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三章 晓
    木叶40年,4月。

    妙木山。

    参天的树木与大到不可思议的石像与蘑菇,便是这里的特色景观。

    蛙声虫鸣不绝,给人一种强大的生机勃勃感。

    “小水门,接下来我要给你讲述一下,仙术的一些情况。”

    妙木山的两大仙人之一的深作仙人,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金发少年认真说道。

    金发少年正是木叶忍者波风水门。

    身为三忍之一自来也的弟子,他自然也和妙木山签订了通灵契约,可以选择在妙木山修炼比忍术更加强大的仙术。

    对于仙术,水门早已向往许久,因此听到深作仙人这么说,脸色郑重无比。

    “是。”

    “所谓的仙术,就是将自己修炼而来的查克拉,与外界吸收的自然能量进行融合,形成独特的仙术查克拉体系。一旦修炼成功,仙术就可以对幻术、忍术、体术进行数倍乃至十数倍以上的增幅。关于自然能量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一些吧?”

    “是的,自来也老师已经和我说过自然能量的事情。”

    水门回答。

    “那就好。想要修炼仙术,就必须要学会感知自然能量。但不要小看感知自然能量,有的人用十几年,几十年,都无法达到感知自然能量的第一阶段。对你们人类来说,感知自然能量是很困难的事情。”

    深作仙人知道水门的天赋很高,但是自古以来来到妙木山修炼仙术的人类,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以失败告终。

    “也就是说,深作仙人,仙术是知道方法,也是很难练成的东西吧?”

    “不错。所以你们人类在妙木山修炼仙术的时候,会采取一些协助手段。这个是蛤蟆油,把这个涂抹在身体上,就可以加强对自然能量的感知能力。”

    深作仙人指着旁边的油池说道。

    “我明白了。”

    水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入仙术的修炼阶段了。

    “对了,深作仙人,自来也老师去哪里了?来到这里之后,就没看见他人。”

    水门在学习仙术之前,想起了什么问道。

    “小自来也吗?他去大老爷那里了。”

    深作仙人回答了水门这个问题。

    相比水门,自来也修炼仙术已经有不少年头了,但是由于修炼仙术的时候不用功,加上天赋有限,至今还是处于只能够感知自然能量的初始阶段。

    即使是这个阶段,自来也的感知自然能量能力,也不是每次都灵验。

    老实说,深作仙人都有点想放弃自来也这个笨蛋学生了。

    好在他收了个天赋更加优秀的弟子,他相信以水门的天赋,修炼仙术的成功率会比自来也这个师父高出很多。

    最重要的是,水门是个做事专一的人,绝不会在重要的修炼中丢三落四。

    “大蛤蟆仙人吗?”

    水门看向了远处那座大到令人震撼的建筑物。

    他的老师自来也就在那里,和妙木山的统治者大蛤蟆仙人交流着。

    “几年前大老爷做了一个关于忍界未来的预言,小自来也看上去信心满满,但心里其实已经变得非常急躁了。”

    毕竟是把整个忍界牵扯进来的巨大事件,木叶自然也无法规避那种糟糕的未来,木叶对于自来也来说,是一个比自己生命更为重要,需要守护的村子。

    他一定不会容许那种事情发生吧。

    深作仙人活了近千年,早已对世事看开。

    水门识趣的没问那个预言是什么,对他来说,知道这种事还太早了。

    即使问了,深作仙人也未必会回答他这个问题。

    他此刻来妙木山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了接触仙术的第一阶段,为以后修炼完美仙术做好准备。

    ◎

    雨之国。

    雨水如注的下落着,掩盖了世间的尘嚣。

    一行人在雨幕中行走,只能听到滂沱的雨声,还有雨水所带来的冰冷寒意。

    他们路过了一座破败许久的村子,在路边看到很多人的尸体。

    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他们要么是活生生的饿死,要么是被活生生的冻死。

    一群骨瘦如柴的野狗围聚上来,撕咬着这些尸体,然后它们呜咽了几声,也倒在了下去。

    这个村庄为什么被破坏,被谁而破坏。

    这种真相早已不知所谓。

    因为这种残酷,每时每刻都在雨之国境内上演着。

    可能是路过的大国忍者,也可能是外来的流浪忍者,要么是强盗。

    总之,可能性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真要调查起真相,那得到的无非是这几种答案。

    “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人间地狱一样的光景啊……”

    其中一人说道。

    一路上路过很多地方,对这个国家的印象,只有经济萧条,内部混乱,盗匪纵横,民众们颠沛流离。

    绝望。哭泣。

    痛苦。哀伤。

    就像是不可阻挡的病毒一样,在这个国家内部任意肆虐,无情收割着一条条人命。

    “没办法,这种小国,即使战争远离了六七年,也不可能恢复过来的……不如说,战争之后,这种混乱丝毫没有减少。”

    “被大国所压迫的‘小姑娘’,衣不遮体的在地上苟延残喘……”

    其中一人露出哀叹的苦笑。

    很多年前,他也是这个国家的一员。

    老实说,即使身为这个国家曾经的一员,他也十分讨厌这个国家,厌恶这里的制度。

    每天都有人在这里争斗,厮杀,抢掠,死亡。

    “话说回来,我们来这里的指标是什么来着?”

    “晓。”

    “啊,那个最近在雨之国很出名的新人组织。听说他们想要让雨之国解放,获得真正的和平。”

    一人露出赞赏之意。

    “他们现在就是一头不知所谓的蛮牛,虽然是身怀美丽梦想的年轻人,可他们太小看这个忍界的残酷程度了。但再怎么说,他们的意志值得肯定,梦想也非常好。把晓吸纳进我们的组织,这是首领给我们的指令。”

    领头的忍者没有佩戴护额,但一双锐利的目光,已经穿透了层层雨幕,看到了在不远处他们要寻找的人。

    横穿过这个宛如人间炼狱的破败村庄,几人朝着前方的一条,依靠山体环绕建成的小路,向着光秃秃的山顶漫步走去。

    他们身上披着用稻草扎起来的蓑衣,用来遮挡风雨,带着淡黄色的斗笠,只有一双双眼睛暴露出来。

    “找到他们了。”

    “快点把任务完成吧,组织现在急缺新鲜的血液,在晓之后,还有别的人要去招揽。”

    在半山腰之间,有七八人聚在一起,在山洞里面休息。

    他们是名为‘晓’的组织。

    在两年前于雨之国境内成立,组织内的忍者也都是雨之国的忍者,但不隶属于雨隐村官方。

    这个组织内的成员,都是以十几岁、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为主。

    他们在组织里任意畅谈自己对于未来的美好梦想,他们想要改变这个哭泣的国家,给这个国家带来真正的和平。

    但是想要结束国内因战争而产生的各种动乱,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就连雨隐村的半藏都没有这种能力。

    因为第二次忍界大战的开幕战场,便是设定在雨之国境内,至今国内的经济都未恢复过来,反而比几年前更加严重。

    再者,他们还要考虑到生活问题,解决基本的温饱。

    他们立志要改变国家,那就要以身作则,不能烧杀抢掠。

    所以只能去寻找需要帮助的雨之国居民,可是由于国内经济不景气,那些居民给出的报酬非常少,有的时候报酬只有几个馒头。

    但晓的人却没有因此拒绝。

    他们总是拿着最为廉价的收入,干着最为辛苦的工作。

    这个国家已经有太多的黑暗了,带来一丝丝的温暖与光明也是好的。

    “弥彦,我们现在已经弹尽粮绝了,什么时候有任务啊?”

    一名晓的成员向首领——只有十几岁,名为弥彦的少年哭惨。

    “你们这些人啊,听好了,所谓的忍者不仅要学会忍耐痛苦,饥饿也要坚强的忍耐住。区区饥饿算得了什么?看看我,一点都感受不到饥饿。”

    说完,名为弥彦的少年,他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比其余人的肚子叫声更加响。

    弥彦顿时脸红了起来。

    其余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那种有些悲惨的氛围被驱散了不少。

    他们并非是真的坚持不下去,毕竟晓初建的时候,比这种困境艰难多了。

    至少他们现在还有一技之长,打响了名声,可以更多的帮助自己的国家。

    总有一天,会雨过天晴的。

    他们所有人都坚信那一天的到来。

    这个国家,会被光明普照到的。

    这个信念让他们学会了坚强和忍耐,到时候他们晓一定会响彻国际,真正改变这个贫苦的国家。

    让这里的民众不在麻木不仁,不再痛苦,不再流泪。

    区区饥饿……

    随即,山洞里彼此起伏的响起了肚子的咕咕叫声。

    “弥彦大哥说得对,忍者就是要忍耐一切,区区饥饿算得了什么!”

    “哦!”

    其余人纷纷赞同,相处的其乐融融。

    一名蓝色头发的可爱少女一边着折纸,看着这群满脸故作笑容的同伴,也露出了笑容。

    沉默坐在偏僻位置,不引人注意的红发少年,也由衷露出了微笑。

    改变这个国家,还有带来真正的和平,这不仅仅是他们的梦想,也是他们生来说背负的使命。

    哪怕这个国家再是贫苦,再是苦难,也是他们的祖国。

    他们绝不会抛弃这个国家。

    无论多么痛苦的日子,都会有熬出头的那一天。

    便在他们说笑的时候,有脚步声传递进山洞中。

    晓的忍者纷纷面色严肃,看向了洞口位置。

    能够无声无息接近这里,到现在才被发现……不,是故意露出来的脚步声吧。

    来人实力非常强大。

    站在洞口位置一共有五人。

    披着沾有雨水气息的蓑衣,戴着湿湿的斗笠,只有眼睛露在外面,静默无比的看着晓众忍者。

    “你们是什么人?”

    身为首领的弥彦主动站了出来,露出爽朗的笑容,似乎没有因为五人身上的诡异气息,而有所敌视。

    “你就是晓的首领吗?”

    五人中的首领忍者轻声问道。

    他把头上的斗笠拿下来,露出一张陌生的男性面孔,大约有三十岁上下,头发是枯萎的白色。

    “是的。我就是晓的首领弥彦。”

    弥彦观察着这名白发忍者,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气息,实力隐藏的非常好。

    很强。

    “幸会。”

    白发忍者微微一笑,友好伸出了手。

    弥彦一愣,也笑着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

    “虽然有点冒昧,请问您是……”

    “叫我虫男就好了。”

    虫男,好诡异的名字。弥彦心里不知道该不该吐槽。

    “虫男先生是有事情来找我们吗?”

    “是的,我们想要得到你们晓的力量。”

    虫男直接把自己的来意说清楚,眼神非常郑重,没有遮遮掩掩。

    弥彦和其余的晓忍者都呆了呆。

    “你说得到……意思是……”

    一名晓忍者皱着眉头问道。

    “我们五人隶属于一个组织,我们组织的首领得知你们在雨之国做的一些事情后,对你们晓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来邀请你们晓加入组织。”

    短暂的沉默后,弥彦摇了摇头,婉拒的笑道:“抱歉,我们晓没有加入别的组织的意愿。”

    晓的其余忍者也都点了点头,认同弥彦的观点。

    一上来就要他们晓加入不知底细的组织,怎么看事情都充满了不正常。

    “不想听听我们的条件吗?”

    虫男也没想过仅凭急剧空口白话,就让晓归顺。

    “条件?”

    “是的。首领知道你们晓想要改变这个贫困的国家,他会给予你们武器和粮食,甚至是平息这个国家的混乱。”

    “那我们需要付出什么?”

    “因为组织的根据地不在雨之国,所以加入之后,你们需要暂时离开雨之国,等到合适的时间再回来,对这个国家进行改造。那个时候,你们调动组织的武装力量,粮食,甚至是更多的资源。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虫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带有丝毫个人情绪。

    只是把他们组织首领下达的命令,原意思表达出来。

    “虽然很吸引人,但请恕我们拒绝。我们是不会抛弃这个国家的。”

    弥彦这样斩钉截铁说道。

    “并不是让你们抛弃雨之国,是让你们去我们的组织学习先进的技术,还有重要的思想,然后带回来改变这个贫苦的国家。”

    “那也和抛弃无异。现在是国家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不会走的。”

    弥彦说完,就这样和虫男对视着。

    这样沉默了有一分钟,虫男苦笑了一声,叹息道:“好吧,人各有志,我们不会强求。这些就当做是见面礼了。”

    说着,他把一个卷轴拿出来,放在地上。

    “这是?”

    “里面封存着一些粮食和过冬用物资。我知道你们不想接受别人的施舍,但记住,这不是施舍。也不是我们组织的公用资金,是我个人对你们的资助。”

    弥彦诧异的看向虫男。

    虫男看向外面滂沱直下的大雨,幽幽叹息道:“我也曾是这个国家的一员,但我也是组织的一员,不能够感情用事。所以,这不是我对你们的施舍,仅是对我过去的祖国,一点微不足道的回报。”

    弥彦等人脸上微微动容。

    弥彦上前一步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加入我们晓吧,我们一起改变这个国家。”

    弥彦说完这句话后,虫男及其余四人都看着弥彦,他们眼神里透露出拒绝的意思。

    虫男沉吟了一下说道:“虽然你们的梦想很好,但我不觉得你们有改变这个国家的力量。你们还未意识到事情核心的本质是什么……话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该走了,还有别的任务要做。”

    虫男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

    弥彦叫住他。

    “还有什么事?”

    “你们的首领是谁?”

    弥彦认真问道。

    虫男顿了顿,笑了一下说道:“真实姓名无法告知,如果有机会见到我们的首领,你们叫他‘医生’就行了。”

    说完,他就带着四名同伴离开了这里,留下一脸错愕的晓之众人。

    医生?

    是谁?

    在忍界中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

    “隐藏代号吗?”

    弥彦摸着下巴思考着。

    很明显,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是自己人内部使用的代号。

    接着,弥彦拿起虫男留下来的卷轴,其余人也一脸好奇。

    随后弥彦摊开卷轴,看了看没有问题后,才解开上面的术式。

    他们看到了一个个封存好的沉重木箱子,大约有十几个。

    打开其中一个,就被里面饱满的粮食惊呆了,口水开始吞咽着。

    不只是粮食,还有很多药品,精良的忍具。

    这对于他们晓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弥彦大哥,要怎么分配?”

    “拿走一部分,其余的分给那些吃不起饭的人吧。”

    弥彦也对这些粮食垂涎,可是比起他们,还有更多人需要这些物资,才能够熬过今年。

    其余人都没有反对,他们已经过惯了这种苦日子,如果是为了享福,他们早就撇下这个国家,去别的国家寻找一份安稳的工作,衣食无忧绝对没问题。

    ◎

    与晓分开之后,五人沿着环形路下山。

    路上五人一声不吭,虽然已经料到晓的人,很大概率不会加入他们组织,但还是感到有很多的遗憾。

    他们也想要改变这个国家,可是,光凭一腔热血是什么都干不成的。

    而且,光是让这个国家变得和平,是远远不够的。

    和平只是发展的基础。

    晓的力量太脆弱了。

    希望他们被现实的铁锤打到头破血流,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吧。

    帮到这里,他们已经仁至义尽。

    “他们会把大部分的物资分给雨之国的民众吧。”

    一人开口打破了沉默。

    “啊,一时的施舍,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熬过了今年,明年又要怎么办?他们还未意识到,改变这个国家,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相比给现在的雨之国查漏补缺,他们需要的是沉下心学习,唤醒雨之国民众麻木不仁的内心,而不是沉醉一时的施舍与怜悯。”

    虫男吐了口气,下达了无情的宣判。

    “一个靠着别人怜悯和施舍度日的国家,是富强不起来的,只会越来越弱,人民也会越来越弱。现今他们的眼界,他们的极限,也就到这里了。”

    几人一边走,一边进行交流。

    突然其中一人陡然停了下来,伸出拳头直接击碎了旁边的岩壁,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全身仿佛涂满白色油漆的诡异人型生物被他从墙壁里,粗暴无比的拽了出来,死死扼住他的喉咙。

    “你这家伙,竟然能够发现我——”

    白色人型生物惊讶无比看着把自己从岩壁里拖出,如闪电般扼住自己喉咙的忍者。

    他还未说完,咔嚓一声,喉咙被捏碎,断气死亡。

    “这是什么?”

    “谁知道,之前一直在监听我们……不,监听晓的家伙,是晓的敌人吗?”

    把白色生物从岩壁中拖出来的那名男性忍者也不是很确定这个诡异人型生物的身份。

    “看样子,不像是正常的人类,改造人类?与医生的一些改造生物很相似,但这股比起常人要强大许多的生命力量,死了也还残留在身体里面……”

    虫男蹲下来,目光里带着一丝审视的味道。

    “带回去给医生看看吧,他一向对这种像是改造人类的诡异生物感兴趣。”

    虫男的意见得到了另外四人的点头。

    便在这时,前方的土地开始突兀起来,那是一颗像是人头的凸起物,一双黑乎乎,宛如黑洞一样的眼睛。

    黑洞之眼中冒出淡金色,并不刺眼的光芒。

    黏糊糊的嘴巴,还有头部都是用泥巴做成的,从嘴里发出低沉浑厚的声响。

    五人看到这更加诡异的泥土生物没有露出恐惧之色,而是单膝跪下,对着这个生物行礼。

    它露出来的头部,只是某个完整生物的一个部位。

    虫男笑了笑,对眼前的泥土人说道:“好久不见了,土将军阁下。请问医生他有什么新的指令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