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七十九章 捕猎白眼
    忍者学校。

    正在自己办公室里整理教案的纲手,听到旁边传来脚步声,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来了。

    “小子,今天你来的有点晚……你脸色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差?”

    纲手转过头,看到白石那苍白的脸色,整个人都变得衰弱无比,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

    “昨天吃东西吃坏了肚子。”

    白石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编出这样的话来。

    “吃坏肚子可不是这种表情。”纲手叹了口气,走过来拍了拍白石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年轻男女同住一个屋檐下,擦枪走火我也可以理解,毕竟你们都是十几岁的大人了。但你是医疗忍者,应该懂得忍者的身体也是有极限的,稍微节制一下吧。”

    “……”

    “对了,安全措施做了没?没结婚之前,千万别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弄大。”

    纲手凑到白石耳边,悄悄对他说话,深怕周围有人会偷听一样。

    但白石却清楚看到纲手眼中的使坏。

    “放心吧,纲手老师,我的身体一直很好。”

    “也就是说,你们还是做了吧?”

    “……随便造谣我会向火影大人投诉的。”

    “你小子还真是一点不懂得幽默感呢。”

    “我的确不懂幽默感,但这和幽默感无关吧。”

    看到白石那一脸衰弱颓废的样子,纲手顿时感到无趣起来。

    “不过,你这个样子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下?”

    老实说,白石现在的样子的确让人很是担心,会不会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倒在地上。

    “谢谢关心,不过问题不大,过一会儿我再去教室那里吧。”

    白石想了想,也觉得纲手的担心很有必要,昨天用灵化之术后碰到的那只写轮眼,现在想起来还令他心有余悸,被幻术冲击的后遗症,导致从今天早上开始身体就一直乏力着。

    “那你在这里好好休息,千万不要逞强自己。”

    纲手也没问白石昨天做了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每个人都有不愿分享给别人的秘密,包括她自己也是如此。

    目送纲手离开,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人。

    因为身体乏力的缘故,白石就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把脑袋放空。

    大概过去了有半个小时,感觉身体比刚来的时候舒适很多,这才慢慢从座椅上站起,朝着培训医疗忍者的实验班方向走去。

    ——实验班下课之后,白石和纲手打了个招呼,便朝着忍者学校外面走去,结果在学校大门口的位置,看到琉璃在那里等待的身影。

    穿着那一套显示姣好身段的黑色紧身忍装,令人赏心悦目的站在那里,白石一眼就可以辨认出来。

    “琉璃,你怎么来了?”

    白石走过来有点疑惑问道。

    “顺路过来看看,别多想。”

    琉璃看了一眼白石那略显苍白的脸色,语气没有太大波动。

    “那得绕很远的路吧。不过,你今天这么早下班吗?”

    “我找别人代班了。”

    说着,琉璃拿出一个保温杯,扔到白石手中。

    白石接住保温杯,拧开盖子后,不出所料里面是干净可以饮用的热水。

    “谢啦,我正觉得有点口渴呢。”

    “别多想,只是不注意从警备队里那里带了出来。”

    听到琉璃的解释,白石只是理解的笑了笑。

    喝了一口热水后,就对琉璃问道:

    “现在要一起回去吗?”

    他知道琉璃这个时候在忍者学校门口等他,是在为他的安全考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情。

    不过,要琉璃直接说出关心自己的话语,估计也有点难以启齿吧。

    有时候她也不是非常坦率。

    如果是绫音,大概会是一本正经,装作无辜的说出一些出人意料的挑逗话语。

    “嗯。”

    琉璃也没有反对。

    她的确是在担心白石的安危,因为白石此刻的精神状况也确实称不上好。

    就算是在村子里,很多时候也不是绝对安全。

    早在两个小时前,白石来到忍者学校工作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这里等候了。

    和白石走在路上,琉璃忽然想起了什么轻声说道:

    “对了,白天我去警备队那里查了查,对每一个族人的资料重新过了一遍,但是无论怎么样也找不到像你说的那样,拥有比我更强写轮眼瞳力的族人。”

    这句话也并非是琉璃自满,她对于写轮眼的理解,的确要超过大部分宇智波族人。

    就算抛开写轮眼,她的体术,忍术,幻术,也是一流水准,尤其是体术与忍术,幻术则略差。

    想要从中找出远远在她之上的写轮眼持有者,即使深入调查警备队的人员情报,琉璃也是毫无头绪。

    “找不到就不用勉强找了,我倒是觉得幕后主使之人,不一定是在村子里面隐藏。”

    白石发表自己的看法。

    “不在村子里?”

    琉璃不是很理解白石这句话的意思。

    “你觉得朔茂老师的实力如何?”

    白石不答反问

    “在我之上。”

    “具体差距呢?”

    “如果拼死一战的话,我大概率会死,朔茂老师重伤吧。”

    这句话琉璃没有自谦。

    而是她的实力现在本就到达了这个水准。

    朔茂的一身实力都在于刀术上,还有神速无比的瞬身术,配合精妙绝伦的刀术无往而不利。

    但也因此,专精刀术的朔茂,缺乏了很多对敌手段。

    琉璃说不定是朔茂最难以应付的类型。

    忍体幻毫无缺陷,完美的全能型忍者。

    体术瞬身加上三勾玉写轮眼,她能够跟得上朔茂的速度还有神经反应,但由于刀术的加成,琉璃觉得自己在近身战中会很吃亏。

    可是她也拥有朔茂没有的优势,大范围火遁与神秘莫测的幻术,也可以用来限制朔茂行动。

    白石听到后,也是点了点头,说了自己的看法:

    “那只写轮眼所展露出来的查克拉,以及给我带来的巨大压力,还要在朔茂老师之上。而且这只是写轮眼上的瞳力较量,他已经远胜于你了,其余方面,恐怕比你也只强不弱。”

    “是吗?在如今的宇智波一种的确没有这样的高手,但是判断这个人不在木叶之中,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那你换个思路想一下,如果现在村子里的宇智波一族中,真的存在这样的高手,我们的秘密很可能早就暴露了,不可能到现在还无动于衷。毕竟对方拥有强大潜入能力的部下,我们的秘密根本无法隐瞒。”

    “……”

    琉璃皱起了眉头。

    “既然那种白色生物可以被自然能量感应到,那么,也意味着在我研究出自然能量之前,对方没有在监视我们。而第一次接触,是在晓那边无意间察觉。紧接着,这种白色奇特生物又来到了木叶,潜入宇智波一族族地……幕后主使者针对木叶,也许是为了监视宇智波一族,行动是最近刚刚开始的。至于晓那边……”

    他派遣虫男他们接触晓,也是近个把月前的事情。

    幕后主使者派人监视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白石无从得知。

    但判断出这些就行了。

    不在木叶的宇智波忍者。

    与尾兽,与木遁有关,凌驾于琉璃之上的写轮眼瞳力,派遣部下潜入宇智波族地收集请把。

    这都是解读正确情报的关键信息。

    琉璃显然也明白了这一点。

    但即使得到如此众多的关键信息,琉璃还是很难判断出,那名幕后主使者,究竟是哪一位宇智波忍者。

    “说起来,宇智波过去有叛逃,或者离开木叶的忍者吗?”

    “近三十多年来,只有宇智波斑一人。”

    琉璃给出这个宛如天方夜谭般的答案。

    “这个答案真是扯淡,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一战后,就已经死在了初代火影手上,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

    白石脸上扯出一抹笑容来,摇了摇头。

    但内心具体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毕竟,不是没有这种概率不是吗?

    木遁,尾兽,写轮眼。

    这不是宇智波斑当初交战过的忍术,就是被他控制的对象,要么就是他本人持有的力量。

    条件不是都凑齐了吗?

    看到琉璃也陷入了沉思,估计也在怀疑宇智波一族的那位先祖,是否真的死去的问题吧。

    白石重新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热水笑道:“好了,不要露出这种沉闷的表情,不管对方是死是活,只要不跟他扯上关系就好了。你也说了,比起猜测这种无用的事情,还不如把时间和精力全部用在强大自身上不是吗?”

    “不,我是在想,如果他真的还活着……我很想见识一下那传说中,可以开天辟地的伟力。”

    琉璃握紧了下拳头。

    忍者们在过去,提到宇智波一族,人们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写轮眼,而是宇智波斑这个名字。

    因为那是比写轮眼更加纯粹的力量象征。

    而现在的忍者们提到宇智波,想到的不是某位宇智波忍者,而是写轮眼。

    琉璃认为这是自己以后要超越的目标。

    “还真像你的风格,看来刚才是白担心了。”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而且那种老古董即使活着,现在也老到不能动了。”

    “我可没有这么说哦。再说,这也只是猜测,并不能当做决定性的证据。”

    看到琉璃又在闹别扭似的,白石笑着解释。

    “哼。”

    琉璃转过头,表示不想要理睬他。

    天空渐渐昏暗下来了,美丽的夕阳此刻正在西边森林的尽头慢慢沉落。

    白石和琉璃一起沿着一条河流旁边的道路上漫步。

    五月份的天气已经有所暖和了,微风吹来,带给人些许惬意的同时,烦躁也从内心中祛除。

    小路两边的路灯已经打开了,从这里向远处看去,那里是村子的中心地区,已经有繁华夜市热闹起来的前奏了,灯火一个接着一个亮起。

    在这这条道路上,只有白石和琉璃两人行走着。

    但是在河流的堤岸上,有一些还没有回家的忍者学校孩子,在那里不知疲倦的玩着忍者游戏。

    看到这一幕的白石,停下走动的脚步。

    “怎么了?”

    琉璃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的脸庞。

    “没什么,只是看到他们这种样子,有点怀念以前的事情罢了。”

    白石看着在堤岸那里玩忍者游戏的学生们,脸上出现感慨之色。

    恍惚间,白石又想起了什么。

    “话说回来,我们之前从忍者学校出发,然后一起回家的场景,就好像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

    在白石说完这句话后,也勾起了琉璃对过去的回忆。

    因为父母常年在外行商,经常不在家的缘故,她的童年,还有现在的少女时代,白石在她的人生里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

    过去在忍者学校上学时,也的确像白石说的这般,他们两人总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每天都几乎形影不离。

    “为什么突然间说起这种事?”

    “我在想……如果以后也一直这样就好了。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搭档。”

    白石抬头看着远方的夕阳,在夕阳的照射下,他的脸庞变得比平时更加温和。

    琉璃听到白石这样说,忽然不是滋味起来,总觉得心里有点空荡荡的,缺少了什么一样。

    只是搭档吗?

    “快点走吧,回去之后还要……”

    琉璃准备加快回家的脚步,结果在这个时候,突然自己的手掌被什么包裹住了。

    导致身体无法向前迈动一步,就这样停顿在原地。

    琉璃表情一愣,转过头,微微低下。

    那是一只属于男人的宽厚手掌。

    仔细而温柔把她的手掌握住,让她无法脱离掌控。

    “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种事。但我刚才说完那句话之后,又仔细想了想,如果只是搭档关系的话,说不定无法诠释我们之间的全部。怎么样,要变成比搭档更加亲密的关系吗?”

    白石脸上浮现出坦然自若的笑容,询问着琉璃的意见。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回去了。”

    琉璃的脸已经微微红了起来,扭过头去,虽然说着回去的话,但手掌被牵住的时候,已经任由白石处置了。

    “一起去那里走走吧,今天提前这么早下班,时间应该足够。”

    “这种事不要问我,你是伤员,你做主就好了。只要明天你不会感冒的话。”

    琉璃扭过头不去看白石,却一副任由他做主的样子。

    白石感觉有点奇妙,因为和琉璃相处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手握这么重要的主动权。

    有点想要流泪的感动。

    “现在已经五月份了,怎么可能感冒?没问题的。”

    他的身体也没虚弱到那个地步,虽然入夜之后天气的确会变得比白天冰凉一些,但只要注意一下,问题不大。

    紧握着琉璃的手掌,肌肤之间彼此传递着对方的身体热量。

    白石可以清晰感受到,琉璃身体变得很是烫热。

    就这样握住琉璃的手掌,白石带着她朝着村子即将热闹起来的夜市中心走去。

    白石很清楚看到了琉璃脸上那显而易见的开心笑容。

    在这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反而出现了罪孽感。

    在他脑海里,说不定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存在。

    对自己来说,可能也是重要无比的‘搭档’。

    但今天,自己应该是属于琉璃的吧。

    这么一想,罪孽感在自我安慰之下,从内心消散了一些。

    ——第二天。

    白石感冒了。

    因为昨天晚上回来的很晚,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发现自己感冒的事实。

    他睡在地铺上,上面盖着一层被子,他现在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体也很是冰冷。

    “真是的,昨天一直说着没事,结果成了这样子。你身体素质变得也太差了吧。”

    琉璃在家里穿着便服,没有穿那套黑色忍者装,就这样跪坐在白石的地铺旁边,用近乎嫌弃的口吻这样数落白石。

    “……我也没想到会把事情弄成这样子……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感冒……”

    白石只好吃了这个闷亏。

    果然,昨天晚上不该逞强自己身体的。

    但昨天在那种情况下,要是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的就回来,反而会更加后悔。

    看到琉璃这么细心的照顾自己,连今天的工作也再次翘了,白石感到不好意思的同时,也觉得今天就算是得了重感冒也不是一件坏事。

    “纲手上忍那边我已经派人去解释了,今天你就老实的在家里休息吧。我会在这里保护你。”

    琉璃从地板上站起,走到一旁的柜子边,在那里一边翻找什么,一边对白石说道。

    “麻烦你了。其实我觉得感冒也没那么严重,下午……”

    “今天老实在家里休息。你是希望我把话说第三遍吗?”

    琉璃面无表情的把声音再次加重。

    白石战战兢兢不敢再说话了。

    琉璃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药瓶,从里面拿出几颗药丸,还准备了一杯热水。

    “这是你还未正式投入药品市场的感冒药,没想到开发出来之后,自己会成为第一个使用者吧。对自己的药感想如何?”

    “……可以的话,我不想做出什么评价。”

    白石在心情复杂之中,把自己曾经开发出来的感冒药吃了。

    ◎

    波之国通往火之国的海上,有一艘小船挤开水波,朝着火之国的海岸港口靠近。

    在小船上一共有四个人,他们都是木叶村的忍者。

    带队的是一名穿着上忍制服的木叶忍者,其余三人则是穿着中忍制服。

    这是一支由上忍带队,队员是三名中忍配置的队伍。

    即使在木叶村之中,这也是属于精英小队的范畴了。

    大多数小队,都是一名上忍,配对三名下忍,或者一名上忍、一名中忍、两名下忍的配置。

    这次他们的任务前往邻国波之国,剿灭一个非法流浪忍者组织,这个流浪忍者组织在波之国境内到处劫掠村庄,经波之国大名委托,木叶便派遣了他们这支小队来处理波之国境内的非法忍者组织。

    对于这种状况,木叶方面早已经习以为常。

    不说忍界大战期间,就算是战后,缺乏忍者力量的小国,经常受到流浪忍者组织的侵害,这种事早已经屡见不鲜。

    这些流浪忍者要么是机缘巧合下成为忍者,要么就是叛忍,从事各种非法营利活动。

    对于大国来说,这种忍者组织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也只有毫无力量的小国才会因为这种事困扰。

    木叶出动一名上忍、三名中忍的精英小队,在经过一番苦战,这支小队成功把流浪忍者组织剿灭,现在他们准备坐船返航火之国。

    坐在船头位置的带队木叶上忍,黑发直长的披下,直垂落到腰间。

    额头上佩戴护额,眼睛是纯白色。

    他是日向一族分家出身的上忍。

    名为日向真悟,即使是在日向分家中,也是实力比较出众的上忍。

    因为波之国的海域常年被浓雾笼罩,日向真悟不时开启白眼,来观察周围的海域,防止一些突发状况。

    在他的白眼视野中,在前方两公里的位置,有五个人乘船朝着这里接近。

    这些人体内的查克拉含量非常少,基本上可以判断为普通平民,不足为惧。

    而且这些人身上也没有任何武器,只携带着少许的钱财。

    无疑是前往波之国的普通平民。

    不一会儿,那五个平民乘坐的船体接近过来了。

    日向真悟和其余三名木叶中忍只是扫了他们一眼,便不再关注。

    当船体擦肩准确过去的时候,突然那艘船上的五个人,速度迅猛冲来。

    几乎只能看到残影,那三名木叶中忍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不知死活的掉入了大海之中,失去踪迹。

    日向真悟脸色陡然惊变,眼前这一幕的发生打破了他的世界观认知,这些家伙体内根本没有多少查克拉,但是这恐怖无比的速度和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连忙从船体上跳开,把查克拉汇聚在脚底,在波动起伏着的海面上立足,摆出柔拳的出招架势。

    他已经无法顾及那三个同伴的情况如何了,自己周围包围着的这五个人,没有一个是庸手。

    光凭刚才出招的速度和力量,联合起来,就算是他,也不敢说有绝对的胜算。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木叶忍者?”

    日向真悟一边调动体内的查克拉,一边想要用谈话来寻找突破口,至少也要弄清楚这些家伙的身份才行。

    哪知,这五人脸色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闭口不言,只是身上露出十分强烈的敌意,针对真悟展开。

    “上。”

    只有一个简单的发号施令,五人就默契无比的朝着日向真悟围攻上来。

    日向真悟看到自己深陷敌阵,也丝毫不慌乱,丰富的作战经验,还有白眼、柔拳,都是他自信对敌的来源。

    然而在交手之后,他才发现这五个人的力气非常巨大,而且他的点穴能力如果不能击中他们胸口的话,就对他们毫无作用。

    虽然不可思议,但这些家伙运用强大体术,根本不是靠查克拉来发动。

    而是凭借他们本身就有的身体素质。

    执行任务多年,日向真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类型的对手。

    可恶!日向真悟不由得头冒冷汗。

    这样一来,他的柔拳对这些家伙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而日向一族忍者的大部分实力,都体现在柔拳和点穴上。

    这对他们日向一族来说,是非常糟糕的对手。

    如果他会八卦掌·回天这一招特殊柔拳法的话,说不定还有胜算,毕竟是无死角的绝对防御,并且还能够反震敌人,撕开一个可以逃生的口子。

    但作为分家成员的他,哪怕是上忍,也没有学习这一招的资格。

    那是只有宗家以及少数分家忍者才有资格学习的绝密招式。

    他现在唯有白眼可以对敌人的偷袭稍作预防,可长时间持续下去,局势依然对他不利。

    “啊!”

    无视他柔拳中蕴含的点穴技巧,对方以伤换伤,拳头挥中他的面孔,把他击飞出去。

    随后另外两人飞快绕到他即将落下的位置,一人挥拳,一人抬起腿,对他凶狠夹击起来。

    日向真悟在海面上翻滚,又咸又苦的海水不小心灌入口中,和他嘴里的血水混合。

    他颇显儒雅的形象被破坏了,内心生起绝望。

    “你们……到底是谁?”

    他不甘心的再次问道,想要知道这五人的身份,还有他们袭击木叶忍者的理由是什么。

    五人不发一言,萦绕在海面上的是绝对的寂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