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宠军婚:首长,〕〔深宫娇宠〕〔狐色生香〕〔快穿之虐渣计划〕〔倘若地球能修仙〕〔假婚真爱:总裁爱〕〔豪门危情:老公好〕〔豪门危情:冷爷女〕〔星河霸血〕〔神庭大佬重生记〕〔我的小人国〕〔千古英雄志〕〔万界仙王〕〔她是阴间阳间至纯〕〔凰归之神医魔后〕〔池念傅庭谦全文免〕〔天门神幻〕〔不遇倾城不遇你〕〔佛剑〕〔盛宠军婚:腹黑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七章 阴影中的暗手
    警备队,是木叶中具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成立于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执政时期,里面的成员全部由宇智波一族忍者担任,负责维护村子里的治安问题。

    这既是对宇智波一族忍者实力的肯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防范和监视的意思。

    因为宇智波一族开启写轮眼的忍者,情绪大多不是非常稳定,因此,对这部分人要严格注意。

    但不管怎么说,因为警备队的权力太过于庞大,而宇智波又是木叶超一流的血继限界忍族,基于这种情况,就算是火影,很多时候也卖给他们一个面子。

    警备队大楼,便是警备队成员所工作的地点,出入这里的人大多是宇智波一族忍者,偶尔也有犯事的忍者或者平民,被带到里面进行训示,这部分的忍者和平民,很可能是违反了村子里的一些规定,但又无伤大雅,属于民事上的纠纷,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半个月。

    如果情节严重,会被送到木叶监狱,进行改造。

    而工作流程,基本上也无需向火影进行汇报,只要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火影也不会理会这种事。

    虽然投诉警备队嚣张跋扈,胡乱扣押人的投诉信,已经有整整几个箩筐。

    这里面有真正因为疏忽被冤枉的,也有是在后面煽风点火,想要污蔑宇智波一族。

    在进入警备队工作之后,琉璃每天都会看到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毕竟想要找出村子里的间谍,又或者遇到敌人来袭击木叶,情况是非常稀少的。

    大多数时候,警备队的任务就是处理这些民事纠纷。

    处理好了,大多也得不到什么好的名声,一旦处理不好,各种投诉就找上门来。

    再加上宇智波一族忍者的脾气,大多都很直接,忍不住的时候,还会揍那些口无遮拦的人一顿,结果会引来更多人的指责。

    “真是无聊……”

    琉璃站在警备队大楼内部,第三层走廊上,透过玻璃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清晰可以看到警备队大楼的广场前面,两名警备队的宇智波忍者,压着好几个人进来,结果在广场上,双方就在激烈争吵起来。

    “是很无聊,但这就是警备队每天都要经历的日常。尤其是从一线退下来之后,很难适应这样的和平生活吧。”

    走到琉璃身旁的是宇智波上忍,宇智波富岳。

    他知道琉璃刚从朔茂小队那里调到警备队不久,一时间无法切换自己现在的身份。

    和朔茂小队刺激生活不同,警备队的工作确实要单调许多。

    在看到警备队大楼前的纠纷,富岳也不做任何评价,这种情况早已经习以为常。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职务,应该让其余忍族也加入进来才对,光凭我们一族是无法应付这些人的流言蜚语的。”

    与富岳恰恰相反,琉璃不惧怕这种无谓的流言,但是听多了,看多了,也会让她感到厌烦。

    就好像喋喋不休的苍蝇一样。

    木叶中能够真正理智看待的忍者和平民太少了。

    像朔茂那种的,更是稀有中的稀有。

    宇智波在木叶并不是没有朋友,只不过能称之为朋友的人非常稀少。

    还有一部分态度中立,更多的则是投诉警备队的嚣张态度。

    这也是琉璃感到不满的地方,既然被指责的话,所有忍族一起被指责就好了,可以分担不少宇智波的压力。

    而且其余忍族忍者加入,可以更方便处理这些民事纠纷。

    例如猪鹿蝶三族,亦或者是同为血继限界忍族的日向,他们的秘术与能力,也同样安排在警备队之中任职。

    “但这是只有我们宇智波一族才能扛起来的大梁,而且把警备队的权力分给其余忍族,族里很多人都会有意见的。”

    身为带头创立木叶的唯二忍族,宇智波一族就该享受这种待遇,而不是与其余的忍族平起平坐。

    “只有一族保持着绝对的力量,权力分割出去多少,都不会影响家族在木叶的地位,明眼人都不会小瞧我们。至于那些庸人,宇智波的力量不是给那些白痴观赏用的。”

    琉璃是这样看待的。

    富岳没说什么,他知道琉璃的这种策略,是无法在家族会议上通过的,会被很多人否决。

    “话说回来,你不是在外面执行任务吗?”

    琉璃知道富岳目前是在火影派系那里任职,与村子的其余忍者组成新的小队,执行任务。

    “我也有在警备队挂名的,只不过任务完成了之后,回到这里看看罢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多大改变啊。”

    富岳叹息了一声。

    “有点想要出去执行任务了。”

    琉璃这样说道。

    “忍耐一下吧,这是每一位宇智波忍者,都会经历的事情。话说回来,关于万花筒写轮眼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富岳转而和琉璃聊起其他的话题。

    “你问错人了,我对万花筒写轮眼的了解,未必有你多。”

    琉璃摇了摇头,这几年她和四方长老的会面次数屈指可数,一方面是因为任务,一方面是真的感到他老了。

    不再是那个她心目中,充满智慧,可以给她很多有效经验的长者。

    尤其是根部的那次事件,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不把这根刺拔掉,她就觉得自己的念头无法通达。

    “四方长老的口风很严,他之所以不说,可能是因为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条件对我们来说很是苛刻。”

    富岳点了点头,发表自己的见解。

    目前已有的情报,只能猜测出这样的信息出来。

    比如,更加强烈的情绪刺激?

    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就是如此进化而来的力量。

    如果不是确信四方长老的为人,富岳都觉得所谓的万花筒写轮眼,真的只是一个传说了。

    琉璃对这个话题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对于万花筒写轮眼,也是抱着能开启最好,开启不了,就去学仙术,利用自然能量战斗的想法。

    不能被力量所诱导,真正的强大,应该是把力量化成自己的一部分,而不是单纯成为力量支配的人偶。

    越是知道自然能量的无限可能性,面对这茫茫无尽的天地,人力有的时候真的非常渺小。

    无论多么强大的忍者,都无法脱离这片天地,需要这片天地才能生养。

    人应该对世界有敬畏之心。

    “唔,找你的人来了,不打扰你们约会了。下次有机会再聊吧。”

    富岳偏过头看到了什么,对着琉璃微微一笑,然后识趣的走开了。

    在走廊的对面,白石正站在那里,他是来找琉璃的。

    白石在很多宇智波忍者眼中,也算是半个宇智波族人了。

    天才的童养夫嘛。

    虽然不太清楚他们宇智波的天才少女,为什么会钟意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只能说口味独特,身为外人的他们,只需要祝福就行了。

    迟早都是要入赘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允许人参观的警备队,白石可以在这里自由出入,偶尔的时候,还会有宇智波忍者跟他打招呼,白石也对他们回之一笑。

    有的宇智波忍者脾气很暴躁,态度是真的嚣张,有的也很好说话,至少不会动不动说‘我们宇智波’怎样怎样的话。

    警备队大楼的天台上。

    微风徐徐吹过,琉璃穿着黑色紧身忍装,轻轻靠在天台边缘的栏杆上,率先问道:“这种时候找我,是不是钱又不够用了?”

    “为什么会认为和钱有关?”

    白石突然有点无奈。

    “因为你每次突然来找我,都是因为钱的问题。”

    琉璃习惯如此。

    “虽然资金的确有点紧缺,但目前还够挥霍。这次找你是有其余的事情要说。”

    “说吧,什么事?”

    既然不是和钱有关,那应该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

    “虫男他们几个,在茶之国找到了几个漩涡一族的遗民。”

    白石把这个情报说出来。

    琉璃顿时朝着白石的脸上看去,放松的姿态从她身上消失。

    “漩涡一族?”

    想要确认这个情报的真实性。

    “嗯,漩涡一族。”

    白石确定了这一点。

    “呵呵,是吧,还真是有趣。”

    即使琉璃这种对很多事都能漠视的人,听到这个消息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石点头,露出果然如此的样子。

    琉璃的反应没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组织之所以成立起来,大多数都是琉璃在出力,虽然管理者是白石,但也不可否认琉璃在组织之中地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琉璃才是组织的真正指挥者,只是平时懒得管事。

    而与千手一族关系紧密的漩涡一族,现在落魄到需要她这个宇智波族人来接济的程度,真的是一种讽刺。

    毕竟宇智波一族过去常年和千手一族处于敌对关系,与漩涡一族的关系自然非常恶劣。

    不知道那些与千手一族交好,已死去的漩涡一族祖先,若是泉下有知,会是什么样的感想呢?

    初代火影得知后,又会露出什么样的复杂表情,还真是想要见识一番。

    木叶现存的大多数封印术,包括尾兽的封印忍术,全部都是来自于漩涡一族。

    结果漩涡一族所在的涡之国,就是火之国的邻国,在眼皮子底下被人灭国,族人四处逃散,隐姓埋名,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现在的涡之国,到处都是被破坏的废墟,人口流失非常严重。

    “我记得在上学的时候,隔壁班有个红头发的插班生,名字好像是叫做漩涡玖辛奈吧。”

    笑完之后,琉璃的脸色恢复了平淡,想起了什么说道。

    “没错。漩涡一族忍者的生命力非常强大,非常适合当人柱力,而且掌握着强力封印术,封印九尾的封印术,就是漩涡一族送给木叶的。生命力强大,适合人柱力,还会使用封印术,这就确保了尾兽不会再有暴走的可能性。”

    “原来如此,被灭国之后,立马来到了木叶……和九尾人柱力有关吗?”

    关于九尾人柱力的事情,这是木叶的绝密,木叶高层不可能让不相干的人知道。

    虽然很多人都已经猜测出木叶以前的九尾人柱力是谁,也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漩涡水户——初代火影之妻。

    估计在涡之国灭亡的时候,身体就已经不行了,所以需要年轻的漩涡一族族人作为人柱力,成为封印九尾的新容器。

    “她现在很大可能是九尾人柱力。根据那些漩涡一族遗民提供的消息,木叶在当时的确从漩涡一族中带走了他们的一名族人。”

    对于漩涡玖辛奈,白石印象不是非常深刻,只记得那一头红色头发比较鲜明。

    但是联系他所得到的情报,前后分析一下,很容易得到这些答案。

    即使有所出入,漩涡玖辛奈对于木叶高层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否则无法解释,涡之国灭亡,木叶只带一个小女孩回来。

    除了带回来当新的九尾人柱力,其他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你难道想要打九尾的主意?”

    白石如此关注漩涡一族,让琉璃有了这种猜测。

    白石曾经在战场上得到过一尾守鹤的查克拉,而且从尾兽查克拉上,获取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对于其余尾兽感兴趣,在琉璃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虽然很想这么做,但我还没丧失理智到那个地步。”

    白石知道自己现在有几斤几两,虽然无惧现在的木叶,那是基于自己可以保全性命的前提下,做出来的判断。

    如果真的要和如此规模的大忍村对上,只有败亡一途。

    而木叶不能够触犯的禁忌有很多,九尾人柱力就是其中一个。

    “我来找你,也不只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你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

    “什么?”

    琉璃皱着眉头问道。

    “木叶高层,他们在研究木遁,而且现在可能有了很丰厚的成果。”

    ◎

    茶之国,地下据点。

    虫男与一名漩涡族人待在一个房间交流,这是被他救下来的八人中,最为年长的一位漩涡族人,也是八人之中的话事人。

    他此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身上的灰泥和臭味也被洗掉,整个人也都显得精神了许多。

    对于虫男这位救命恩人,他心里无疑是充满着感激。

    这些年来,他凭借自己微薄的力量,带着一家人在忍界中到处流浪,自从涡之国灭亡后,他们一家子就没有过上一天安分的日子。

    说起来有点可笑,之前被那些流浪忍者俘虏之后过的生活,反而是这些年来,觉得最安稳的日子。

    哪怕每天吃着发霉的食物,也是甘之如饴。

    回想过去漩涡一族的荣光,对比此刻的处境,眼神不由得黯然。

    “关于你们的安排,首领那边已经给了详细的指示,我们会在鬼之国帮助你们定居,但那样一来,需要你们暂时性的隐姓埋名,也不能够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等到合适的时候,才能安排你们在阳光底下生活。”

    因为漩涡一族的身份太容易招惹麻烦了,而他们的组织目前并不打算做一些引人注目的事情。

    无论是收集情报,还是建设据点,都是在悄然无声之间进行。

    “没有问题,我们已经做好隐姓埋名的准备了。”

    漩涡一族老人并未反对那位首领的提议,不如说,也非常符合现在漩涡一族的情况。

    以前涡之国健在的时候,还未有这种感觉,但随着这些年来的所见所闻,还有亲身经历过的惨痛,现在只要能够安稳延续漩涡一族的血脉就足够了。

    “不过也不用担心,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对于我们来说,你们漩涡一族加入进来,也可以分担不少的压力。我们组织对于优秀的人才,一向是来者不拒。”

    “我可以问一下,组织是做什么的吗?”

    漩涡一族老人忍不住问道。

    既然决定接受这个不明组织的庇佑,那么肯定要对组织的目的探知一二。

    虫男给出一个很是无奈的笑容:“事实上,我也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干部,组织的目的是什么,我知道的极其有限,只能感觉到首领在做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你只能亲自去问我们的首领了,我也很好奇这个答案。”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中带有明显的敬畏之色。

    漩涡一族老人默然不语,没有再问下去。

    虫男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也不打算在这里继续逗留。

    “那么,接下来你们好好在这里休息一阵子吧,过几天我们会安排人把你们送到鬼之国,那是个很和平的国家,希望那里的和平可以扫去你们心上的阴霾。”

    说完这句话,虫男就离开了房间。

    外面的四名队员一直在等待他从房间里出来。

    “安抚如何?”

    “已经进来了,想要出去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组织的人情可不是这么容易还掉的,何况……”

    首领还是一个研究狂人。

    到嘴的肥肉,怎么可能吐出去。

    他们听得出虫男的言外之意,都是会意一笑。

    “不过,这些人对我们应该还有所隐瞒。”

    虫男站在原地沉吟。

    “隐瞒?”

    “这些分散忍界各地的漩涡一族遗民,之间说不定还有联系的方式。通过这些人,我们也许可以找到更多的漩涡一族遗民,吸纳进组织里面。”

    “放长线钓大鱼吗?”

    “这也是首领的意思。总之先安抚他们,等看到我们的诚意,即使我们不主动提起,他们也会自己过来请求我们,告诉其他漩涡一族遗民的所在地,让我们解救他们的族人于苦海之中。”

    如果是一般人,虫男并不会如此上心,但漩涡一族遗民就另当别论。

    因此,双方的信任才是关键。

    直接向他们询问其余漩涡族人的下落,很容易引起他们心中的反感,将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微薄信任,消耗殆尽。

    ◎

    阴暗潮湿的溶洞,这里看上去宽阔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整个空间都是密封起来的,没有所谓的出口存在。

    一名身体虚弱的老人坐在用树木制成的木椅子上,脸上皱纹遍布,白发苍苍,身体即使是坐在木椅上也是佝偻的姿态。

    长长的白发把右眼遮住,只有紧闭起来的左眼露出外面,神态安详的坐在椅子上休憩。

    在他的背后连着一条类似白色条状物的物体,在白色条状物的另一端,则是伸向后方那无尽的黑暗之中,隐约可以见到巨大树木与果实的轮廓。

    不多时,在老人面前的土地突然有小幅度的蠕动,从里面钻出来两个肤色苍白的人型生物。

    老人眼睛没有睁开,却仿佛知晓面前有人存在似的,开口问道:

    “还是没有确切的消息吗?”

    老人的声音极为苍老。

    但是这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之时,周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下来,成为黑暗中唯一响亮的事物。

    “没有,监视长门的那名白绝,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就消失了。其余白绝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名白绝的下落。”

    两名白色人型生物中的一个向老人回答。

    “斑大人,会不会是长门发现了那名白绝的踪迹,把他处理掉了?”

    而另一个白色人型生物,则自作主张的开始胡乱猜测起来,向老人汇报。

    “笨蛋,从以往情报上进行分析,长门的轮回眼运用还非常稚嫩,凭借长门此刻的力量,可没办法察觉到白绝的踪迹。”

    “可是除了长门,他的那些杂鱼同伴,也没有一个感知忍者存在,不可能察觉到白绝的踪迹才对啊。”

    白色人型生物一脸费解的说道。

    而且就算是感知忍者,也不一定能够发觉到白绝的踪迹,除非是特殊的感知忍术。

    亦或者是类似白眼那种透视能力非常强的瞳术,对他们来说,反而比感知忍者要麻烦许多。

    “长门那里继续监视,让阿飞也一起行动。另外,派几个白绝去木叶。”

    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下达了明确的指令。

    “木叶?斑大人怀疑是木叶那些人?”

    “不仅仅是因为白绝失踪的原因,我的时日无多,仅靠长门一人,还不足以推动‘月之眼’计划。我还需要一个能够代替我行动的代言人……去吧。”

    老人的语气依旧轻慢,但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是,斑大人。”

    等到两个白色人型生物退下去后,老人睁开了紧闭的左眼,那是一只猩红色的三勾玉写轮眼,在昏暗的环境中尤为醒目。

    “柱间啊……你所寄托的未来,根本没有和平的容身之处……这次是我赢了……”

    黑暗中,传来老人带有遗憾的轻叹。

    但是如此说,也无法向谁证明什么。

    因为那个被他珍视一生,既是对手,亦是挚友的男人,早已经不存在这个世间了。

    他缓慢的抬起手,轻触着胸膛。

    被那个男人刺开的伤口,疼痛仿佛昨日刚刚发生一般,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缅怀的笑容。

    柱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天地龙魂〕〔全球迈入神话时代〕〔极品暧昧〕〔穿梭在轮回乐园〕〔重生长白山下〕〔纵意人生秦浩〕〔封晏唐柒柒的〕〔开挂花钱玩转世界〕〔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逆玄典〕〔超级走私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