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六章 漩涡
    4月下旬。

    茶之国,峡谷。

    两侧都是陡峭凶险的山壁,形成了天然屏障。

    在峡谷的道路上,有两伙人在这里发生了战斗。

    他们拿着苦无,并且能够使用忍术,可以知道交战的双方,都是忍者。

    其中一方的首领正是虫男,他是白石麾下组织的一员干部,他们按照白石的要求,一边在忍界中收集情报,一边寻找可以吸收的人才。

    而赏金猎人的身份无疑非常适合他们五人。

    在收集情报和人才的同时,也可以增加自己的额外收入,扩大他们五人的名气,让更多的雇主找到他们,委托他们执行任务,接触更多的秘密。

    这次就是一个来自茶之国商人的委托任务,要求他们五人清理茶之国境内的一个不法忍者组织。

    这个忍者组织来自于茶之国境外,不隶属于五大国,也不是其余的小忍村,而是因为巧合之下成为忍者,也就是没有忍村的流浪忍者。

    他们靠着打劫过往的商旅讨口饭吃,这才致使茶之国的商人在地下黑市悬赏,把这个流浪忍者组织消灭,恢复茶之国境内的商路稳定。

    说实在话,这种任务对于他们五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他们五人的平均实力,都是中忍以上。

    不仅被赐予了强大的身体素质,拥有极强的感知、自愈等能力,在白石的安排下,还修炼各自独有的秘术。

    他们五人小队的实力,至少需要三名上忍才能战败,还无法杀死他们。

    而流浪忍者组织的忍者实力,实力单位以下忍为主,头领实力,多半也是中忍等级,上忍等级在流浪忍者这个庞大无比的基数之中,是非常少见的。

    “这、这是什么啊!?”

    绿色衣服、棕色头发的忍者,用手臂从后面架住一名流浪忍者的脖子,手臂上顿时冒出激烈的火花。

    更准确的说,是整条手臂都化成了火焰。

    那名流浪人喉咙部位顿时被烧成了焦炭,倒在地上失去气息。

    紧接着有一名流浪忍者从后面从忍刀突刺他的后背,感觉像是打到了空气一样,被刺中的部位变成了没有实质感的火焰。

    那名流浪忍者顿时被大火覆盖,发出令人感到恐惧的惨叫声。

    最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棕发忍者脸上露出平淡的脸色。

    这种战斗可以说是非常儿戏。

    “火男,你的忍术还是一如既往的残忍啊。”

    穿着紫红色衣服的忍者走过来笑道。

    “没办法,我们每人都被赐予了一个系统的忍术。”

    从石头的阴影之中显形,穿着黄色并且是黑头发的人,看样子对于自己获得的能力非常满意。

    火男的忍术,是经过火属性查克拉性质变化所衍生出来的秘术。

    他的是阴属性查克拉性质变化衍生的秘术,可以自由在影子中潜行,是小队里令人防无可防的暗杀者。

    其余人那边也纷纷把自己分到的敌人解决掉。

    “这下子任务就完结了,照我们这个速度,很快就可以在地下黑市扬名了。”

    “那样一来,吸收人才也会变得简单许多。”

    茶之国商人所委托的歼灭流浪忍者任务完成,意味着他们小队在黑市中,又添了一笔功绩。

    这样累积下去,不出几年就会名震地下黑市,可以拉拢到更多的资源与人才。

    “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家伙,只要小心一点就行了。”

    首领虫男来到这些流浪忍者的尸体旁边,按照往常那样搜刮尸体上的东西。

    有的时候,这些流浪忍者身上也会带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虽然这样的情况,虫男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只当是增加个人的小金库了。

    反正这些流浪忍者已经死了,他们身上的财富都归他们所有。

    这可是一份油水充足的任务。

    “哦?”

    虫男眉头一挑,在一名流浪忍者尸体上摸到了一个卷轴。

    这名流浪忍者虫男记得,是这个流浪忍者组织的首领。

    从卷轴的质地来看,很是廉价,但却用术式进行封存,里面藏着什么秘密吗?

    “里面是什么?”

    “不知道。不排除是陷阱。”

    虫男沉吟了一下,即使是陷阱,也要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不过防范措施也是要做的。

    在解开上面的术式后,虫男顿时向后一跳,防止卷轴里面有什么陷阱术式。

    但是卷轴上什么都没有,上面只有比较潦草的字迹,内容大概是,他们打算利用某个‘秘密’来卖一大笔钱。

    虫男五人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清楚这些流浪忍者所说的‘秘密’是什么,可以用来卖一大笔钱。

    从字迹上看,他们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买家,今天是交易的日子。

    不巧的是,现在被他们五人提前伏击,估计这桩交易无法进行了。

    “老大,要去看看这个所谓的‘秘密’吗?”

    “顺便去看看好了,距离这里好像没多远。毕竟以后我们需要招收很多人手,再小的蚊子腿也是肉。”

    虫男的看法也是四人认同的。

    虽然组织的薪水很不错,但由于建立没几年,很多地方都需要用到钱。

    有了钱才能招揽人才。

    上面规定的人才,不只是忍者,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人才。

    工匠,研究,教育,医药等等。

    他们需要尽快完成这方面的原始积累,把组织的基础框架稳稳牢固起来,之后才能高速发展。

    即使是蚊子腿,都要搜刮干净。

    ◎

    洞窟里,道路极其颠簸与潮湿,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脏臭的味道。

    这是贫穷和死亡的味道。

    虫男五人非常熟悉这种味道,在过去,在如今的雨之国,这种味道随处可见。

    这里就是那群流浪忍者的巢穴所在,他们的想要与未知买家交易的‘秘密’也在这里,在卷轴上说,这个‘秘密’事关重大,可以卖到很不错的价钱。

    对此,虫男五人当然很感兴趣的来这里寻宝一番。

    只希望这个秘密,不会让他们太过失望就好。

    因为洞窟里面太过昏暗了,火男拿起一个木棍,开始燃烧起来,当做火把来照明。

    洞窟里面放着许多食物垃圾和残渣,可以想象,这些流浪忍者一定过得非常狼狈且拮据。

    “这里吗?”

    把路上的陷阱全部拆除,虫男五人来到一扇关闭起来的木门前面。

    上面有着一把封好的铁锁,锁的上面都已锈迹斑斑。

    难以言语的臭味,还有腐烂的味道从里面传来。

    这里是巢穴里面唯一可以用来藏住‘秘密’的地方了。

    在他们五人的感知下,里面的‘秘密’不知道是什么,但在门的后面,还有着不少活人。

    数量为八个。

    在这里面的房间,有八个活人存在。

    被锁在里面,不可能是那些流浪忍者的同伴,俘虏吗?

    还是被袭击的过路旅人,被那些流浪忍者抓来的?

    虫男稍微苦恼了一下,还是把门上的锁破坏了,打开门。

    火的光芒照射进来,里面的房间也有着灯光,很微弱,而且一闪一闪,通电情况不是很好,但也足够虫男五人看清这些人的状况。

    骨瘦如柴,一副被虐待很久的样子。

    男女老少都有,就像是一大家的成员。

    嘴唇干裂,面容惨淡,流浪忍者给他们的食物和水都是最低限度。

    在他们身上,都负着沉重的脚铐和手铐。

    虫男环视了这八个人一眼,最终视线定格在一名仅有几岁的小孩子身上。

    那希冀与渴望的闪亮光芒,是对于生命的执着。

    还有一丝丝的紧张与不安。

    “老大,他们好像有点和常人不同。”

    火男在旁边轻声说道。

    “即使被这样虐待,提供最低限度的水和食物,体内的生命力依然超出旁人,而且,全部都是红色的头发……”

    虫男眯起眼睛,发现这八个人,无论男女都是无比鲜艳的红色头发。

    “漩涡一族的遗民……”

    可以卖钱的秘密就是这个吧。

    的确是非常出色的‘宝物’。

    虫男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这些人面前。

    他们身上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脸上有着很多灰尘,身上的伤口感染了,也没有药物治疗,旁边的饭盒上还爬着蟑螂。

    在这里他们只能苟延残喘的活着。

    “真是可悲,曾经在忍界风光无比的漩涡一族,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

    不仅国家灭亡,就连族人都四处溃散,流浪在忍界之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既然你们活着,为什么不去向木叶求救呢?导致被流浪忍者俘虏,过这种比地下老鼠都不如的流浪生活?”

    虫男摸着那名漩涡一族孩子的小脑袋,疑惑问道。

    漩涡一族与木叶自古以来就有着联盟的关系。

    就连木叶的上忍服装上,都印有漩涡一族的标记,以示双方关系的友好。

    失去国家的他们,第一反应应该是投靠木叶才对,而不是在忍界各地过这种乞丐般的流浪生活。

    “当时发出求救信号了……但是他们只带走了一个人……”

    一名红头发的中年男子低着头这样说道,可以听到他哭泣的声音,虫男的这句问话,似乎勾起了他过去不太好的回忆。

    涡之国灭国也还不到十年。

    对这名中年男子来说,是亲身经历过的惨痛。

    背负着亡国之奴的名号,在忍界流浪,被人排挤和抓捕。

    而那个时候,他清楚记得木叶并未伸出任何援手。

    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发过去的求救信号,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他们得到的永远是绝望。

    那种心思,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淡去了吧。

    对于涡之国灭国,虫男只能表示默哀。

    或许以后,他过去的祖国雨之国,也会走上这条道路,成为大国之下的牺牲品。

    那个时候,雨之国的人,就会像现在的漩涡一族人一样,成为阴暗中不能见光的老鼠。

    人们看到雨之国的人,也会以亡国之奴的身份称呼。

    而所谓的盟约,只是一张纸而已。

    也仅仅是一不值的纸张。

    “我对你们的遭遇感到同情,看见祖国被人蹂躏,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虫男深有感触。

    “我们组织正在招揽优秀的人才,如果你们愿意加入的话,大家以后就是同伴。生存的环境,干净的水和食物,还有安全保障都会满足,但同时也需要付出你们的忠诚。如果不同意,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过你们自己的生活即可。”

    这些人脸色犹豫不决,担心与希冀都有。

    他们这些人的神经早已脆弱不敢,只需要再施与他们希望之后的绝望,只能自杀了。

    虫男开口笑道:“我们首领说过,他不会拯救那些整天只会祈祷天降甘霖之人。这个世界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在做好事的同时,获得更大利益,这对我们来说,会更加有做好事的动力。”

    而漩涡一族可以提供的利益,无疑是他们的血脉,还有那藏量丰富的封印术了。

    就算是被灭国的他们,迟早有一天也会派上大用场。

    “是像人活着,还是像狗活着,都没有必要感到羞愧。重要的是未来,只要人还没死,就有改变命运的可能性。反正你们国家已经没了,现在只有烂命一条,还有什么可失去的?谁曾经还不是一条无家可归的狗呢?”

    虫男一脸唏嘘。

    因为战争,他的家庭破碎,再然后靠着抢劫杀人为生计,接着又被抓去当悲惨的实验体,那段岁月想起来都感觉到可怕,背后冷汗直冒。

    好在风雨过后是彩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幼稚。

    世界本就是这个样子。

    他希望这些漩涡一族的遗民,做出一个让自己不要后悔的选择。

    重要的是,先把他们忽悠进组织再说。

    那样,钱、女人、豪宅什么的都有了。

    这就是他虫男做好事的原则。

    ◎

    白石每天的工作,就是在三点之前,赶到忍者学校协助纲手教导实验班的学生,学习医疗忍术知识。

    除此之外,偶尔也会被拉到医院当苦力。

    大部分时间还是宅在实验室里,安安静静做着研究。

    当然,在学校里,不时还有一个叫做宇智波带土的刺头小鬼,回来找他麻烦。

    现在的熊孩子真是可怕,才五六岁就知道吃醋了。

    关键他也没对那个叫琳的女孩怎么样,只不过是每天放课后教她一些医疗知识而已。

    忍者世界在很多方面,都是不能用常识来推断的。

    越是推断,得到的答案越是离谱。

    例如……现在躺在他实验台上的白色人型生物。

    是之前虫男他们捕捉到的不明身份之人,因为监视‘晓’的时候,被虫男他们发觉,捏死之后送到他这里。

    在那之后,白石就对这种简单生命结构的白色生物,充满了兴趣。

    然而把整具尸体解剖之后,把里面的秘密展示出来,得到了一个让白石更加莫名其妙的答案。

    从这种生物提取出来的能量,可以让一根枯朽的树枝焕发生机,绽放新芽。

    木遁?

    而且还有与尾兽似是而非的气息。

    这生物的来历究竟是什么?

    尾兽和木遁的结合?

    好弱。

    据虫男所说,这种生物的战斗力极弱,一只手一招就轻松摆平了,连忍术都不需要。

    “看来晓有问题。”

    这种生物的实力虽然弱,但其中的秘密却让白石感到震惊。

    木遁与尾兽,无论是哪者,都拥有着极为出彩的传说。

    前者是平定乱世的忍者之神力量。

    后者是从古代就存在的查克拉魔物,不死之身,非人力所能抗衡的超然生物。

    能够与这两者牵扯上关系的,白石认为这里面一定大有章。

    白色生物的背后之人是谁?

    为什么要监视晓?

    这种生物,是否真的是用木遁和尾兽力量制造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木遁从何而来?

    自初代火影死后,可以抑制尾兽力量的木遁就已经在忍界销声匿迹,成为传说。

    白石想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

    木叶高层!

    他们暗中在做着复苏木遁的研究。

    就像他这样,从尸体中提取出隐藏的细胞,对于木叶来说,这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因为可以接触到初代火影尸体的人,只有他们那几人。

    把初代火影尸体中含有木遁力量的细胞提取,然后用人体来实验,批量制造木遁忍者。

    而眼前这个这个生物就是他们的研究成果。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要派去监视晓?

    一个只有八九人的组织,还都是一群没长大的少年少女,真觉得有威胁的话,派遣暗部直接消灭即可。

    用不着这样费心费力监视。

    白石头疼起来,好多地方都充满矛盾,但根据他所得知的情报,这就是比较合理的推断了。

    木叶高层他们到底在密谋什么?

    就在白石头疼木叶高层要做什么的时候,地板的土块松动,土黄色泥巴合成的泥土人头部从土里钻了出来,黑洞洞的眼眸盯着白石。

    一个卷轴从泥巴里面显现,放在地面上,它就继续作为一个完美的通讯工具人,潜入地底。

    白石没在意这个‘笨儿子’不告而别的举动,对他的智力,白石暂时并不抱有期望。

    用术式解开卷轴,不出意料,是虫男他们邮递过来的卷轴。

    卷轴的内容及其简单,白石扫了一眼,就明白了意思的大概。

    “漩涡一族?还以为这一族的人全部死光了呢。”

    白石沉吟了一下,便立即拿出一个空白的卷轴,在上面附上几句话,把卷轴卷好,再用术式封印。

    “把这个卷轴交给他们。”

    是对地底的泥土人说的。

    泥土人再次浮现地表,空洞的眼眸里似乎多出了人性化的幽怨。

    虽然如此,它还是非常顺从接受了白石委托给他的任务。

    仅有半岁的他,就独自一人完成了跑遍大半忍界的壮举。

    毫无疑问,它是个符合白石预想那样的完美工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