫向灰蒙蒙的天空,怔怔出神。

    ◎

    十二月很快过去了,自木叶和砂隐签订停战协议后,忍界就再也没有大事发生。

    在这段期间内,朔茂小队只执行了两个任务,都是比较简单的c级任务,剿灭火之国境内的一处强盗据点,还有护送一支商队抵达邻国波之国。

    相比于风平浪静的忍界,木叶村内倒是发生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

    那就是纲手辞去了木叶医院的职务,转而投入到忍者学校的培育医疗忍者事业之中。

    这让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

    其中感到疑惑的人就有白石。

    纲手由于有着无比出色的医疗忍术,在当今忍界之中,无人能出其左右。

    忍者之中的最强,自然是‘五影’。

    但是在医疗忍者世界,当今最强之人,无疑是纲手。

    在医疗忍者眼中,纲手就是他们要去超越的巅峰。

    以纲手的能力,完全可以一边在木叶医院任职,一边在忍者学校中,为木叶培育医疗忍者,两者的职能是互不冲突的。

    毕竟在木叶医院任职,只是偶尔让她动用一些困难的手术,大多数伤势,其余医疗忍者就能够处理。

    而对此,高层那边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表示尊重纲手自己的意愿。

    虽然舍去了木叶医院的职位,但木叶的医疗忍者还是可以去向纲手请教一些医疗上的疑难知识的。

    对此,纲手也没说什么。

    可以说,她在医疗忍者这个领域,便是最大的权威。

    她本人也非常热衷为村子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医疗忍者吧。

    相比于三忍中的另外两位,纲手的威望无疑更加厚实,有着极为庞大的群众基础。

    她为木叶开发的各种药物,战争期间,破解了砂隐长老千代的所有毒药,以一己之力,让砂隐的傀儡部队毒攻能力大大降低。

    更不用说,在战争中,经过她手术拯救的木叶忍者不知凡几,让很多木叶忍者对她感恩戴德,无形之间,就积累了大量的人脉和群众基础。

    如果说三忍中谁最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火影,白石认为纲手的可能性比另外二人更大。

    继承了爷爷初代火影的优秀血脉,有着扎实的群众基础,受到她手术抢救回来的病人无数,实力在上忍又非常杰出……她本人有担任火影这个意愿的话,估计木叶之中没有几人会去反对吧。

    不过这也只是白石的一家之见,因为木叶的政治环境非常……嗯,怎么说呢,很是特别。

    白石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只能用‘特别’来形容木叶的政治环境。

    火影最为倚重的直属部队暗部权力分化,分为暗部与根部。

    而根部的掌握权不在火影手中,却拥有着与暗部不分上下的自由行动权力。

    宇智波掌握着木叶的警备队,在某些权力上要超过火影的直属暗部。

    例如暗部需要火影命令书才可以抓人,而警备队可以在火影命令书下来之前,将疑犯进行关押。

    作为忍族来说,宇智波的权力非常强大。

    然而权力如此巨大的宇智波,警备队总部却不是木叶中心,而是在村子比较僻静的地方,不利于警备队的职能发挥。

    还有许多原则上的问题,在白石看来都需要进行改变。

    初代火影虽然建立了木叶,二代火影开创了忍村的发展格局,但他们二人留下的东西里,也有很多无法与时代契合的规定。

    若是在未来不进行变革的话,就难免发生一些令人惋叹的悲剧。

    仔细想一想,白石又觉得自己有点杞人忧天。

    组织的事情,已经正式布上正规。

    他派遣出去的五人,目前正跟随在琉璃父母建立的商业集团后面,在鬼之国境内已经购买下了一块可以建立根据地的巨大地盘。

    白石只要等待下一次更加激烈的战争来临,就可以脱离木叶,走他自己的道路。

    他的理念,他的思维模式,都与这个村子格格不入。

    ◎

    一月份,新年的开始。

    因为要避免嫌疑,所以每次过年的时候,都是和琉璃一起参加祭典。

    如今绫音加入了朔茂小队,自然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不要引起不必要的嫌疑。

    以小队形式成立的部队,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羁绊的连接,小队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是宛如家人一般的存在。

    “新年好。”

    穿上崭新的白色和服,上面绘有粉色樱花的图案,已经在大街上等候许久的绫音,对走向自己这边的白石和琉璃微微弯腰。

    “新年好。”

    两人也是微微弯腰,琉璃也没有甩什么脸色给她看。

    与绫音不同,琉璃穿的是浅蓝色的和服,头发上扎着蓝色的发带,头发和脖子位置的衣服有些空档,可以从侧面看到她那雪白而纤细的脖颈。

    三人彼此交换了一下红包,算是今年的礼物了。

    因为上一个月还在战争,即使是新年。

    木叶今年的新年庆典,要稍微冷清一些。

    还未到夜晚祭典开始的时间,但是在路上也挂上很多喜庆的东西。

    例如用草绳编成的源泉,也有人在自家门前摆上松竹。

    街道上,已经有小孩子们拿着玩具,在道路上奔跑,还能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

    听到这些孩子的笑声,就连战争之后带来的悲伤,也被冲散了不少。

    “琉璃,你的和服很漂亮。”

    “嗯,你的也不差。”

    琉璃看了一眼绫音身上的和服,以白色为底料,粉色樱花为图案的和服,的确很贴合绫音清纯温柔的气质。

    “是啊,毕竟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礼物哦。”

    绫音这样笑着说道。

    “话说回来,你们两个打算到哪里玩?”

    在听到绫音说完那句话后,深怕她这个时候说出什么多余的话来,白石连忙把话题熟练的转移。

    “听说村子里新开了几家商店,我们去那里看看吧。等玩够了之后,晚上再和朔茂老师一起去吃烤肉。”

    一想到晚上会有一顿丰盛无比的大餐,绫音心中对今晚的祭典就无比期待了起来。

    白石和琉璃对此没有意见。

    重点是晚上的烤肉。

    为了这个,白石三人都打算白天不吃任何东西。

    实话说,白石对于逛街并没有太大兴趣,但也知道琉璃和绫音逛街的乐趣在于那种氛围吧,而不是真的要买什么东西。

    琉璃暂且不说,绫音的家庭环境也不差,在物质追求上,都没有太大的执着。

    否则以绫音的食量,普通家庭早已经被吃垮了。

    算来算去,他才是最为贫穷的那个。

    琉璃和绫音在那里针对某个商品,进行评价和交流,偶尔的时候,白石也会插入其中,给出一些意见,气氛很是融洽,颇为一家人的味道。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天色开始暗下。

    来到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了。

    天空中开始飘落细细的白雪,添加了几分冷意,但是人变多之后,这份冷意就完全感受不到了。

    平时处于忙碌工作中的忍者们,也纷纷褪下了忍者服,穿上崭新的衣服,一起参加夜晚的祭典。

    渐渐地,热闹的氛围起来了。

    有露天的话剧,剧中的人穿着奇装异服,头上戴着鬼怪的面具,表演着离奇的神鬼故事,吸引了很多小孩子的注意。

    在街道上的小孩子又蹦又跳,就连大人们的呼喝声,也当做没有听到。

    “我没有来晚吧。”

    下午逛完街之后,白石三人就在约定好的地方等候,没过多久,穿着便服的朔茂出现在三人面前。

    他怀中还抱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紧紧缩在朔茂的怀中,在那里取暖。

    “没有,距离定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这就是朔茂老师的孩子吗?真是可爱。”

    绫音看着朔茂怀中的孩子,和朔茂一样,都是一头白发。

    他正睁着好奇的目光,看向绫音。

    “好了,可以下来了,卡卡西。”

    朔茂把怀里的孩子放下来。

    这个孩子已经有了独立走步的能力,被朔茂放在雪地上之后,就茫然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绫音上去把他抱在怀中,也没有哭闹,但是他吊着上眼角,露出一副非常欠扁的嚣张表情。

    虽说眼神很有活力,但这表情……果然还是揍他一顿会比较舒服。

    白石不觉得这种小鬼哪里可爱了。

    “这孩子很有精神呢。”

    绫音笑着说道。

    “是有一点,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未来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

    “朔茂老师,今天是难得的庆典,能不说出这种扫兴的话来吗?好不容易从繁忙的任务中脱离出来。”

    “抱歉,职业习惯。”

    因为有着一双看透事物本质的慧眼,朔茂下意识就说出那样的话来。

    “琉璃,要来抱一抱吗?”

    绫音看向琉璃。

    “不要,这小鬼的眼神太嚣张了。让我很想扁他一顿。”

    看到卡卡西那吊着眼角的姿态,琉璃心头有些不快。

    白石在一旁点头,他也是这么觉得的。

    这小鬼长大了,肯定是个不良。

    “不会啊,我觉得小卡卡西的眼神是很有精神的证明。”

    “哪里有精神了?”

    “哎呀,看来琉璃没有成为贤妻良母的潜质呢。”

    绫音似乎以一种骄傲的口吻笑了起来。

    琉璃哼了一声,用不屑的口吻说道:“泛滥的慈悲,只会害人害己。”

    说着,她用凌厉的眼神看向白石,似乎要他给出一个公正的评价。

    “好了,你们两个,这么热闹的祭典,还是好好享受一下吧。”

    朔茂开口说道。

    让白石松了口气,感激看了朔茂一眼。

    朔茂拍了拍白石的肩膀,仿佛在说: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年轻人的事情,还真是复杂呢。以朔茂的目光,自然能够看出白石三人之间的一些暧昧不清的关系,心中无奈叹息着。

    接下来四人就进入了不远处的烤肉店中。

    这家烤肉店是朔茂小队成立时,所庆祝的老地方。

    对此,朔茂印象深刻。

    因为一顿饭,吃了他一个a级任务的报酬。

    “少吃一点吧,吃多了对胃不好。”

    在点餐之前,朔茂一本正经说道。

    为三人的身体健康着想,绝不是在担心自己的钱包。

    他木叶白牙,好歹也是村子里有名望的上忍。

    区区几十万两……

    还是慎重一下比较好。

    “可是我们三人为了应付今晚的大餐,白天都没有进过一粒米饭啊。”

    绫音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朔茂。

    “这就是木叶白牙(笑)的器量吗?真是令人失望。”

    琉璃脸上的笑容很是轻蔑。

    “没办法,毕竟是木叶白牙(笑)。”

    白石也跟在后面煽风点火。

    饿了一整天了,今晚一定要大吃特吃。

    朔茂哭笑不得起来,这几个家伙,除了白石之外,其他两个都不差这点钱,为什么一定要跟他的钱包过不去呢?

    自己平时在任务中,应该没有得罪过他们,反而对他们照顾有加吧?

    “把这些全部送上来。”

    等到所有人把要吃的东西选好之后,白石叫来一名服务员,让他过去准备。

    服务员看到订单上的勾选的食材,还有数量……很担心他们这一桌能不能吃完。

    不过他在看到绫音这名很熟悉的小姑娘后,露出会心的笑容。

    不仅选的食材是最贵最好的,份量也非常大,可以说是他们这家烤肉店的大顾客。

    ——两个小时后。

    众人吃饱喝足了,在付钱的时候,朔茂看着账单上的巨额数字,双眼微微翻白,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虽然不至于让他破产,但这只是一顿烤肉,还是让他非常心疼。

    不过这种事每年都要多来几次的话,他这个队长破产只是迟早的事情。

    “感谢款待,朔茂老师。”

    看着三人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尤其是绫音,她是吃得最为开怀的一人了。

    “你们三个多少也要为我的钱包考虑一下啊。”

    “可是我们小队之中,只有朔茂老师您是上忍啊。”

    “毕竟是器量最大的上忍大人嘛。”

    “没错,能够为小队里的队友考虑,才是一名合格的上忍。这么一想,不愧是木叶白牙。”

    看到三人左一句有一句夸赞他,朔茂更加头疼了。

    明明之前还叫他木叶白牙(笑),器量狭小。

    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说笑了一阵后,朔茂就带着卡卡西去别的地方玩了,白石三人也没有去打扰。

    大约是十二点的时候,时间非常晚了。

    路面上已经积累了很厚的一层雪。

    祭典也从热闹变为冷清,很多店铺开始打烊了。

    “今年的祭典比以往要开心一点呢,毕竟和族人一起参加祭典,总觉得有点放不开呢。如果以后每年都这样就好了。”

    绫音把双手背在后面,低着头一步一步认真的踩着雪,突然扬起脸,对白石和琉璃笑着说道。

    “当然可以每年都这样,我们是一个小队里的同伴。”

    白石这样回答。

    “是啊。说起来,今年的礼物我很喜欢,所以我也来答谢你一下,白石君……”

    “啊?”

    绫音冷不丁提到这件事,白石就知道事情变得麻烦了,正要用借口转移这个话题。

    一片柔软接触到白石的脸颊,绫音白皙晶莹的精致侧面尽在面前,让他瞬间僵硬在原地。

    琉璃也呆住了,忘记了动作。

    “虽然不是初吻,但这是我在白石君身上烙下的独一无二印记,很有纪念意义。那么,再见。”

    绫音害羞笑了笑,步履轻盈的在飞雪中跑开了。

    白石还在发愣的时候,旁边的琉璃已经脸色气得涨红起来。

    那是一种自己最为珍爱的‘玩具’,被别人毫不犹豫抢走的屈辱感。

    这种屈辱感,让她脑中充满了想要破坏一切的黑暗想法。

    其它的什么想法都没有。

    “这、这、这——不知廉耻!何等不知廉耻!污秽!淫乱女!”

    说着,琉璃就双手结印,把全身的查克拉汇聚起来。

    “去死吧!火遁·豪火——”

    “等等!不要在村子里乱来啊!”

    白石反应过来,立马上前阻止了琉璃,把她扑倒在雪地上,防止火遁术施展出来。

    毕竟大过年的,让暗部找上门来实在是不怎么吉利。

    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的绫音,自然也听到了后面的热闹动静,但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她用手指触摸着自己的唇部,那里有白石的气息。

    今年会是很好的开始。

    ◎

    1月中旬。

    朔茂小队四人在木叶村门口集合。

    “这次的任务是剿灭火之国境内的一个不法组织,里面好像有忍者,所以是b级任务,也可以随时升级为a级任务。不是什么很难的任务,但也不可大意……”

    朔茂在解释任务的时候,突然发现小队里的氛围有点奇怪。

    绫音一脸温柔无害的纯真笑脸,仿佛没察觉到队伍里气氛的诡异。

    琉璃那针对绫音,无比凶恶的眼神,让朔茂怀疑,她会把绫音大卸八块。

    “白石,她们两个怎么了?”

    朔茂看向队伍里最为普通,也是行为最为正常的医疗忍者白石。

    “没什么,女孩子每个月都会有……”

    琉璃直接朝旁边一走,踩中了白石的脚,让他脸色发青的说不出话来。

    “朔茂老师说了,任务很危险,所以不要脱离我的视线,否则我不保证你的安全。”

    听着琉璃那暗含威胁的话语,白石只好点头答应。

    自从那天之后,琉璃的脸色就变得非常吓人。

    和极度愤怒中的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朔茂挠挠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队的磨合好像变得难办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