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从木叶开始逃亡 第八十一章
    重新返回火影大楼办公室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三代目火影火影日斩看着办公室里因打斗而碎裂一道刀痕的墙壁,正是之前暗部忍者用忍刀劈砍出来的印记。

    “怎么回事?”

    日斩看着在面前出现的四名暗部忍者,询问刚才这里具体发生了什么。

    “火影大人,有人窃取了这里的信息资料。”

    之前打退敌人的那名木叶暗部回答道。

    “敌人抓住了吗?”

    日斩问出事情的关键。

    “我把敌人的身体斩成两段,但对方似乎是不死之身,在身体变成两段后,依然有强大的生命力,分别潜入地底和墙壁消失了。”

    木叶暗部连忙单膝跪下,对日斩低头解释了一句,接着继续说道:“非常抱歉,火影大人。虽然事后追踪了一下,但是对方在土层之中移动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跟丢了。”

    “起来吧,看来潜伏进这里的家伙有着特殊能力。”

    不死之身,以及潜入墙壁与地板的能力,还能够甩开在后面紧跟不舍的暗部忍者,先不说战斗能力如何,潜伏能力的确不可小觑。

    日斩走到办公桌旁边,看着桌面上比较凌乱的各种资料件,这些件涉及的东西很多,也正因此,日斩也无法判断潜伏者来这里是想要寻找什么。

    一些上忍小队的成员构成,接取的任务以及执行小队,还有各种过期的命令书,在这其中,日斩还发现了一本封面是性感比基尼女郎杂志。

    “……”

    日斩尴尬了一下,悄声无息把这本杂志塞到旁边的抽屉里面。

    没办法,身为火影的他,平时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就算是火影,平时也需要看一些丰富多彩的书籍,来减轻身体压力。

    “火影大人,接下来要怎么办?”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放在这里的件基本都不是村子里最为重要的机密……”

    但要说这些件可以随意泄露不明来历之人,对于村子来说还是有一定危害性的。

    可关键目前无法判定敌人的身份和目的,行动更是无法锁定,就算知道这名潜伏者对于木叶来说,是祸非福,其实也根本做不了什么事。

    只能这样放之任之了。

    “就先这样吧,以后工作的时候仔细一点。”

    日斩并未责怪这些暗部,因为在这里看守的暗部,只有一个班的四名忍者而已。

    原因便是在这里的资料件,都涉及不到木叶的真正核心机密,派遣人多了,有点浪费资源,其余地方的保护力度会下降。

    但要不做一点防范,这里的资料件,也不是一无是处。

    日斩奇怪的正是这一点,如果是为了木叶的机密而来,潜伏这里能够得到的信息明显是有限的。

    像是重要无比的暗部成员资料,各种研究资料,禁术秘术等,这些才是木叶的核心机密,也是放在更加隐蔽的地方。

    在那里看守的暗部忍者,在暗部之中也都是出类拔萃的一批人,不仅人数众多,忍术也大多数是以稀有的秘术为主,还配置了特殊感知型忍者,防止敌人潜入。

    不明白这名潜伏者是为了什么而来,日斩便不去做这些无谓的猜测。

    ◎

    一天后。

    一艘从虹之国港口出发的邮轮正朝着火之国港口驶去。

    在这艘邮轮的甲板上,有各色各样的人在上面游玩,或者看着蔚蓝无边的海面。

    “火阵大人,在这里抛头露面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回房间里吧。”

    两名拥有白色瞳孔的成年男性忍者,对着在甲板上欣赏蔚蓝海景的白色眼睛忍者说道。

    被他们称之为‘火阵’的忍者,是一名外表俊秀的青年,额头上佩戴着木叶忍者护额,证明着他是木叶忍者的身份。

    而且三人那双纯白无垢的眼睛,也让人明白他们三人的身份——豪门日向。

    日向一族不仅仅是忍者之中的豪门忍族,像他们这样顶级忍族,与外界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

    这次他们三人出来,纯粹是到虹之国那里走关系,处理一下与日向一族有商业往来商会的一些生意事情。

    因为需要有足够身份的人亲自到场,所以日向一族派遣了日向火阵这名宗家传人,而护送人员是日向一族的两名分家的特别上忍。

    虽然不是真正的上忍,但两人联手,一般的上忍也足以应付,甚至可以做到打败上忍。

    而身为宗家忍者的日向火阵,则是三人之中的最强。

    虽然年仅二十,已经是日向宗家中有名的天才上忍了。

    这样的配置,即使遇到上百名中忍级的敌人,即使不敌,也能够轻松逃脱。

    “没关系的,我只是出来随意散散心而已。家族在虹之国的生意处理完了,你们两个也不要这么紧张。”

    火阵对于两名日向分家忍者的担心置之一笑。

    “就算是这样,身为宗……”

    看到火阵嘘声,那名分家忍者也知道自己差点说漏了嘴,看了看周围人没有注意这里,才松了口气。

    “你们两个啊,也不要对我太过恭敬了,随意一点就好了。”

    火阵脸上露出温和的微笑。

    “是。”

    虽然身为宗家的火阵这样说了,但两名分家忍者依旧不敢逾越身份。

    毕竟他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思想,就是以宗家为主。

    就算是拼死,也要保证宗家忍者的生命安全。

    这种意志,已经深刻在他们的基因之中,很多时候,都会下意识做出维护宗家的举动。

    对于两人的拘谨,火阵叹了口气,这样反而更加惹人怀疑了。

    不过就算发生了意外,以他们三人的实力……

    轰!

    有什么声音突然爆炸起来,邮轮巨大的船身狠狠颤动了一下,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剧烈摇晃着。

    火阵和那两名分家忍者连忙把查克拉聚集在脚掌上,接着又抓住一旁的栏杆,让身体牢牢稳定在甲板上。

    经过刚才的震动,使得在甲板上的游客纷纷恐慌的尖叫起来,恐惧混乱的气氛在邮轮上散播开来。

    蔚蓝的海面上,巨大的波浪铺天盖地掀了起来,一波一波的侵袭着邮轮。

    邮轮在海面上摇摇晃晃个不停,好几次都差点把巨大船体掀翻。

    “怎、怎么回事!?”

    “看来返回木叶的路不会一帆风顺啊。”

    火阵镇定的站在甲板上,白眼开启,目光穿透了层层扑涌而来的水浪,看到有十数名敌人快速朝邮轮这里接近。

    “水遁·水龙弹术!”

    空气中传来爆喝的声响,在水浪之后,庞大水量汇聚而成的水龙更具视觉冲击性的朝着邮轮扑来。

    火阵看了看在甲板上无比惊惧的游客们,眉头一皱,两腿用力的朝着半空跳跃起来,查克拉从身体的穴道中排斥而出,身体宛如陀螺一样告诉旋转起来。

    “回天!”

    轰!

    回笼与火阵旋转出来的巨大查克拉球体碰撞起来。

    水龙溃散成大量的水流,把邮轮的甲板冲刷了一遍,有几名游客不慎被冲到大海里,呼喊着救命。

    火阵从半空退下,虽然成功用回天阻挡了水龙冲撞邮轮,不让邮轮被水龙砸成,但汹涌的力量撞到他的身体上,即使有回天阻挡了大半分力道,也让他脸色苍白了一下。

    “跟我来,别在这里战斗!”

    火阵知道这些敌人根本不在乎邮轮上的数百条人命,在这里战斗,反而会让自己的处境岌岌可危起来。

    从甲板上跳开,站在海面上立即奔跑起来。

    “是!”

    两名分家忍者立马跟着火阵奔跑,看着距离邮轮越来越远,即使战斗也应该不会波及到那里了。

    “火阵大人,这些到底是……”

    “水遁的威力很强,但是着装上不像是雾隐忍者。”

    这些人的着装和一般的平民没有不同,穿着很是粗糙的麻布衣服,不是正规的忍者装束。

    “变装吗?”

    “不排除这个可能。”

    在火阵话音落后,大海上突然毫无征兆的卷起了茫茫白雾。

    方圆一公里的海域上,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白雾笼罩起来。

    在白雾之中蕴含着无比强大的查克拉,白眼的洞察力仍在,对应的是因为要看穿这些白雾,消耗的查克拉反而比平时多了一些,不过对于日向的三名忍者而言,这点查克拉量根本不算什么。

    “雾隐之术,还是这种强度的术式,基本上可以封锁住写轮眼了。但是我们日向的白眼,洞察方面无人能及。”

    火阵对这种强力的雾隐之术毫无畏惧之色,在白眼观察到的区域之内,多少敌人,从什么方向进攻,查克拉流动时要释放什么类型的遁术,基本上都可以提前判定出来。

    忍界之中毫无理由的杀戮屡见不鲜,但十数名未知身份的忍者冲来便是携带可怕无比的杀气,朝着他们三人进攻,很明显目标是他们三个。

    或者说是日向宗家的血继限界——纯正没有被笼中鸟限制的白眼。

    “水遁·水龙弹术!”

    同一招的忍术,但是这次释放这个忍术的总共有六人。

    六条水龙从正面冲撞而来的声势,还有足以把人身体碾碎的水量冲波,日向的三名忍者抖露出无比凝重的色彩。

    这种强度的冲击力度,仅凭一个人的回天毫无作用。

    如果这两名分家的也会回天就好了。火阵心里叹了口气。

    要是三人都会回天的话,虽然不至于在这样的攻击中毫发无伤,但肯定能够防御住,顶多会受到一些伤势。

    可惜,回天这种绝对防御形态的绝密招式,只有宗家和个别的分家忍者才能有资格学习。

    很多分家的上忍都没有这个资格学习,包括他身边的两名特别上忍护卫。

    被六条水龙集中起来的冲波正面击中,最轻的后果也是重伤。

    因此,三人不断向后奔跑,拉开距离导致水龙的冲击力变低之后,再进行解决。

    然而对方很清楚日向一族的手段,以及,这里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是水遁忍者们主宰的增幅领域。

    常规查克拉量使出来的水遁术,现在在这里只需要原本一半的查克拉,就能够施展出来。

    如果用了同等量的查克拉,那么,水遁术的威力就会翻倍成长。

    对水遁忍者们而言,没有比这里更加适合施展水遁的场地了。

    在这里想要和拥有大面积忍术范围的水遁忍者交战,实在是太过于不利了。

    “可恶!”

    那十数个人虽然身手不俗,但全部都没有打近身战的意思,只是用远程和范围巨大的水遁术,依靠大海主场,来不断消耗他们的体力。

    不慎被水遁术击中,还会落得个重伤的下场。

    这样下去,他们三人迟早会精疲力尽,被敌人俘虏。

    “火阵大人,请您先离开这里,这些家伙的实力不简单!我们在这里断后!”

    两名特别上忍等级的分家忍者想要为火阵撕开一条血路,让他先行离开这里。

    白眼对于日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这种纯正的血继限界落入别人手里,对于日向,对于木叶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火阵看了二人一眼,仿佛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赴死的决心,点了点头,毫不犹豫朝着没有敌人拦路的方向逃跑。

    不管他愿不愿意,分家忍者存在的意义,便是在这一刻才能体现出来。

    拼死也要为宗家忍者争取一条生路,而不是宗家忍者在这里牺牲,让分家忍者逃跑。

    而火阵对这种情况也不陌生,也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因为他要保护自己这双宝贵而骄傲的白眼,避免被敌人获取,那两位分家忍者的牺牲,也不是毫无价值。

    ——距离战场的几公里之外,一个全身土黄色的泥土人从海面上冒出头来。

    接着整个扭曲的人型身体软黏黏的站在海面上,身体不规则的开始扭动。

    紧接着,它双手结印,最后双手按在海面上,伴随着大量的白烟,穿着白色连帽大褂的白石被它从遥远的木叶之中召唤出来。

    “这个逆通灵之术还真是方便,辛苦你了。”

    白石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笨蛋儿子’,在很多时候,他还是有许多方便的地方的。

    但在白石一开始的构想中,是希望把他制作出强力型的岩石人偶,用于战斗方面。

    可是限制于技术和仙术未成型,只能让它以这种潜伏者的身份待在自己身边。

    泥土人嘴里叽里咕噜吐着一大堆不明意义的话语,接着从潜入海水之中消失。

    白石目睹他消失之后,蹲下身子,用一根手指点着海面,巨大范围的感知力量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他要找的目标是日向宗家的上忍日向火阵。

    “那个方向吗?但是这种战斗是怎么回事?还有另外的家伙盯上了吗?”

    白石一脸古怪。

    不过想想也正常,日向一族的宗家白眼实在是太有战略意义了,尤其是忍者战争之中,可以说,只要拥有一只这样的眼睛,很多时候,敌人的阴谋就会莫名其妙败露。

    在他的感知之中,交战双方分为两个阵营,其中一方有三人,另外一方有十三个人。

    三人一方的应该是日向一族的忍者,此刻正打算从战场撤退的那个人很可能是日向火阵了。

    看来是打算用分家忍者拖延时间,为自己争取逃跑的几率。

    “伏击的敌人不简单呢,不过有他们帮我拖着,我也不用考虑那两个分家护卫的事情了。”

    白石微微笑了一下,身影便从原地消失,朝着日向火阵逃跑的方向赶去。

    灵化之术的感知范围非常广阔,而且这里是没有任何阻碍物的大海,意味着只要白石的速度胜过对方,日向火阵就无法逃脱他的追捕。

    事实也是如此,在速度方面,白石非常有自信的。

    即便对方是日向一族有名的天才上忍,被他追上也是迟早的事情。

    大约五分钟后,白石就看到一名穿着日向一族风格衣服的青年忍者,在海面上快速奔驰。

    他也发现了快速接近的白石,似乎有点诧异。

    他知道有人在接近自己,速度很快,但是没想到对方会是木叶的忍者。

    这张脸他以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见过,记得是之前朔茂上忍小队里的那名医疗忍者吧。

    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这不太正常的速度,比他这个上忍还要夸张?

    敌人变身而成?

    可是在白眼的观察下,并没有变身的痕迹。

    即使变身,也没有必要变出这样的一个毫无联系的人出来。

    火阵眼神警惕起来。

    “等等,你——”

    他很想说什么,白石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上来就从忍具包里掏出几颗弹丸,扔在半空中炸裂。

    烟雾扩散的速度比雾隐之术更要快,而且笼罩直径有三十多米,烟雾的色彩是深紫色,火阵立马色变起来。

    他不敢嗅闻这些颜色诡异的雾气,直接朝着海水里面潜入。

    只要等到这些颜色诡异的雾气散开,再返回海面就行了。

    哪知,在海水里憋气了大约三两分钟,这些毒雾才有慢慢散开的征兆。

    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白石又从忍具包里掏出几颗弹丸,在海面上持续扩散。

    在白眼的观察下,火阵锁定白石的忍具包,里面还有很多这样的弹丸。

    “……”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一定是他先在海水里淹死结束战斗。

    他要在海里移动的话,对方也一定会跟着移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朝着海面上游去,到时候用回天把这些毒雾弹开,进行换气。

    白石也知道火阵在想什么,从忍具包里拿出苦无,这支苦无上挂着一串总共五张起爆符,对着火阵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别想这样冒出头来,当个缩头乌龟吧……白石表达的正是这一种意思。

    “……”

    说真的,火阵有点恼火起来,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

    这个人怎么一点都没有忍者该有的战斗方式,从他的速度来看,应该是体术忍者才对,不是应该仗着强大的体术,和他打起近身战吗?

    就在这个时候,在视野之中,又有一个异物闯了进来。

    那是一各像是泥巴制成的土黄色人型物,从更深处的黑暗海底游了上来,黑洞洞的眼眸里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尤为两眼,给人一种恐怖的气氛。

    他扭着无比奇怪的身躯,以一种火阵感觉到异常的速度朝着这边冲刺过去,比火阵在陆地上奔跑还要快出很多。

    火阵脸色惊变。

    因为他发现了,在这个人型物的身躯上,绑着一张张的防水符咒,在每一张符咒上,都有一个‘爆’字。

    防水型起爆符。

    这种起爆符威力比一般的起爆符威力小,可是,这个数量要是爆炸开来,再小的威力,也足以让人粉身碎骨。

    土将军在海水里滑行的速度非常快,根本不给火阵多余的考虑时间。

    回天!

    在游到海面上后,这个诡异泥土人绝对会向追上他,引爆身上的起爆符。

    所以,火阵毫不犹豫在海水里使用了回天,搅动水流,把泥土人从身旁弹开。

    轰隆!

    沉闷的爆炸声在海水中响起,海面上顿时凹陷出一个巨大的空洞,火阵口中吐出鲜血,飞向了半空,眼睛艰难的睁开。

    虽然因为巨大的爆炸,导致海面上的毒雾也被排开,可是他也因此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个混蛋!

    一点都没有忍者该有的样子!

    遇到这样卑鄙毫不尊重对手的家伙,真该执行天诛!

    “回天!”

    看到白石朝自己这边冲来,火阵死死咬着牙,用愤怒而狰狞的眼神瞪着白石。

    释放出体内剩下来的大半查克拉,以最大威力施展出回天,让他知道一下即使这样,也不是他这个日向宗家忍者的对手。

    死吧!

    啪!

    愕然的表情在他脸上显现,回天没有转动起来。

    他的手臂先一步被白石抓住,接着以反向的趋势,把他身体朝着海面上扔去。

    他的身体与海水重重接触,口中又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眼神震惊的看着白石。

    “怎么会……你竟然破解了回天!?”

    “干嘛露出这种惊讶的眼神?我可是见过比你厉害许多倍的回天,在我眼中,你的回天基本都是破绽。将军了,日向宗家的。”

    白石所指的人当然是绫音。

    他见过绫音所施展出来的回天,威力、速度、反震力量,都要远远超过火阵施展出来的回天。

    在白石眼中,火阵的回天,只需要用比他更快的速度,就可以硬核破解。

    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你这混蛋……难道真是朔茂上忍小队的那个医疗忍者吗,你也是木叶忍者,为什么你要……”

    白石面对火阵的提问,并未再次出口解释。

    看到没有兴趣解释的白石,火阵眼中露出愤恨之色,但是他的身体不支持他坚持下去,脑袋沉重,很快就丧失意识的昏迷过去了。

    白石把火阵的身体扛在肩膀上,看了看旁边碎成一片的土黄色泥巴,正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粘合。

    唯一比较完整的头部,嘴巴里虚弱无比吐出不明意义的词语。

    看样子,他已经享受到参与战是一种什么样的乐趣了。

    他现在语无伦次,就知道他有多开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