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河霸血〕〔倘若地球能修仙〕〔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霍海云晴〕〔狼牙狼王于枫〕〔于枫杨黎如〕〔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第一兵王〕〔战龙觉醒〕〔神医狂婿〕〔战神无双九重天〕〔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超级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五章 宇智波带土
    第二天。

    朔茂独自一人前往了火影大楼。

    在他身边原朔茂小队成员一人未来,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会被火影安排新的同伴,组成崭新的朔茂小队执行任务。

    走到办公室的门前,朔茂轻轻敲了敲门,在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后,朔茂才从外面进来,把门顺便关上。

    “火影大人。”

    “来了啊,朔茂。”

    已进壮年的朔茂,身上的气势已经完全收敛,如果佩戴着忍者装束,就好像是普通人一样平凡的站在这里。

    丝毫感受不到他身为木叶白牙该有的锐利气息。

    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暗自点头,在现今木叶的众多上忍之中,朔茂的确是独树一帜。

    无论是新生代的天才上忍,还是同代的忍者,都无法比拟他的锋芒。

    这样一来,他身边的压力也会减轻许多。

    如今来木叶委托任务的各类商人与外国官员,都会指名道姓的让朔茂接取他们的任务,可见盛名与信赖。

    “很抱歉,原本的朔茂小队需要解散。”

    “从我带领他们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他们都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忍者了。”

    朔茂这样说道。

    日斩认同朔茂的看法。

    朔茂小队成立以来,完成的s级与a级任务不计其数。

    队伍里的唯一医疗忍者姑且不说,毕竟不是战斗人员,另外两人都是豪门出身,不久前也成功晋升上忍,成为木叶的主力。

    把朔茂小队拆分开来,也是多方面的考虑。

    最重要的还是宇智波与日向的态度。

    “我想问一下,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安排?”

    朔茂还是关心问了这个问题。

    “日向绫音会担当日向一族下任族长的护卫,宇智波琉璃会入选宇智波警备队,成为警备队的一名分队长。至于千叶白石,我打算把他安排到木叶医院工作。或者去忍者学校担任助教,纲手说他的理论知识非常扎实,在学习时期,常识性的错误一个没有犯,是一名较为出色的医疗忍者。”

    这几年由于大力培育医疗忍者,木叶如今的医疗忍者比起几年前的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要多出一倍来。

    但是木叶是五大忍村之一,忍者数量极多,即使在原有基础上,把医疗忍者数量翻上一倍,也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

    所以现在忍者学校与木叶医院,都缺乏医疗忍者。

    “是吗?我听说纲手现在正在忍者学校教学……”

    “嗯。”说到这里,日斩眼中闪过一道黯然之色,似乎在可惜什么,随即收拾好心情说道:“纲手那里正好缺个副手,可以把他派遣过去。”

    朔茂笑了笑,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琉璃和绫音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唯独白石接下来的走向,是他比关心的。

    在忍者学校,亦或者是木叶医院工作,基本上接下来的生活可以稳定下来了,不会有什么生命风险。

    至于这其中有没有什么政治因素,朔茂也不想要想这些麻烦的事情。

    他本身就对政治上的事情兴趣缺缺,怎么提升实力,保护同伴,如何完美完成任务,这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

    “这是你新小队的成员,看看合不合适。”

    日斩把新小队的另外三位成员的信息资料放在桌子上,朔茂过去拿起,眼睛快速扫了一遍。

    “没有问题,感知忍者,医疗忍者,还有协助战斗的上忍,配置和之前没有太大不同。”

    “你合意就好,这阵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身体状况越来越不行了。有你带领的小队在,可以分担我不少压力。”

    日斩这样笑道。

    “火影大人说笑了,您还没到五十岁呢。”

    “快了。而且整天坐在这里办公,只有偶尔的时候才能出去练习忍术,不知道实力有没有下降。”

    日斩很是惆怅。

    “您可是忍术教授,是木叶赖以信任的火影。”

    “哈哈,放心吧,在把这个位置交接给下一代火影之前,我还是能够支撑住的。”

    日斩也知道,忍者到了五十岁之后,基本上就会走下坡路。

    加上他早年跟随二代火影在外面征战,身上也有不少旧伤,最近一阵子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了。

    的确是时候考虑下一代火影的事宜了。

    再过个两三年,就进行选举火影候选人的仪式吧。日斩心里想道。

    究竟把四代火影之位托付给谁,日斩并没有想好。

    主要是可供的选择太多了。

    白牙,三忍,新生代也有很多的优秀上忍,每一人都有着竞赛火影的资格。

    都是能够传承火之意志的优秀忍者。

    这就是名为幸福的苦恼吧。

    想到此,日斩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

    ◎

    日向一族族地。

    巨大庭院的走廊上,众人在上面行走。

    在队伍最前方的是日向日足这位日向家下任家主,在他的身后跟着一男一女。

    男子大约二十几岁,面容平和,是日向家族极为出众的上忍,作为下任家主日足的护卫存在,牢记这份使命。

    而旁边的女子还是十几岁,穿着白色的和服忍装,同样是日向一族的上忍,与男子一样,作为日足的精英侍卫,保护着他的安全。

    少女正是绫音。

    结束了朔茂小队的历练任务,接下来要听从家族的安排与指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她成为日足侍卫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

    牢记保护宗家的使命,也是分家出身的她,必须履行的职责。

    虽然日向家族的总体实力要逊色于宇智波一族,可是在家规森严这一方面,是宇智波所不能比拟的。

    “你们两个接下来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是。”

    绫音与那名男子微微欠身一礼,与日足拉开距离。

    在前方的道路上,只有日足一人迈步出去。

    在尽头之处,有一名身穿和服的年轻少女,在那里等待着日足。

    她的额头上没有佩戴护额,没有遮挡之物,但是同样也没有‘笼中鸟’的刻印。

    虽然不是主脉的宗家,可也是宗家的一支,身份与地位远不是分家的人可以相比。

    “看来距离日足大人继承家主的时刻不远了啊。”

    日向男性上忍这样轻声感慨着。

    “怎么说?”

    “这次是相亲仪式,在成家之后,日足大人很快就会当上家主……这也是宗家的传统。”

    “冬间前辈对这方面的流程很熟悉啊。”

    绫音笑道。

    日向冬间便是这名日向上忍的名字。

    他是绫音上一辈的忍者,在天赋上,是绝对不弱与她的存在,对于白眼和柔拳的使用,超越了日向家大多数人。

    加上身为分家的他,有很好为宗家随时牺牲的精神,才被选为日足的护卫之一。

    分家与分家也是不同的。

    大多数分家忍者不会被传授日向家族核心的柔拳,例如很多柔拳的衍生招式,又比如堪称绝对防御的‘回天’。

    都是只有宗家忍者才能学习的高深招式。

    而绫音与冬间被赋予了学习资格,这样才能够更好保护作为宗家之主的日足。

    “没什么。对了,听说你之前在朔茂上忍的麾下,表现极为出色,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忍了。真是了不起。”

    冬间上忍笑着说道。

    以十几岁的年龄成为上忍,在人才辈出的日向一族内部,也是不多见的。

    何况还是女子的身份。

    “累死了,经常要去完成一些高难度的任务,有好几次都险死还生,那种日子不想要再经历了。还是家族里的日子清净。”

    对于绫音的抱怨,冬间上忍表示认可。

    第二次忍界大战虽然过去了三年,但和平时期,忍者们还是要进行工作。

    尤其是朔茂小队那样的精英小队,他们所接取的任务,最低也是a等级。

    “不过你也要稍微注意一些,不要太和外族人牵扯过深,尤其是感情上的事。日向和宇智波不一样,是不会让女性外嫁的,哪怕是别人入赘也不可能。何况,你还是日足大人的护卫,这个职位非常重要。”

    冬间意味深长的说道。

    “什么意思?”

    绫音偏头看了冬间上忍一眼。

    “没什么意思,只是同为分家的一员,我不希望你这样的优秀上忍,被长老们冷落。”

    冬间上忍叹息一声。

    “我不明白。”

    “你是个聪明人,一定明白我的意思。不要做一些多余的事情,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长老们看在眼里。这就是日向家,对这个家族而言,分家是不需要什么秘密的。身为日足大人的侍卫,我们的人生就和那些分家忍者变得不同起来。”

    看到绫音不明所以,冬间上忍露出了苦笑。

    “……”

    绫音沉默下来。

    “我的人生已经被长老们安排了。我的妻子是我之前完全不认识的分家女性,在那种情况下匆忙结婚了。因为这样最为保险。你未来的人生也是这样,不要试图反抗,日向家的力量不是你可以反抗的。除了这个,你可以享受到很多分家忍者无法得到的好处。”

    “我该对那些善解人意的长老们进行感谢吗?连未来都给我贴心的安排好了。”

    绫音笑着说道,脸上丝毫没有怒意,或者说其余的不甘之色。

    纯白色的瞳孔中,只有最为淳朴的笑意。

    “只有这样,日向家的血统才会保持纯正。我们的白眼是非常高贵的血继限界,从基因上,我们就和那些平民忍者是不同的阶层。我不想听到你哪天死于非命的消息。”

    冬间上忍抬头看向蓝蓝的天空,一群鸟儿在那里自由自在的飞翔,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想要成为自由飞翔的鸟儿……真是奢侈的愿望啊。

    “放心吧,冬间前辈,我会履行日向忍者的使命的。”

    绫音给人以信服的温和笑容。

    “你还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盯了一眼绫音那露出来的美丽笑容,除了笑容,什么都没有,冬间不由得说出了这句话。

    不行,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怪物吗?冬间上忍心中生出警惕之心。

    跟这样的怪物女人共事,一刻都不能够放松。

    ◎

    结束了相亲仪式,日足回到自己的住处后,长长出了口气。

    疲惫感瞬间涌上心头。

    柔拳与白眼的练习,还要学习怎么样管理家族,然后现在又要和之前完全没见过的女人增益感情。

    他除了睡觉时间,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头一次,他觉得族长这个位置并不好当。

    “日差在这里就好了……”

    他这样呢喃自语。

    说起来,他很长一段时间没和日差见面了。

    但是一想到日差现在看向自己的眼神,淡漠,敬畏,还有恨意……日足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很希望可以回到小时候那无忧无虑的日子中,日差看向自己的眼神,是对一名兄长的尊重和爱护,而不是这种看待陌生人的眼神。

    从种上笼中鸟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兄弟两的命运就截然不同了。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宗家,一个是被宗家所支配的分家。

    一旦被打上分家的标记,那么,无论以后有几个孩子,都会被打上分家的标记。

    只有宗家的子嗣,才可能成为宗家,一部分有沦为分家的风险。

    这也导致了,宗家人数极少,而分家的人数越来越多。

    想到此,日足心头更加疲惫了。

    “要是没有分家制度的话,日差他……”

    但这不过是他个人的感慨。

    家族的意志不会以他个人的意志进行转移。

    分家的命运,宗家的命运,从一开始就被决定了,没有人可以去撼动。

    “请不要这样说,日足大人。保护宗家,正是我们分家的职责。日差大人他迟早有一天会理解日足大人的善意的。”

    日向冬间这样安慰日足。

    在他眼里,日足并不是外人眼中的冷漠少主,他也有自己柔软和善良的一面。

    但在家族的大义面前,他只能选择冷酷。

    如果是追随这样的人,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也不会再有遗憾。

    分家的待遇,也会适当的好上一点吧。

    “冬间前辈,这样说太残忍了,日足大人只是出于一份兄长对弟弟的爱护之心罢了。”

    绫音在一旁笑着说道。

    冬间看了绫音一眼,语气平稳说道:“日足大人是日向的未来,我们的命运早已注定,日差大人的命运也被注定。作为分家的我们,只需要保护好日足大人就够了,不应该有其余的思想。”

    “冬间,不要责怪绫音,我只是偶尔发一下牢骚而已。”

    日足为绫音辩解。

    “是。”

    冬间恭敬退到一旁,目光却始终盯着绫音。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而且日足大人对她似乎非常信任。冬间眯了眯眼睛。

    老实说,他并不想和绫音一起共事。

    这样连心思都无法猜测的女人,幸好还有笼中鸟控制。

    否则的话,对日向一族,对木叶,都不是一件好事。

    “日足大人对于未来的家主夫人,感想如何呢?”

    “她是个好女人。”

    但也太过刻板无趣了,就像是精致的人偶一样。日足在心中补充了这一句。

    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规范,虽然不是刻意故作出来的,而是她本来就被决定,改造成那样温顺柔和的女人。

    笑容也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温柔,但日足却无法对这样的好女人提起兴趣。

    他的母亲,家里的女仆,包括未来的妻子,都是这种模板。

    像是从工厂里面生产出来的精致商品。

    但在这里面,只有一人是例外的。

    那就是绫音。

    在那温柔的外表下,是强烈无比,从未被森严族规磨灭过的完整人格。

    日足可以感受到,绫音与那些女人的不同之处。

    从层面上来说,她已经不是一个充满刻板严肃的日向族人。

    她过去经历了什么,发生这样的转变呢?

    她以后又会嫁给什么样的人呢?

    日足不知道为何,最近总是很在意这种事。

    ◎

    “结束了繁重的任务,结果还是回到了这熟悉的地方……”

    站在忍者学校的大门口,白石有种不知道吐槽什么好。

    在朔茂小队的时候,他偶尔也会路过忍者学校,但是自从毕业之后,还是第一次正式踏入这片故土。

    不过这样也好,比起医院那里,忍者学校这边的工作,反而会相对轻松一点。

    唯一比较头疼的,是要注意一下学校里面的熊孩子。

    “怎么了,小子,都走到这个地方了,被吓破胆了吗?”

    背后传来调侃的笑声。

    白石转过身,挠着头说道:“没有这回事,纲手老师,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要怎么样和可爱的学弟学妹们相处。”

    “有这种想法就好。”

    纲手走上来拍着白石的肩膀,比以前壮实了许多,身高也高了。

    而纲手的变化,白石只是觉得她的胸部似乎再次发育了。

    太汹涌了。

    不愧是上忍。

    虽然不知道胸大和上忍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但白石还是这样认为。

    “放心,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在我这里工作,比在朔茂那里安全多了。”

    纲手对于白石的医疗知识,还是非常认可的。

    他在不少方面还有不足,可是只要知识储量过关,经验也足够丰富,很适合做她的副手,教那些新手。

    “是的,我对这份工作非常满意。”

    白石点了点头。

    但说实在话,在朔茂小队也没有什么危险,因为每次任务都完成的非常快,另外三人每次遇到敌人,都上去乱杀一通,他只需要在旁边摇旗呐喊,战斗就华丽的结束了。

    “跟我来吧。”

    纲手在前面带路,去的方向,在白石的记忆中,还清晰记得。

    是前往他当初学习医疗知识的班级。

    现在实验班也过了好几届了吧。

    真是期待呢,年轻可爱的学弟和学妹们。

    医疗忍者培训实验班的上课时间,为了避免和主课冲突,依旧是下午三点之后,到五点多结束。

    在毕业考试上,会对实验班的学生压低及格分数线,平时的补贴也有。

    班级里面比白石当初的班级人数要多,接近四十人,看来这几年在内部大力宣传医疗忍者的重要性,加上很多补贴,还是有很多成效的。

    这里面女生居多,男生只有零丁的几个。

    男女生们都非常好奇看着纲手旁边的少年,纷纷猜测这是谁。

    “这位是你们的学长千叶白石,很早之前也是我的学生之一,现在由他来配合我工作,大家欢迎。”

    纲手说完,底下的学生们便鼓掌。

    白石也对着友好点了点头,表现出一名学长该有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正式上课时间。

    比起以前,纲手的教学方式更有突破性,很多问题都能够一针见血的剖析开来。

    而这里的学生也都对纲手信服,学习的姿态,比白石那一届的学生认真多了。

    纲手讲累了,就让白石继续,有着丰富知识储量的白石,适应一下,就差不多跟上纲手的节奏。

    实验也能够配合上纲手,让纲手挑不出多少刺来。

    这小子也成长了许多啊,有他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可以偷懒一下,去赌场和酒屋那里……想到这里,纲手露出了笑容。

    把这小子从朔茂那里挖过来,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完美的工具人。

    “真是的,这才第一天,就把工作全部甩给我了吗?”

    下课之后,看着一旁座位上的纲手,已经不知所踪,白石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白石学长,我可以请教一些问题吗?”

    所有人离开之后,一名女孩来到身边,齐肩的深褐色头发,笑容温和,看上去很是乖巧可爱的类型。

    “没问题。”

    白石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让对方坐到自己旁边,探讨一下关于她所不理解的医疗知识。

    他刚准备开口,教室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怒吼:

    “你这家伙想要对琳干什么啊!竟然靠得这么近,可恶,看招!”

    说着,他便不顾三七二十一的朝着白石恶狠狠扑来。

    白石立马侧开头,对方华丽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整个人贴在对面的墙壁上。

    他的吼叫声也戛然而止,从墙壁上滑了下来。

    “带、带土!?”

    女孩琳认出了朝白石攻击的男生身份,正是同班同学带土,顿时慌张跑了过去,看看他有没有事。

    “你没事吧?”

    “哈哈,没、没事。这点小伤根本没有问题,你看我有多健壮?这点小事没事啦!”

    说着,他立马脸红从地上跳起来,在那里做着十分夸张的伸展运动,表示自己一点事没有。

    “这位同学,你刚才是想要表演怎么当壁虎吗?虽然是下课时间,但也要注意一下分寸才行。”

    白石走过来头疼看着这名男生。

    出现了,上学时候经常让老师们犯难的熊孩子。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你就是那个在我们宇智波‘吃软饭的白石’吧?”

    对方似乎想让白石丢脸。

    白石点了点头:“没错,我的确吃了。”

    咦?承认了?毫不犹豫?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带土话无法接下去了。

    “当一个女人愿意养这个男人的时候,不觉得这也是男人的一种本事吗?”

    白石这样说道。

    带土无以言对,想要反驳,却不知道用什么来反驳。

    “话说回来,你刚才说‘我们宇智波’……你也是宇智波的?”

    “当然,你难道没有看到我衣服后面的标志吗?”

    “没看见。说不定是你冒充,自己偷偷描上去的。”

    带土肚子快要气炸了。

    再次挥出了拳头。

    白石侧开身体,对面屁股朝天的趴在地上。

    “吃软饭的……你还真是卑鄙!竟然在我脚下设置陷阱!”

    “带土,那明明是你自己滑倒的,和白石学长没有关系。”

    琳走了过来,对着带土也无奈起来。

    “……”

    白石有点无语看着这一幕。

    这个家伙……真的是出身宇智波吗?

    琉璃的族人?

    毫无疑问,这是个真正的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